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64章跟我一起死(第二更570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對付不同人,要用不同手段。女妖是碎虛高手,有著自己尊嚴,若是逼急了,恐怕寧願自盡,也不會受制於寧凡。 而寧凡,本就不以為真能收復碎虛女妖當鼎爐的。 採補此女,簡直是開玩笑。碎虛女妖的...

念魄化身祭煉成功,但寧凡卻沒有多麼高興。因為他發現,化身一旦離開識海,超過半柱香功夫,便會消散。唯有回到識海,才能重新恢復念力。

將化身收入識海,寧凡微微一嘆。好不容易祭煉出的金丹中期化身,竟不能方便使用,這有些讓人難以接受。

和金丹級別老怪鬥法,哪一個不得鬥上幾個時辰,只能撐半柱香的化身,除了瞬殺弱者,寧凡實在想不出還能做什麼用。

追根究底,還是他的神念太弱,無法維持化身穩定。需要提升神念,才能讓化身發揮用處。

穿好衣物,寧凡望著癟了一大截的儲物袋,又望望一旁半人高的黑色妖繭,神念探入妖繭,面色古怪起來。

「區區融靈小貂,敢吃我千年靈藥想不到這小貂,並非融靈,而是,碎虛!看走眼了」

寧凡苦笑,從未想過自己坑人無數,也會著了一隻小貂的道

這下子,化嬰丹幾位主藥材,都入了小貂肚子里,又是麻煩事。

揉了揉額頭,如何處置小貂,成了一大難題。

寧凡微微沉吟,此妖限於九陰之地的陣法之力,在第二陣域中,最多也僅能發揮融靈巔峰實力。自己祭煉了念魄化身,雖僅能持續半柱香功夫,拿下小貂,應該不成問題。

但小貂多半有保命手段,自己想要活捉小貂、或者滅殺小貂,都不太實際。好歹,小貂也是碎虛老怪。

不能殺,不能捉不過,這小貂似乎是母的。

寧凡目光一閃,只要是母的,自己便可以用采陰指

他似下了決定,立刻服下傷葯,調息神魂重傷,將傷勢穩住,並恢復體力。盤膝而坐,等待小貂破繭而出。

一日過去,妖繭終於變幻了顏色,由黑轉白,陰極轉陽。而一絲奇異的法力波動,自妖繭散出,旋即,黑繭如蛋殼破裂,而一個不著衣衫的白玉美人,慵懶地伸個懶腰,鑽出妖繭,春光大瀉。

「哎,老娘總算恢復人形修為么,也總算恢復到融靈巔峰。要不要,去修理修理那個臭男人?」

這女妖,貌約二十三、四歲,一身**如羊脂玉潔白,**修長,小腹平坦,絲絲森林,遮遮掩掩,讓她**之間,更為魅惑。其酥胸好似r酪,豐滿挺拔,透露著成熟女妖的丰韻,其大小,寧凡一隻手掌可無法握祝

她秀髮沒有紮起,就這麼鬆鬆散散的垂下,青絲如瀑,恰好遮住她嬌挺的翹臀。只不過,無論她的臀上,還是玉背,都留著一些紅紅的爪痕。恩,當她還是小貂之時,被寧凡摸出來的。

女妖眼如點漆,帶著一絲幽怨,紅唇還帶著絲絲靈藥的汁液,r白色自櫻唇流出,分外yn.靡。

「這女人,長得有點像『嫦娥』」寧凡喃喃自語,欣賞著女妖的曼妙身姿,目光不移。

嫦娥,說的是上古之時,天庭一位著名的仙子。亂古曾見過此女一面,在其記憶之中,驚為天人。

而寧凡猶如實質的目光,掃向女妖的翹臀玉背,讓女妖的背後,升起一絲火辣辣的感覺。她原本慵懶地神情,霎時羞怒之極,轉過身,一手掩胸,一手擋住雙腿之間,怒視寧凡。

「臭小子,看夠了么1

哼,自己現在可是恢復融靈巔峰實力了,比之前的白骨巨魔,都不弱半分。這臭男人,真是不知死活,還敢占自己便宜!

「身材不錯。」

寧凡的語氣,帶著笑意,這笑意,是實力提升帶來的從容。融靈巔峰的女妖,無法給他帶來半分壓迫感!

「做我鼎爐,或者妖寵,或者陪我半個月,去第三區域走一圈。你選擇一個吧」

寧凡的口氣,彷彿吃定了女妖,讓她既怒且驚。驚得是寧凡太過鎮定。

怒的,自然是寧凡狂妄無邊的口氣。鼎爐?妖寵?虧他說的出來,他以為他是誰?真仙么?敢收碎虛女妖當妖寵!

至於陪他半月,這話莫名其妙的曖昧,讓女妖微微有些氣惱。自己貌似已經陪了這臭男人五天了!而且這臭男人膽大包天,想拐帶自己進入第三陣域,簡直是一不要臉,二不要命。

女妖的俏臉,由羞怒變的冰冷,不怒自威。素手掩胸,有一絲無法侵犯的氣質。

「你不要再激怒我,否則,你會後悔1

一股無限接近金丹的法力波紋,自女妖身上散開,但那波紋,在吹襲到寧凡身前時,卻詭異的反震而回。

而一瞬,寧凡幾乎沒給女妖任何出手的機會,其識海一動,身前立刻便有一道黑影衝出,散逸著金丹中期的威壓,欺近女妖身前。女妖一霎,美眸含驚!

「金丹中期的化身!唯有碎虛老怪,才能祭煉化身,你為何能擁有啊!鬆手1

黑影太快,快到融靈巔峰的女妖,根本無法防禦。

一閃,黑影出現女妖身後,將其纖腰一攬,半抱在懷中,指尖運轉采陰指力,在其玉背上連點數下。同時神念放出,沒入女妖識海,也不知做了什麼,旋即飛速撤出神念。

一番詭異的舉動之後,黑影雖仍然緊緊摟著女妖,卻不再做其他舉動。

其臉上,露出與寧凡本尊一般無二的笑容。化身與本尊,不過主次而已,實際都是寧凡,不過是一刀砍成兩個了。

「你做了什麼1女妖大驚,僅僅被寧凡連點幾指,自己體內法力,竟完全紊亂。

她微微掙扎,卻如同小貂身體之時一般,鬆軟無力,根本無法掙脫寧凡懷抱。

而見『小貂』女人又在掙扎,還想反抗,寧凡搖搖頭,手掌在女妖翹臀用力一拍,肉.浪蕩開,一絲酥麻和疼痛傳開,更讓女妖體內,指力亂竄。

「鬆開!老娘可是碎虛鬆鬆嗯鬆開我嗯」

女妖眼神迷離,似乎能滴出水來,她堂堂碎虛,人稱『魅姬』,何等高貴的人物,竟會被一個融靈小輩,隨意拿捏。貂身也就罷了,已經變成人身,怎麼還不是他對手

「無恥」

女妖是碎虛高手,看誰不爽,都是殺人的,罵人無恥么,還是第一次。

她能感覺,雙腿間,絲絲溫熱正在流出,這感覺,讓她恐懼,身為女妖的本能恐懼。

難道自己,就這麼落在一個區區融靈小輩手中,成為其玩物!?

這臭小子,是否真敢破了自己身,將自己當成鼎爐採補!

他敢!

女妖咬咬牙,震散眼中霧氣,稍稍恢復了些力氣,頓時發現,身後的寧凡化身,氣息隱隱有些不穩,她似明白了什麼,冷冷一笑,威脅道。

「不對你的化身,有缺陷你再不鬆開我,我就在你化身之上,咬一口,想來你化身,定會爆散的」女妖伸出滑膩的香舌,輕輕舔在寧凡橫胸而過的手臂上。

那舔弄的姿勢,就好似她小貂身體時,舔弄的一樣。只是這一次在魅術的蠱惑下,女妖非但不覺得噁心,反倒有一絲迷亂。

而她冰涼濕滑的舌頭,舔過化身手臂,明顯讓化身背心一寒,迅速鬆開女妖。

女妖的眼中,一霎閃過一絲驚心動魄的氣息,采陰指的迷亂,竟已經完全抹消!寧凡隱隱感覺,若自己再不放開女妖,女妖定會做出驚人之舉,以自損為代價,毀了自己化身。

寧凡目光一閃,本尊輕輕跨出一步,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神念一收,將念魄化身收回識海,遙遙與女妖對視。

果然,碎虛女妖,不可小覷,竟有辦法已融靈修為,抵擋金丹化身的采陰指。還好自己另有其他手段,已經成功,定能迫其服從。

他沒有趁勢羞辱、逼迫女妖,對付不同人,要用不同手段。女妖是碎虛高手,有著自己尊嚴,若是逼急了,恐怕寧願自盡,也不會受制於寧凡。

而寧凡,本就不以為真能收復碎虛女妖當鼎爐的。

採補此女,簡直是開玩笑。碎虛女妖的元陰之力,帶著浩瀚的法力,一滴處子之血,都能撐爆一百個寧凡,那是輕而易舉的。採補,也要看對象。

而收女妖當妖寵以寧凡謹慎的個性,寧缺毋濫,絕對不願意收個隱患在身邊的。

無法收服,多半自己也殺不死女妖。逼急了,說不準女妖還有什麼保命手段,能跟自己同歸於荊碎虛老怪,不是能以常理推測的。

況且,寧凡與女妖,氣氛雖然激烈,實際二人都沒有對對方動必殺之心。

好歹一人一貂也相處了五天,一起吃過飯,洗過澡,該摸得地方都摸了這絲複雜的情緒,讓女妖根本難以狠心,當真殺死寧凡。

黃泉貂女妖,閨名魅晨,在鬼物中被稱作『魅姬』,在妖物中被稱為『蘭帝』。此女,是骨皇都無法威脅的烈性子,寧凡無法收其為鼎爐,再正常不過。

『蘭帝』魅晨!以啖吃鬼物晉級的恐怖妖獸!一絲氣息,都能讓普通鬼物聞風喪膽!

魅晨的眼神,極其複雜。她對寧凡,恨是恨,不過又下不去狠手。且如今看來,魅晨還未必是寧凡對手。

「我都恢復了融靈巔峰修為,竟還不是他對手么那化身,多半是黑玉中的傳承秘術了話說這臭男人,什麼法術不好學,偏偏要學最無恥的魅術1

魅晨心中腹誹不已,她隱隱看出,寧凡實際並沒有收其為鼎爐和妖寵的打算。否則,寧凡大可不必特意說一句,讓自己陪他十五天。

「你究竟想怎麼樣1女妖銀牙緊咬,努力讓語氣不帶殺氣。但一看寧凡從容不迫的笑容,又來火氣了。

她就是這暴脾氣!

「陪我去第三區域轉轉。把你對鬼物的震懾力,借我用用。」寧凡淡淡一笑。

「不行!若我進入第三區域,骨皇的金丹手下們,會群起而攻之,我可不想陪你送死1女妖咬咬牙。

「骨皇?哦,就是之前白骨巨魔的本尊?放心,我二人聯手,即便那骨皇派來金丹巔峰的分身,又有何懼?我需要大量金丹級念珠,來突破元嬰期神念。你幫我,我有更多千年靈藥,可以給你吃。這不是威脅,而是談判,你無須覺得不滿。」寧凡淡淡道。

「你的事,與我何干!我和你沒什麼好談的。我不殺你,已經很給你面子。你不如去問問,我『蘭帝』魅晨,可曾殺人手軟過1魅晨秀眉一蹙,她是說什麼也不願進入第三區域。不過,寧凡的千年靈藥,對她而言,確實是不小的誘惑。

「要不要把這臭男人的靈藥搶過來?」魅晨的眼中,閃過一絲霸道之色。

「你不幫我,我可能會死在第三區域。到時候,你會後悔的。」寧凡莫名一笑,一句話,竟把魅晨說的臉色微紅。

「你死了更好我後悔什麼1魅晨的語氣,倒是沒有之前堅定了。若不是太過危險,她或許,只是或許,願意幫幫寧凡吧。

「剛剛我在你識海,種下了念禁。我死了,你會死。」寧凡微微一笑,而他的話,猶如九天轟雷,在魅晨腦海一震。

魅晨立刻查探識海,果然發現,識海之中,被種下了一個小小禁咒。她露出氣憤的模樣,萬萬沒想到,寧凡竟如此無賴!

「你怎麼這個樣子!你要去第三區域送死,幹嘛非要帶上老娘!憑什麼要老娘陪你一起瘋1

她感覺,自己快要氣炸了。一輩子沒這麼氣過!

剛才寧凡的化身,不是在她識海進入了一次么。就是那個時候,種下了一個禁咒。

『同生共死禁』!一種類似念禁的禁咒。但效果,卻和念禁大不相同。念禁需雙方情願才能種下,且主人可控制種禁者生死。而同生共死禁,則沒有那麼麻煩。只要你神念超過對方,即便對方不情願,也能種下!

不過,這禁制一般沒有傻瓜種的,除了寧凡。

顧名思義,同生共死禁,效果就是一定時間內,兩人同生共死。寧凡死,魅晨死。魅晨死,寧凡也不能活。

寧凡禁咒的程度,僅僅可以維持半月。半月之後,他便離開妖鬼林,不再與魅晨又一絲瓜葛。不過在這半月中么,他倒是極為願意,借魅晨之力,多斬些金丹鬼物。

寧凡可不是吃虧的主,被吃了那麼多千年靈藥,總要來點報酬吧。

畢竟對方是碎虛女修,雖然共處了幾日,但寧凡不敢保證,對方進入第三區域后,恢復金丹巔峰修為,不會對自己出手。雖然不懼,卻也是麻煩。

同生共死禁,很好的解決手段。既能利用魅晨,威懾一下鬼物,又能保證魅晨不會貌合神離,給自己背後來一下。

雖然自己也要承擔魅晨死亡的風險,不過寧凡相信,能從骨皇手中逃脫的魅晨,想死都難,別看魅晨一副膽小怕事、四處逃跑的模樣,但還真未必有誰能滅了她。

「和我一起死,或者,和我一起生1寧凡一副得逞的微笑,讓魅晨更加來火。

「你狠!我魅晨,平生第一次被人威脅還不得不服從1

魅晨咬咬牙,她還真沒見過,哪個笨蛋會用自己性命要挾人。寧凡是瘋子,絕對是瘋子!

自己碎虛老怪,都這麼膽小怕死,偏偏寧凡才融靈,哪裡危險往哪裡竄。

雖然在修真界,危險與機緣是並存的,但這小子冒得危險,似乎有些太大了吧。

「小黑,你要乖,進入第三區域,還是變作小貂,躲在我懷裡就可以了。」寧凡的笑容,依舊很氣人。說的話,更是氣人。

「老娘叫魅晨,不叫小黑!話說,快給我件衣服穿,老娘儲物袋掉到第三陣域了,沒衣服了!不就是半個月么,老娘就陪你半個月!半個月後,你有多遠,給老娘滾多遠1

「如你所願。」

寧凡二話不說,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套自己的衣物,拋給女妖。

男子服飾,更帶著寧凡的男子氣味,讓女妖一皺眉,卻無可奈何披在身上。她是妖,嗅覺遠超人類,秀鼻之中,滿滿都是寧凡的氣味。

這該死的氣味,這該死的笑容,這該死的溫柔!

莫名其妙被寧凡摸個泄身。

莫名其妙別寧凡種下『同生共死禁』,拽去第三陣域。

「誰要和你一起同生共死了,臭男人!你最好快快死了,老娘一個人開開心心活下去1

『蘭帝』魅晨,平生第一次如此恨上一個男人,而偏偏,自己既沒有辦法殺了他,也沒有決心去殺他。

一想到自己不久之後,還要變成一個小貂,回到寧凡懷中,她就嬌軀一抖,渾身抽搐,微微有些噁心。

只是她自己都沒注意到,這與寧凡短短相處的日子,是她一生最安心的日子。不需要擔心睡著之時被妖獸鬼物吃掉,不需要睜開眼,面對一群群卑躬屈膝的鬼物。所有的危險,都被寧凡一個人抗下了。而她所需要做的,就是做只小貂,躲在避風港中,舒舒服服,被人撫摸柔順的茸毛。

修為的封印,似乎連她最冰冷、最孤高的帝威,一起封櫻

許多年後,或許這男子氣人的微笑,仍舊難以磨滅的。

一日之後,一個白衣黑氅的少年,單手懷抱小貂,另一手,執著斬離劍,橫掃了整個第二區域。而後,腳下白骨劍影縱橫,進入第三區域。

其懷中小貂,在服下數顆千年靈藥后,恢復到金丹初期修為,一瞬間,整個第三陣域、數千里地域,無數公子美女形態的鬼物,盡皆駭然,膽戰心驚!

「『蘭帝』魅晨,她回來了1

而鬼雀宗功德殿內,寧凡的功德,直逼燕追雲,已位列功德碑第46位,

189754點貢獻!

燕追雲面色有些緊張。他位列45位的19萬貢獻,要被超過了!

雖然早知自己貢獻註定被超過,卻未想到,才過去17天,寧凡就能超過自己。

但見功德碑上光華閃爍了一下,燕追雲屏住呼吸,他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

「要被超過了!不愧是寧凡,我不如他太多。」

他正在感嘆,驀然,目瞪口呆。

而整座功德殿,無數融靈高手,露出震驚之色,縱是金丹老怪,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寧凡的功德,一瞬增長了2000點!

2000點,他必定斬殺了金丹初期的鬼物,他進入第三區域了!

「他竟然連金丹都能斬!不可能1再無一個金丹老怪,能用看待小輩的眼光,看待寧凡!

而藍眉心頭一緊,她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寧凡怎麼不知好歹,連第三區域都進去了,自己究竟為什麼盜出地圖給他啊!

「爹!你去救救寧凡!第三區域,可是有金丹巔峰老怪」藍眉央求道。

「不用」鬼雀子苦笑道。

寧凡之前,可是連疑似化神的老怪都陰死了,敢進入第三區域,多半有把握吧。

雖然鬼雀子自己都不信,寧凡會有什麼把握,以融靈修為,對抗金丹巔峰鬼物的圍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