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5章傷涅皇,碎虛之戰!(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倒卷,千里之內的冰氣,都被乞丐一掌攝來,與血光一道,化作血雨之箭,亦十萬支,飛蝗墜落。 十萬魔兵,十萬血雨,魔兵紛紛溶解,卻再難以復甦。 白骨巨門之外,涅皇巨人之身被破了魔兵,再次反噬...

祭煉千年的本命魔火,一旦被奪,遠不是修為跌落那麼簡單,重傷反噬都是極有可能!

按涅皇性格,實際應該在法術被破之後,立刻收回白骨炎,以防萬一。www.Kanshangni只是他太過輕視寧凡,在涅皇的記憶中,祭煉千年的魔火,就算是元嬰、化神老怪,都無法逆奪。

若無涅皇的輕視,若無陰陽鎖吞火的逆天神通,若無斬離劍焚魂的『虛』級神通,寧凡絕無一絲可能,逆奪白骨炎!

涅皇的法相——黑甲巨人,驚怒之聲,猶如雷霆,一拳轟落,山崩地裂,七梅城半數冰宮,直接在拳風下塌陷。無數虛空裂縫碎裂,這一拳,幾乎是涅皇一生的巔峰一擊!

此拳若轟落,莫說七梅,甚至越國,甚至臨近數個國家,數十萬里土地,都將湮滅,寸寸成灰!

神魔一怒,篡天運,奪地命,碎裂陰陽!

無可匹敵!寧凡的眼中,反倒因為必死,再無一絲緊張,他的腦海,已然一片空白,幾近昏迷,只剩一個念頭。

逆奪涅皇的本命魔火!

丹田之中,陰陽鎖鯨吸牛飲,一片片火海,如曇花一現消失。而陰陽鎖中,醞釀的火威,遠超寧凡一身法力。

無法收為己用但此火,終究亦不再屬於涅皇!

『噗』!

白骨炎被奪,黑甲巨人轟落一般的山嶽之拳,生生中斷,一口黑血噴出,如江河傾瀉,灑落北越國冰域,淹沒一座座冰原,染的白雪世界,黑血森森。

涅皇的眼中,升起一絲悔意,大意了,這一次太大意了。早知寧凡這螻蟻,竟有逆奪魔火的詭異手段,自己就該在廢了老魔經脈時,乾乾脆脆離去。

為何要多此一舉,施展白骨炎,按下白骨一指!

恨,驚天的恨意!

黑甲巨人的眼中,化作漆黑的墨色,猶如天道一般!

「小子,我要殺你了!殺了你!古魔道,『碎骨成兵』1

黑甲巨人,將一根手指生生咬下,卻詭異的沒有一滴血流出。

一根小指,便如同一座小山,巨人咬碎小指,指骨化作黑光,黑光灑落蒼穹,演化出十萬魔兵!

十萬魔兵,持刀橫戈,如傀儡,如泥偶,窮凶極惡!每一個,都有金丹巔峰的實力!

一指碎,演化十萬金丹魔兵,涅皇這是要,屠殺!屠殺的,是以越國為中心,方圓百萬里的修真國!

此術,寧凡萬萬無法接下,他若風箏斷線,墜下雲層,跌落七梅。

而他亦無需接下,因為兩個碎虛、七名煉虛、十二名化神老怪,已破碎虛空,馳援而來。

這群老怪,個個目空一切,看也不看七梅慘狀。他們隸屬雨界神皇座下,他們自詡為正道,對魔道城池的覆滅,毫無興趣,亦無悲戚。

不過他們卻不能眼睜睜看涅皇放出十萬魔兵,否則無數修真國會化為焦土。會有不少正道宗門,被魔兵進攻。

「嘶!這涅皇究竟受了什麼刺激,為何平白無故來滅一個區區小城,為何恨意驚天,以自損為代價,施展太古魔道的失落神通,碎骨成兵碎一指骨,沒有百年苦修,可修鍊不會來這截小指」

兩名碎虛老怪中,其中一名紅髮老者,身穿紫紅蟒袍,神情凝重,嘴上說話,手上卻不停,祭起虛寶——鳳鳴尺,血玉小尺演化千萬,紛紛朝魔兵打下,擊成血霧。

但涅皇碎骨演化的魔兵,方一爆散,又血霧重聚。

此術乃太古魔脈的失落神通,演化的魔兵,除非特殊手段,否則根本無法滅殺。

紅髮老者一擊無效,面色一凝,他僅僅碎虛第一重修為,與涅皇的法力,還是差了許多埃

而老者身旁,另一名碎虛老怪,卻是一個乞丐一般的青年,亂髮如蓬草,衣衫襤褸。但此人身上雖臟,容貌卻頗為俊朗,鬍鬚拉渣,卻頗有幾分男子氣概。

雨界神皇第三子,雲不舒,碎虛第二重的高手!

「哦?太古魔脈神通,碎骨成兵?不知道比起我太古神脈——冰之神脈,誰強誰弱呢」

乞丐男子漫不經心的眼中,驀然精光一閃,流露戰意滔天。他哈哈一笑,忽而解下腰間一柄跡斑斑的鐵刀,探出左手,一刀斬下三指。

「以我三指,對付涅皇一指呵呵,也不知這涅皇除了何事,竟身受重傷,否則,我縱然斬滅十指,也傷不得他古神術,『妖皇雨』1

斬掉三指,乞丐揮掌一捏,三指爆散成血霧,蒼穹冰風倒卷,千里之內的冰氣,都被乞丐一掌攝來,與血光一道,化作血雨之箭,亦十萬支,飛蝗墜落。

十萬魔兵,十萬血雨,魔兵紛紛溶解,卻再難以復甦。

白骨巨門之外,涅皇巨人之身被破了魔兵,再次反噬成傷。以他手段,若非被寧凡逆奪白骨炎,受傷在先,法力紊亂,一式碎骨成兵,其實區區兩個普通碎虛可以破除!

自己竟然被兩個垃圾碎虛欺辱,這一切,都怪寧凡!

但涅皇卻明白,自己傷上加傷,再恨寧凡,此刻也不是殺他之機了。甚至,再在雨界拖延一會兒,來了雨界神皇,以及『冰如劍』雲天決自己,說不定會死在雨界。

堂堂魔界神皇,因為被融靈螻蟻暗算,而死在雨界,那就死得太冤枉、太委屈了。

本來,涅皇決定百年之後,古天庭遺址開啟,再來雨界殺寧凡,但如今,沒有百年,他傷勢根本無法痊癒,甚至,若再受些傷,百年之後可能都無法痊癒,將錯失『古天庭』的莫大傳承!

恨,寧凡區區一個融靈螻蟻,僅僅融靈,區區融靈!!!

「吼1

涅皇最後一次運轉法力,怒吼一聲,魔威橫掃,將雨界高手震得紛紛倒退。

而趁著這機會,他一步踏入白骨巨門,穿界返回魔界。

但本為殺老魔而來,但卻被一個融靈小輩破壞。

他的心中,必殺之人裡面,多了一個寧凡!

「小輩,百年之後,我自古天庭歸來,必要將你,碎屍萬段1

巨門合攏,涅皇遁逃!

雖然遁逃,但雨界一眾高手,卻無人敢追。四十年前,涅皇同樣是神秘降臨雨界,不知做了什麼,當時被3名碎虛、7名碎虛、9名化神追擊,涅皇一怒,在虛空之中,將追擊的19人,斬殺16,重傷3人!

唯有三名碎虛,重傷逃脫涅皇此刻雖然重傷,但若是拚死,在場的雨界高手,擋不住此人

「哼,讓他逃了」紅髮老者冷哼一聲,老氣橫秋,但眼中,明顯有慶幸之色,顯然不想真的和涅皇拚死的。

而乞丐青年——雲天舒,回想著涅皇離去前的狠話,卻露出饒有興味的神色。

涅皇的狠話,是放給誰的難道涅皇受傷,便與此人有關?什麼人,竟能傷到堂堂魔界神皇!

雲天舒神念一掃,掃過七梅城,搖頭。

七梅城中,修為最高也不過融靈,看來,傷到涅皇的神秘高手,已經走了。

唯獨神念掃過寧凡之時,雲天舒才微微詫異,多留意了兩眼。隱隱覺得此人有股莫名親近之感

「錯覺么」搖搖頭,雲天舒手中掐訣,施展了個大型療傷術——虛級法術『愈天決』,覆蓋七梅百里,為昏迷的眾魔修治傷。

「三皇子,何必為了一群魔道孽障,浪費法力1紅髮老者皺眉不悅,雨界神皇,是正道的領袖,但這三皇子一向不自恃身份,亦正亦邪,讓雨界神皇沒少頭疼。

「魔道,也是我雨界之民哈哈,走吧」

眾高手破碎虛空,揚長而去。

七梅城中,被雲天舒一個愈天決治療,無數魔修紛紛醒轉,望著七梅城一城狼藉,紛紛震驚,震驚之後,又是僥倖。

七梅城被如此強大的高手攻擊,竟還能倖存,真是難得。

寧凡躺在老魔身邊,一根手指都動不了了,他的身旁,老魔眼中有悲哀,亦有欣慰。

「那人,是誰」寧凡終於開口詢問。

「韓涅天老子收的義子如今,似乎是魔界涅皇吧寧小子,你把老子的命,撿回來了,老子總算,沒有收錯你這個弟子」

「可終究,擋不住此人攻擊。他太強,毀你一身經脈,可我無法阻攔」

「你不過是融靈修為,還想怎樣?斬涅皇?你以為,你是誰!你能從他手裡,把老子性命救回來,夠了老子累了,睡一會,過幾天,你便去鬼雀宗吧,把黑魔三神軍帶上七梅城,交給你了老子修為盡失,就在七梅,陪小梅好了」

老魔經脈被廢,寧凡如何看不出來。絕陰之毒,雖然歹毒,但實際並不厲害,祛除很簡單,只是丹方太珍稀,而煉丹的陰陽合一手法,早已失傳

故而,四轉丹藥治療絕陰毒,綽綽有餘。

但如今,老魔的經脈,卻是被涅皇以魔氣震碎接續經脈,不難,難的,是祛除經脈魔氣。以寧凡融靈修為,做不到,甚至除非他達到碎虛,或擁有堪比碎虛的手段,否則,做不到。

或者,煉製六轉以上丹藥,可以試試祛除魔氣但這對寧凡而言,同樣遙不可及。

「師尊,若我修為提高,會幫你恢復經脈。」

「」老魔沒有回答,沒有氣息。

「百年之後,涅皇再來雨界,我會讓他,追悔莫及!到時候,我絕不是融靈,百年之後,我與他,誰是螻蟻,還未可知1

「」老魔依舊沒有迴音,沒有氣息,眼神緊閉,就好似,死了

寧凡心頭一緊,一股悲哀湧上心頭,難道縱橫天下、囂張霸道的老魔,就這麼,死了!

在其緊張的時候,老魔卻『唰『地睜開眼,露出吃人的眼光,看著寧凡。

「對了!你逆奪白骨炎時候,是不是用了『焚魂』神通!你把老子的『焚魂』靈鐵用了!老子,吃虧了,吃虧了!寧小子,做人不能這麼無恥1

老魔恢復了精神,閉眼不說話,原來是在糾結這。

歡樂的老魔摯愛身死,義子背叛,經脈連廢兩次但他仍舊洒脫言笑,老天真。

這就是境界埃足以讓寧凡無語的樂觀境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