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1章斬敵!(第二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點的關係。 但眼前的女屍,算哪種?愛她?算不上。恨她?寧凡與女屍不過初遇,哪有恨意。但自己,卻在女屍死去億萬年後,與之相遇,毀其清譽 頭又大了怎麼處理女屍?這女屍,可不能和思無邪一樣,...

第二顆玉皇丹,終於徹底煉化,寧凡呼出一口濁氣,看著床榻上兩個花容月貌的女子,苦笑。

紙鶴也就罷了女屍此刻神智清明,寧凡不由對女屍的來歷,大感興趣。同時,對女屍屍魔的身份,也深為忌憚。

小紙鶴,累得睡著,女屍,亦是嬌軀冷紅,似沉睡

而一股陰冷的煞氣,似乎因為寧凡的催使,正在女屍體內升騰。寧凡眼角一縮,若此女屍覺醒成屍魔,自己可能抵禦?

女屍是死人,沒有法力。一番採補,寧凡倒是極為舒服,壓下疼痛。但法力卻是沒增長一絲。

若說一無所獲,倒也未必,自己似乎奪了女屍一身屍毒。

為小紙鶴蓋上薄被,自己換上衣袍。寧凡單掌一揮,一絲翠綠如翡翠的幽光,在掌心盤繞。

很美的幽光,只可惜,只可遠觀,不可褻玩。一切,只因這幽光,乃是女屍所帶的屍毒。

這屍毒,若尋常融靈老怪沾染一絲,恐怕都會中毒而死,很強的毒。而獲得此毒,寧凡的體質,隱隱有些百毒不侵的味道。

而第二顆玉皇丹的藥力,更是將寧凡的肉身強度,提升到一個恐怖境界,只怕硬撼下品高階法寶,都不會受傷的。

骨骼之中的銀色,又深了一些。若徹底化作純銀,便可邁入金丹修士夢寐以求的煉體境界——銀骨之境。

傳言一旦突破銀骨之境,肉身會多出一個神通,可化身數十丈的巨人身,僅憑肉身,便能力敵元嬰初期修士!

除了屍毒,銀骨,寧凡還有一個巨大收穫。陰陽鎖上,已密布99道血線,這意味著,其《陰陽變》第一層,終於修鍊成功!

隨著第一層修鍊成功,陰陽鎖,寧凡終於可以初步控制,隨心所欲。

若陰陽鎖不泛紅光,便是雙修模式,寧凡可以憑陰陽鎖,提高自己與紙鶴修為。

而若是催發第一層神通——採補逆奪,寧凡便可奪取鼎爐女子的修為!

鼎爐,鼎爐是時候煉製鼎爐環了,否則,還真沒地方裝這個女屍

寧凡為女屍擦凈身體,換好衣衫,重新放入青玉棺中。那棺材,也不知是何質地,以寧凡仙帝眼力,只能看出不凡,卻看不出質地。

但似乎,此青玉棺,有著克制屍變之效,當女屍放回青棺之時,煞氣明顯被壓制了。

合上棺蓋,寧凡神情複雜地看了青棺一眼。

他心中,曾暗暗發誓。自己一生所愛的女子,絕不相負。自己一生所恨的女子,盡收為鼎爐。而自己,絕不會愛上鼎爐。

非愛非恨的女子,寧凡更不會扯上一絲半點的關係。

但眼前的女屍,算哪種?愛她?算不上。恨她?寧凡與女屍不過初遇,哪有恨意。但自己,卻在女屍死去億萬年後,與之相遇,毀其清譽

頭又大了怎麼處理女屍?這女屍,可不能和思無邪一樣,帶在身邊,一旦化身屍魔,必定是絕世凶魔,自己辱其清白,定是第一個死的。

封印棺中?好歹也和自己有了關係,就這麼塵封?

還是,在其徹底淪為屍魔前,將其,復活

罷了,這一切,等煉製出鼎爐環后再說吧。寧凡一拍儲物袋,將青棺收入儲物袋中,低身在紙鶴額頭一吻,轉身,推門而出,眼神冷厲如冰。

是時候,解決那四個侵入者了。寧城,雖然還是一個破城,但被四個老怪堂而皇之打上門,自己可不能輕易放走他們。

屍毒,劍意,銀骨肉身此刻的寧凡,真實戰力,恐怕已直逼融靈巔峰老怪,若是偷襲的話,就連金丹初期的老怪,也未必不能傷到!

「殺兩個,立威,捉兩個,收為己用1

一瞬,寧凡便將天空四名老怪的命運,決定!

束髮的青絲緞帶,閃爍著青光,被寧凡催動隱身神通。而寧凡腳踏冰光,一躍登天,身形卻驀然消失於長空。

寧城上空,魯南子等四人,與南宮等人,拚鬥多時,皆法力耗損。

魯南子、陳、朱三人,皆是融靈巔峰的修為,在越國也算一等一的前輩高人了,但面對南宮、司徒、尉遲,三人竟無法討到一絲便宜。

好在三名老怪也算久經生死,手段不俗,倒也沒被南宮等人佔去多少便宜,只是被三人纏住,無法逃離寧城,僅此而已。

而金丹修為的南陽子,就沒有這麼從容了。

思無邪得到的命令,是一個也不放跑,她忠實而死板地執行寧凡命令,舞袖招,鎖住南陽子所有退路。

她輕易可殺南陽子,卻未下殺手,因為寧凡沒下令。

她僅僅防著南陽子逃跑,這便足夠。

南陽子掏出法寶,她便擊碎。南陽子掏出仙雲,想遁雲而去,她也擊碎。後來,南陽子索性不逃了,不動了,結果,思無邪也悠閑俏立空中,收了舞袖,不再攻擊。

南陽子老臉抽動,眼前這聖潔而恐怖的女子,是在戲弄自己么?

但偏偏,南陽子不敢觸怒思無邪,他深深感到,思無邪殺他,不會耗費太多力氣。

「只要我不逃,她就不殺我罷了,不逃了寧城之內,有四轉煉丹師,有金丹後期高手,這寧城之主『寧公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還是說,寧城的『寧公子』,不敢殺我?畢竟怎麼說,我也是太虛派的客卿長老,堂堂正道老前輩這寧公子,或許也不想太得罪太虛派吧」

南陽子正思慮間,天空之上,無端亮起一道星光劍影。劍影直奔陳姓老者而去,於陳姓老者身後,憑空顯現出一個白衣黑氅的少年人。

少年人面上遮著廣寒巾,屏蔽神念,令南陽子看不清面容,而少年人修為不過融靈中期,卻給南陽子一股危機之感。

這少年,明顯以隱身手段,欺近陳姓老者身後,一劍斬出,更是帶有融靈級劍意,出其不意,使得正與尉遲鬥法的陳姓老怪,背後根根汗毛豎起,面色大變,怒吼道。

「何方鼠輩,竟敢偷襲1

幾乎毫不猶豫,陳姓老者便取出一張金剛符,貼在胸口,一陣金光防禦升起,試圖抵擋少年偷襲,同時縱起仙雲,飛速撤退。

但那少年腳下一踏冰光,化作一道冰虹,挺劍直追陳姓老怪,其遁速,甚至比陳姓老怪的遁速更快,已堪比金丹初期老怪的遁速!

一劍,化劍為火,足以抵擋融靈中期修士全力一擊的金剛符,直接被少年一劍斬滅,而少年劍勢不減,星光一閃,陳姓老者面色帶著驚恐,被攔腰一劍,斬作兩截,死不瞑目!

此少年,明明融靈中期修為,但劍氣,竟如此凌厲!

而其偷襲的隱身手段,更是詭異難防。那是什麼隱身手段,隱身訣?不對!融靈中期法力施展的隱身訣,以陳姓老怪的神念,豈能無法防禦!

「參見少主1

寧城上空,見少年一劍斬融靈,南宮、尉遲、司徒,幾乎是一個片刻,齊齊收手,恭敬而立,目光帶著火熱。

少主的實力,又精進了埃一劍斬融靈巔峰,即便是偷襲,也絕對足以自傲!

而魯南子、朱姓老怪以及南陽子,一聽眾人齊齊稱呼少年為主,皆面色大變。

這少年,難道就是寧城之主——寧公子!一介少年,有著融靈中期修為,劍意更足以一劍斬融靈巔峰,手下有三支戰衛,更有四轉煉丹師,甚至還有一個金丹後期女子。

此人,在越國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此人究竟是誰!越國,何時出了一個姓寧的老魔?

尤其是南陽子,他眼力為三人之中最高,一眼便看出少年的不凡。

星光之劍,看起來極為不凡,這是什麼劍?

上品靈寶的蒙面面巾,這『寧公子』,好大的手筆,上品靈寶,那可是少數金丹老怪才用得起的好東西!

堪比金丹修士的冰虹遁術,堪比融靈後期攻勢的劍意。且剛才隱身之物,恐怕是某種金玄級隱身靈裝!

金玄靈裝那可是金丹老怪都不一定用得起的好東西!

南陽子正在驚嘆,卻驀然見到寧凡目光瞟來,帶著仙帝級殺氣。一瞬,南陽子好似墜入冰窟,驚駭欲死。

「此子究竟殺過多少人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