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7章南樓戰衛,綁票案(第一更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衛、劍衛,而越國魯家,便有一支500人的『南樓戰衛』,名列越國『戰衛榜』第十七位。甚至,一些大宗門的戰衛,都不如魯家厲害。 南樓戰衛,個個修為都在辟脈四層以上,500訓練有素,拉出去,恐怕都能...

鬼雀宗,位於越國西域,建於冥雀谷中。/../傳言此地在上古之時,曾隕落一隻太古玄陰雀,留下遺骨成墳,因此得名。

距離冥雀谷三百裡外,有一片綿延百里的楓樹林,名為落楓林,似乎曾是某個修真家族的廢棄林園,如今卻荒煙蔓草、無人問津。

離鬼雀宗收徒大典,還有三天。這荒無人煙的楓林上空,忽而駛來一艘金碧輝煌的千丈樓船!

樓船之上,三個融靈高手踏天破空。一個施展冰系法術,一個掌御紫色妖寵,一[email protected]佛衣、凜然執劍。紛紛出手,斬滅一地林木。

百里叢林,只半個時辰,便被三人斬盡林木,夷為平地!

偶爾路過的高手,一見千丈樓船,寶光森森,皆以為是哪個金丹老怪出行,紛紛躲開了去,不敢窺探。

看起來,神秘的金丹老怪,似乎想在這荒山野嶺建造城池呢,唯一讓人不解的,是堂堂金丹高手,為何看中落楓林這破地方,

此地要山沒山,要水沒水,要靈氣沒靈氣,建城太浪費了。

樓船降落地面,自樓船之上,降下1400名魔修,似乎得到命令,紛紛以滿地木材搭建房屋。而後,樓船上才走下一名少年,兩名女子。

少年一指,千丈樓船化作一個巴掌大的金船,被其收入儲物袋。

少年面色蒼白,身體傷勢極重。卻強撐身體,指揮著房屋的建造和布局,並不時以仙玉、仙礦、神念,勾連天地大勢,布下大陣。

修士體力、氣力遠超凡人,在少年指揮下,僅半日功夫,1400魔修便搭起兩千木屋,屋舍排列呈圓環之形,暗合陣法,外圍建起三丈高的城牆,環繞一周,僅留一處城門。

少年以五萬仙玉,無數珍稀仙礦,環繞城牆,布下一個丹級防禦陣法,此陣法在,縱然金丹老怪,都不敢來撒野,但少年卻眉頭一皺,仍不滿意。

「木屋石城,僅僅可以抵禦走獸,若遇到修士攻擊,必定一片片倒塌。且此處荒山野嶺,靈氣稀薄,對三神軍的修鍊不利罷了,姑且先讓三神軍在此住下,待日後弄些仙礦、靈脈,改造此地環境,重建此地城池1

少年,正是遠道而來的寧凡。初臨越國西域,遠離七梅城,首要任務,是先建立一個根據地。

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勉強算是能夠住人了。

城門之上,司徒劍氣一抖,寫下『寧城』二字。寧城,意味著寧凡之城!

對加入鬼雀宗,寧凡興趣寥寥,若非為了替老魔還人情,若非為了偷一偷玄陰氣,他未必願意來鬼雀宗,即便這裡,有他所謂的未婚妻。

兩千屋舍,七里小城,規模小得可憐,而所用建城材料,更是普通之極。

七梅城,通體以『玄冰』搭建,防禦驚人。天離宗,通體由『瓊玉』搭建,靈氣逼人。寧城么,若有建築大師目睹此城,恐怕要哂笑不已的。

寧城,除了防禦大陣還過得去,用材可謂簡陋之極,沒有一絲可圈可點的地方。

「思思,你將地底火脈打通,我要在城中開闢一座煉丹室。」

眾人忙碌之際,寧凡卻令思無邪,去打通地脈,以便引地火煉丹。煉製的,自然是,玉皇丹!

只不曾想,這地脈一打通,倒是引發了一些小麻煩,可忽略不計的麻煩。

一日之內,西越之地,平添一座寧城。

不過這段日子,正值越國各魔宗收徒大典,倒沒什麼人關注寧城。

唯一一個對寧城抱有敵意的,是西越修真家族——魯家。

魯家家主——魯南子,是一名融靈巔峰的高手,只差一步便能結成金丹,更精通煉體術,在越國薄有威名。寧凡建立寧城,選擇的地點——落楓林,實際便是魯家廢棄的一處林園。

數十年前,落楓林盛產一種『火楓果』,此果可以淬鍊**,價值頗為昂貴,為魯家帶來無窮利益。後來因為地勢改變,火脈被堵,此果木斷絕生長,而這落楓林,也被魯家拋棄。

一群魔修佔據落楓林,建立寧城,這個消息,魯南子不可能不知,只是起初並未關注。

區區一座廢棄林園,失了便失了,沒什麼好計較的。

但接下來一個消息,卻讓魯南子再難鎮定,神情火熱。

落楓林地底的火脈,竟然被人以大法力,打通了!

「火脈通了,豈不是說,火楓果又能重新生長了1魯南子一面驚喜,一面腹誹不已,當年落楓林火脈堵截,自己以融靈巔峰的大法力,都無法疏通,如今一群魔修建個破城,竟能意外打通火脈,這群魔修,還真是走了狗屎運。

不過如今火脈打通,這落楓林,就不能白白送給這群魔修建城了

他捋了捋鬍鬚,目露精光,看向身旁老僕,「魯明,佔領落楓林的,是什麼人,修為如何,什麼來頭,有何背景」

「稟家主,老奴派人打探過,所謂的寧城,名為城池,實際簡陋不堪,毫不起眼這寧城,應該沒什麼來頭,或許只是某個新興勢力吧。」

「新興勢力?這倒也有可能嗯,我想想『寧城』想來此城城主,是姓寧了,姓寧越國似乎沒有姓寧的大勢力這樣吧,你帶上『南樓戰衛』,去把這群魔修趕出落楓林地界,能不殺人,便不殺人,當然,若他們冥頑不靈,也不用留情的」

「什麼,主人讓老奴,帶『南樓戰衛』去1

名為魯明的老奴,露出震驚的神情。

修真界中,一般較大的勢力,都會將手下高手,以陣法編演成戰衛。類似老魔,手下便擁有三支戰衛,冰衛、梅衛、劍衛,而越國魯家,便有一支500人的『南樓戰衛』,名列越國『戰衛榜』第十七位。甚至,一些大宗門的戰衛,都不如魯家厲害。

南樓戰衛,個個修為都在辟脈四層以上,500訓練有素,拉出去,恐怕都能覆滅一些小家族了。

魯明想不通,家主對付一個區區新興勢力,為何竟動用南樓戰衛,這不是殺雞用牛刀嗎?

家主,是不是有些太謹慎了。

他咽咽口水,低聲勸道,「家主,不要派南樓戰衛去,老奴一人,堂堂融靈初期修為,覆滅一個小城,綽綽有餘的。」

「魯明,你什麼都好,就是有一個缺點,性格太傲記住,面對再弱小的敵人,都要全力以赴。『雄鷹撲兔,不遺餘力』,這句話,好好記住去吧」

魯南子言罷,閉上眼,不再言語。

而魯明,也不敢違背魯南子命令,出了門,點齊500名『南樓戰衛』,乘著夜色,朝寧城疾行而去。

500南樓戰衛,個個辟脈四層,身騎異獸,氣勢如虹,沿途趕夜路的修士,一見西越魯家的南樓戰衛,竟傾巢而出,皆驚慌躲開,個個驚奇不已。

「魯家又出動南樓戰衛了,這一次,是要覆滅哪個魔宗」

「看,融靈初期的魯明統領,親自領軍嘖嘖,能一睹融靈前輩的風采,真是不枉此生」

沿途偶有修士議論,夾在馬蹄聲中,傳入魯明耳中,更讓他神情不耐。

家主真是小題大做滅一個小小的寧城,竟然出動南樓戰衛

兩個時辰后,南樓戰衛奔襲數百里,視野遠方,遙遙出現一個不起眼的小城。

魯明好歹也是融靈高手,以他的眼界,自然看出,這所謂的寧城,建築用材,不過是普通土石木材,不值一提,不屑一顧。

他一擺手,於寧城十里之外,讓南樓戰衛收住馬蹄。

而後神念一動,殘月之下,神念夾著囂張的聲音,響徹整個寧城。

「老夫魯明,魯家南樓戰衛統領,前來收復寧城。寧城城主,老夫給你十息時間,出來見我。若你投降,老夫可以開一面,不殺人。」

魯明微瞑老眼,坐在獨角獸上,一派前輩高人派頭。

他嘴角冷笑,自己以融靈初期的神念傳音,該不會把寧城的魔修,都給嚇尿了吧。

這麼破爛的寧城,住在裡面的魔修,恐怕也都是鄉下角色,哪裡見過融靈高手。

他正得意而輕蔑的冷笑,驀然間,他的笑容死死卡在臉上,老眼圓睜,滿面難以置信。

而因為過度驚恐,他老臉的肌肉,竟然抽筋,臉都抽歪了,變得異常可笑,話都說不清了。

「三三個融靈兩個中期一個後期還有這麼多人馬」

但見月色下,南宮、司徒、尉遲三人,踏天而立,融靈氣勢,張狂放出,個個面大煞氣。而1400名魔修,僅數個呼吸,便如cho水般,湧出寧城,並以熟練的陣型,迅速擺出三個大陣。

兩儀亂梅陣,三才劍誅陣,四合冰皇陣!

1400人,最低修為,都是辟脈五層。這1400人,雪藏了40年的殺氣,於這一夜,釋放!

「什麼狗屁玩意,大半夜的,竟敢打攪我們『寧公子』清夢,不想活了1

尉遲滿面紅光,抱著小紫豬,哈哈一笑,融靈中期的法力一卷,直接將獃滯的魯明統領,震得吐血墜馬,驚駭欲死。

寧公子,誰是寧公子?能統領三支強橫戰衛,能收復三名融靈高手做手下,這寧公子在越國,絕不可能是無名之輩。

完了,這次我們魯家,踢到大鐵板了

「殺!老子的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1尉遲一馬當先,黑魔三神軍,頃刻將南樓戰衛保衛,一面倒的廝殺。

半個時辰后,南樓戰衛,死去300人,生擒200人,魯明統領也被尉遲打得半死,捉祝

寧城之外,一片喧嘩,而寧城之中,新開闢的煉丹室內,寧凡神念一掃,微微一笑,外面的戰況,已經盡數收入眼中。

「不錯,看來我不用出手了。師尊訓練出來的三神軍,果然不凡」

他收回心思,專心煉丹。身前的地面,被斬出一個三丈火坑,點點地火,被從地底引出。

火坑之上,放著碎丹鼎,八條火龍,已被封入陰陽鎖中,此刻丹鼎內,煉製著玉皇丹。

玉皇丹,煉製並不繁瑣,僅僅算是四轉丹藥,但用料卻是稀罕之極。

輔料也就罷了,關鍵的兩種材料——玉皇草、盤魔草,此兩種草,號稱『仙帝難求』。以此草煉製的玉皇丹,擁有洗經伐髓的逆天神效。

改善修鍊體質,增加軀體強度,傳言服食玉皇丹,最終可修鍊出『超仙體』,那時,總是太古神兵,都斬不破肉身防禦,堪稱不死不滅!

只是這玉皇丹,材料難尋,更有一個苛刻的服用條件——必須重傷。所謂破后而立,不破不立。你不骨骼粉碎、經脈寸斷,又如何能夠真正的重塑身體、洗經伐髓呢?

僅僅排除體內雜質,可是不夠的哦。棉花再排除雜質,還能變成鋼鐵么?

寧凡這具肉身,從小營養不良,體質羸弱,如今更是重傷、骨折、經脈大損。

這身體,實在是破的不能再破了。而這,正好是服用玉皇丹的絕佳時機。

碎丹鼎中,一縷丹香已傳出,丹鼎外,更有靈力波動散逸。

還有半日,玉皇丹,便能丹成!

天漸漸的明亮,五百裡外的魯家,此刻已是亂成一團。

魯南子舒舒服服睡了一覺,一覺醒來,竟然還沒等到魯明與南樓戰衛回來。

古怪出動越國排名十七的戰衛,滅掉區區一個新興小城,竟然需要花費這麼久?一夜都不夠?

「該不會,出了什麼變故?呵呵,怎麼可能呢,魯明性子狂些,好歹也是融靈高手,南樓戰衛陣法合計,縱然金丹老怪,都要退避三舍嗯,老夫想多了,大概魯明路上有事,耽擱了,過一會就能回來了」

等呀等,等到中午,魯明竟還未回來,而魯南子的眼皮直跳,心頭隱隱有些不安

他取出一張玉符,此符名為『傳音符』,分為主符和分符。只要在千里距離內,持符者便能對話的。

打出一個法決,魯南子清清嗓子,對玉符笑罵了一句,「魯明,趕快回來!讓你滅個寧城,你想花多久」

「」玉符另一端,沒有回聲。

「魯明?回話1

「」沒有回聲。

「不好,難道是出事了1魯南子神色震撼,魯明一個融靈高手,帶著南樓戰衛出門,早么會出事,出了什麼事!

就在他震驚之時,玉符另一端,傳來一個陰柔的男子之聲,隔著玉符,都讓魯南子感到神魂一寒。

好精深的冰靈力修為!

「我叫南宮,你的人在我手上呵呵,想贖人么,來寧城談談條件,如何」

這一日,越國修真界,發生了一起震驚天下的綁票勒索案。而寧城,第一次進入了高手的視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