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56章第七區域,碎虛之戰!(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和了。 他自己,不也是為了弟弟,沉淪魔道么,這二女淪為鼎爐,恐怕也有不得已的過去。 但寧凡自不可能憑此,就放過二女。他冷色一緩,隨意推開懷中月靈,淡淡道。 「我沒打算此刻採補你...

「5154點貢獻了咳咳咳」

一處隱蔽的血岩洞內,寧凡衣袍破碎,胸口血肉模糊,傷勢極為不輕。-

在他身前的地上,放著11顆念珠,他共斬殺25頭鬼物,融靈期鬼物,念珠的形成率果然高於辟脈鬼物。

11顆念珠,若是寧凡徹底煉化,他有信心,一舉將融靈巔峰強度的神念,提升到金丹初期強度。

然而,暫時是無法煉殺融靈巔峰的鬼物時,那鬼物拚死自爆,讓寧凡受了不輕的傷。

第二區域,果然兇險之極,融靈鬼物初具靈智,發起凶性,恐怕金丹初期修士都要暫避鋒芒了。

他取出傷葯,花費整整半天,才將傷勢恢復了七七八八,而後服下念珠。

融靈鬼物的念珠,帶著一絲血紅。那血紅,乃是鬼物暴戾的怨念情緒,想要吞噬,必須抹消。

為此,寧凡不得不取出碎丹鼎,一一祛除念珠的雜質。並且為了服食融靈級念珠,還得煉化一種『養魂丹』,輔助食用。

養魂丹,僅僅是二轉丹藥,不難煉製,所需靈藥,寧凡的儲物袋中也滿滿都有。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寧凡一旦煉丹,便會露出破綻,萬一鬼物偷襲,將極其兇險。

他已不下靈級陣法,但靈級陣法,恐怕擋不住融靈巔峰鬼物的攻擊。

眼下有兩個選擇,能解決麻煩。第一種選擇,以數萬仙玉,布下個『丹』級陣法,便能自保無憂。

但這個想法,剛剛升起,就被寧凡壓下。二轉丹藥『養魂丹』,一顆也不過50仙玉寧凡僅需要11顆養魂丹,為了煉製500仙玉的丹藥,布下幾萬仙玉的防護陣,有些浪費了。

再有錢,也不是這麼糟蹋的。

還有一個方法自己鼎爐環中,尚有兩個金丹女修——冰靈月靈姐妹。

這兩女,寧凡暫時不準備採補,紫陰老魔準備用這兩個鼎爐突破元嬰期,而寧凡,未嘗不可用她二人,突破金丹期。

在採補二女之前,給二女種下念禁,姑且讓二人噹噹打手吧。二女戰力不高,但對付融靈鬼物,還是綽綽有餘的。

一經決定,寧凡不再猶豫,一拂袖,自鼎爐環中,放出冰靈與月靈二女。

一個一襲藍衫,一個一襲月白裙,皆面若桃夭,泛著cho紅,被采陰指力折磨的浴火焚身。**輕輕廝磨,隱隱約約,傳出二女難耐而惹火的嬌吟聲。

《陰陽變》法術,采陰指,對女修的殺傷力,當真恐怖。而一旦寧凡突破金丹期,還有會更加逆天的法術,專門克制女修。

在此姑且不提。寧凡一放出二女,再次拂袖,散出一絲清涼的冰風,讓二女稍稍清醒理智。

二女勉強睜開眼眸,一見寧凡就在眼前,一身浴火,似乎終於找到一個宣洩點。

姐姐冰靈,性子還算堅忍,硬是貝齒緊咬,忍住身體的慾望,不肯對寧凡投懷送抱。她此刻情慾迷離,卻仍記得,寧凡是敵人。只是雖不給寧凡投懷送抱,自己的身子,卻仍是難受,強忍羞辱,當著寧凡,玉手卻伸到衣衫裡面輕輕揉動。

而妹妹月靈,則沒有姐姐那麼好的耐心。或許可以說,二女之所以被擒拿的真么快,都出在月靈大意輕率之下。

此刻的月靈,被慾望迷失,眼如滴水,望著寧凡,香舌舔弄,如小貓一般,爬到寧凡身前,如水蛇一般,纏在寧凡身上。以胸前柔軟,在寧凡身上摩挲。

「好難受幫我」

月靈迷了心智,寧凡可沒迷住心智,他微一皺眉,輕輕一指,點在月靈額頭上,一股清涼之力穿入其天靈,讓其迷亂稍稍減退。

而略微恢復理智的月靈,見自己竟不知羞恥的縮在寧凡懷中,一副渴望求歡的風.騷姿態,登時對寧凡恨得銀牙緊咬。

「你敢你敢辱我!你不怕紫陰老祖報復你嗎1

「哼,紫陰老魔的15個融靈妾侍,已被我盡數破身採補你說,我怕不怕他。」

寧凡的一句冷笑,如一盆冰水,澆在冰靈與月靈頭上。

什麼!眼前這少年,竟然真的敢動紫陰老魔的女人,他不想活了!那可是極陰門的老祖啊,千年前縱橫越國的狠辣魔頭!

縮在寧凡懷中,原本還有些氣勢囂張的月靈,一霎氣勢弱了,神情怕了,嬌軀也顫抖了。

此人,既然採補了15具融靈女修,自然不可能放過自己與姐姐的。此人,膽大包天!

「你你放開我」月靈帶著哭腔,她怕了,難道這一次寧凡放她出來,是為了採補她的。

不要,不要!若是失了貞守,紫陰老魔日後絕不會放過她!

「求求你,不要動我妹妹採補,就採補我」冰靈的眼中,再無一絲恨意,只有畏懼,她不怕自己受傷,只怕妹妹被辱。

二人倒是姐妹情深,這讓寧凡眉頭一皺,心頭一絲冷硬的角落,有一絲柔和了。

他自己,不也是為了弟弟,沉淪魔道么,這二女淪為鼎爐,恐怕也有不得已的過去。

但寧凡自不可能憑此,就放過二女。他冷色一緩,隨意推開懷中月靈,淡淡道。

「我沒打算此刻採補你們,是你妹妹自己投入我懷中的。」

「你,胡說!我才不會自己投懷投懷送抱」月靈有些嬌蠻,本能想要頂嘴,但一想自己與姐姐,仍在寧凡魔掌之中,聲音也漸漸低了。

冰靈月靈,僅僅是恢復一絲理智,身體仍被采陰指困擾著,無法調動法力,在寧凡面前,猶如兩個待宰的羊羔。

「你你究竟如何,才肯放過我們」冰靈忍著嬌喘,勉強問道。

「我要煉丹,此處有無數融靈期鬼物環伺,我雖然布下『靈』級陣法,卻難以防禦住融靈巔峰的鬼物。我會給你二人種下念禁,然後,令你二人為我護法。你二人若敢動一絲歪心思,我只能說,你們會後悔莫及。」

寧凡言辭冷漠,但這話落在二女耳中,卻讓二女輕輕鬆了口氣。

還好,至少暫時不會採補自己呢。若只是護法,倒也無妨。只是,這寧凡竟會『念禁』

一旦被寧凡種下念禁,二女縱然日後逃出寧凡魔掌,生死也被寧凡控制著,恐怕今生今世,都不能回到極陰門了。

已經沒有後路可以選擇了起來,只能一路跟著寧凡,到死

二人忍著采陰指的折磨,面色cho紅地抬起臻首,仰著秀額,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請主人種下念禁。」

心中縱有不情願,二女也知,不可表露在臉上。

而寧凡微微一嘆,「你們對我的價值,僅僅是突破金丹期而已,若我有其他機緣,能突破金丹,或者獲得了其他鼎爐,未嘗不可放你們一馬。所以,你們好好表現吧」

寧凡神念一掃,融靈巔峰級神念,輕易探入二女識海,種下禁咒。

隨機,屈指連彈,在二女鎖骨、酥胸點過,解了采陰指力,便不再理會二女,自顧自取過斬離劍,在地上斬出一個大洞,引出地火,開始煉丹。

二女漸漸完全清醒,面色cho紅也退去,此刻才有心思,認真打量起寧凡。

眼神黑白分明,沒有一絲yn.賊的慾念,此人,當真是採補了15名融靈的魔頭么?

單就皮相而言,二女更願意相信,寧凡是一個普通的凡人公子。不過,當初不就是因為寧凡的皮相瘦弱,而輕視寧凡了么?

眼前的少年,日後便是自己二人的主人了。冰靈姐妹,並不奢望寧凡真的放過自己,她們看得出來,這寧凡,不是個心慈手軟的人。或者,他心中柔軟,只為少數人顯露。

而一探知寧凡修為,冰靈花容微驚,而月靈,卻已輕輕嬌呼一聲,匆匆掩口,以免得罪寧凡。

融靈後期!

不到半月前,這寧凡明明還只是融靈中期之人,這才過去多久,寧凡便突破了融靈後期,這修鍊速度,太過恐怖,即便是採補之術,也沒有哪種採補之術,效果如此拔群的。

且融靈中期的寧凡,便足以輕易拿捏自己二人,融靈後期的寧凡,要殺自己二人,絕對輕而易舉。

再看寧凡煉製丹藥的熟練手法,縱然三轉煉丹師,也不過如此了,對眼前的寧凡,二女第一次升起一絲敬畏。

這寧凡,真的是一個少年嗎。如此嫻熟的煉丹手法,沒有數百年苦練,絕對培養不出來的!

跟隨寧凡,或許並不比跟隨紫陰老魔差呢

二女幽幽一嘆,齊齊起身,為寧凡護法起來,只是心中最初的不願,已有些淡了。

而二女的目光,掃過四周之後,驀然齊齊驚住了。

無數道強橫的融靈氣息,若隱若現,遍布四周各處,其中甚至有千百道,給二女危險的感覺。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1

二女本是為寧凡護法的,只是此刻,二女卻齊齊害怕,希望寧凡趕快煉完丹藥,保護自己二人。

與此同時,妖鬼林中,一場暗流正在涌動。

第七區域中,一個萬丈之高的白骨魔君,正與一個嬌滴滴的美艷鬼母,凌天對視。

這二鬼,若是跑出雨界,必定是禍亂四方的鬼中帝君。只因二鬼,俱是碎虛高手!

卻見美艷鬼母,沒由來一口鮮血噴出,露出怨恨之色,而白骨魔君則放聲大笑。

「魅姬!你還不投降么!若你投降,成本皇王妃,本皇不介意,饒你不死1

「可惡」

美艷鬼母一咬銀牙,強行運轉碎虛級法力,與白骨魔君戰在一處。

二人鬥法的碎虛氣勢,震驚了第四、第五、第六區域,無數鬼王,甚至比鬼王更強的鬼物,一個個佇立山巔,震驚地望向第七區域方向。

碎虛級別的鬼帝,在交戰!

無數鬼物,盡皆本能的感到一絲恐懼,縱然堪比元嬰、化神的鬼物,也難以鎮定。唯有少數煉虛級鬼物,才能稍稍鎮定,但亦是敬畏不已。

碎虛鬼帝,那種人物若是能夠離開第七區域,橫掃前六區域,絕對輕而易舉!

碎虛之戰的氣勢,被層層減弱,傳到第三區域,已經極為微弱,而到第二區域,幾乎已無法感受到。

寧凡不是鬼物,不受鬼帝的威勢脅迫,並不能感受到碎虛戰勢。然而,第二區域的融靈鬼物,此刻卻一個個瑟瑟發抖,匍匐於地,對一切攻擊,都不再反抗。若是寧凡看到這一景象,必定驚喜過望的。這絕對是獵殺鬼物的最佳機會,輕而易舉,便能屠盡第二區域。

可惜,他在煉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