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51章《陰陽變》惹麻煩(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諸位融靈長老,齊齊皺了眉,萬萬沒想到,原本寄予厚望的寧凡,竟修鍊的雙修功法。雙修功法,沒什麼前途不說,且說出去,著實不好聽的。 「此子,可惜了老夫不要他了,還是讓個楚長老吧。」 ...

天還未亮,便有執事弟子,前來將200求道者喊醒。

外山門中,一大清早,求道者卻已分列兩列。七十名女子一列,一百三十名男子一列。

數名執事,執著名簿,一一核對求道者姓名。這姓名,卻是昨日傍晚統計。

為首的執事,是一名辟脈九層的女修,粉色羅裙,瓜子臉,琅嬛髻,模樣並非絕美,卻頗為清秀。

她手執名簿,目光淡淡掃過一眾求道者,聲音清冷。

「我叫白,辟脈九層修為,為此次負責宗門考核的主執事。今日第二關考核,將要前往內門禁地——『妖鬼林』。具體事宜,到了內門,會有長老親自講解。在此,我需要核對諸位姓名,身份,來歷,以及所修功法。」

『所修功法』四字,白咬得極為清晰。

姓名,身份,來歷,這些,都是可以捏造的,甚至無可查實。越國方圓百萬里,誰知道你是否真出身於哪一村、哪一城。甚至,還有其他修真國的外來求道者,其來歷,就更難核實了。

每一屆收徒考核,都有別有用心之人,捏造姓名,潛入鬼雀。他們可以捏造姓名,捏造身份,捏造容貌,捏造來歷,唯有兩點,無法隱匿。

修為,以及修鍊功法!

修為么,之後會測試的,倒不是現在。修鍊功法么若是發現修鍊正道功法的,直接拿下。若是發現修鍊其他魔宗功法的,亦是直接拿下。

「現在,我點名一人,審核一人。朱晴晴1

白臻首轉向女求道者,似乎對男子極為厭惡,先從女子詢問。

「朱晴晴,越國南域無風城出身,修鍊功法,火系魔功」一名姿容普通的女子,從隊伍走出,而立即便有另一個執事,持一個火紅水晶,放在女子身前。

女子手掌按在水晶上,登時便有微弱的黑色火光,從水晶之上發出。

「不錯,此女沒有撒謊,下一個,蘭婷。」

「蘭婷,越國北域風雪城出身,修鍊的水系魔功」

「下一個,劉詩。」

「下一個,楊冪。」

一個個女子,在回答問提問后,手掌按在水晶上,測試功法種類。每個人,可能會修鍊多種功法,但主功法,永遠只有一個。主功法,無論如何,難以隱藏。

一番審核,70個女子中,竟有11人撒謊,功法檢驗不合格,被鬼雀高手當場拿下。

其中,甚至藏匿了一名融靈女修,身份一暴露,迅速騰空離去,卻被早護衛在暗處的三個融靈老者,強行拿下。

不少求道者,皆咋舌不已,想不到身旁竟埋伏著一個融靈女修。而寧凡,亦是目光一閃,斟酌著稍後,自己如何回答。

女子審核結束,接下來,便是審核男子了。

白繡的眼中,一絲厭惡閃過,語氣變得更加冰冷。

「在本執事問話之時,爾等的眼睛,敢在我身上亂看一眼,我便挖了爾等雙眼!第一個,李之歡。」

「李之歡,越國西域李家的旁系子弟,修鍊功法,奪舍之術。」

一個彬彬有禮的公子,約莫辟脈三層修為,舉止有度,對白一禮,急忙別過目光,不敢多看白一眼。

這李姓公子,早已打聽過,眼前的白,對男人有著近乎苛刻的潔癖。

不與男子有任何肢體接觸,不與男子隨便說話,甚至不允許男子多看自己一眼。若非此次出任考核執事,絕不會搭理任何男子。

李之歡,不會去觸碰霉頭,惹白不快。

而眾人一聽李之歡的來歷,及功法,皆是肅然起敬。就連最厭惡男子的白,都對李之歡厭惡之色稍減。

西越李家,在越國也算小有名氣的勢力,一向依附於鬼雀宗。甚至,宗門中便有一名融靈期長老,是李家之人,縱然是厭惡男子的白,輕易也不願得罪李家之人。

且這李之歡,修鍊的更是危險係數最高的奪舍魔功。

奪舍魔功,在一眾魔功之中,有著鼎鼎盛名。號稱神魂不滅,可無限重生。憑藉奪舍術,修鍊奪舍魔功的魔修,往往極難被滅殺,即便被殺,憑藉魂魄,也可附身於其他修士身上,奪取身體,重生!

奪舍類魔功如此逆天,一個個修鍊的危險係數,亦是極大。如越國鼎鼎大名的奪舍派,就是以修鍊奪舍魔功為主,相傳往往一百人,才能有一人修鍊成功。其他人,皆會被功法反噬,死去。

堂堂李家子弟,竟願意修鍊如此兇險的魔功,且竟修鍊成功。此子日後的前途,自然是一片坦途。甚至,日後突破融靈、成為宗門長老,也不是什麼難事。

白繡的神情柔和了些,令李之歡以水晶測試功法。

水晶之中,映照出兩道骷髏互相吞噬的玄異圖景,而這無疑說明,李之歡修鍊的,確確實實是奪舍魔功。

嘶!

暗處,幾名暗中窺探的外門融靈長老,齊齊倒吸冷氣,就連以狂妄著稱的燕追雲,都露出凝重之色。

奪舍魔功這名叫李之歡的青年,日後前途,必定無可限量!

「李長老,你們李家,出了個好苗子埃」眾長老羨慕地看著一個黃袍長老,皆是賀喜。

「哪裡哪裡之歡這孩子,性子堅韌,以旁系身份,修鍊魔功有成。主家之人,正準備將之歡一系,划入主家」

李長老神情得意,好似大出風頭的,是自己一般。

李之歡審核通過,退回隊伍。而審核,仍在繼續。白陸續審核了二三十人,又揪出幾個間諜,當審核第三十二人時,白再次吃了一驚。

「陸子喬,北越陸家之嫡系子弟,修鍊功法,煉魂魔功1

嘶!煉魂魔功!

一種求道者,再次震驚了一下。

煉魂魔功,修鍊起來,倒是沒有奪舍魔功那麼兇險,但對天資要求極高,近乎到了苛刻的程度。首要條件,修鍊者神魂強度,必須是常人數倍強大。

難以想象,眼前一襲獸甲、蓄著短須的英偉青年,竟是個煉魂高手!

執事將測試水晶,拿到陸子喬身前測驗,但陸子喬冷哼一聲,卻是傲慢至極。

「不需要水晶測驗!我施展煉魂術,你們便知曉我所言非虛!煉魂幡,疾1

陸子喬一拍儲物袋,祭起一個黑色魂幡,一掐訣,數千陰魂自魂幡竄出,各個都有辟脈十層的修為。

數千辟脈十層!陸家為了給陸子喬祭煉這麼一件法寶,當真不知殺了多少人,收了多少陰魂!

陸子喬雖僅有辟脈四層修為,但其更是開闢出了神念,且神念強度,絲毫不弱於普通融靈初期修士,其神魂強大,有些恐怖了,憑煉魂幡與強橫神念,縱然面對融靈高手,陸子喬也可一戰!

他對鬼雀宗的辟脈執事,可謂傲慢之極,但白等人,一見陸子喬的恐怖手段,盡皆面色駭然,對陸子喬區區辟脈四層修為,竟升起一種畏懼。

北越陸家,多出狂魔,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寧凡一挑眉,這陸子喬,神念著實不弱,此人,可謂魔修天才。

「如此強大的煉魂術,白自然心知,陸公子所言非虛的。下一刻,鄒軒」

審核仍在繼續,但知道一百餘人之後,再未出李之歡、陸子喬之類的妖孽弟子。

除了再次揪出十餘個間諜,倒也沒有什麼事情發生。

「下一個,寧凡。」

白繡的目光,終於落在寧凡身上。而一剎那,隱藏於暗處的融靈長老,各個目露精光。

他們早看中了寧凡,只是不知,寧凡究竟修鍊何種魔功法門。功法的屬性,將絕對其跟隨那個長老修行,更有前途。

「希望他是火系功法,我看他身上,隱隱流露了不凡火力,應該不會錯的。」一名紅袍老者喃喃道。

「未必。此人修鍊,定是水系功法。我在他氣息之中,感到一絲冷寒。」另一名白裙美婦,淡淡道。

「你們都猜錯了,此人修鍊的,是冰系功法」燕追雲在心中腹誹,並沒有說出聲。

他深深記得,那日寧凡施展的冰光遁速,極其恐怖。融靈中期,冰系靈力,這寧凡,毫無疑問是一個冰靈脈的天靈修士。

眾人紛紛猜測之時,寧凡卻神情不動,徐徐開口,說出讓人難以置信的話語。

「寧凡,北越七梅城出身,修鍊功法,雙修功法。」

老魔收徒的消息,在鬼雀宗尚沒有傳開,寧凡之名,也僅有鬼雀子等少數金丹高手關注了。這些融靈長老,根本沒講寧凡與老魔聯繫起來,僅僅將寧凡當做老魔手下一個小小魔修。

而讓所有人震驚的,是寧凡修鍊的功法,竟是最無恥的雙修魔功。

雙修魔功,排除陰陽變這種逆天功法,一般而言,都是採補之術。而修鍊此功法的魔頭,無一不是辣手摧花的yn.魔。yn.魔與殺人魔,同樣是魔,但給人的觀感,卻大不相同。

修鍊採補雙修術的魔頭,一般而言,各個法力虛浮,極少有雙修魔頭能修鍊到金丹境界。採補之術,初時進境極快,因為採補女子,相當於強奪修為,那修為法力,根本不算是自己的。一般而言,那些金丹級雙修魔頭,每採補一次,都會花費許久時間,將法力磨礪、夯實、凝練。否則,虛浮的法力,將嚴重影響修為進境。

諸位融靈長老,齊齊皺了眉,萬萬沒想到,原本寄予厚望的寧凡,竟修鍊的雙修功法。雙修功法,沒什麼前途不說,且說出去,著實不好聽的。

「此子,可惜了老夫不要他了,還是讓個楚長老吧。」

「咯咯,妾身可不敢帶一個雙修弟子在身邊,一個不小心,會被其『吃掉』的。」

原本熱衷於寧凡的融靈長老們,紛紛露出不經意的鄙夷之色。就連燕追雲,都不解皺眉。

「不可能啊這寧凡的法力,絕對是凝練的,不像是採補雙修之術」

眾人在鄙夷寧凡的同時,一種求道者,亦是面色各異望向寧凡。而那女子隊伍,更是下意識與寧凡拉開距離,生怕被寧凡佔去便宜。

yn.賊此子皮相生的不錯,原來是靠著皮相,禍害女子的yn賊。

白目光一冷,她最厭惡的,便是yn.魔,但生於魔宗,即便是yn.魔,也沒有門規說不收。她不能擅作主張,憑一個功法,否定寧凡。

「雙修功法么檢測一下吧」

一名執事持水晶到寧凡身前,同樣目光有異。而寧凡,對一切鄙夷視若無睹,他早料到,一旦自己曝光雙修功法,會遭受這等白眼了。

畢竟鬼雀宗雖為魔宗,卻比合歡宗這等無恥魔宗,格調高出很多。似老魔,雖然殺人無情,但還是魔亦有道的。

手掌按在水晶之上,寧凡深吸一口氣,運轉陰陽變功法。同一時間,測試水晶,發出一道璀璨的青光,而旋即,青光便化作無數血線紅芒。紅芒太盛,竟直接將水晶震碎!

水晶破碎了!並非因為法力太盛,而是因為,寧凡的功法,等級太高,超出水晶殼測試的範圍!

「此子修鍊的,到底是什麼等級的功法1

無數鬼雀宗高手,在這一刻,驚掉了下巴。對寧凡的鄙夷,也漸漸化作一種本能貪婪。

雙修功法雖然不堪,但若功法玄妙之極,修鍊倒也不是壞事。

感知到無數若有若無的貪婪目光,寧凡一皺眉,看起來,自己的《陰陽變》功法,似乎惹了不小麻煩。只是,這麻煩卻無法避免,誰要鬼雀宗好死不死,多了個檢測功法的環節。《陰陽變》,無法隱瞞。

只是,麻煩又如何,寧凡豈會怕麻煩。若有人看上他的功法,想要奪取,他的斬離劍,不介意添上新的人命。

「好了,你可以回隊伍了」

白望向寧凡的目光,鄙夷之色漸漸收起,有的,僅僅是不知名的畏懼。

並未畏懼修為,而是畏懼別的東西。

「之後進入妖鬼林,我會作為護法執事,進入林中,保護這些求道者這寧凡,不會對我不會對我動歪心思吧。他有如此厲害的功法,萬一我豈不是逃不出他的魔掌」

此女,真的想多了,寧凡豈能看上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