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6章我是石女(第三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查!寧凡這大yn.賊,大無賴,他想檢查什麼,檢查自己的私密粉嫩么!他怎可以如此無恥! 他想看自己那裡么,要不要給他呸呸呸,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麼! 「別動1 卻見寧凡腳底冰虹一閃...

百里之內的楓樹林,在寧城建城的一日之內,被三統領削了個乾淨,僅僅留下這半畝楓林。

楓林呈圓形,而藍眉則跟在寧凡身後,在這毫無浪漫可言的楓林中,更無浪漫地繞著圈圈。

寧凡並非不懂風情,僅僅是懶得和藍眉**。而藍眉,亦是滿腹心思。

她很怕,怕寧凡糾纏自己,她很想將與寧凡的親事,給退了。

一切,只因她是石女。

「寧凡已經是融靈中期修為,如今他的長輩『寧黑魔』,更成了越國炙手可熱的人物。父親對他,似乎極為滿意,這親事,如何才能推掉」

她秀眉如畫,姿容清絕,只是眉間的冷傲,從未散過,只是她一聲,都不知笑為何物。

「我們已經繞了314圈了」寧凡提醒道。

「恩再走走」藍眉咬咬唇,她仍舊不知,該如何開口。

告訴寧凡,自己是石女,讓他知難而退?這招相必會管用的,聽說寧凡收了一個女子為妻,似乎身旁還跟著另一個女人,定是極其好色的。如此好色之人,在自己身上無法得到一絲快樂,自然不會娶自己的。

只是,這事關女兒家最私密的地方,如此事情,如何才能開口。

已經圍繞楓林,走了314圈,但藍眉的決心,卻越來越動遙

「聊些什麼吧。你為何不願與我成親?」寧凡隨意的開口,卻不曾想,一句話就擊中標靶,說道關鍵所在。

一霎,藍眉俏臉通紅,粉拳緊握,神情有些躲閃。

「我」

「討厭我?」寧凡又問道。

「不也說不上討厭」藍眉搖搖頭,素手掩胸,掩飾著心頭不安,

「是么,我倒是挺討厭你的。我不喜歡傲氣的女人。」寧凡絲毫不自覺,自己這般說話,有多麼氣人。

藍眉香腮一鼓,羞意全無,只剩氣惱,一步貼近寧凡,昂起臻首,俏臉幾乎貼著寧凡下巴,「你真不會哄女人么1

藍眉性子極淡,對人從來不笑不怒,這也讓人當做傲氣表現,但她在寧凡面前,卻很難平靜,因為寧凡,太氣人了。哪一個追求她的公子,不是彬彬有禮、謙遜有度,偏偏這寧凡,明明是個少年,說話,卻渾似一個滾刀肉,沒臉沒皮。

恩,與韓老魔,倒是極像,不愧是師徒,性子都差不多。

她無意識將臉貼近寧凡,下一刻,卻意識到自己行為唐突,她的額頭,距離寧凡的下巴也不過一寸,寧凡充滿男子氣息的氣息,撲面而來,讓她面色一紅,匆匆倒退,拉開距離。

被一塊石頭絆了一跤,啪地摔在地上。

這個場景,若是換做他人,恐怕會在藍眉摔倒前,攔住藍眉纖腰,來個堂而皇之的擁抱,偏偏寧凡饒有興味,生生看著藍眉跌倒,愣是圍觀不動。

「原來你挺有意思的。我第一次見修士跌跤,今日,大開眼界。」

「你,真是氣人1

這就是寧凡,對無關女人,冷漠到連扶一把都不扶。

而偏偏,寧凡的冷漠,卻讓藍眉心頭微微盪起漣漪。因為她身體的緣故,她對男子極其討厭,越是糾纏她的公子,她越是看不上。而偏偏,寧凡每一次的冷眼冷語,冷漠眼神,都能讓她心頭舒坦。

難道自己,喜歡受虐么

「拉我1鐳上,素手伸向寧凡,心頭微微有些羞促。這是她第一次,將手遞給一個男子。

「憑什麼?」

「你哼1

藍眉自己站起,心頭卻再次盪起漣漪。果然,聽到寧凡冷漠的言語,自己似乎會很舒服一種說不出的舒服。

若是能和寧凡成親,或許或許不是那麼痛苦的事情。只可惜,自己,連成為女人的資格也沒有拿什麼成親呢?

心頭的羞意,似乎不那麼濃了。似乎,就算告訴寧凡這天大的秘密,也沒有那麼羞澀。

「寧凡,我不能和你成親,我會求父親,與你解除婚約,求求你,答應好不好」

「解除婚約,呵呵,無妨,你想解除,盡可解除。你看不上我,我也未必看得上你。」寧凡冷笑,轉身便走。

「不不是,不是看不上你」話說到此,藍眉面色一紅,匆匆掩住嘴,咬咬唇,一把拉住寧凡。

她想不到,寧凡根本不問原因,便同意解除婚約,這對她而言,是再好不過的結果。甚至,她可以不暴露身體的缺陷,就達到目的。

但不知為何,她不願隱瞞寧凡,生怕寧凡誤會自己,太過傲慢。寧凡對自己的成見,好深

「其實我其實我是石女」

她話出口,立刻閉上眼睛,生怕看到寧凡冷漠的眼神。

石女,對女子而言,算是怪物一般的存在吧。不能歡好,不能傳宗接代,對男子而言,似乎沒有一絲價值了。

寧凡,大概會瞧不起自己吧

藍眉眼眸緊閉,慘然一笑,鬆開寧凡衣袖,輕輕舒了口氣,「好了,我說完了,你走吧」

「石女?」寧凡收住腳步,第一次認真打量起藍眉。

很美的女子,一襲藍衫,青絲高挽,只是眉間,總有一絲抹不去的冷傲,似乎從來也不會笑。

他對藍眉,沒有喜愛,討厭么,有一些,不過看起來,自己討厭藍眉的理由,似乎根本不成立。此女,似乎並非傳聞那麼傲慢。傲慢,似乎僅僅是此女一層保護色。

石女難怪此女千方百計要解除婚約,竟是這種奇葩原因。

「是不是很好笑這件事,只有你一人知道,可不可以不要說出去。」藍眉露出悲戚之色。

「我為何要說出去。石女么,我幫你檢查檢查吧,看看能否幫你醫好。你父親於我師尊有恩,我這樣,也算還情。」

寧凡言罷,手掌平伸,伸向藍眉。

而藍眉,一霎俏臉緋紅,心中的悲戚,都變作一絲羞惱與惶恐。

檢查!寧凡這大yn.賊,大無賴,他想檢查什麼,檢查自己的私密粉嫩么!他怎可以如此無恥!

他想看自己那裡么,要不要給他呸呸呸,自己在胡思亂想什麼!

「別動1

卻見寧凡腳底冰虹一閃,以堪比金丹的速度,欺到藍眉身後,左手扶住藍眉香肩鎖骨,絲絲柔滑,右手擒住其皓腕,卻是在診脈。

以寧凡的醫術,給藍眉看病,何須定要用眼睛去看,搭搭脈,什麼病情,都將瞭然於胸。

藍眉,未免把寧凡想得太邪惡了。

玉背半靠在寧凡懷中,藍眉芳心亂顫,她的手腕,平生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握住,而那個男人,根本不懂什麼是憐惜,握得好緊好緊。

微微有些疼,但那疼痛,卻讓藍眉心頭一陣酥麻。她發現,她喜歡寧凡帶來的疼痛感。

「放開我」藍眉微微掙扎,而寧凡眉頭一皺,手掌啪地在藍眉翹臀一拍,用力有些大了。

而藍眉,感覺翹臀被拍打,明明疼痛,心頭卻生起更加舒適的感覺。

「你敢打我這裡」她的呼吸,漸漸都有些急促,這一切,寧凡渾然不覺,只是感覺著藍眉的脈象,目光卻微微驚訝。

「你是不是每次來月事,都會痛得昏死過去」寧凡沉吟道。

「你你怎麼知道1

藍眉臉頰紅得滴血,月事是女子最私密的事情,寧凡一個男子,怎好開口詢問。而且,他為何知道的這麼清楚

「每夜子時開始,是否會有一個時辰的陣痛恩,位置差不多在這裡。」寧凡的指尖,在藍眉酥胸之下、小腹之上的位置一點,若蜻蜓點水,唯恐失禮。而藍眉,僅僅被寧凡一碰身子,渾身微微一顫。

「是是的」

「這樣啊,你並非天生石女,而是生了一場病此病不難醫治,就是用藥有些稀有,明日我回去鬼雀宗拜師,明晚,我去你房間,為你開刀」

「開刀,在什麼地方開刀」

「你說呢!什麼地方堵住了,就在什麼地方開一刀。真是個蠢女人!好了,散步到此結束,我還有事情辦,明晚見吧。」

寧凡沒好氣鬆開藍眉,化作冰虹,遠遁而去。

原地,藍眉在寧凡走後,面色已微微cho紅。無論是寧凡的冷言冷語,還是輕輕拍打,亦或是指尖觸碰,對藍眉而言,都是恐怖的刺激。

因為自己的病情,她從來都避免與男子接觸,但今日一日之內,自己身上諸多私密處,竟幾乎被寧凡碰了個遍。

而且明晚,寧凡到了鬼雀宗,還會在自己的那裡開一刀

「不事情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她的心頭,羞惱而幽怨,胸前的嬌挺,急促起伏。遠遠看著寧凡背影,心頭沒由來一陣失落。

好冷漠的男子,恐怕寧凡碰到自己身體,根本就沒感覺。

在他眼中,自己的肌瑩骨潤,只算是紅粉骷髏么

明晚,他不會真的要對自己

藍眉俏臉一紅,不敢再想,心頭,卻再次輕輕罵了句寧凡。

「無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