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60章我不脫衣服!(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而寧凡抱著冰靈的嬌軀,一躍縱下一旁的溪水中,以溪水的冰涼,稍稍緩解冰靈的痛苦。 同時指尖運轉采陰指力,在冰靈的酥胸之上揉動,數個呼吸的功夫,昏迷的冰靈已然嬌喘聲聲,意亂情迷。 「你你...

『溪山行旅』,『丹』級大陣,在有水之地方能布置,山水合一,足以抵擋金丹高手圍攻。

第二區域中,寧凡布下此座大陣,方才感覺安心了些。如此,縱然是那種融靈巔峰的骨魔再次前來,也沒有關係了。

事實證明,寧凡果真有先見之明。好在布下了『丹』級大陣。他剛剛布完陣,沒來得及歇息一下,第二區域的鬼物,卻如同受到什麼刺激,一個個狀若瘋癲,不顧一切沖向寧凡的方向。

起初只有數十鬼物,而後竟有數百融靈鬼物圍攻大陣。寧凡心頭一凜,若無『丹』級大陣,自己被這麼多鬼物圍攻,不死也要脫層皮。

不難猜想,鬼物的暴.動,定是與之前斬殺的巨魔有關。碎虛分身自己恐怕得罪了一個狠人。

只是,得罪又如何?若再給寧凡一個選擇,他仍會選擇斬殺巨魔。他就是這麼護短的人。

懷中,那來歷不明的黃泉貂還在昏迷,而其口中,死死銜著一塊黑玉。

寧凡將小貂收入鼎爐環,只留那黑玉在手,隱隱看出黑玉不凡,但此刻卻沒工夫探測黑玉的隱秘。

胸前,數根肋骨斷裂,寧凡收起黑玉,稍稍服下傷葯,接續了筋骨,顧不得自己療傷,盤膝坐在溪邊,一拂袖,自鼎爐環中放出冰靈、月靈姐妹。

冰靈嬌軀之上,血跡粘稠,與衣衫粘在一起。昏迷不醒,容顏蒼白如紙,氣息微弱,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

而月靈,護在冰靈身前,淚珠未停的。一見寧凡放出二人,頓時露出警惕與怨恨之色。

「你想你想對姐姐做什麼都是你!若非是你,姐姐怎會重傷!你賠我姐姐1

月靈粉拳緊握,不顧一切捶打寧凡胸口,如一頭髮瘋的小獅子。

而寧凡眉頭一皺,卻旋即疏解,生硬地抬起手,輕輕的,拍了拍月靈的秀髮。

「我能救她,你來幫忙。」

每個人,都有心軟的時候,至少寧凡自問,對幫了他的人,是無法下狠手的。

被寧凡擺弄秀髮,更聽到寧凡的話語,月靈心頭升起一絲安心,一絲期待,「你真的能救姐姐!如果你能救姐姐,我給你我給你當鼎爐1

「不需要。你本來就是我的鼎爐,她也是。」

寧凡微微一笑,這是他第一次對月靈露出笑容,爽朗而陽光,讓月靈芳心一顫,沒由來一陣臉紅。

沒有再理會月靈,寧凡蹲下身,神念探出,沒入冰靈衣衫之內,嬌軀之中,細細探查。

經脈寸斷,秀骨粉碎,五臟俱裂若是凡人受此傷,早已死去。冰靈仗著金丹修為,才勉強得已不死,但若是沒有施救,縱然是金丹,也會死。

冰靈的傷勢,若是服用玉皇丹,絕對是極適合的,但,冰靈個性太弱,若非心狠手辣之人,恐怕承受不住玉皇丹的強橫痛楚。

如此,為冰靈治傷,就麻煩地多。首先,是要治療臟腑,穩住命元不散。

寧凡揮掌,取出一顆三轉丹藥『虛元丹』,此丹,是太虛派的鎮派丹藥,丹方一向不外傳。老魔當日衝上太虛,搶了許多,治好了紙鶴之毒,還剩了一些。

此丹可治療金丹級別一切傷勢,其珍貴,即便一些四轉丹藥都比不了。修真界有句老話,法力之丹,有價,救命之丹,無價。

見寧凡竟取出虛元丹這種好東西,月靈驚得小嘴合不攏。

三轉丹藥,虛元丹,此丹在越國極富盛名,是正道第一宗——太虛派的獨門秘葯,一向不外傳,總是正道同道,去太虛派都難以求丹,這寧凡,如何獲得此丹藥。

且此丹藥極為珍貴,若流落市面,必定是天價之物。寧凡,竟願意為了救姐姐,浪費如此珍貴的丹藥!

這麼一想,月靈對寧凡的怨念,稍稍減弱。

「他對姐姐,倒是大方。如果他真能救姐姐,我就原諒他」

月靈的神情,寧凡沒有關注,他的心中,全在思索如何解救冰靈。丹藥,確實能穩住冰靈傷勢,但那也要有個前提,冰靈必須有經脈服用丹藥。沒有經脈,藥力無法化開,無法流動全身的。

治療冰靈,遠比想象麻煩,但這卻難不倒寧凡。

他略一沉吟,忽而一口服下虛元丹,讓藥力在自己體內融化,而後俯下身,一口吻在冰靈唇上,將藥力度入。

冰靈的身體,承受不住藥力,自己便一點一點輸送藥力好了。

「你!你在做什麼1

月靈滿面羞紅,她從未見過什麼人給人治傷,需要吻上肉寧凡給姐姐治傷,也佔便宜,真不是個好東西。

不過月靈能看出,冰靈的氣色,的確在漸漸好轉。這樣的話,倒也不是不能原諒寧凡的無恥

但旋即,她便發現,寧凡還在做更『無恥』的事情。

一炷香功夫,寧凡才將虛元丹藥力,整個度入冰靈體內,即便已經如此小心,冰靈仍是被藥力一衝,昏迷之中輕輕蹙眉,顯然有些疼痛。

好在藥力化開,臟腑的傷勢總算穩定,而經脈亦在緩緩重續,碎骨亦開始重生。虛元丹,不愧為越國馳名的好丹藥。只是,經脈重續,卻錯綜複雜的盤結在一起。骨骼重生,卻有些錯位。

而藥力的滋養下,冰靈嬌軀滾燙,經脈糾纏的疼痛,讓其俏臉再次露出痛苦之色。

寧凡眉頭一皺,並指如刀,在冰靈血稠的衣衫上輕輕一劃,化開了外衫及羅裙,只留下抹胸及褻褲。

抹胸已與酥胸爛肉黏在一起,無法撕下,而寧凡抱著冰靈的嬌軀,一躍縱下一旁的溪水中,以溪水的冰涼,稍稍緩解冰靈的痛苦。

同時指尖運轉采陰指力,在冰靈的酥胸之上揉動,數個呼吸的功夫,昏迷的冰靈已然嬌喘聲聲,意亂情迷。

「你你無恥!姐姐都這樣了,你還對她,對她!你不是人1

月靈羞怒之極,她未想到,寧凡竟是如此急色之人,姐姐都要死了,寧凡竟然還在玩弄姐姐的身子。

「采陰指,讓她舒服一些,這樣就不疼了...」寧凡短短一句解釋,並沒有期望月靈能懂。

此刻的采陰指力,相當於凡間的『麻沸散』一般,止痛是綽綽有餘。

因為之後,寧凡不得不強行扯斷月靈長錯的經脈,折斷其扭曲的骨骼,讓其正常複位。

這會很痛。寧凡服過玉皇丹,知道經脈一次次震碎、骨骼一次次重塑是何等疼痛,他不認為冰靈這嬌軟的個性能夠承受。

只是,月靈註定要誤會孫紹了。畢竟她從未聽說過,給女子治傷,要先用魅術迷倒女子的。

「你如果治不好姐姐,我就...」

月靈想著威脅寧凡的話,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無法給寧凡造成一絲絲威脅。

而就在此刻,寧凡的話語,又響起了,讓月靈的俏臉,一霎變得羞紅滴血、輕嗔薄怒。

「月靈,你脫了衣物,下來扶著你姐姐,我要給她接骨。」

「我不脫1

月靈嬌斥一聲,氣呼呼的模樣。就這般穿著衣衫,一躍跳入溪中。

不脫衣服,是原則。不過為了給姐姐治傷,自己還是要來溪中扶著姐姐呢。

只可惜,月靈的羅衫太薄,被溪水打濕,薄薄的衣衫緊緊貼著酥胸翹臀,更加勾勒出曼妙的弧線。

隱隱的,胸前兩個小小凸起,都顯露出來,讓她羞得無地自容。

脫不脫衣服,似乎是一樣的被佔便宜。

她扶著冰靈嬌軀,頗有不滿的抬起頭,卻見寧凡的眼中,根本沒有一**色,甚至沒有看她一眼。

她的容貌、身材,絕不算差,能做鼎爐的女子,哪個會差?此刻濕身剔透,縱然是佛,也會動心,為何眼前的少年,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他真的好色么?」月靈對自己的判斷,第一次出現懷疑。

或者,自己等貌美如仙的女子,在寧凡眼中,根本只是紅粉骷髏?

而後,她便見寧凡手中運轉法力,一次次碎裂冰靈的經骨,一次次為其重塑。即便有采陰指力麻醉,冰靈仍是痛得輕輕低呼。

她這才明白,原來寧凡的魅術,是有特別作用的。

寧凡自己的傷勢亦不輕,幾次催動法力,臉色亦是泛白,嘴角溢出血絲。骨皇一指,可沒有那麼輕易接下。

月靈的心中,忽而有一絲感動。

「他身受重傷,卻不顧傷勢,為姐姐治傷...」

眼前的少年,殺人之時,無所不用其極,卑鄙無恥,狠辣無情。但此人,原來也有溫柔一面。

這少年,比無數魔頭,好上千萬倍。至少月靈自問,越國沒有哪一個魔頭,會如此善待鼎爐。

月靈的眼中,露出一絲溫暖,這是冰冷的修真路,難有的溫暖。

溪水染成天水碧,他不需要姿態,也能成就一場驚鴻,在自己心中雪地,留下孤單爪痕,驕傲離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