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50章宗門考核,妖鬼林(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破去。 寧凡面色一變,想不到,內山門中,竟設置有如此詭異的陣法,以寧凡的陣道修為,竟事先沒有看出,此地有陣。 並非這個陣法品階太高,而是此地陣法,太過渾然天成,已與天地合一,哪能看出此...

霧氣最深處,出現兩條岔路,一條通往外山門,一條通往鬼雀宗內山門。

鬼雀宗的收徒大典,便是在外山門舉行,而收的徒弟,一律是外門弟子。外門弟子,積攢足夠的門派貢獻,並有辟脈五層以上的修為後,便能進入內山門,成為內門弟子。而內門弟子,突破辟脈八層之後,並積攢足夠的門派貢獻,便可晉陞為宗門執事。

宗門執事,積攢足夠功德,並在修為突破融靈期之後,可晉陞為宗門長老。

而在宗門長老之上,更高的身份,便是,鬼雀四魔尊!

大多數宗門,基本都是這個模式。正道與魔道不同的,大概是獲得門派貢獻的方式。

譬如正道宗門,一個月內,長老傳法不遲到,宗門之內不生事,便能獲得1點門派貢獻。

而對於魔道宗門,一個月內,戰敗至少三名師兄弟,便可獲得1點貢獻。

正道講究謙和,而魔道,講究競爭。

外山門尚未開啟,但凡前來拜師之人,都在外山門外聚集。而前來觀摩盛典的外宗高手,早已引入內山門歇息,由內宗弟子親自接待。

對晉陞宗門職位,寧凡興趣寥寥。他對鬼雀宗,僅有一個半興趣。玄陰氣算一個,藍眉算半個。

外山門遲遲不開,考核長老遲遲未出現,似乎有考校弟子耐心之意。修道之路,枯燥而孤獨,若連這點耐心都沒有,是不足以修仙的。

等待是漫長的,寧凡盤膝於地,自不會浪費等待時間。即便沒有丹藥,也暗自運行法力周天,促使仙脈升靈,靠自己修鍊,升靈的速度幾近於無,但好歹聊勝於無。

唯一出乎意料的,是第一輪入宗考核,考得竟是耐心。他本以為入宗不過走走過場,浪費不了多少時間。如今看來,短時間內是無法結束了。

原本與藍眉約好,今晚為其治病,姑且順延吧。對寧凡而言,這件事,並非不得不做的大事。

與寧凡相似,不少心性沉穩的求道之人,皆盤膝於地,運行法力周天開闢仙脈。而大多數人,雖也在等待,面色難免有一絲焦躁。

外山門外,一等便是三日。除了寧凡,其他求道者,俱是辟脈修士,尚未辟穀,三日未吃飯,不少都已飢腸轆轆。

陸續有道心不堅者,離去。最初離去之人,大都是凡間官宦世家的公子哥,受不起苦。他們的臆想中,修仙應該是輕鬆、愉悅之時,卻未想過要吃這麼多苦,自然大失所望。

等待,又過了三日。整整六日,外山門外,一眾求道者皆是水米未食,身體稍差者,已經有些熬不住了,亦有人離去。

三日再次過齲留在外山門外的,已只剩最初人數的三分之一,僅200餘人。

而除了寧凡之外,大多數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外山門中,幾位外山門長老,暗中以神念觀察求道者,頻頻點頭。

「今年通過第一關考核的,竟有200人之多,要知道,往年收徒,能有100人過關,都是不錯。天離宗覆滅,對我宗的好處,倒是不校」一名黃袍老者微笑道。

「恩,看起來,這屆外山門,會收入不少優秀弟子了。尤其是那個坐在角落、白衣黑氅的少年,整整九日,他坐在那裡,竟然紋絲不動,好沉穩的心性。此子道心,必定堅如磐石,最適合修魔。畢竟魔道功法,往往進境快速,而易生心魔,最考驗的,便是道心。」

一名黑袍老者,捋捋鬍鬚,對寧凡讚不絕口。

這些長老,不過融靈修為,竟看不出寧凡融靈修為,否則,他們恐怕會更加震驚了。

而外山門長老中,一名黑袍青年,望向寧凡的目光,明顯神色不自然。

「七梅少主,寧凡。你果然來了」

這黑袍青年,正是四魔尊中、『黑尊』燕敗之徒,被寧凡嚇出墨家的燕追雲。

如今的他,一回宗門,便上交貢獻,晉陞了長老。然而,寧凡的恐怖,卻在他心頭,烙印下不可磨滅的痕。

「呵呵,燕長老也對這小輩感興趣?可不能和我們這些老頭子搶人埃」一名笑嘻嘻的老頭,對燕追雲擠擠眼,而燕追雲,頓時哭笑不得。

『搶人』,指的是資質優秀的弟子,成為外門弟子后,依附於各個長老麾下。顯然,這幾個融靈修為的外門長老,都相中了寧凡,只怕寧凡一旦通過後面幾重考核,正式成為外門弟子,老頭們便要搶人了。

燕追雲乾笑幾聲,他可沒想過讓寧凡加入自己麾下。那少年,太可怕了,此刻在場的融靈期長老,恐怕沒有一人,能勝過寧凡。

「這群老頭,還在做招攬寧凡的春秋大夢恐怕後面幾重測驗,這幾個老頭,會驚掉眼球」

九日篩選,天黑之時,終於有數名辟脈八層的宗門執事,開啟外山門。

饑寒交迫九日之久的求道者,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抱怨的。但一見數名執事辟脈八層的恐怖修為,一個個噤若寒蟬,再不敢抱怨一句,紛紛恭敬起身。而寧凡,亦是起身,拍拍身上泥塵,感知體內仙脈升靈情形,搖頭嘆息。

九日,竟然只為一條仙脈,升靈了十分之一的程度,這豈不是說,憑自己修鍊,三個月才能升靈一條仙脈?

這速度,已極為不慢,但對寧凡這一夜升靈30脈的妖孽,著實猶如龜爬一般。

「入宗之後,便用正魔宗門進貢的藥材,煉製一些丹藥吧。升靈丹無法煉製,缺少幾味稀缺靈藥,不過,倒是可以煉製一種『焚靈丹』此丹藥效,遠遜於升靈丹,且服食丹藥,還會承受莫大痛楚不過,看起來別無選擇了。」

寧凡沉吟之時,200名求道者,已經被幾名執事引入外山門,而寧凡不動神色,隨人cho進入山門之內。

第一關考核,至此結束。明日,將會有第二關考核,而在此之前,饑寒交迫的求道者,可以獲取一夜的休憩時間。

10人一間的茅屋中,寧凡獨自一人坐在地鋪之上,繼續運行周天,為仙脈升靈。其他9人,陸陸續續出了門,去伙房吃飯去了。

待所有人離去后,寧凡豁然起身,髮帶青光一轉,卻是施展了金玄靈裝的隱身術。

九日的打坐,寧凡絲毫不覺疲憊,無須休息,他倒是願意趁眾人不在的關頭,出門探查一下玄陰氣的下落。

玄陰氣,顧名思義,定是在極陰之地才能成形。但寧凡神念小心放出,整個外山門,根本沒有什麼極陰之地。

除了終年不散的霧氣,有些神魂陰冷,卻遠遠達不到『極陰』的程度。

外山門沒有,難道,玄陰氣藏於內山門?

寧凡施展隱身神通,穿樓過閣,直奔內山門而去,沿途的守衛防禦,皆被寧凡無視。

以他金玄靈裝的隱匿神通,金丹初期修士都難以識破,外山門中,無人看得到寧凡。保持隱匿姿態,寧凡一直潛行到外山門盡頭,一處百丈之高的黃玉巨門。

巨門之內,想來便是內山門。而行到巨門之外,寧凡丹田之內的陰陽鎖,似更加興奮。

「這裡,有什麼讓陰陽鎖在意的東西么」

寧凡目光微凝,一步踏入巨門。但就在這一刻,一層灰色的陣法光幕,驀然亮起,同時,一道尖銳如雀鳴的聲音,響徹鬼雀宗。至於寧凡的隱身神通,更是直接被陣法破去。

寧凡面色一變,想不到,內山門中,竟設置有如此詭異的陣法,以寧凡的陣道修為,竟事先沒有看出,此地有陣。

並非這個陣法品階太高,而是此地陣法,太過渾然天成,已與天地合一,哪能看出此地有陣。陣眼更是與天地合一,難以找出,想要破去此陣,倒是不易,除非強攻,毀去此陣。

自己與鬼雀宗又沒深仇大恨,幹嘛毀了此陣

「看起來,暫時倒無法進入內山門了。玄陰氣,是否在內門還未可知來日再說吧。」

不遠處,鬼雀宗高手已紛紛趕來,查看是誰想強闖內門,寧凡心知此地不可久待,腳踏冰虹,轉身便走。

夜半三更,茅屋之外,傳來陣陣蟲鳴。茅屋中,寧凡盤膝打坐,身旁幾個少年,卻在興緻勃勃,議論紛紛。

「聽說了嗎,傍晚時分,有人強闖內門,驚動了外門不少高手,甚至一個融靈期長老,親自追趕鬧事之人,都沒有抓住他。」

「不知是什麼樣膽大包天之人,敢私闖內門,聽說那人是往我們屋舍方向逃得喂,寧凡,你看到那融靈前輩的相貌了嗎?」

「不知道。」寧凡語氣極淡。

「哼,神氣什麼問話少年,顯然對寧凡拒人千里之外的語氣極為不滿。眉頭一皺,不再搭理寧凡。

「說起來,明天第二關考核,似乎要入『妖鬼林』聽說,我等求道者,要在妖鬼林呆上一個月呢。」

「什麼,妖鬼林?鬼雀宗丟棄敵人屍首的墳場?聽說那裡有不少陰魂鬼物,極其厲害,縱然是辟脈十層高手,深入其中,也難以活命。」

「不要擔心,我們這些求道者,最高修為也不過辟脈四層,最低修為,只是凡人,鬼雀宗應該不會讓我們太過深入妖鬼林」

「到時候,宗門似乎會發放一個門派貢獻牌,似乎要獵殺鬼物,又似乎要採集靈藥也不知具體考核什麼」

眾人的議論,落在寧凡耳中,眼皮微微一挑。

妖鬼林既然是鬼物聚居之地,定是陰冷之極了,也不知,玄陰氣是否會在那裡。罷了,不管在是不在,總是要搜尋一番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