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67章著手布局,二女之驚(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之外,藏有一個防禦陣。 陣法一催動,鬼物面色大變,匆匆撤退,但為時已晚,陣力一起,一股不可抗拒的念力擴散,而那金丹鬼物,慘叫一聲,僅僅一息時間,便焚燒成灰。 「又是一個金丹初期的盜葯者...

晨光透過陰霾的霧氣,讓寧凡感到壓抑,這妖鬼林,不是活人居住的好地方。/../

他推開門,已是白晝,監視他的二女,似乎也離去休息。白天,他不會被限制出行。但恐怕是無法zyu出入部落駐地的。

「青部,其中鬼物,並沒有明確的上下分級,亦並非一條心,甚至可以這麼說,加入青部的鬼物,都懷有各種各樣的目的」

寧凡的目光,彷彿直指人心,推開竹籬笆,走在林道,目光掃過一個個擦肩而過的鬼物高手。

每個人,都有目的,能讓一群金丹鬼物聚集的,只有兩個字,利益!

看守府庫的長老,未必不會監守自盜,甚至可以說,那金丹後期長老,是被10名中期、50名初期鬼物,互相監視。

各懷鬼胎這個詞,用來形容部落鬼物,再合適不過。

想打府庫主意的,未必只有寧凡一人甚至整個青部,根本都是別有用心的。

部落府庫,坐落在竹林的盡頭,那裡有一道無形陣力籠罩,更有隱藏各處的金丹高手看守,防禦頗為森嚴。

他來到府庫,是想打探打探,府庫的地形、陣法布置、高手分配,然後定下周密計劃,盜念珠!

醫官每月都能來府庫領取定額藥材煉丹,寧凡便是想借這個理由,摸摸府庫的底。

在寧凡走到府庫外時,正遇到一個企圖盜葯的鬼物,被陣力發現。

那鬼物,乃是金丹初期修為,放在越國,也算一等一的高手了,但以他的神念,竟未發現,府庫之外,藏有一個防禦陣。

陣法一催動,鬼物面色大變,匆匆撤退,但為時已晚,陣力一起,一股不可抗拒的念力擴散,而那金丹鬼物,慘叫一聲,僅僅一息時間,便焚燒成灰。

「又是一個金丹初期的盜葯者,每過一段時間,都有人不知死活,想來打府庫靈藥的主意。」

暗處,傳來幾道森森的冷笑聲,似乎在冷笑之前送死的那枉死鬼,也似乎,是在冷笑寧凡。

在這些高手看來,寧凡加入青部的目的,多半也是為了這一府庫的靈藥了。這不難猜想,因為,他們很多人選擇看守府庫,也是這個目的!

寧凡收住腳步,並未再向前走,前方,便是那無形陣法所在。隱隱的,更有無數隱藏高手的氣息傳出,隱身極為高明,寧凡若不徹底放出神念,絕對探查不出來的。

以寧凡的陣道修為,片刻功夫,便將陣法的陣眼數看了出來。

108陣眼,勉強算是『嬰』級陣法,且每個陣眼之上,布置的竟然不是仙玉、仙礦,而是,念珠!

這是一個以神念為動力,布置的嬰級大陣,元嬰之下的鬼修,輕而易舉便可滅殺。

寧凡的目光,落在108出陣眼之上,略略有些火熱。108顆金丹念珠,竟被用來布置陣法,真是暴殄天物。

不過這也難怪,對鬼物而言,珍貴的是靈藥,念珠么,殺個同伴就能獲得,除了煉製法寶,布置陣法,還真沒有什麼大用。畢竟,他們不能活人,無法吞噬。

剛剛死去的枉死鬼,在其爆散的魂魄旁,緩緩成形一個金光奪目的念珠。而立刻,便有一個腰如水蛇的女鬼,青光一閃,出現在念珠旁,張手一攝,將念珠收走。同時目光冷嘲地望著寧凡。

「呦,這不是新入部落的醫官周明么。怎麼,想來盜府庫、送死么?」

此女鬼一出現,寧凡的目光頓時一凜。

金丹後期女鬼,想來此鬼,便是看守府庫的長老了。

「周明豈敢盜府庫,不過周明身為醫官,卻是缺少藥材,煉製丹藥,特來府庫領葯。按青部的規矩,醫官每月,可以領取十株百年靈藥,用以煉丹。同時每月至少要給部落上交1顆二轉丹藥」

寧凡神情不變,微微拱手。

而他的鎮定從容,倒是讓那個金丹後期女鬼,刮目相看了。原本的一絲冷嘲,緩緩收起,意味深長地望著寧凡。

「你會煉丹?幾轉丹藥?」

「不知長老如何稱呼?」寧凡不答反問,微微一笑。

「呵呵,金丹初期的小鬼,敢問我名號的,可都死了呢,罷了,看在你是煉丹師份上,饒你一次。聽好了,本長老,名叫屈寒。」

名為屈寒的長老,竟回答了寧凡的提問,這讓暗處的高手們,紛紛吃驚。畢竟,他們從未見過屈寒長老對哪個金丹初期鬼物,如此和顏悅色。

不過這也難怪。畢竟鬼物之中,會煉丹的極少。鬼物生前,或許不少都會煉丹,但死去之後,往往喪失大部分記憶,還能記住煉丹術的,極少。

昨日寧凡入部落,表現的實力一般,根本無法入長老法眼。但如果他會煉丹,則地位便會提高很多,恐怕比一般金丹中期長老,還要受到重視。

屈寒目光掃過寧凡,她很好奇,為何寧凡區區金丹初期的修為,竟能在她面前,如此鎮靜。

「原來是屈寒長老。晚輩周明,是二轉煉丹師。」

寧凡淡淡答道。他不會宣揚自己四轉煉丹術,那樣,恐怕一瞬間就會引起無數高手的關注,難以暗中行動。

「是么,只是二轉么。」屈寒長老的眼眸,明顯流露出失望神情,眼神再次冷漠。

二轉煉丹師,雖然不多,但也絕不算稀缺的。二轉丹藥對金丹鬼物的效果,幾近於無。

「楚臣,你帶他進入選葯,只許取百年靈藥。五百年靈藥,千年靈藥,若少一株,你知道後果。」

屈寒的言辭冰冷,帶著殺機,一搖身形,無影無蹤,一句也不願與寧凡多言。

而頓時,便有一個老態龍鐘的老者,漁夫打扮,持著一個陣盤,慢悠悠現出身形,對寧凡呵呵一笑。

「老夫楚臣,見過周大師。」

這漁夫老者,看起來僅僅是金丹初期的修為,稱呼寧凡的語氣,更是恭敬、帶著一絲阿諛奉承神情,但他剛一出現,寧凡的背心便一絲冷寒閃過,眼神不動,心中卻對老者升起一絲本能忌憚。

古怪!即便是面對金丹後期高手,也無人能給寧凡這種危機感。這老者,不簡單!

寧凡的目光,若無其事掃過老者,終於從老者的氣息中,找出一絲蛛絲馬跡。

元嬰之氣這老者,是半步元嬰的高手!半步元嬰的高手,至少也是鬼部大長老級別的人物。只怕這個貌不驚人的老頭,是哪支鬼部的大長老

寧凡心頭沉吟,這老者,恐怕和自己目的一樣,偽裝修為,潛入青部。他既然在此看守府庫,打得主意,自然是靈藥了。

「小子周明,見過楚前輩。有勞前輩領路,帶小子前去領取靈藥。」

他心思百轉,面色卻不露一分,對老者拱手一笑,隨老者進入府庫。

老者似乎極為健談,天南海北,見識極廣,但若有若無的,卻是在旁敲側擊,打探寧凡底細。

對老者的問話,寧凡都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以他仙帝閱歷,自不可能被老者套出話。

而即便寧凡什麼也沒多言,僅僅是能和老者接腔,已經讓老者眉頭暗暗一皺。

「老夫乃紫部大長老,生前縱橫雨界,死後苦修千年,才有這等見識這小傢伙,骨齡看起來不過17歲,竟能接上我的話。他心機不錯,看出老夫想探他的底,顧左右而言他,不過他卻不知,單單接上老夫的話,已經暴露很多問題了此子應該有隱藏,恐怕來青部,也是為了這府庫主意了與老夫的目的,倒是不謀而合不過,老夫看中的東西,這小傢伙,可搶不走的。」

老夫與寧凡各懷心思,漸漸不再說話。而寧凡步入府庫后,一面敷衍老者,一面,卻在暗暗觀察府庫內陣法布局。

府庫分四層。第一層,防禦最弱,寧凡只要小心一些,不暴露手段,便能盜空第一層。但可惜,第一層僅僅是百年靈藥。

第二層,存放的竟是念珠,以及一些鬼修法寶。第三層,存放五百年以上年份靈藥。第四層,存放千年靈藥!

寧凡心頭暗暗一喜,看起來,金丹念珠倒不是青部最重視的好東西。第二層的陣法防禦,未達到嬰級,寧凡憑藉斬離劍的焚魂神通,有把握一劍斬滅大陣,奪走所有念珠。

當然,此刻是不能做出這種事情的。寧凡能感到,此刻無數看守府庫的高手,神念鎖定著自己,一旦自己有什麼異動,他們立刻會引動陣法之力,將自己焚為飛灰。

改天,偷偷潛入,再盜葯吧。

「百年靈藥,都在第一層中,周大師儘管選擇吧」老者微微一笑,繼續觀察著寧凡。

寧凡的目光,不動神色掃過房間內的百年靈藥。

每一種靈藥,都被陣法之力封印在木架上,不僅可防禦盜葯之人,也可保住藥力不散。

目光匆匆掃過一眾靈藥,寧凡心頭暗暗驚訝,雨界之中,許多絕種的靈藥,竟然能在妖鬼林找到。

如升靈丹要缺少的兩位藥材,如固靈丹中缺少的一味主葯

升靈丹,對寧凡已經無用,但固靈丹這可是突破融靈巔峰的必須之物啊!

外界的固靈丹,因為數量稀少,早已炒到天價,且往往被金丹老怪佔為己有,留給後輩使用。

起初寧凡對百年靈藥,毫無興趣,僅僅是裝裝樣子,但如今,看到堆積如山的百年靈藥,寧凡心頭升起一個想法。

連百年靈藥一起盜走,煉製大量的升靈丹,固靈丹,不僅自己服用,更留給黑魔三神軍。

不出十年,寧凡有信心將黑魔三神君,全部培養到融靈境界!

1400名融靈!即便寧凡沒有元嬰修為,橫掃極陰門,都不是難事!

他收起心思,不動聲色,隨意取走十株普通靈藥,告辭離去。並沒有取走固靈丹藥材,以免惹人猜疑。

而寧凡離去后,老者向屈寒長老,稟報了寧凡取葯的過程。

「百年離江草,百年斜谷,百年陸香這是煉製二轉丹藥——回神丸的藥材,此子沒有疑點。楚臣,你下去吧。本長老最後提醒你一次,不要再打府庫主意。」

屈寒盤膝高坐,閉目不語,對二轉煉丹師的寧凡,根本毫無興趣。

「呵呵,楚臣不過金丹初期修為,豈敢去府庫送死。若有長老的後期修為,楚臣倒是極願意做點什麼的。

老者嘿嘿一笑,告辭而去。只是在退出門后,望著寧凡離去的方向,罕見的升起一絲疑惑。

「此子的目光,剛剛在『固靈丹』的主葯上,停留了數個呼吸固靈丹,那是融靈小輩才需要的東西,對我等金丹鬼物,應該毫無用處。他竟會對固靈丹動心,那喜色,絕非偽裝難道這周明,不是金丹!若他不是金丹鬼物,如何能進入第三區域,除非,他是活人莫非是斬殺骨皇分身的那人嘿嘿,此子若真是斬殺骨皇分身的那人,老夫,倒是很願意與他合作合作,一起滅了青部。」

這老者,竟只憑寧凡一絲絲表情,便推斷出這麼多東西。好在這老者,倒是沒對寧凡有何企圖,相反,竟有結好的心思。

畢竟這楚臣,是『紫部』大長老,而紫部,曾是『蘭帝』魅晨的屬下,與骨皇根本不是一路。

寧凡斬骨皇分身,干老頭屁事。他自然不會揭發寧凡,去討好骨皇的。

寧凡沒有立刻回到屋舍,而是趁著白天,在青部轉了一轉。

他的心中,已決定給兩個女鬼治傷,並解除禁制,以此拉攏二女,幫助他偷盜府庫。

治療二女,解除禁制,需要不少東西,而青部之中,有不少店鋪,是高手自己開張,其中便有寧凡所需之物,只需要花費些靈藥換取便可。

三轉丹藥『復明丹』,缺少兩味藥材。煉製兩顆,放入女子空洞眼眶中,必定能為其復明的。

三轉丹藥『血合丹』,缺少一味藥材。被上品法寶擊傷,傷口一般極難癒合,唯有服用血和丹才能讓傷口癒合。

至於解除禁制,需要一些毒,品階越高越好。寧凡需要大量的毒,越絕的毒越好。仙帝記憶之中,有一種以毒攻毒的方法,專門破解體內禁制,甚至,若是毒性夠強,連念禁這種無解的禁制,都能破去。

當然,破除念禁需要的毒,必定恐怖如斯,至少雨界是不會有了。

換取到需要的藥材,寧凡回到屋舍,開始菱里本是醫官的住處,不缺地火和丹鼎。三轉丹藥,以寧凡如今的煉丹術、神念,煉製自然不難的。

等到夜色降臨之時,丹藥已幾乎成丹,縷縷丹香,在竹樓之外凝而不散。

竹樓外,白衣女鬼與紅衣女鬼如期而至,自是為監視寧凡而來。

只是剛行到竹樓外,二女便被竹樓之中的縷縷丹香,深深迷祝

「好香!那周明難道在煉丹么,天吶,他竟然會煉丹,只是不知道,煉製的是幾轉丹藥,竟然這麼香,該不會是三轉吧1白衣女鬼若有眼珠,此刻必定眼中射出小星星了。

「怎麼可能呢,那周明就是個潑皮無賴,修為低下,不過是會哄女孩子開心罷了。即便會煉丹,也就煉製個二轉丹藥,了不起了」

紅衣女鬼嘴角輕輕一撇,但血瞳仍是若有若無望向竹樓。一絲丹香傳出,她小腹之上永難癒合的傷口,竟隱隱開始長肉

她表面冷嘲,實則心頭已是極為震驚。

「那周明,究竟在煉製什麼丹藥,竟然僅憑一縷丹香,便能讓我傷口出現癒合徵兆1

而一聲鼎蓋拍落得聲音傳出,二女的心,同時提到嗓子眼上。

丹藥,成了!

「不進來看看,周某煉製的什麼丹藥么?」

竹樓中,傳出寧凡調笑之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