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58章白骨如山忘姓氏(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在寧凡捏碎劍鞘的一刻,對面的白骨巨魔,眼光一跳,暗暗震驚。 「劍祖秘劍!你是劍祖什麼人1 白骨巨魔,堂堂碎虛高手,鬼帝存在,卻因為區區一道金丹劍氣,而想起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回憶...

眼前的白骨巨魔,雖僅僅融靈巔峰修為,卻有一股凝而不發的氣勢。那股氣勢之下,方圓千丈的虛空,隱隱出現波動及裂痕。而千丈之內的血色雲霧,似乎僅憑巨魔一個氣息,便被鎖住,無法飄動。

寧凡越打量著巨魔,心中的震驚便越濃。以他仙帝級殺氣,面對巨魔,竟有些不適之感。

碎虛!

幾乎一個瞬間,寧凡的腦海便閃爍出兩個字眼,面色難看之極。自己在第二區域,為何會遇到碎虛鬼物!

且這鬼物,雖氣勢直逼碎虛,法力卻毫無遮掩的模樣,確實僅僅是融靈巔峰。也對,九陰之地的鬼物,修為皆要受陣法限制,高階鬼物,是無法破入低階陣域的。恐怕這巨魔是高級陣域的碎虛老怪,為了某個目的,施展某種神通,或許是封印,或許是化身,或許是其他手段,破入了低級陣域。

一想明這些,寧凡眼中的驚色漸漸收起,雖還有忌憚,但卻不再有絲毫畏懼。

只要此魔不是本尊前來未必,不能斬之!

寧凡的眼神,幾乎是一霎從驚色到忌憚,再到從容及戰意。表情的變化,落在白骨巨魔眼中,眼光一凝。

「此子起初懼我,是看出我碎虛身份之後不懼我,是看出我非本尊。此子修為不高,但眼力驚人,或有隱藏,不可小覷」

幾乎是一個照面,巨魔與寧凡,皆意識到,對方並非善與之輩。而下一刻,二人同一時間,施展了最強之術。

「白骨道,『早蕨之舞』1

「化劍為火1

寧凡一抖鼎爐環,將二女收入其中,同時腳踏冰虹,騰身而起,一手抱著昏迷不醒的小貂,一劍斬向巨魔,但斬離劍砍在巨魔骨身上,根本無法破去白骨防禦。倒是反震之力,撞擊得寧凡虎口發麻。

下一瞬,便見巨魔狠狠一跺腳,大地劇烈顫動,而地面之中,數以萬計、堪比槍戟銳利的骨刺,自地底廢墟刺出,猶如蕨草盛放,拔天而起,飛刺百丈,彷彿要將天空都刺穿。

每一根骨刺,刺穿中品初階護甲都是輕而易舉,寧凡背心一寒,毫不猶豫催動髮帶隱身,卻是消弭無蹤。

而無數骨刺,似乎失去目標,而不知該刺向何處。

寧凡避過一擊,反倒地面上十幾個無辜的融靈鬼物,被捲入骨刺攻擊範圍,而鬼身俱滅。

「隱身靈裝,哼!雕蟲小技!吼1

巨魔眼露不屑,發出一聲怪吼,聲波猶如實質,所過之處,盪起天地波紋,而被那波紋一衝,寧凡的身形被生生震攝出來,面色一變。

對方這骨魔,雖然修為僅僅限制在融靈巔峰,但一身神通法術,卻絕非自己可比。自己雖然修到融靈後期,但論手段,不過只有那麼幾種,無法應對諸多局面。

而骨魔,見寧凡手段普通,原本的忌憚之心也減弱,巨掌一揮,將寧凡一掌拍回地面。

「放下那『黃泉貂』,本皇放你離去1

巨魔哂笑一聲,狂妄無邊,只是他有那個資格狂妄,妖鬼林中,他已是巔峰級別的鬼帝,誰能與之為敵!

實話說,寧凡著實不願在試煉之中,招惹這巨魔級別的鬼物。若巨魔未傷冰靈,可能寧凡願意放下來歷不明的『黃泉貂』,減少個麻煩。但偏偏,巨魔一指傷了冰靈。

對冰靈,寧凡好感不多,但冰靈好歹是為自己護法而傷,若無此女拚死阻攔巨魔,受傷的,恐怕是自己!

他眼光一冷,揮掌,取出一柄嶄新的劍鞘,用於容納小獨孤的第二道劍氣。

這劍氣,必須金丹期才能領悟,好在自己突破金丹神念,領悟劍氣,未必很難。而銀光透體的煉體境界,也足以以身受劍。

寧凡要引出這道劍氣,以金丹劍氣,破了巨魔肉身防禦。這巨魔是鬼物無疑,鬼物是魂身,而他卻修出骨身,並以白骨,將魂身裹住,保護本體不傷。

只要破了巨魔的白骨防禦,以斬離劍的焚魂神通,焚殺巨魔融靈級神魂,綽綽有餘!

一掌捏碎劍鞘,一股血腥到讓人作嘔的劍意,從寧凡體內散出。

獨孤第一劍,化劍為火,玄妙之處,在於劍氣與火靈的轉化,暗含物化的至理。

獨孤第二劍,以殺為劍,悟此劍者,首先需要有一個硬如鐵石的心腸,否則會被殺意反噬。其次,隨要在無盡殺戮之中,積累殺氣。其三,需要苦修勤練,方能徹底掌握。

鐵石心,殺氣,這兩樣,寧凡皆具備,唯一欠缺的,僅僅是勤修苦練。但即便初次使用,將劍氣集中一點,破去融靈巨魔的骨身防禦,亦綽綽有餘了。

在寧凡捏碎劍鞘的一刻,對面的白骨巨魔,眼光一跳,暗暗震驚。

「劍祖秘劍!你是劍祖什麼人1

白骨巨魔,堂堂碎虛高手,鬼帝存在,卻因為區區一道金丹劍氣,而想起了一個極為恐怖的回憶。

回憶中,似乎是遙遠的上古,那一個凜然刺天的女子,以手中長劍,屠盡無數神魔。

若我折劍,天下無武!

而隨機,那恐懼便化作一道扭曲的憎恨。眼前的少年,既然能施展『秘劍』,說不得也是那人的後人。自己之所以會死,之所以會被人種在九陰之地,當做鬼物飼養,從根本而言,都是拜那女子所賜!

「我要殺了她的後人,殺,殺,殺1

巨魔目光由幽綠化作血紅,對寧凡升起一絲瘋狂的必殺之心!

只是對這一切,寧凡卻視若無睹。他左手抱著昏迷的小貂,右手執星光劍影,雙目緊閉,心中,沉浸在血色的劍氣中。

劍祖是誰,是否是獨孤小丫頭的祖輩,寧凡不知。

他只在血色的劍氣中,看到森森白骨,他持劍立在血海,而對面一個女子,看不清容貌,冷冷執劍,斬盡神魔。

一幕幕精緻,化作一句小詩,浮現在寧凡心頭。

白骨如山忘姓氏,無非公子與紅妝紅妝女子,修魔公子,以及,一劍出塵萬骨枯!

這一刻,寧凡睜開了雙目,默默無言,腳踏冰光,劍氣一點,一劍帶著星光,刺向巨魔十丈巨人身的天靈。

「第二劍白骨如山1

此劍之下,巨魔第一次感到一絲危機,這危機,使得他更加癲狂,幾乎已忘了最初來此的目的,是要捉拿一隻小貂。

他一身法力,運在指尖,白骨一指,狠狠按向寧凡。

一指,縱然是金丹初期也足以按死,然而寧凡,何懼!

斬離劍尖,寧凡一身殺機,化作一道血線之光,那血線極淡,卻帶著一絲金丹畏懼的劍意,狠狠刺在巨魔指尖。

一個對撞,巨力沿著斬離劍,傳送到寧凡胸口,將其肋骨震斷數根,一口鮮血噴出。將甜血咽下,寧凡狠狠一推斬離劍,將斬離完全刺入巨魔體內。

血線方一接觸,便狠狠在巨指上刺穿一個血洞,這一幕,大大出乎巨魔的意料,其腦袋猶如一盆冰水澆下,一霎清明。

足以抵擋金丹初期攻擊的骨身,竟被破了!而眼前悍不畏死的寧凡,猶如一個瘋狗,讓任何人都為之忌憚!

而隨機發生的事情,更是讓巨魔始料不及,一股熾烈的溫度,沿著巨指缺口,如跗骨之蛆,纏繞上巨魔藏於谷中的魂身,化作無形火焰,開始猛烈燒鬼魂。

這一刻,巨魔第一次露出驚駭的神情,難以置信,一聲凄厲的慘叫,衝天而起,此慘叫之下,第二區域的所有鬼物,俱都呼號起來。

同一時間,妖鬼林第七區域中,一具萬丈高的骨魔,感應到分身被斬,露出驚怒之極的憤恨之聲。

「分身竟被斬殺!哪個鬼物如此大膽,竟敢在妖鬼林,斬殺本皇分身!查,查出此人,碎屍萬段!還有,絕不可讓魅姬那老妖婆,逃出妖鬼林!發動妖鬼林所有鬼物,封鎖前七陣域,但見異族,殺無赦1

無數萬年來,統御七大陣域的骨皇,第一次動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