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9章天降古棺,採補女屍(第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服用過『仙帝難求』的玉皇丹,根本不知道玉皇丹能否連續服用。 而眼前看來,玉皇丹,顯然是不能連服兩顆的。 大意了,大意了,一直以來,順風順水,寧凡已失去了身為弱者時的謹慎。 他深...

痛,痛,痛

劇痛之中,第一顆玉皇丹終於徹底煉化,而寧凡低吼一聲,周身皮膚,忽而散發出淡淡銀光,骨骼之下,更是染上一抹淡銀色。

銀色極淡,距離達到銀骨之境,遙遙無期,但如今寧凡的肉身,卻強橫到了一個恐怖的地步。

衣袍被汗水濕透,法力一動,寧凡蒸乾衣袍,呼出一口濁氣。

皮膚比以往更白皙,無一絲雜質。破而後立,這是真正的洗經伐髓!

一拍儲物袋,取出一件下品中階長劍,一劍斬在手臂,被斬的地方,被銀光一裹,發出金鐵撞擊聲,微微發麻,只在手臂留下一道紅痕。

一顆玉皇丹,竟能使寧凡以肉身,抵擋飛劍!

他目露精光,一揮掌,取出第二顆玉皇丹,之前的痛苦,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一顆玉皇丹,便能讓肉身抵擋下品飛劍攻擊,若煉化兩顆玉皇丹,自己的**,又該是何等強橫。

寧凡露出期待神情,抬掌服下第二顆玉皇丹。在他看來,自己陰陽魔脈,對吞噬丹藥有著逆天神效,連服兩顆玉皇丹,應該無事的。

但丹藥一入口,他立刻面色大變,他發現,他低估了玉皇丹的霸道藥力,這舉動,已使他後悔莫及。

第二顆玉皇丹的藥力煉化,其痛苦,竟直接是第一顆的百倍之多!

一瞬,經脈盡毀,而百倍的疼痛,讓寧凡直接一口鮮血噴出,滿面震驚。

他立刻明白了一件事情!

修真界中,有些丹藥藥效逆天,而這種丹藥,普遍有一個副作用。服下一顆之後,往往要間隔數年甚至數十年,才可服用第二顆。

若強行服用,便會產生極端副作用。

這百倍痛楚,極可能便是玉皇丹的副作用。

寧凡苦笑,亂古的記憶傳承,並沒有提到玉皇丹的副作用,原因么,卻是因為就連亂古大帝,都未曾服用過『仙帝難求』的玉皇丹,根本不知道玉皇丹能否連續服用。

而眼前看來,玉皇丹,顯然是不能連服兩顆的。

大意了,大意了,一直以來,順風順水,寧凡已失去了身為弱者時的謹慎。

他深深警醒,但此刻頭等大事,卻是將身體的痛苦壓制下去。

第二顆玉皇丹煉化,自己的肉身,將會達到一個更恐怖的境界,但前提是,自己能夠捱過這疼痛。

必須想辦法,壓制疼痛!否則,一旦藥力徹底化開,百倍痛楚襲來,縱是神魔,也未必能承受,何況自己

堂堂亂古傳人,若是被丹藥疼死,那可就,太丟人了!

寧凡心思百轉之際,陰陽鎖卻傳來一道清涼之感,而青玉鎖身,其上血線,亮起璀璨紅光。在寧凡危機關頭,與寧凡性命相系的陰陽鎖,似乎本能想要護主。

清涼之感,略略壓下疼痛,效果微不足道。陰陽鎖本能地舉動,似乎並不能幫寧凡緩解多少疼痛。

但寧凡,卻發現了一件事,身體的舒適,可以緩解疼痛。

這清涼的舒適,或許不足以壓下玉皇丹的暴虐疼痛,但若是其他舒適的事,能否做到呢。

人生最舒適的,莫過於兩件事,一是突破境界,二是,雙修。突破境界,短時間不可能了,但雙修不知這舉動,能否壓下痛楚。

幾乎是當機立斷,寧凡腳踏冰虹,遁出煉丹室,直奔紙鶴的房。

他能想到的,只有紙鶴,目前唯一的妻子。或許,他可以與思無邪同房,只是他心有忌憚。

陰陽鎖雙修,有個好處,可以和心愛女子同時精進修為,但這個,似乎也成了弊端。

若寧凡與思無邪雙修,其結果,寧凡修為增長,思無邪的修為,恐怕也會增長。

思無邪被捉前,便是假嬰修士,一旦通過陰陽鎖雙修,極可能突破元嬰期。但事後,自己的靈傀術能否控制思無邪,便是未知

若是自己煉製出鼎爐環,若是鼎爐環中有千百個女子做鼎爐,或許便無此擔憂了。

小紙鶴剛剛起身,被天空雷霆天劫吵醒,在床榻上揉揉眼,還在犯迷糊,卻見寧凡冰虹一閃,出現在自己房中。

「凡哥哥,出什麼事了,又有人來鬧事了么」

「嗯,別擔心,比起他們,你凡哥哥我,現在比較危險」寧凡苦笑,此刻不是解釋的時候了。

一把撲倒小紙鶴,一身痛楚,在另一陣美妙的觸感中,徐徐寧靜。

只是危機,遠沒有過去。劇痛之下,寧凡發現,陰陽鎖竟持續閃爍著詭異紅光。

青玉之上的血線,亮起紅光。原本陰陽鎖的效果,是提升男女雙方修為,但此刻,卻成了強奪,自己的疼痛在抑制,法力在提升,但紙鶴的修為,竟在下跌。

寧凡能感受到,自己幾個抽動,小紙鶴的身體之內,原本辟脈的仙脈,竟碎了一條,這是修為跌落的徵兆。而她的臉上,更是露出痛苦之色。

自己哪裡是在用雙修壓抑痛苦,自己分明是在采陰補陽,將痛苦轉嫁到紙鶴身上,並奪走紙鶴修為。

陰陽鎖本能護主,竟偶然激發出《陰陽變》第一層的法寶神通——採補逆奪!

陰陽鎖的效果,是輔助男女雙修,同時精進修為,但若宿主開啟第一層『採補逆奪』神通,便可奪盡女子修為,化為己用。

自己,竟是在採補紙鶴!

將自己的身體,從紙鶴泥濘不堪的身子抽出,寧凡心如刀絞,紙鶴是自己妻子,不是鼎爐,自己可以和她雙修,卻一生一世,不會採補她!

自己會採補的,僅有鼎爐。而自己,一生一世,也不會愛上鼎爐!

「要不要,採補思無邪」寧凡從床上坐起,眼中,魔氣滔天。

但旋即,他咬咬牙,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忍。

抹去記憶的思無邪,性格恢復成一張白紙,對寧凡依賴,與之前的思無邪,已判若兩人。

若是之前性格狠厲的思無邪,寧凡絕不留情。但現在的思無邪與之前的,能算一個人么

「要不要採補思無邪」

他的心,在猶豫。不可採補紙鶴,不願採補思無邪,還能採補誰。

而一股淹沒一切的劇痛,將寧凡所有思考,粉碎。沒時間了

便在這時,屋頂忽然轟隆一聲,砸落一個重物,掉在地上,卻是一個青玉古棺。

青玉古棺,棺蓋傾落,其中躺得,竟是一具女屍,似乎還有微弱的呼吸,又似乎死去了無數年。容顏慘白而絕美,如畫中人物,身著的,竟是上古之時的天庭仙女服飾

哪裡來的女屍

這女屍是誰

寧凡腦海一片空白,但旋即,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難道老天賜我女屍,讓我採補么

採補女屍,總比採補紙鶴要好

蒼穹之上,浩瀚雷霆之下,思無邪舞袖飄飄,往往一袖便震碎天雷。

幾個揮袖,漫天雷劫,便被其散了去。

這一幕,落在南陽子四人眼中,已無法用震驚形容。

若黑魔三神軍讓南陽子忌憚,那麼眼前這散發金丹後期氣息的女子,則讓南陽子恐懼了。

而魯南子,此刻已是嚇得六神無主,因為他看到,思無邪碎了天劫雷霆后,蓮步輕移,朝自己四人走來。

一霎,魯南子、南陽子、陳朱四人,皆想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四人來寧城尋仇,是他們一生,做得最蠢的一件事。

寧城城主,『寧公子』,此人究竟是誰,竟然擁有金丹後期的打手。

「分路逃跑1

四人分四路逃跑,卻分別被四人堵住去路。

魯南子等三人,分別被三統領攔住,一場交手,紛紛大驚失色,三人修為雖弱,戰力卻絲毫不弱自己等人!

而南陽子,被思無邪擋住,驚駭欲絕,祭起中品飛劍,卻被思無邪一袖舞斷。

他倉皇失措,接連取出數件法寶,都被思無邪長袖擊碎。

儲物袋漸漸癟了下去,南陽子發現,他與思無邪的差距,簡直是天壤之別。

咬咬牙,南陽子取出一件青玉古棺,這古棺是三百年前,他年幼之時,從古天庭遺址盜出的,他傾盡一生之力,都無法打開此棺,隱隱猜測此棺是一件厲害法寶,卻不知品階。

更加不知古棺之中,葬有何物了。

無人知道,如今已是越國名宿的南陽子,三百年前,卻是個小小盜墓賊。

而盜得此棺后,南陽子更不敢給任何人看,只敢自己一個人研究如何開啟古棺。

今日面臨生死,再無法寶護身,他無奈,只得取出古棺,扛著巨大的青棺,試圖砸死思無邪。

這不知品階的法寶,或許能鎮壓思無邪

只是他還沒來得及祭起古棺,思無邪卻一袖舞來,擊在南陽子手腕上。

手腕一痛,古棺轟然墜落下寧城,嗯,正中紙鶴的房間。

後來

後來,寧凡將古棺中,那似沉睡的少女,輕輕抱上了床榻。

所謂的女屍,在衣衫解開之時,慘白的臉頰,似乎紅暈了一瞬,有些詭異的恐怖。

「你敢」女屍似乎拚命想要說出這句話,卻無論如何張不了口。

她雖死,可也是堂堂豈能被

她屍僵的椒r,在寧凡的揉捏下,竟漸漸柔軟

寧城上空,一場大戰。紙鶴房中,氣氛卻旖旎,而詭異

小紙鶴薄被掩胸,看著凡哥哥對女屍她的心,先是害怕,而後,卻是撲通亂跳,好好羞人人家都死了,凡哥哥都不放過不過,這個姐姐好美呢,生前是仙女么?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