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3章老魔丹成,涅皇現身!(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他輕呼一口氣,望著天空,笑容不減。 老魔修為恢復,已水到渠成,只差最後一步,碎了天道,成仙! 但就在這一刻,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異變,產生! 百里之內的天空,忽而被遮天...

寧凡悠悠走出冰獄,身後跟著跟著一個淡若青蓮的白衣女子。-

冰獄守衛,一見少主竟帶著個絕美女子出獄,個個驚為天人。這女子,無疑是寧凡從冰獄放出,他們不會多問。這些守衛只是奇怪,冰獄之中,有如此聖潔的女子?

而寧凡一路離去,所遇魔修,皆會回頭看思無邪一眼,咽咽口水,卻不敢打此女主意。

此女跟在寧凡身後,無疑是七梅少主女人,得罪寧凡,不想活了?

寧凡去了城南坊市,將玉皇丹所需輔助藥材買齊。

而往往路過首飾店鋪,思無邪便會美眸閃爍,拽住寧凡衣袖懇求。

「思思想要這個發簪」

「思思想要這個玉鐲」

「思思想」

「不行」無論思無邪如何懇求,寧凡只冷冷一句。

這個女子,與自己有血仇,可為鼎爐,卻終不會得到寧凡疼惜。

寧凡倒是買了些漂亮首飾,可惜,都是給紙鶴買的。

紙鶴,那個在他必死之際,將他救出深淵的女孩

「主人不疼思思,思思不開心」思無邪鼓著小嘴,路人見此,紛紛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寧凡。

這麼美的姬妾,都不知疼愛,寧凡還真是個薄情之人。

只是這些路人,若是知道,在此做出小女兒姿態的人,乃是抹去記憶的越國第一魔頭——天離宗主思無邪,又該是怎樣心情。

可惜,終究沒人會知道思無邪的身份,因為根本沒人知道,思無邪是個女人。

「太屈草,枉生花,紅蕨嗯,玉皇丹的配料都買齊了」

寧凡走出最後一家店鋪,正準備折回思凡宮,默然抬頭,望著思凡宮方向,難以置信。

卻見思凡宮方向,蒼穹之上,忽而現出七道冰雲,但片刻之後,又接連現出七道火雲。

火雲與冰雲交融,化作七色雲霞,形成一股浩瀚的靈力漩渦。

非但寧凡,無數魔修於此刻抬頭,望著思凡宮方向,皆是震驚。

「天現雲霞,靈力漩渦,這是四轉以上丹藥成型,現出的異象1

思凡宮,如今只有老魔一人煉丹,可想而知,定是老魔煉製出四轉丹藥。

無數魔修於此刻,露出大喜過望的笑容。老魔是他們的主人,老魔煉製出四轉丹藥,無疑說明,其煉藥水平已晉入了『四轉』之境!

四轉煉藥師!越國屈指可數的煉丹宗師!縱然是元嬰高手,也要奉為座上賓、不敢輕易得罪的存在!

老魔成為四轉煉丹師,七梅城的地位,將水漲船高,即便是其他國家的厲害宗門,也不敢得罪!

「恭喜城主,晉入四轉煉丹之境1

無數魔修,在此刻同時躬身一拜,朝著思凡。老魔的人格魅力,竟如此之大。

天空之上,三衛統領——南宮、司徒、尉遲,四族家主——吳蘭、葉歡、方諾、墨如水,皆是踏空疾飛,直奔思凡宮,個個面色激動。

三轉煉丹師,如此身份足以讓老魔在越國橫著走,而四轉煉丹師七梅振興之日,已經來到!

而寧凡一見此異象,更是騰身而起,與思無邪二人,直奔思凡宮。

「七陰陽玄丹,師尊竟真的煉了出來!以我仙帝記憶,也不過煉製四轉丹藥而已。師尊竟憑自身天賦,硬是從三轉煉丹師,提升到四轉師尊當真是天縱之才,我不如」

寧凡微微一笑,老魔能憑自己練出四轉丹藥,再好不過。

有了七陰陽玄丹,老魔便能治好絕陰之毒,恢復修為!

「不知師尊,究竟能恢復到什麼修為1

寧凡早猜測老魔的前身,是一個九界大人物,今日老魔恢復修為,必將解開無數謎團。

一道冰虹,一道青光,寧凡與思無邪凌天而立,對七大融靈客套拱手。

四家主也罷了,並不知寧凡身後思無邪身份,只將其當做一個融靈高手,饒是如此,已驚訝萬分。

少主什麼時候,收了個融靈期的妾侍?真是了不得。

而司徒與尉遲,隱隱看出思無邪的不凡,卻猜測不出此女身份。

唯有南宮,已得冰獄冰衛稟報,知道寧凡從冰獄帶走一個女子,隱隱猜出女子身份,悚然一驚。

「少主,這是」南宮指著思無邪,眼神震撼。眼前的女子,模樣有幾分類似思無邪。而這此女修為,更是深不可測,至少也是金丹。以南宮融靈中期修為,竟完全無法看出端倪。此女,難道竟是寧凡之前捉拿的天離宗主?

南宮很難想象,寧凡究竟使了什麼手段,竟連思無邪這絕世魔頭,都收服了?而且這思無邪,好像還是個女人?

「此事稍後再說,此刻為師尊護法要緊。四轉丹藥成型,不僅會現出異象,更會引發天劫,你們小心為師尊擋劫,我去去就回。思思,你留下幫忙」

「是,主人。」思無邪乖巧點頭。

四轉丹藥的天劫,威力極強,非元嬰高手不能抵禦。若擋不下天劫,整座思凡宮都可能毀滅的。

寧凡一道冰光,回到房中,正見小紙鶴在換衣服,引得小紙鶴驚叫一聲,滿面羞紅。

而寧凡二話不說,為紙鶴披上衣衫,破門而出,匆匆登天而立。

並取出剛買的一支發簪,為其戴上。

「凡哥哥,你做什麼」紙鶴還沒問完,天空之上,無數四色天雷,凜然轟下。浩大的雷聲,震耳欲聾,嚇得小紙鶴匆匆捂住耳朵。

天劫,來了!一霎,七梅城中,近萬魔修,同時發出驚恐之極的聲音!

四色天雷,每一道,都帶有輕易滅殺金丹的氣勢。在這氣勢下,南宮在內的七大融靈,竟根本無法抵擋分毫。

此刻正是老魔成丹關鍵時刻,無法分心,必須有人擋劫。

「思思你去,捏碎這雷霆。」寧凡淡淡吩咐道。

「是,主人。」思無邪倩影一閃,蓮步輕移,直朝天雷而去。

這一幕,使得四大家主紛紛不解,寧凡在他們眼中,並非薄情寡恩之人,為何會讓區區一個女子去送死。這天雷,就算是金丹老怪,也不一定能接下啊

但下一刻,四大家主無不震驚。只見思無邪素手掐訣,一道道七彩紫霧,化作彩虹衣袖,長袖迎風而舞,飄然若仙子。

長袖招,美人動,天雷竟被思無邪舞袖紛紛掃滅。而其從容淡雅的姿容,更是聖潔輕塵。

昔有朝歌夜弦之天宮,上有傾國傾城之舞袖。

莫說四大家主目瞪口呆,就連略知思無邪底細的三衛統領,都驚得合不攏嘴。這舞袖法術,彩虹之光,恐怕就連元嬰修士,都能一戰!

而讓滿城魔修驚恐不已的天劫雷霆,在思無邪輕舞中,斷絕!

隨著天劫覆滅,一縷猶如實質的靈力波動,在老魔煉丹室激蕩迴旋。

而隨著一縷異香傳出,靈力倒卷如狂風,隨即,一道霸道、張狂的笑聲,自煉丹室傳出,響徹七梅百里。

「成了!哈哈!老子練出四轉丹藥了,老子能解毒了,老子能恢復修為了,老子,能為小梅報仇了,小梅!我韓元極,回來了1

一道黑虹之光,破關而出,直衝雲霄,正是老魔。

其掌中,握著一顆七彩丹藥,丹香裊裊,正是七陰陽玄丹。

「寧小子,謝了無你,無我韓元極今日,一旦老子修為恢復,九界之中,無人敢對你如何1

老魔鄭重地看了寧凡一眼,旋即,一口吞下七陰陽玄丹。

而一股陰陽合一的氣勢,自老魔體內傳出,絕陰之毒,頃刻冰消瓦解。

其法力,急遽上升。其氣勢,已然驚天!

融靈巔峰,金丹期!

金丹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元嬰期!

元嬰初期,中期,後期,巔峰,化神期!

修為恢復到化神期,老魔氣勢仍未停止上升,他仰天大笑,氣勢陡升。

化神初期,中期,後期,煉虛期!

煉虛初期,中期,後期,巔峰,碎虛期!

一股震驚雨界的氣勢,從老魔身上流出,而再其恢復到碎虛初期之時,天空之上,現出一道綿延百里的漆黑圓環。

天道第一環!修真七境,唯有修鍊到極致,才能現出此天道圓環。而一旦碎去此天道之環,便能一步邁入修仙四境!

老魔笑容不減,氣勢仍在升騰。碎虛分九重,每一重,都是天壤之別。

碎虛一重,二重九重,巔峰!

只要老魔一掌碎去天道圓環,便能跨越修真七境,成仙!

寧凡面色震驚,但南宮等不知老魔底細、不知碎虛細節的,顯然不知老魔如今具體修為了。

他們以凡人般崇敬眼神,望著老魔,而寧凡,卻是以敬畏的眼神,看著天空漆黑如墨的天道圓環。

「這便是天道一旦碎了天道,便可,成仙1

他惶然一驚,原來自己的師尊,原本竟是仙人存在嗎!難怪,連雨之神皇,見了老魔,都要恭敬行禮

老魔能恢復修為,對寧凡而言,是一件好事,喜事。寧凡並不指望從老魔手中,撈到什麼好處。只簡單希望,老魔能治好傷。

他輕呼一口氣,望著天空,笑容不減。

老魔修為恢復,已水到渠成,只差最後一步,碎了天道,成仙!

但就在這一刻,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異變,產生!

百里之內的天空,忽而被遮天魔氣所覆蓋。

遠處一座千仞冰山,忽然碎成齏粉。而一座千仞之高的白骨之門,現出!

巨門的出現,毫無徵兆,白骨巨門開啟,一道森白如鬼、萬丈巨大的骨爪,自巨門探出,一爪,抓在天道第一環之上,將天道捏得粉碎。

而原本準備碎環成仙的老魔,在即將徹底恢復修為的一刻,氣勢陡然回落,一口鮮血噴出,如墜落的風箏,從空中跌下,修為更是直線跌落!

煉虛,化神,元嬰,金丹,融靈而後,竟跌落到辟脈。

而那巨爪又一指點出,老魔一身經脈,竟寸寸碎裂。

碎虛巔峰!那白骨之爪的主人,竟是個碎虛巔峰的老怪!

而他在老魔恢復修為之時,突然出手,毀了老魔修為,毀了老魔希望,此人,究竟與老魔有何深仇大恨!

老魔砸落在地,砸出一個百丈冰坑,咳血不止,望著白骨巨門,望著白骨巨爪,露出悲憤欲絕的神色。

「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背叛為師」

「為什麼,哼,你無須知道。韓元極,若你安於現狀,我不介意留你一條狗命,但你竟妄想恢復修為,今日,本皇再不能留你,死1

白骨巨爪一指點向老魔,帶著碾壓一切的威勢,一旦碾壓到老魔,老魔必死!

大喜大悲,七梅城萬名魔修,已驚成木偶。

無人知,老魔竟是如此狠人。無人知,老魔竟有一個更狠的仇人,一直暗算著老魔!

而寧凡,一霎雙目血紅,手中緊握斬離劍,沖向巨指。

與老魔相處,短短半年回憶浮上心頭,他絕不能眼睜睜看老魔死,絕不!

碎虛老怪又如何,便可傷自己師尊了么!

「你該死1寧凡殺意驚天,心神竟與儲物袋中那遺忘已久的劍鞘,產生了一絲共鳴。

在白骨巨門現身,毀去老魔修為的一刻,雨界某處隱蔽虛空,一處神殿之中,雨之神皇驀然站起,難以置信。

「魔界神皇,『涅皇』,此人為何違背『九界之約』,現身雨界!難道是想與雨界開戰1

一想起涅皇的滔天魔名,縱是雨界神皇,都隱隱有些忌憚。

「雨界,要出大事了,偏偏這個關頭,天決竟然不在」雨之神皇,白眉深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