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2章寧黑魔是誰?!(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法術、法寶么,何曾竟能如凡夫俗子一般,拳腿並用? 魯南子卻不知道,上古之時,三教並存的年代,武術對仙神可是很重要的。那時的神魔,各個肉身萬劫不滅,根本不懼尋常法寶,鬥法之時,往往先肉身比拼數百...

寧凡面遮廣寒巾,腳踏冰虹,踏天而立。www.Kanshangni滅殺陳姓老怪,熟練收取儲物袋,其目光淡淡掃過天空三人,

在其目光逼視下,南陽子、魯南子及朱姓老怪,皆心神大顫,額頭不禁冷汗直冒。

此人一劍能殺陳姓老怪,殺自己等人,必也不難,此人,想要如何!

「老夫姓寧,號黑魔,你三人,成我奴僕,種下『念禁』,可以不死。」

寧凡聲音清脆,但語氣老氣橫秋,配合其仙帝級殺氣,南陽子等三名老怪,俱是面色一變。

敢情眼前的少年公子,竟是個老怪不成?竟是寧城城主不成?不過這才符合實際,能夠成為寧城城主,不動聲色建起偌大勢力,寧凡是個老怪,這身份更能讓南陽子等人接受。

寧凡建立寧城,作為黑魔三神軍的駐紮之地,卻並不欲暴露身份。神秘,才能真正的震懾人心。這也是老魔教的。

而寧凡開口就要收三個老怪為奴,其語氣,倒是有些霸道了。

南陽子、魯南子及朱姓老怪,在越國好歹算前輩名宿,一方豪強,都是活了幾百年的人物,豈能給人做奴僕?

且寧凡還想給三人種下念禁一聽念禁之名,南陽子三人齊齊倒吸冷氣。

念禁是什麼?念禁是一種神念禁咒,必須在沒有反抗的條件下,才能種下。一旦種下,被禁者的生死,便可被種禁者輕易掌控,可謂生死只在一念之間!

念禁,只有一些古老傳承的宗門才懂得使用。一些古老勢力,往往通過種下念禁,收復大量外族勢力歸附。

南陽子等人紛紛猜測,眼前的『寧黑魔』,究竟什麼來歷,竟然會種念禁,難道是上古傳承的大勢力?

但即便這『寧黑魔』是大勢力之人,想要自己三名高手為奴,卻也不行。

好比南陽子,怎麼說也算太虛派的客卿長老,太虛派若追根溯源,也依附有上古傳承勢力。南陽子可不信,這寧黑魔敢殺自己,敢收自己為奴。

至於魯南子與朱姓老怪,則面色苦澀起來。他二人,並沒有南陽子那麼深厚的背景,前者是魯家家主,魯家在越國算不小勢力,但放眼雨界,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

至於朱姓老怪,就更慘了,他與陳姓老怪,都不過是散修,無門無派,沒有背景,自己被人捉了,根本無人幫自己報仇。

怎麼辦,難道自己堂堂三個前輩高人,真要淪陷在寧城,被人種下念禁,成為奴僕?

「不可能!老夫絕不給人為奴,寧黑魔,你莫要欺人太甚!老夫一生散修,為了就是逍遙快活,你讓我做你奴,還不如讓我去死!哼1

朱姓老怪露出癲狂之色,眼露滔天恨意,一章拍碎胸口,法力一動,震碎十二條仙脈。

一掌碎脈,便是重傷,朱姓老怪面色慘白,但身上氣勢,竟急遽升高,突破融靈巔峰,晉入金丹初期,甚至法力比南陽子都強上一絲。

無疑,朱姓老怪施展了自損秘法,想要搏命了。

逃無法逃,不如拚死擒住寧黑魔。這寧黑魔看起來,不過融靈中期,但自己自損秘法,偷襲之下,說不定能拿下此人。

而一旦拿下此人,擒賊擒王,寧城縱有無數高手坐鎮,也不敢阻攔自己離開。

朱姓老怪一個遁光,已現在寧凡身前,一拍儲物袋,108柄金光子母劍,若流星雨斬向寧凡。

朱姓老怪的暴起,出乎南陽子、魯南子的預料,更出乎南宮等人預料,思無邪一見寧凡有危,秀眉一冷,蓮步輕移,便要來救,卻驀然收住足尖。

卻見寧凡面對朱姓老怪的偷襲,面對108柄子母飛刀,哪有半分懼色,眼中,只有不變的冷漠。

「『碎脈』秘法么碎12仙脈,可在短時間內,發揮金丹級法力」

面對108柄下品中階的飛刀,寧凡竟不躲不避,周身上下,泛起淡淡銀光。

見寧凡不防禦朱姓老怪攻擊,南陽子與魯南子,皆是面色一怔,而後一喜。他們沒想到,危難關頭,朱姓老怪竟捨得自損修為,偷襲寧凡。更沒想到,寧凡竟似乎嚇傻了,竟不躲不避。

成了!一旦朱姓老怪拿下寧凡,拿下這寧城城主,整個寧城還有誰,敢阻攔自己等人離去!

但南陽子與魯南子,笑容剛一升起,便化作濃濃的震驚。因為他二人都看到,寧凡體表,升起一抹璀璨的銀光。

「這是銀骨之境1

銀骨之境,煉體術至高境界,可憑肉身力敵元嬰初期。南陽子、魯南子並未見過真正的銀骨,並不知情寧凡的煉體術,距離銀骨之境所差甚遠。

而朱姓老怪一見寧凡周身泛起銀光,幾乎一個瞬間,背心冷寒,升起必死之危。

「不好,此人是銀骨煉體士!我108柄子母飛刀,不過下品中階,豈能傷到此人!逃1

他後悔了,後悔自己為何要自作聰明,想來次擒賊擒王。自己若干乾脆脆同意成為寧凡奴僕,種下念禁,雖然失去一生zyu,至少還能活一命的

悔,好悔!但生命,永遠沒有重新選擇的機會。

寧凡眼光一冷,拳帶銀芒,如暴雨轟落,108柄子母飛刀,俱是下品中階,卻在銀光拳芒下,盡成齏粉!

而寧凡右腕的古獸護腕棕光一現,三成氣力加持,一拳轟在朱姓老怪袖口。

此拳力,原本便足以轟碎下品高階法寶,得到三成氣力加持,只一拳,便將朱姓老怪胸口的下品高階內甲,轟成粉碎。拳力一吐,數百拳影轟在朱姓老怪胸口,再無防禦。百道拳力在朱姓老怪體內亂竄,但見朱姓老怪雙眼一白,早已死去多時,體內經脈盡毀。而其肉身,在數息之後,如氣球膨脹,轟然碎成血沫,在晴空上,平添血腥。

震撼!以融靈中期修為,拳滅施展秘法、金丹初期的朱姓老怪!

南陽子胸口一寒,設想換成自己偷襲寧凡,恐怕下場不會比朱姓老怪好上多少。

魯南子驚得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他是煉體修士,但一向只將煉體術,當做提升防禦之術。從未想過,原來修真界的修士鬥法,還能拳拳到肉!

修士鬥法,不是一向都是比拼法術、法寶么,何曾竟能如凡夫俗子一般,拳腿並用?

魯南子卻不知道,上古之時,三教並存的年代,武術對仙神可是很重要的。那時的神魔,各個肉身萬劫不滅,根本不懼尋常法寶,鬥法之時,往往先肉身比拼數百回合,而無法分勝負之時,才各個祭出太古神兵。

並非因為後世修真界不重視煉體術,而著實是因為,太古神脈、魔脈的神魔煉體術,失落了太多!

南宮的眼中,露出一絲火熱。老魔修為徹底被廢,原本他對振興七梅,已然灰心喪氣,卻不曾想,少主寧凡,資質、手段絲毫不弱老魔,僅僅修鍊半年,已足以憑種種手段,斬融靈,滅金丹!

恐怕以寧凡如今實力,放在越國數百萬修士中,都能是排名前百的高手!

而寧凡,滅了朱姓老怪后,揮掌攝來其儲物袋,目光淡淡掃過魯南子與南陽子。

他原本的打算,便是殺2人,收2人。陳、朱老怪,法寶低劣,裝備破舊,一看就是散修,適合殺之立威。而魯南子與南陽子,二人看起來,似乎都有不俗的背景。

對這種人,殺不如收。左右寧城初建,需要擴充勢力,這二人,活該他們倒霉,在這個關頭惹寧凡,就淪為寧凡之奴吧。

「種下念禁,成我之奴,可以不死」寧凡語氣極淡,但這一次,南陽子與魯南子,再不敢無視他的話語。

二人對視一眼,皆感到一絲頹敗無力。他二人,還有選擇么?

「我二人願成為大人奴僕」

寧城建立的第二日,忽然傳出一個詭異的消息,西越魯家,成了寧城附屬修真族。

這個消息,無異于晴天霹靂,畢竟就連太虛派等一流宗門,對魯家伸出橄欖枝,魯家都是不曾歸附的。

西越魯家,竟歸附寧城這新興勢力,這消息,似乎有些太震撼了。

且更有一個傳聞傳出,寧城城主,『寧黑魔』,憑一己之力,獨滅陳、朱兩名融靈巔峰高手,後者更是在催動秘法、修為達到金丹之後,死於非命。

憑此戰績,幾乎是同一天,『越國天魔榜』上,便多了一個閃亮的名字——寧黑魔。

寧黑魔,年齡,未知。來歷,未知。傳聞此人手下,擁有三支戰衛,有金丹後期打手,更似乎,其本身還是一位四轉煉丹師。

三支戰衛,金丹後期打手,這兩個消息,讓許多正道老怪都皺了眉。畢竟這寧城顯然是魔道勢力,越國魔道勢力壯大,正道便會此消彼長。

甚至不少魔道宗門,都升起了心思,在寧城未發展壯大前,將其覆滅,收為己用。

但一聽聞『四轉煉丹師』五個字,原本對寧城懷有敵意的無數老怪,皆一霎老臉笑成菊花。

對寧城,更是再無半點敵意。

幾乎是同一刻,越國正道魔道齊齊下令,決不允許任何人對寧城出手。

越國好不容易出了個四轉煉丹師,這一刻,多少人苦苦等待著。

無論正道領袖,魔道巨梟,修鍊無不需要丹藥,甚至許多修為卡在金丹巔峰、無法突破元嬰的老怪,很多都只是缺了一顆丹藥,一顆四轉丹藥。

只需要一顆四轉丹藥,他們便能突破元嬰期。如果寧城被人滅了,誰給他們煉丹。

「天明長老,你帶人,去寧城求一顆『化嬰丹』,不論寧城城主提什麼條件,都可以商量1太虛派,活了千年的太上長老,一聽四轉煉丹師的消息,激動地破關而出。

「化嬰丹,老子要化嬰丹!快給寧城送禮,給我求丹1奪舍派的祖師墓地中,一個全身腐爛的老怪,從墳堆爬了出來。

極陰門,無極宗,甚至,鬼雀宗無數被人淡忘無數年的老怪,紛紛出面,要求門中小輩索取丹藥,不惜一切代價交好寧城。

這些老怪,有一個共同點,都是千百年前的成名人物,修為都卡在金丹巔峰,無法結嬰。

沒辦法,結成元嬰,太難了。一千個辟脈修士,能出一個融靈。一百個融靈修士,能出一個金丹。一百個金丹修士,卻未必能出一個元嬰。

越國數百萬修士,至今無一個元嬰,而最接近元嬰期的天離宗主,還被人捉走,下落不明

誰先突破元嬰,誰就能一統越國!誰敢滅寧城,毀了無數老怪的結嬰希望,誰就是找死,誰就是和整個越國的百萬修士,為敵!

當然,暗中也有老怪,設下賞紅,打探寧城城主——寧黑魔的來歷。若其來頭不大,不少老怪都有一個慾望,將這四轉煉丹師,捉拿,暗中收為己用。

「只是,寧黑魔,究竟是誰?」

這個問題,註定要困擾很多人了。

寧城建城第二天,寧凡悠閑靠著躺椅,曬著太陽,持著尉遲遞來的情報,一皺眉。

「看來,暴露四轉煉丹術,惹了不小麻煩。如此,短時間內,絕不能暴露我的真實身份了若那些老怪,知道堂堂四轉煉丹師,僅僅是個融靈中期的小輩,恐怕不會求我煉丹,直接會來捉人的師尊說過,要神秘,才能讓人忌憚,人最怕的,是未知之物。如此他們才不敢玩陰的給他們煉丹,倒是可以,如此,我便能短時間內,搜集大量藥材,煉製我所需丹藥,迅速突破境界。同時,絕對不可暴露身份,以及真實修為寧黑魔的身份,得讓他,永遠成為一個謎」

從今日起,我遮面為黑魔,露面為寧凡

寧凡側過目光,望向尉遲。

「尉遲,下禁口令,令三神軍發下心魔大誓,決不可泄露我身份。不遵者,斬1

「是1

「明天是最後一天,過了明天,我暫時要去鬼雀宗了。我會給三神軍安排下訓練計劃,陣法也會調整對了,讓魯南子和南陽子,一起來,那個南樓戰衛,不要浪費,也一起訓練,這樣,我便有了四支戰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