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5章請大師賜丹!(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人給我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即便是老祖假嬰威壓,都還不如此人。看來,倒是不能對此人用強了。」 一霎,原本傲氣滿面的步狂焚,竟對著『寧黑魔』,微微躬身。要知道,整個越國能讓他躬身的,可並不多。

三神軍與南樓戰衛,按步就班訓練。

一旁,寧凡與南宮二人,遠離眾人,傳音密議。寧凡將三神軍的訓練計劃、陣法改動,皆告訴了南宮。而對南宮的才幹,寧凡第一次重視起來。

「南宮統領好口才,三言兩語,將魯南子和南陽子說得服服帖帖,寧凡佩服1

「少主謬讚,屬下愧不敢當,屬下不過為少主分憂罷了。」

南宮幾句話說服魯南子,讓寧凡大感佩服。而寧凡以思無邪假扮『寧黑魔』,同樣讓南宮佩服不已。

而寧凡亦動了心思,南宮、司徒、尉遲,三人都是老魔相中的好苗子,只是因為老魔修為被廢,才耽誤了修鍊。自己有必要,將三人的修為提升起來。日後這三人,會是自己的臂助。

甚至,黑魔三神軍的修為,也要提升起來。寧凡的心頭,升起一個瘋狂計劃,要將三神軍的修為,全部提升到融靈期。

1400名融靈高手,到時候,恐怕足以橫掃越國!

「南宮,若我說,日後我會將你與司徒、尉遲,培養成碎虛高手,會將黑魔三神軍,訓練成雨界第一戰衛,你可信?」寧凡眼光一閃,莫名一笑,望著南宮。

而南宮一聽寧凡言語,先是一驚,倒吸一口冷氣,他從未想過,少主竟有如此野心。

「別人說此話,屬下只當耳旁風。但少主說這話,屬下卻相信,少主能做到1

「師尊的敵人,很強南宮,我需要你幫助。此次給整個越國高手煉丹,會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我們不需收購靈藥,靈藥自己便會送上門。對了,我發現這寧城,似乎生長了一種楓果之苗,此果一旦長成,有著淬鍊神效,此果實,派人好好種植。」

「是1

「南樓戰衛,魯南子,南陽子,你隨意訓練、使用。南宮,我相信你的能力。明日之後,我將去鬼雀宗,儘快將玄陰氣弄到手」

寧凡說到這裡,不在言語,驀然抬頭,望向天邊,露出凝重之色。而片刻之後,南宮等一眾高手,同樣望向天空。

卻見寧城南方,數十道仙雲破空而來,每一道,至少都是三紋仙雲。為首的一道仙雲,竟是遁速堪比元嬰的四紋仙雲!

「黑魔三神軍,列陣1南宮一聲令,原本訓練中的三神軍,個個演化陣勢,警戒望向南方天空。

數十個高手,每一個修為都在融靈之上,個個身穿紅錦袍,行在空中,如一道道火雲。

「正道宗門,火雲宗!火雲宗的高手,為何回來我寧城1尉遲嘴巴張開,望著一列列火雲宗高手的最前方。

那裡,一個紅甲大漢,同樣有兩丈高,紅髮紅須,貌若天神,一身法力,儼然已突破金丹中期。

「哈哈!尉遲,果然是你們!黑魔三神軍,也只有你們,才能在一日之內,建起三衛魔城。不過,想不到四十年過去,你還是融靈修為,還真是弱埃」

那紅甲壯漢,似乎與尉遲頗為相熟的模樣,領著火雲宗弟子,降落地面。

而尉遲一見此人,神情明顯不自然,有些羞愧和躲躲閃閃。

「此人是誰?」寧凡傳音,問南宮。

「火雲宗長老,步狂焚此人四十年前,曾與我黑魔三神軍打過交道,不過那時候,他還只是融靈中期修士,並曾在尉遲受手上,敗過一招,想不到此人僅四十年,便能晉入金丹中期」

南宮神色有些感嘆,四十年,自己等人隱居七梅,耽誤修行,而當年的對手,已成長成為前輩般的存在。

「步狂焚,你來寧城幹什麼1尉遲咬咬牙,拳頭緊握,四十年來,心頭第一次升起不甘。

「放心,我不是來找你麻煩的,我是來跟寧黑魔求丹的。說起來,你們黑魔三神軍,不是由韓元極指揮嗎,怎麼換了個寧黑魔,哪個是寧黑魔,老子來求丹了1

步狂焚的狂妄的眼神,有如實質的火炎,掃過黑魔三神軍,個個神魂灼燒般生疼,掃過魯南子、掃過南陽子,步狂焚微微一怔,但並未太過關注,掃過眾人前方的黑袍老者時,步狂焚的眼角,猛然一縮,倒吸冷氣。

「金丹後期!此人,恐怕便是寧黑魔!此人給我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即便是老祖假嬰威壓,都還不如此人。看來,倒是不能對此人用強了。」

一霎,原本傲氣滿面的步狂焚,竟對著『寧黑魔』,微微躬身。要知道,整個越國能讓他躬身的,可並不多。

「晚輩火雲宗步狂焚,見過寧大師,受火雲祖師『景灼老祖』之命,來求一個化嬰丹,區區禮單,不成敬意,所需藥材,也各自配齊十份。希望寧大師開爐煉丹,若能成丹,我火雲宗,欠寧城一個人情。即便煉丹失敗,我火雲宗也承諾,事後絕不尋寧城麻煩。」

步狂焚將禮單抵上,同時一招手,身後的火雲宗弟子,個個傾倒儲物袋,頃刻,地面之上,堆積了如山的寶物。

三萬仙玉,十斤太陰鐵,一件上品法寶,五十枚紫金翡翠當然,還有各色靈藥,被封印於檀盒之中,即便如此,仍舊藥香衝天。煉製四轉丹藥,哪一種靈藥,都是千年年份,在場諸人,無不面露火熱之色,但卻無人敢對滿地寶物,生一絲窺探之心。

這些,都是火雲宗進獻給『寧黑魔』的寶物,在場之人,既不敢得罪火雲宗,更不敢得罪寧城!

滿地寶物,讓寧凡微微訝異,他似乎仍舊低估四轉煉丹師的影響力了。

若是搶儲物袋奪寶,自己不知要殺幾十個金丹老怪,才能搶來這一地寶物。然而為了求一枚化嬰丹,火雲宗竟獻出如此多寶物。甚至,其中的靈藥,足夠煉製數千顆辟脈丹,為三神軍提升修為。甚至,其中的仙礦,足以將寧城,打造成一座鐵城!

實際上,滿地寶物,已遠超化嬰丹的價值了。所謂物以稀為貴,寧凡成為越國唯一一位四轉煉丹師,有這個資格,讓那些活了千百年的老怪,競相結好。

當然,前提不能暴露修為交易,永遠只發生在實力對等的雙方,沒有實力,便無法震懾。

思無邪扮演的寧黑魔,抬抬眼皮,微微一皺,似乎對滿地寶物的感覺,只算差強人意。接過禮單,看也不看,隨意放入袖中,只對步狂焚點點頭,示意同意了這筆交易。

思無邪不敢說話,生怕一說話就暴露身份,這一舉一動,都是寧凡事先教授的。

『寧黑魔』的神情舉動,落在步狂焚眼中,化作一絲不悅,這寧黑魔,好大的架子,收了自己這麼重禮物,竟然如此傲慢,一句客套話都不說。

不過,如今自己有求於人,步狂焚卻不至於跟『寧黑魔』翻臉。勉強擠了個笑容,

「敢問寧大師,化嬰丹需要多久才能煉成?」

「一年」寧凡對思無邪傳音。而思無邪意會,伸出一根手指,在步狂焚面前擺了擺。

化嬰丹屬於四轉丹藥中的高品丹藥,以寧凡如此煉丹術,煉製不僅極慢,且成功率低。恐怕一個月才能開一爐丹,還未必能煉出一顆。

況且,寧凡如今有正事要辦,要去鬼雀宗,也不可能花太多時間,在給人煉丹上。

「一年么,這是否有些久了」

步狂焚嘴角一抽,他打聽過,其他國家的四轉煉丹師,煉製一顆化嬰丹,最多也不過耗費六個月。他火雲宗出了這麼重的禮,便是希望寧黑魔早些成丹,想不到,對方竟給出一年的時間。

步狂焚欲再說,思無邪卻眼露冷光,一個冷視之下,步狂焚渾身升起必死危機,面色大變,蹭蹭倒退數步,冷汗之流,匆匆對思無邪拱手賠禮。

「晚輩失言!大師既然要一年成丹,晚輩便等一年便是」

步狂焚心頭暗暗震驚,眼前這『寧黑魔』,好凌厲的目光,比老祖凌厲太多。此人,必定常年身居高位,否則絕無法培養出如此威勢的眼神。

他倒沒猜錯,思無邪可是做了很多年的越國第一魔頭。雖然失去記憶,卻魔性不減的。

「晚輩告辭,寧大師若有機會,不如來火雲宗,小坐一番」

步狂焚再次一禮,一刻也不願在寧城多呆,思無邪給他的印象,有些可怕。

而他剛要轉身離去,天空之上,遙遙傳來一道魔氣滔天的冷笑,

「哼,景灼老東西,好大的架子,想求化嬰丹,竟不親自前來,老子可是碎了大關,親自前來求丹的1

但見東邊天空,一道黑虹踏天而來,來人身上,一股金丹巔峰的魔威,瘋狂席捲!

在此魔威之上,自傲的步狂焚竟心神大顫,難以站穩,面色大變。

「極陰門的『紫陰童兒『,你還未死1

「哼,你們景灼匹夫死了,老子都不會死!哈哈,這位便是四轉煉丹師——寧黑魔?金丹後期,好修為,皆老夫一掌1

一個紫袍小童,冷笑一聲,露出森白牙齒,踏天而立,自天空之上,一巴掌扇下,滾滾法力,化作一個陰冷的紫色血骷髏,百丈巨大,冷厲咆哮轟落。

思無邪眼露冷意,正欲舞袖擊散骷髏,卻被寧凡從后拉住手掌,意有所指的搖搖頭。

「不用出手,有人會攔下這攻擊。」

同時,寧凡的目光,似有所覺的望向天空雲端,令雲端之人,微微輕咦一聲,旋即露出欣慰地笑容。

「韓元極的徒兒,眼力不錯,竟看出老夫在此隱匿。」

雲端之上,一[email protected]青衫的中年人,兩鬢略有斑白,失笑,解除了玉玄靈裝的隱身。同時一指點向紫血骷髏,指尖一絲寒氣,化作一隻百丈巨大的冥雀之冰,片刻便將骷髏凍住冰屑。

「紫陰老兒,大家都是來求化嬰丹的,可不能讓你動手,傷了寧大師。」

「鬼雀子!是你1

紫袍小童嘴角溢血,顯然骷髏被破,略受反噬,眼露一絲陰狠,陰狠之中,卻有忌憚。

鬼雀子,越國十大高手之一,鬼雀宗之主。此人,憑紫陰自己,不是對手。

「哼!老子不過試試寧大師的實力罷了。能在我紫血骷髏之下,面色不動,這實力,看來不弱於老子的。」

二人鬥嘴間,數百道長虹,自四面八方遁來,一道道清朗的聲音,隨即傳來。

「太虛派掌門重玄子,來求一粒化嬰丹,請寧大師賜丹1

「奪舍派長老夜空聞,來此求丹,請寧大師賜一粒化嬰丹1

「冷凝宗」

「無極宗」

「青陽宗」

一個個宗門的高手,踏天而來,所為之事,僅僅是向寧城城主求一粒丹藥。

這些平日難以一見的金丹老怪,此刻一個個降落地面,分外恭敬看著『寧黑魔』。

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看錯了人。

眾人來意,只有一個,而隨著來人越來越多,再無人隨便對『寧黑魔』出手試探,生怕惹怒眾人。

之前鬼雀子攔下紫陰童兒,雖說是看出寧城與老魔的關係,想幫幫老魔之徒,但其中,未嘗沒有討好『寧黑魔』的意思。

此刻,若有哪個不開眼的,繼續出手試探寧黑魔虛實,恐怕立刻便會有無數高手,為了討好寧黑魔,圍攻出手之人。

紫陰,便是前車之鑒!

「這是我等的禮單,請寧大師賜丹1

寧凡的眼光,掃過一種種仙礦、法寶、靈驗,眼露精光,有如此多的好東西,自己崛起,縱橫越國,不需要太長時間!

「你就是寧凡?不錯不錯,將眉兒交給你,老夫放心。老夫鬼雀子,是你師父的至交好友。」

在寧凡出神之時,鬼雀子卻走向寧凡,微微一笑。

從名義上說,寧凡,可是他鬼雀子的女婿。

「呃,小子寧凡,見過宗主1

寧凡苦笑,這個親事,似乎推不掉埃

呵呵,凡兒,聽說你是寧黑魔的後輩,了不起!來,眉兒,還躲著幹嘛,去和凡兒聊聊。你們年輕人,不用在此參和。」鬼雀子側過身,其身後,一個藍衣淡然的女子,緩緩走出,望向寧凡的神情,頗有複雜。

「我們去散散步吧,我有話對你說」藍眉的語氣,罕見地帶有一絲求懇。

「呃」

寧凡倒沒想到,鬼雀子來寧城,竟把一個麻煩女人也帶來了。

寧凡的目光,望向南宮,想向南宮求救,南宮卻陰柔一笑,別過了臉,更傳音道。

「少主不如去陪藍眉姑娘散散步。放心,這裡有我在,『寧黑魔』的身份,不會暴露。」

寧凡望向紙鶴,卻見紙鶴正環繞在思無邪身邊,對思無邪扮演老頭的事情,大感興趣。

「罷了就去散步一小會兒。不過我先說好,你若是敢在我面前使一次大小姐脾氣,我直接掉頭便走。」

寧凡一副吃了大虧的語氣,讓藍眉沒好氣地秀美一蹙,自己的容貌,越國的追求者不知有多少,想跟自己散步的,更是大有人在,這寧凡,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若非有事求寧凡,自己才懶得放下身段,求寧凡散步。

第一次,自己求寧凡商量事情,寧凡只一個冷漠眼神,便頭也不回離開拍賣常

第二次,自己去了墨家,卻被寧凡一怒之下,直接趕出七梅。

這寧凡,真是很霸道呢從來不給自己開口的機會。

實話說,寧凡的冷漠、霸道,的確讓藍眉有些小小心動,但也僅此而已。藍眉一生一世,都不會喜歡任何男子,包括寧凡。

並非因為歧視修為。外界傳言,藍眉心高氣傲,瞧不起修為低下之人,實際只是借口,假象。藍眉對任何追求的男子,從來都是拒人千里。

「寧凡,我們是不可能的」當日這句話,實際有著更深層次的含義。只可惜,寧凡註定是猜不到的。

藍眉跟著寧凡,漸漸遠離人群,朝楓林中走去。她貝齒咬唇,想要開口,有些話,無論如何無法開口。

那種事情,如此羞人,要如何才能開口

「寧凡,其實我是石.女,我不能喜歡男人我們是不可能的」

這句話,在藍眉心頭盤旋,卻在無論如何開不了口

可是,這個事情再不說一旦寧凡到了鬼雀宗,怕是要和自己成親,此事,再難隱瞞的

就連父親,都不知道這個秘密呢可惡,怎麼開口!

為什麼自己,偏偏要來央求寧凡,這個面癱臭男人!

可惡的寧凡,不知道氣氛尷尬,緩和緩和氣氛么,這樣子,自己更加開不了口了!

「藍眉小姐,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臉憋得這麼紅,難道是要大解么?」寧凡皺眉,漫不經心道。

「你才要大解!你你真粗俗1

藍眉俏臉一紅,輕嗔薄怒,意識到,寧凡絕對是這世間,最不懂的情調的男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