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4章騙人先騙己(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大惑不解。 司徒眼光一閃,似看出了什麼,大有深意看了寧凡一眼,不語。 至於南宮,則微微一怔,而後滿面佩服的望向寧凡,點頭示意,心照不宣。 「少主要來忽悠三神軍么?有意思。」

朝陽東升,紫氣東來,晨曦中,黑魔三神軍已開始操演,於城外,殺氣森森!

半個時辰后,南陽子、魯南子,引著南樓戰衛,姍姍來遲。/../

南陽子精神不振,顯然未睡好的。而魯南子,一臉自負,今日,他定要通過操演南樓衛,讓寧凡大吃一驚。

「魯南子道友,昨夜似乎未睡好。」南宮陰柔一笑。

「有勞南宮道友關心,只是魯某睡得好,睡不好,與你似乎沒有干係。」魯南子眼角一抽,總感覺南宮是在羞辱自己。

「呵呵,魯道友,你似乎言語有怨埃」

「」

「我且問你,你淪為主公之奴,怨誰?若非你先對寧城出手,可有如此下場?說句不好聽的,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齲」

南宮這話不好聽,卻說到魯南子心坎了。魯南子心頭原本一絲怨天尤人,漸漸減輕,嘆道,「不錯,是我咎由自取,自取其禍,縱是死了,也是活該1

這真是個彆扭的性格,別人關心他,他來勁,別人指責他,他還聽進去了,

「魯道友此言大謬,能跟隨我主,這恐怕非但不是禍,而是你的福緣。」

「」魯南子又不接腔了,心中卻是腹誹不已。被捉了,種了念禁,收為奴僕,前途黑暗,這叫福緣?瞎扯也要有個度啊!

「呵呵,聽說魯道友是陣法大家,要不要,與我寧城戰衛,比比兵陣?」南宮又是陰柔一笑,眼神虛眯,似能讀懂人心。

這話,又說到魯南子心坎里了。比兵陣?今天魯南子來這裡,就是為了比一比兵陣,賺一賺面子的。

一提到排兵布陣,魯南子眼中精光一閃,來了精神,當即對魯明下令,令200南樓衛,擺了個『缺月陣』。

原本500南樓衛,擅長的是『劫月陣』,圍三缺一,殺敵凌厲。如今人數不足,魯南子卻別出心裁,改出個缺月陣。缺月陣,閉三守一,放棄進攻,一心防禦。以區區200人,能演布出如此防禦陣,魯南子的陣道修為,算是極不弱的。

南宮眼前一亮,這魯南子,還真是個人才,不如勸降了,給少主增帖南宮四十年前,號稱『斷天機』,給老魔充當的,純粹是謀士和後勤,老魔不在,他就統領全局,而為了能冷靜處理各種突發情況,南宮為了老魔,自廢了金丹初期的雷系天靈仙脈,一改殺人如麻的個性,重修冰靈仙脈。

雷,使人性格急烈,冰,使人冷靜審世。南宮的冰冷之下,實則,藏著一個殺戮天下的魔心。無人知,這看似鄰家公子的俊美男子,曾是個殺人如草的魔君!

甚至可以說,老魔偌大的勢力,都是南宮一個一個勸降來的。尉遲忠心耿耿,但少於變通。司徒一心修鍊,剛猛有餘,卻寡言少語,不會為人處事。而南宮,便是統領全局的調和劑。

老魔能讓南宮輔佐寧凡,寧凡絕對是撿了個寶的。

「勸降,攻心為上。首先要磨滅魯南子最驕傲的地方」南宮眼光微不可查閃過一絲雷電,望向魯南子的目光,如同狼看小羊。

「呃南宮道友為何如此看著我老夫列的缺月陣,不好嗎?」魯南子心魂一顫,明明面前的南宮,就是個融靈中期的人,但眼神,卻似乎比金丹初期老怪更凌厲、可怕,讓魯南子不自禁咽了咽口水。

「魯道友果然是陣法大才,南宮佩服。不過,魯道友可願欣賞欣賞我『黑魔三神軍』的列陣呢?」

「黑魔三神軍?有些耳熟,似乎在哪裡聽過」

魯南子搖搖頭,終究想不起來這名號。畢竟四十年前,這黑魔三神軍的名頭雖大,卻如同曇花一現,迅速被人強行摁滅。

他抬起老眼,盯著黑魔三神軍列陣。南宮並沒有指揮,但三神軍儼然訓練有素,幾個呼吸間,已列好三大陣型。

「好快的列陣速度1魯南子眼露驚異之色,但這列陣速度,整個越國能比肩的戰衛,絕不超過三支。

而當魯南子的目光,落在三神軍的大陣上時,驀然一驚,三神軍所布置的,竟然是上古陣法!

梅衛的兩儀亂梅陣,劍衛的三才劍誅陣,冰衛的四合冰皇陣。

三種大陣,在如今極其罕見了。而最讓魯南子震驚的,不是陣法本身,而是三種陣法,有著被人改動過的痕。

上古陣法流傳至今,已被無數代修真者演化到完美,幾近完美的陣型,竟然還有改動的空間?

或者,是誰改動的陣法?

魯南子將自己代入成黑魔三神軍的統領,試圖去改動三大陣法,卻發現無論如何,無法改動。

以自己的陣法修為,能看出三大陣型改動過,已經很了不起了,外行人根本看不出任何門道,因為改動過的陣法,已然渾然天成。

「敢問敢問南宮道友,此陣法,可是有人改動過」魯南子咽了咽口水,心中再無一絲驕傲。自己的陣道修為,算個屁呀,能改動上古陣法的,才是真正的陣道宗師!

「不錯,此陣法確實改動過,而改動此陣法的,就是我們的城主,寧黑魔1

「嘶!竟然是城主!城主的煉丹術,已堪稱出神入化,難不成其陣法術,也同樣精深!這怎麼可能,每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啊,老夫窮盡一生,也不過領悟到這點陣道修為世上,沒有全才,至少雨界,絕無1

「雨界沒有,那麼更高的地方,可有?」南宮溫婉一笑,如鄰家公子,似乎還有些羞澀,但其言語,如同九天雷霆,在魯南子耳中轟響。

就連一旁的南陽子,都露出駭然之色。

所謂的寧老魔,竟然是四天仙界的大人物?若是如此,能同時掌握陣道、丹道,還真不是什麼稀奇事情。若是如此,自己二人給城主為奴,似乎根本算不上吃虧。

多少人,做夢都渴望成為四天仙界仙人的奴僕,但人家仙人,根本不甩臉。

魯南子與南陽子對視一眼,盡從對方眼中,看出一絲驚喜。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自己兩個老貨,竟然被如此大人物收為奴僕,豈不是說,日後有機會,飛升四天仙界,成為,神仙!

二人的眼中,再無坎坷悲戚,再無不滿怨言,再無傲慢無禮,有的,僅僅是不可置信的激動。

能成為寧黑魔之奴,真是,太好了!

南宮笑若平常,兩句話就把兩個老頑固說降了,這一次,南陽子與魯南子,怕是真心歸降。即便沒有念禁,恐怕也不會背叛寧凡。

而南宮身旁,司徒神情不動,尉遲卻撇撇嘴,腹誹不已。

他是知道的,自己的少主寧凡,根本不是什麼四天仙界的大人物。不過是個修行半年的毛頭小子。

「南宮大哥,又在扯謊騙人了。當年他就是這麼把七梅四族,給騙入主公麾下的」

只可惜,南宮的謊言,還未停止。

「魯道友,南陽道友,你二人看我,我南宮,如今混的如何?二位可知道,三百年前,我同樣因為咎由自取,得罪了城主,被城主收為奴,當時,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認為一生都沒有機會,施展才華。但你二人看看,我南宮,如今卻是黑魔三神軍的領袖人物。城主對我,何其器重!你二人若是一心效忠城主,必定也可以洗刷奴僕身份,與我一般得到重用,他日飛升仙道,絕不是什麼難事1

「什麼!南宮道友也曾為奴?這」

魯南子、南陽子驚得嘴巴合不攏。對人生的期望,死灰復燃。

人家南宮,為奴三百年,終於擺脫奴身,得到寧黑魔如此重用。自己二人,若是一心效忠,終有一天,寧黑魔願意為自己二人消除念禁,恢復zyu,重用自己二人。

「我二人,願一心歸附城主那個,南宮道友,不知道城主有何喜好,嘿嘿,你不妨給我二人講講,我二人,也好投其所好嘿嘿,投其所好」

魯南子、南陽子,各自取出一個儲物袋,皆裝了2000仙玉,遞給南宮。求人指點,總是要意思意思嘛。

而南宮,極為熟練的收起錢財,陰柔一笑,「魯道友、南陽道友,你們太客氣了呵呵,既然二位這麼有誠意,我總是要提點提點的畢竟我跟了城主三百年,多少還是知道點城主喜好的」

這一幕,把尉遲看得眼都直了。鬼扯淡幾句,4000仙玉就到手了南宮大哥,真是太會騙錢了!

緊接著,南宮便開始了鬼扯淡,彷彿他當真與寧凡生活過300年,而魯南子、南陽子,時而震驚,時而喜悅,時而思索,表情可謂複雜之極。

「城主喜歡女人?嗯,有機會,弄一些漂亮的鼎爐,送給城主。」

「什麼?城主喜歡錢財?嗯,這個好,老夫也喜歡錢財,看來會和城主很合得來。」

「什麼,城主喜歡處女的肚兜?這這個有些不好弄」

「什麼!城主還喜歡看美女洗澡?」

南宮忽悠著魯南子二人,眼中卻仍有一絲憂慮。憂慮的,並非魯南子二人,二人已然誠心歸順,不再是隱患。他南宮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寧凡抹去一切隱患。

但有一個隱患,南宮自己,都不知如何抹去。

寧城城主——寧黑魔,這個身份,如何才能隱藏知道黑魔三神軍的不多,但總有人知道的,等日後各大門派派人前來求葯,定有人能識破黑魔三神軍的身份,從而猜測到,寧城城主,與老魔大有聯繫。恐怕順藤摸怪,便會猜到寧凡的身份,是老魔的新徒兒。

畢竟當日到過拍賣會,見過寧凡的雖然不多,卻也大有人在,當日寧凡一個眼神,震懾群魔,給人的印象,恐怕會很深。

「不知少主,會如何隱藏『寧黑魔『的身份不過,就算隱藏不住又如何,縱然少主暴露了身份,讓人知道了堂堂四轉煉丹師,僅是融靈修為即便十方正道魔宗前來偷襲少主,即便四天神佛,要傷少主,我南宮,也要誓死保護少主1

寧城之中,寧凡並未遮廣寒巾,悠悠推門而出,在其身旁,跟著小紙鶴。在其身旁,卻跟隨著一個一襲黑袍的老者。

老者的眉目,與寧凡有幾分相似,只是面遮廣寒巾,看不清容貌,若不取面巾,甚至會讓人以為,這老者,就是寧凡。但老者一身金丹後期的修為,可不是作假的。

只是老者的白眉,卻如同女子般,時不時一蹙,更有一絲不滿的嬌哼,偶爾從老者口中傳來,顯得不倫不類,卻異常動人好聽,讓人心神一盪。

「主人,你為何讓思思施展『易容決』,變成這醜陋模樣。思思不要當老頭,思思不喜歡」

敢情這黑袍老者,是思無邪以『易容決』變幻的人物!

「思思聽話,不要鬧」寧凡頗感頭疼。

寧凡的意思,是要讓思無邪扮成『寧黑魔』如何掩飾自己寧凡的身份?其實很容易,讓自己與寧黑魔,同時出現,即可!

如今黑魔三神軍,都知曉寧凡即是寧黑魔,一千多魔修,就算口風再緊,也難保說漏嘴。

想要隱瞞自己寧黑魔的身份,就需要,連自己人一同欺騙。將寧黑魔的身份,從寧凡身上分離出來。

魔,就要會欺騙,否則無法存活於世。老魔的話,再次浮現於寧凡腦海。

既如此,自己便人為的,塑造出一個寧黑魔來,告訴黑魔三神軍,自己,並非寧黑魔!

假黑魔,就讓思無邪扮演,等到當真煉丹,再由自己出手。怎麼說,思無邪也有金丹後期修為,一旦扮演成寧黑魔,如此修為,就算是正道魔宗,也不敢再對其動手。而自己,便可從容遊走於正魔之間,如魚得水。

這一招,在兵法中,似乎被稱作借屍還魂,卻被寧凡如此活用。

且思無邪在被煉成靈傀前,早扮演過無數年男人,演技一流。想來,不會被人識破演技。此刻思無邪一顰一笑,都與寧凡極其類似,只是有一點,美中不足。

唯一讓寧凡頭疼的,是思無邪時不時要開口說句話。聲音如此嬌嫩,一下子便穿幫了。

「思思,記住,當著外人,不許開口說話。」

「不說話,思思會很難受、很無聊。」黑袍老者少女般撇撇嘴。

「你說話,可能會害死我。」寧凡決定嚇唬嚇唬思無邪。

「會害死你么那我不說話,好不好思思忍著」思無邪素手掩嘴,做了個可愛的動作,可惜,是以老頭的身體做出的。

寧凡眉頭抽動了一下,思無邪這麼聽話,這麼維護自己,自己對她,越來越下不去手了

自己為何要多此一舉,抹去思無邪記憶,害的她變成現在這樣子。但不抹去記憶,難保思無邪不會做出驚人之舉,坑死寧凡。畢竟,思無邪的本尊,可是四天仙界的大人物——瑤池聖女!

「這個女人,日後如何處理」

寧凡在那裡心煩,小紙鶴卻大眼睛眨眨,奇異地看著思無邪與寧凡。

「凡哥哥從哪裡撿來的思思姐姐呢不知道,不明白。不過思思姐姐,對凡哥哥真好呢。對了,還有一個女屍姐姐凡哥哥,什麼都撿呢,下此次,該不會撿個妖獸姐姐吧」

於此同時,八方高手,都在朝寧城趕來。甚至,原本籌備收徒大典的鬼雀宗,也派出長老,前來結好寧城。

寧黑魔是誰?他們,一定要來看個究竟!

只是,他們註定無法見識到真正的寧黑魔了。

「呃,怎麼有兩個少主1

尉遲憨憨地直撓頭,看著眼前同時出現的黑袍老者與寧凡,大惑不解。

司徒眼光一閃,似看出了什麼,大有深意看了寧凡一眼,不語。

至於南宮,則微微一怔,而後滿面佩服的望向寧凡,點頭示意,心照不宣。

「少主要來忽悠三神軍么?有意思。」

而黑魔三神軍,看到寧凡與黑袍老者同時現身,個個驚呆了。

「我是七梅城少主寧凡,我身旁這位老前輩,名為寧黑魔,是寧城城主,亦是晚輩的祖爺爺。」

嘶!少主不是寧城城主?寧城城主,另有其人?是少主的祖爺爺?

黑魔三神軍凌亂了少主什麼時候多了個祖爺爺

「噗思思成了主人的祖爺爺」思無邪忍不住,幾乎要笑出聲,被寧凡沒好氣的一捏手心,一個警告的眼神。

那眼神,似乎是在說,你一出聲,就會害死我。

立刻,思無邪不敢再笑,而被寧凡無心握著的掌心,傳來一絲奇異地電流,讓思無邪芳心亂顫。

「參見少主,參見黑魔城主。」南宮會意,率先起聲,隨即,一向寡言少語的司徒,亦是這般拜見寧凡二人。而尉遲,就算再二,也知道其中必定有原因的,同樣施禮。

而黑魔三神軍,幾乎一個同時,不再糾結,同時對寧凡與『寧黑魔』施禮。

一旁的魯南子、南陽子,亦是匆忙對『寧黑魔』施禮,個個面帶討好。但奇怪的是,『寧黑魔』緊閉唇舌,絲毫不搭理二人。

二人無奈,只得跟寧凡拉關係了。不是說了么,這寧凡是少主,是『寧黑魔』的重孫子。

嘖嘖嘖,不愧是寧黑魔的重孫子,這才多年輕,修為就達到融靈中期了,了不得!

話說,原來寧黑魔的真實修為,不是融靈,而是金丹後期埃難怪昨日滅殺陳、朱老怪,那麼容易,敢情是隱藏了修為。

不過,這才合理嘛。四轉煉丹師,怎麼也要有金丹後期修為,才讓人心服。

騙了,所有人都被騙了寧凡無奈搖搖頭,不管了,姑且先這麼騙著吧。

魔,就要會欺騙,否則無法存活於世。欲騙人,先騙己。要麼,威服天下。要麼,欺瞞天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