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47章劫殺?還是大禮?(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房,只是同房,究竟是什麼呢似乎,有些排斥」 離開寧城,寧凡化作冰虹,於夜色中飛遁,身影有些孤獨。 茫茫月色,冷冽少年,無人知,這少年便是越國跺跺腳、震三震的『寧黑魔』。無人知...

八方修士,留下各自禮單之後,盡皆離去。

十幾個宗門,十幾顆化嬰丹,最弱小的一家,『寧黑魔』承諾,十年之內交付丹藥。為了先獲得丹藥的順序,那些實力強橫的宗門,當真大打出手了一番,只是這一切,與寧凡無關。

越國,三日之內,『寧黑魔』聲名鵲起,亦幾乎無人知,那人是寧凡。

月色悠然,寧凡靜靜地坐在城外楓林的青石上,身形有些蕭索。愁啊,百年碎涅真是難。

十年金丹,可否能夠?有些人數百年都未能金丹。據說結成金丹,有一心魔劫,猶為危險,且耗時間。

二十年元嬰,可否能夠?越國那些被人遺忘的老怪,各個修行千年,仍未元嬰。結嬰,更是艱難。

化神,煉虛,碎虛雨界的碎虛老怪,哪一個不是修行數萬年。

「時間,我需要時間」

寧凡拳頭緊握,自己的羈絆,越來越多,百年之後,涅皇會來,毀去一切羈絆。那涅皇,是縱橫九界的十大高手。連雨之神皇,也不敢與之正面為敵。

腰間的儲物袋中,滿滿裝著各色靈藥,都是各大宗門送來的禮品。左腕戴著一個黝黑手環,平平無奇,是鼎爐環,其中裝著一具古棺,一具女屍。

鼎爐環,當真玄妙之極,其內自成空間,但成的,卻是數千個互不接壤的空間。每一個空間,都有思凡宮那般巨大。這裡的空間,紅霧瀰漫,專為盛放鼎爐女子。

放於紅霧空間中,女子便會被紅霧催眠,沉睡,而那紅霧,似乎還能漸漸提升鼎爐女子的修為,雖然速度極慢

這鼎爐環,看起來貌不驚人,但論玄妙,雨之仙界能與之比肩的,絕不會多。

「百年,無論如何,我要碎虛1

在寧凡自語之時,丹田之內,陰陽鎖中,穿出一道久違的女子聲音。

「咯咯,郎君要百年突破碎虛,這時間,不夠的哦。哎,姐姐才睡了一小會兒,郎君似乎又惹了大麻煩?」

無疑,說話的是困在陰陽鎖的神秘女子。

「你睡醒了?」寧凡口氣略微柔和,這個女子,數次幫助自己,自己對他,倒沒有敵意。

「恩。突破碎虛,至少需要萬年,即便在四天仙界,這點也是不可更改的呢。但是,在四天仙界,通過一種手段,可以讓時間流逝,變得緩慢」

「哦?還有這種手段,亂古記憶,倒是沒有提到。」寧凡一挑眉,若能讓時間流逝緩慢,他可否將百年時間,變成萬年。如此逆天的神通,亂古記憶竟未提及。

在亂古記憶中,只有一句與時間有關。

「時間對真仙而言,毫無意義」

這句話,原來是坑爹的。時間對真仙有沒有意義,寧凡不知,但對自己,卻是很有意義的。自己缺少時間。

「姐姐的身份,與一處上古勢力有些恩怨。那勢力名為『遺世宮』,同樣算是四天之上的古老傳承,其勢力,如神虛閣一般,遍布九大仙界。雨之仙界,亦有不少遺世宮的分殿。每一處分殿,都建有一座『遺世塔』。雨界的,應該是『銀塔』,只有七層。第一層之中,時間流逝是外界的二分之一,第二層,四分之一,第三層,八分之一,第四層,十六分之一第七層,一百二十八分之一」

神秘女子說到此,聲音戛然而止,而寧凡面色驚異,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神秘的傳承,可以逆改時間。

若自己能進入那『遺世塔』修鍊,進入第七層,修鍊一年,便抵消一百二十八年的苦功。一百年,便相當於萬年之久!

「如何才能進入那遺世塔。此塔如此神妙,想來進入修鍊,會支付極為昂貴的代價吧。」寧凡托著下巴,微微沉吟。

「咯咯,郎君真是聰明。那遺世宮傳承有上古的『世』之大道,擅長逆改時間。他們開辦遺世塔,自然是為斂財而用。昂貴的價格,根本不是元嬰以下高手承受地起的。不過,遺世宮似乎極為青睞煉丹師,以郎君四轉煉丹術,若是通過遺世宮的煉丹術評審,想來入塔修鍊,可以打上一個不小的折扣。」

神秘女子說完,慵懶地打個哈欠,似乎又困了。

「姐姐又幫了你一次,你可要記著姐姐的好,他日,將姐姐救出來呢。姐姐再去睡一會兒」

「你又睡1寧凡無奈搖頭。

「沒辦法呀,玄陰界中,一片荒蕪,姐姐不睡,就會很寂寞呢,被困在這裡,也有幾萬年?幾十萬年?記不清了太久了姐姐睡了」

片刻之後,便傳來神秘女子酣甜的夢囈聲。

寧凡呼出一口濁氣,頭頂月色,已有些淡了。

起身,腳化冰虹,一個遁身,如劃破夜色的流星,進入寧城,回到紙鶴屋內。

屋中,紙鶴與思無邪光著腳,各自抱個枕頭,睡倒在榻上,連薄被都忘了蓋。

似乎之前聊著什麼,聊得很開心呢。

寧凡微微一嘆,明日,他便要去鬼雀宗了,但他不準備帶紙鶴,也不準備帶思無邪。

寧城如今看似風光,實際上仍舊危險重重,被無數老怪盯著,沒有思無邪坐鎮,寧凡不放心。而紙鶴,寧凡不準備帶去鬼雀宗鬼雀宗,終究是個魔宗,其內魚龍混雜,魔道惡徒,絕對不少。寧凡忙於修鍊,恐怕顧不上紙鶴,萬一紙鶴被人盯上,這恐怕會是寧凡一生之悔。

紙鶴必定很孤獨吧,如今思無邪抹去記憶,和紙鶴一般純真,想來紙鶴擁有了平生第一個朋友。

紙鶴,雖是天生媚骨,但她的心,不適合修魔,不適合被修真道路上的血光玷污。

「我願讓你,一生一世,平安喜樂,天真無邪。」

寧凡一笑,為紙鶴蓋上薄被,微微猶豫后,亦為思無邪蓋上被子。眷戀地看了一眼紙鶴,轉身推門,乘著夜色離去。

再其離去的一刻,紙鶴卻與思無邪,同時睜開的眼眸。

紙鶴的眼中,滿是羞意,小臉緋紅,她自然聽到,寧凡不經意的告白。而思無邪,亦是裝睡,聽到了寧凡的話,純凈的眼中,滿是不滿,臉頰氣鼓鼓的。

「紙鶴妹妹,為何主人對你這麼好,對我這麼冷淡,不公平1

「不知道呀是不是因為,你沒和凡哥哥同房呢?」紙鶴素手托香腮,同樣疑惑。

「同房同房是什麼?」思無邪不解。

「就是呀,不能說1

「小氣,思思也要和主人同房,只是同房,究竟是什麼呢似乎,有些排斥」

離開寧城,寧凡化作冰虹,於夜色中飛遁,身影有些孤獨。

茫茫月色,冷冽少年,無人知,這少年便是越國跺跺腳、震三震的『寧黑魔』。無人知,這少年便是一手覆滅越國第一魔宗的罪魁禍首。無人知,便是這個少年,坑了涅皇,迫使其重傷。

無人知,更好。魔,就是要會欺瞞。

夜色遁行,不知飛遁了幾百里,寧凡卻默然眼神一冷。他隱隱感到一絲不安。

一邊飛遁,一邊掐指,運轉的卻是『卜卦之術』。亂古大帝,一生涉獵極廣,對卜卦之道,也頗為精通。而這卜卦之術,便能模模糊糊算出一些未來之事。當然,此術至少融靈才能施展,寧凡已經有了施展資格。

寧凡掐訣一個卜算,頓時明了自己心裡為何有一絲不安。

施展卜卦之術,他的眼前,似浮現出一個畫面。畫面中,自己踏天而立,十幾個金丹、融靈高手,堵截自己,出其不意,將自己捉拿!

「極陰門,想要捉我!原來如此,那『紫陰魔童』,還沒有收斂心思埃」

寧凡神念輕輕放出,隱隱感知到,自己身後有十幾道極為隱匿的破空聲,當真有人跟蹤。

果然是極陰門想偷襲自己么。

寧凡心思百轉,一霎便明白極陰門的動機。『寧黑魔』表現的實力,讓極陰門驚恐,所以,極陰門便將餿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了。

想通過捉拿自己,威脅『寧黑魔』?哼,紫陰魔童,好毒的計謀。

紫陰自己,似乎沒有前來,大概覺得,他堂堂金丹巔峰的高手,來捉一個融靈小輩,太費事了。

寧凡嘴角冷笑,只要紫陰本人不來,自己,還真未必怕極陰門的人。背後的氣息,兩道強橫,十五道略弱,想來是兩個金丹初期高手,以及十五個融靈高手。

極陰門派出這麼多高手捉拿自己,真是給面子,可惜,今日這些高手,全部要斷送在寧凡手中!

前面再過十里,便是一處荒山野嶺,絕好的捉人之地,想來極陰門之人,便會在那裡動手。甚至說不定,前方還有極陰門之人,接應埋伏。

寧凡眼露冷光,既如此,就殺極陰門一個出其不意吧。

夜空之上,寧凡猛然收住腳步,這行為,讓隱身跟蹤的極陰門高手,各個面色不解。

「姐姐,他怎麼不走了,再過十里,就是『即墨』師兄埋伏之地,他是不是發現我們了」一名金丹初期女修,對另一位傳音道,聲音妖魅。

「不會,區區一個融靈,豈能發現我等隱身術」另一位金丹女修,聲音卻略有清冷。

但她話音剛落,前方的寧凡,卻猛然轉身,冷笑望向極陰門眾人。

其凌厲的目光,在月色下,帶著仙帝一生殺機,呼嘯而出,直接將極陰門十七名高手,震出身形,各個面色大變。

十七人,竟無一不是女修!

「極陰門,真是給我寧凡,送了個大禮啊,鼎爐環,有東西裝了。」

寧凡腳踏冰虹,施展堪比金丹修士的遁光,同時髮帶青光一閃,周身隱匿無影。而兩名金丹女修,同一時間,俏臉一變。

「金玄級隱身靈裝,不可能,區區融靈,怎會有此至寶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