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40章屍變,守宮砂(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原本僵硬的齒關,竟徐徐柔軟。屍體一軟,分開女子淡唇,寧凡指尖探入女屍口中。 冰涼之中,竟有一絲濕潤之意,女屍香舌,依舊滑膩。女子雖死,屍身卻有本能的應激性,但能流出津液,還是讓寧凡背心一寒。...

寧凡自問一生,都沒有見過如此詭異的景象。

輕解羅裳,眼前的女屍,被寧凡三五下剝成精光,赤條條雪白的身子。

雪白,不太準確,實際應是慘白。此女死後,被封於古棺,也不知過了幾千萬年的光陰。人言修真無歲月,但寧凡卻能從女子的衣著,推斷,此女至少是億萬年以前的佳人。

肌瑩骨潤,窈窕生姿,若僅僅是觀賞,寧凡甚至覺得,這女屍,實際是一個沉睡著的美人。

睫毛彎彎,髮絲溫婉,女屍慘白的容顏,略顯消瘦,唇亦淡紅無血。此女生前,恐怕有幾分病弱,或許,本就是個病美人。

寧凡的腦海,似乎浮現了一個顧影自憐、持鋤葬花的風情人兒。孤單風中,好似一株無所依靠的絳珠仙草。

搖搖頭,將心中詭異旖念散去,寧凡苦笑,自己是怎麼了,竟對一介女屍,動了情懷。

或許,僅僅是對女子的孤獨,感同身受吧。

此刻壓制玉皇丹痛楚要緊,寧凡運起合歡妙訣,開始在女屍嬌軀上捏揉。

冰涼的溫度,僵硬的屍身,唯有這觸感,才提醒寧凡,眼前的女子,是一具屍體。

屍體僵硬,倒也沒什麼,《陰陽變》的合歡術中,倒是有數種方法,解除屍僵。

他寬厚的手掌,陰陽魔脈的法力,沿著逆陽生陰的方向運轉,一絲陰寒法力,透指而出,在女屍身上摸索。

指尖流連於女屍消瘦的臉頰,陰力滲入女屍肌膚,原本僵硬的齒關,竟徐徐柔軟。屍體一軟,分開女子淡唇,寧凡指尖探入女屍口中。

冰涼之中,竟有一絲濕潤之意,女屍香舌,依舊滑膩。女子雖死,屍身卻有本能的應激性,但能流出津液,還是讓寧凡背心一寒。

此女,是死,還是活

當寧凡指尖,想要抽出女屍櫻桃小口,卻被什麼尖銳之物,刺了一下。

自己服下一顆玉皇丹,肉身承受下品中階法寶攻擊,都能無傷,但被女子尖牙一刺,竟頃刻破了皮,並有一絲毒素,沿著指尖傷口,迅速蔓延全身。

屍毒!

寧凡雙手齊用,掰開女子櫻唇,女子口中,竟有兩顆尖銳獠牙。一霎,寧凡自仙帝記憶中,回想起一個恐怖的名詞。

「屍魔1

上古之時,有妖族,人族,魔族。其中,魔族之中,有一種種族,名為屍魔。

屍魔,是仙神死後,屍變成形,自成靈智,並不能繼承身體主人的法力,卻可以繼承主人的強橫肉身,偶爾也有能繼承記憶的。從本質而言,屍魔與屍體主人,實際是兩個不同的人了。

屍魔屍變的幾率,在上古都是極低的,一千具仙神死後,能有一具變成屍魔,都不易的。想不到,自己碰巧獲得的這具女屍,竟變成了屍魔。

她會不會蘇醒,會不會殭屍跳,會不會在自己刺入其體內時,張開獠牙,咬在自己脖子上?

這些想法,在寧凡腦海中,僅僅一霎便拋下。此刻採補女屍,才是正事,一切,必須趕在玉皇丹的疼痛大cho襲來之前!

手指運轉法力,沿著女子雪白脖頸,滑到鎖骨,滑過藕臂,摸索女子仙脈的方向,左曲右折,化解女屍的屍僵。

幾個搓揉,女屍的椒r,漸漸柔軟,盈盈一握,尚有彈性。

手掌滑下女子小腹,平坦而冰涼,在這裡,寧凡變幻陰力,改輸陽力。幾個撫摸,女屍的小腹,亦漸漸柔軟。

他的手繼續下滑,滑到女屍的股間。

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這是否,是間隔了億萬年的一段情緣?

僵硬的**,緊緊閉合,卻觸碰不到其中深藏的柔嫩。寧凡半跪床頭,雙掌握緊女屍秀足,運轉法力搓揉。

他的呼吸,漸漸粗重,半年之前,他猶是一個知書達理的少年郎,半年之後,他人生幾遭橫禍,卻淪入魔道,成為連女屍都不放過的魔頭。

不論有何理由,褻玩一具死去多年、甚至曾經尊為仙子的女屍,都是喪失人倫的舉動。

但寧凡別無選擇,甚至,他的選項里,只有生死二字,根本沒有道德,沒有人倫。

強者為尊的修真界,一切俗禮,都沒有實力來的真切,都沒有性命,更加珍貴。

但寧凡仍有堅持,紙鶴,師尊,七梅,寧孤,或許還有更多,這些溫暖與陽光,將讓他在魔道之中,不失真性。

女屍億萬年從未被男子碰過的纖足玉趾,淪喪於寧凡掌中。一雙秀足,漸漸柔和,而寧凡默誦《陰陽變》的定心之術,閉守靈台不失,雙掌徐徐沿女屍纖弱的足婉,滑上玉潔冰清的小腿,滑上纖細無塵的大腿內側,待女子整個身體徹底柔軟,寧凡將女屍雙腿分開,露出其中一絲盪人心扉的粉嫩。

粉嫩之中,一絲晶瑩的水漬,細細流出,帶著誘人的氣息。

而見到自己撫摸女屍,女屍竟有反應,寧凡哪有半點旖旎想法,更覺背心冷寒。

真是屍魔死去無數年,屍體還有反應,不是屍魔,又是什麼。

只是,事情已發展到這一步,還有回頭的機會么。或者,寧凡從未想過,要在魔道之上回頭。

俯下身,寧凡喘著氣,伸出舌頭,將頭顱埋在溪水間,舔弄。

合歡妙訣,舔弄之後,便是最後一步,刺入。

否則,乾澀之下,絕無半點舒適可言,有的,僅是疼痛試過的人,都知道,前戲很重要。

「凡哥哥,我我好難受」

一旁的小紙鶴,眼見寧凡種種妙術施展在女屍之上,並沒有多少反感,有的,卻是身體越來越奇怪的反應。

她與寧凡同病相憐,自小失去血親,淪入魔宗,所言所聞,都是合歡採補之術。她稚嫩的心中,並不將交歡之事,看得太重。

她與寧凡,由最初的同病相憐,到喜歡,到相守,其中有無數感情,但凌駕於喜歡、愛情甚至**之上的,卻是心靈的一絲溫暖,彼此呵護。

她與寧凡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從內心甚至,厭惡交歡這一行為。也唯有面對寧凡時,她才會在天生媚骨的體制下,動情,動性。

紙鶴好難受,好難受,她從未想過,原來男女交合,還有這麼多門道,她從未想過,原來男子的唇舌,還能舔弄女子的私密。

好難受小紙鶴半跪床頭,小腿摩挲,漸漸感到體內一絲熱流,潤濕

「凡哥哥,我好難受」

小紙鶴動了情,纖纖素手從背後,攔住寧凡並不粗壯的腰,心頭微微奇怪,奇怪寧凡的身子,怎麼強壯了這麼多。

寧凡只覺頭都大了,一面,是挑動了情、一心求歡的紙鶴,一面,是已然軟化、並有些詭異恐怖的女屍。女屍慘白的身子,漸漸泛起一絲紅暈,曖昧而動情,但寧凡見到這紅暈,心中只有忌憚。

屍魔,這是屍魔不管了!

刺入,刺破女子謹守億萬年的一層隔膜。然後,粗暴如暴雨般馳騁,毫無憐惜。

鮮血滴落薄被,女屍秀眉似乎皺了一下,睫毛之上,竟帶了一絲淚珠。有些疼呢只是再疼,也叫不出,但一絲火熱,卻催促著女屍的屍變

而其藕臂之上,謹守億萬年的一抹硃砂,消散

守宮砂,此女,曾為誰守身如玉么?

「疼你可恨」女屍想要開口,卻說不出若她蘇醒,或許第一件事,就是,滅了寧凡!

而寧凡,一面採補女屍,以最巔峰的舒適,壓制玉皇丹帶來的痛楚,一面,卻雙手齊動,一手握著紙鶴椒r,另一手,滑下

「嗯」屋內,回蕩著紙鶴若有若無的聲音,心滿意足。即便只是寧凡手指,給紙鶴的刺激,也非比尋常。

寧城上空,血戰連天。寧城下方,寧凡卻在風花雪月。

而女屍,屍變猶未停止,億萬年來,第一具上古屍魔,竟是在寧凡身下覺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