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6章七梅樓船,踏上征途!(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風霜。 他下了七梅城,進入了一處密地地宮。 七梅城,本不是一座冰城,但老魔為了一人,生生將越國北域,變成雪域。原因么 密地處在七梅城十萬丈幽冥之下,有一處斧鑿的偌大空間,足足百...

「百年之後,涅皇還會降臨雨界,到時候我可否與之一戰1

七梅城百里之外,一座輝煌華麗的樓船,於空中遁行。www.Kanshangni樓船之上,寧凡立在船頭,長風驚天,卻巋然不動。

三日前,老魔要走了《七梅筆錄》,交給了寧凡一個儲物袋。

三日後,老魔一腳,把寧凡踹出七梅城,責令他趕快去鬼雀宗,完成所謂的入宗考核。

三日,太過匆忙,寧凡只來得及以種種丹藥,穩定下身體傷勢。經脈破損,骨折,一臉淤青,胸口其實還綁滿繃帶。

他還來不及煉製玉皇丹,就被老魔一腳踹出門了。而這一離開七梅,不知有多少年,回不來了。

「去了鬼雀宗,幫老子跟鬼雀子問好,至於他的閨女娶不娶,你自己看著辦吧」

「入了宗,要腳踏實地!少說話,多殺人,干實事,才是好魔頭1

「多曬太陽,這樣不容易產生心魔1

「儲物袋裡面,老子給你留了點好東西,等你上了『七梅樓船』,才能打開看。」

老魔嘮嘮叨叨一大堆,倒是有不少關心的話。半年的相處,寧凡從未想過,會是以這種方式告別。

七梅樓船,上品法寶,能容納萬人的飛天神舟!老魔當天踢宗,就愛開著樓船,載著黑魔三神軍,從天而降,突擊正道宗門。

貌似這是雨之仙界,最早的閃電戰案例了,創始者么,自然是老魔。

此樓船,聲勢驚人,不僅飛遁極快,而且還裝備了20門『靈銃炮』,以仙玉為能量,一炮連金丹老怪都能打傷。

就是挺費錢的,一炮要花2000仙玉,不是特別關頭,寧凡可捨不得動用這大炮。他儲物袋中,因為擺設大陣,進攻天離宗,仙玉消耗一空,僅剩不到5萬仙玉。

5萬仙玉,足夠蓋好幾座七梅城了,寧凡絕對不算窮人,不過跟之前幾十萬仙玉比起來,只是九牛一毛。

黑魔三神軍,冰衛、劍衛、梅衛,被寧凡帶走。府庫法寶,取走一半,發給三神軍,更新了一下裝備。梅庄靈藥,也取走了一半。

七梅城,還剩四大家族鎮守,寧凡堅決不帶走,留給老魔防身。

老魔如今,修為盡失,雖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沒人在身邊保護,寧凡不放心。

400梅衛,500劍衛,500冰衛,一路上樓船聲勢驚人,路過一些小宗門、小家族,往往把人家宗門嚇得如臨大敵。

若寧凡願意,輕易便可覆滅末流宗門,不過他如今身受重傷,到沒有心思去惹是生非。

他取出一個黑色儲物袋,這儲物袋是一件上品法寶,容納的空間,是寧凡以往儲物袋的百倍之多。

這儲物袋,是老魔交給寧凡,有些陳舊,似乎是老魔當年所用。單單這儲物袋,便是件好東西。有了這個儲物袋,寧凡再不需要擔心東西不夠裝。

他的腰上,掛滿了各色儲物袋,都是從各個地方搶來的。一身小布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某個乞丐仙門——乞食派的八袋長老。

儲物袋中,沒有裝太多東西,但寧凡打開儲物袋一看,心裡微微有些酸澀。

儲物袋偌大的空間,其中裝的,只有三件東西。

一塊紅銅令牌,銘刻有十顆太陽鏤痕。一封字跡張狂的書信,自然是老魔書寫。以及,一尊小鼎。

小鼎六角八棱三足,很眼熟上品法寶,碎丹鼎,老魔的看家法寶

想不到,老魔將自己的看家法寶,都交給了寧凡,而寧凡神念一掃,碎丹鼎中,還封印著八條翻騰的黑火龍

黑魔炎,修為盡失的老魔,連黑魔炎,都送給了寧凡

寧凡心中傷嘆,老魔明明修為恢復,本應重新縱橫天下的,但人生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來得太快,來得猝不及防。而老魔,依然能笑,依然能平靜地將一身好東西,留給自己老魔很豁達,將榮辱置之度外,但寧凡做不到豁達。他每每想到老魔被涅皇廢去修為,心中便冷若寒冰。

「涅皇百年之後,你將後悔莫及1

寧凡收起碎丹鼎,待傷勢痊癒,便徹底吞噬黑魔炎,並將《黑魔決》修鍊起來吧。

他翻看著儲物袋中的令牌,此物看似平平無奇,但以他仙帝級眼力,竟從令牌中,看出一絲破界之力。

擁有破界之力的令牌,大都是一些密地的『鑰匙』,此物,卻不知是哪裡的鑰匙。

但寧凡深信,老魔給他此物,絕對不會無的放矢,必有深意。

他收起令牌,取出最後一物——老魔的信。

「寧小子,你我師徒一場,你走了,老子也沒什麼好送你。碎丹鼎給你吧,以後踢宗時候,替老子使勁砸。黑魔炎也給你了等你《黑魔決》修鍊到第三層,便將九火龍融合為一,從中抽犬火髓』,徹底煉化到體內。那樣,才算真正掌握了一種地脈妖火。百年之後,你與韓涅天,或許會有一戰。但百年太短,你資質再逆天,也無法碎虛,但如果你搜集齊『天霜寒氣』『地脈妖火』,就算是韓涅天,也不敢惹你。甚至九大仙界,九大神皇,都不是你對手。地脈妖火么,你已奪得『黑魔炎』『白骨炎』,只需有合適的機會吞噬即可。至於天霜寒氣,鬼雀宗的密地中,正好便有一種,名為『玄陰氣』,你自己想辦法去偷吧,老子不管你閑事至於那個令牌,名為『虛天令』,是進入『古天庭』的鑰匙,有機會,等到天庭遺址開啟,你就溜進去渾水摸魚」

收了書信,寧凡露出沉吟的目光。似乎要講老魔交代的所有事情,一一吸收。

在他身後,小紙鶴安靜的看著,神情乖巧,小臉羞紅,不知在想什麼,「凡哥哥思考的樣子,真好看,像個狀元郎呢。」

與此同時,七梅城中,老魔一襲黑袍,白髮蒼蒼,法力盡失,讓他變得蒼老,滿面風霜。

他下了七梅城,進入了一處密地地宮。

七梅城,本不是一座冰城,但老魔為了一人,生生將越國北域,變成雪域。原因么

密地處在七梅城十萬丈幽冥之下,有一處斧鑿的偌大空間,足足百里。密地中翻騰著一片火海。火海的中心,盛放著一尊火焰棺材。實際上,此地底無窮火海,都是從棺材中幻化而出。

那棺材,品階甚至比『虛寶』更高,極為不凡,絕非九大仙界之物。棺材之上流轉的一縷火熱,便足以輕易焚滅金丹老怪。隱隱的,棺材上更有一絲玄妙力量,足以屏蔽天道。

而火棺之中,一個聖潔如梅的女子,似安詳沉睡。這女子與獨孤有幾分相似,但比起獨孤的冷清,卻眉目柔和,溫婉多情。此女,乃是獨孤的姐姐。

她的心臟,停止跳動,沒有一絲氣息,甚至肉身都因為重傷,隨時都會崩潰。

若非火焰棺材,不時散逸一縷欺天之力,此女一旦肉身離開火棺,必定灰飛煙滅,葬身輪迴。

而若是有上界仙神在此,見此火棺,必定震驚,只因這火棺,乃是堂堂純陽界寶,避天棺!

當年,老魔為了獲得這棺木,曾獨自一人,衝上四天仙界的純陽宗

老魔徐徐靠近火海,隔著萬丈距離,痴痴看著火棺中的沉睡女子。火浪遠遠吹拂,將老魔蒼老的鬢髮烤的焦枯,但這一切,他渾然不覺。

「小梅我的修為,終於被人廢乾淨了又是那孽徒所為當初不聽你的勸告,如今,一錯再錯,一誤再誤。」

「寧小子被我趕走了,他是個人才,修魔的人才。他或許能為我報仇吧但這次差點死了,我報仇的心也淡了,現在想想,只要你能活過來,報仇,都無所謂了」

「等寧小子修為夠了,我就讓他,救你那一天,應該不會太遠,不會」

七梅城,整片冰域,都不過是老魔以法術造成,目的,僅僅是為了讓火海沉睡的女子,略略感覺涼爽一些。

老魔立在火海邊緣,彷彿一生殺業,都被洗滌乾淨。

沒有老魔,沒有寧凡,思凡宮顯得孤零零的,或者,走了三神軍,整個七梅城,都有些空蕩蕩的感覺。梅樹之下,一道倩魂飄出墳冢,風雪更緊了,而女子幽幽看著遠方離去的七梅樓船,樓船已化作螞蟻大小,漸漸看不清了。

「他走了」獨孤幽幽一嘆,驀然回首,眼光落在墳冢之旁,青石之上,一霎,俏臉緋紅,羞惱之極。

青石之上,竟已只剩一道元嬰劍氣而第二道金丹劍氣,不知所蹤。

青石上,竟留有寧凡一句留言,似乎滿滿都是調笑口吻。

「美人有金丹劍氣,空留青石,無人欣賞,豈非憾事?寧凡踏雪而來,乘月而去,取走劍氣,他年若到元嬰,必返回取走第三劍。落款:寧公子踏月留香」

「寧小魔,你是個無賴,你是大騙子,你說了不偷劍氣!氣死了,氣死了,把我的劍氣還給我1思凡宮中,小獨孤粉拳緊握,跺腳氣惱。

哼,下次寧小魔回來,一定要給他好只是,他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呢,會很久么

樓船行了半日,寧凡撐開一副玉簡地圖,身旁跟著南宮、尉遲及司徒。當然,還有乖巧的紙鶴,以及不安分的思無邪。

不知覺打個噴嚏,寧凡摸摸鼻頭,隨手將一個玉質劍鞘收入儲物袋,那劍鞘上,正有一道金丹級劍氣,從獨孤青石盜來,短時間無法感悟,日後,再感悟吧。

「該不會,是小獨孤在罵我?」寧凡失笑,搖搖頭,應該沒有這麼巧的。

「主人,再過萬里,便是鬼雀宗思思想下去玩」思無邪軟語央求,打斷寧凡笑意。

「不行」寧凡眼神恢復冰冷,重新落在地圖上。

這漠視的舉動,讓思無邪氣鼓鼓,更讓一旁的梅衛三統領,個個神情古怪。

這個單純而缺愛的小姑娘,真的是魔名驚天的天離宗主——思無邪?

面對這麼可愛的小姑娘,少主竟然還能如此冷漠

「萬里么,快到鬼雀宗了,南宮,等到了鬼雀宗,你便領三衛在此山脈駐紮,若有必要,建個城也無妨」許久之後,寧凡才開口道。

「屬下領命1

「此山脈離主宗不遠,僅數百里,我有時間,便會來敦促你們訓練。三神軍,威名重振之日,不遠了1

寧凡眼露精光,訓練三神軍,盜取玄陰氣,擴充勢力,提升修為,自己的修魔路,第一次,踏上征途!

一切,都為了百年之後,將高高在上的涅皇,狠狠踩在腳下,讓這狼子,付出代價!

鬼雀宗,已經很近了,而因為鬼雀宗入宗考核的緣故,地面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修士,帶著家裡晚輩,前往鬼雀拜師。

而那些辟脈修士,一抬頭,看到蒼穹之上的華麗樓船,皆是目瞪口呆。

「乖乖,這是哪個大人物,駕臨鬼雀宗難道是,金丹!?」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