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2章瑤池聖女,陷於魔爪(第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樣未有太大改變,仍舊是一抹星光圍繞身體盤旋,但劍鋒之上,卻多了一縷熾熱。這熾熱,有一絲焚魂之效,將會隨著斬離劍品階的提升,而提升威力。 虛斬了幾下,寧凡露出滿意的笑容,張口將星光劍影吞入丹田,...

「合歡鐵…鼎爐環…」

寧凡觸摸微熱的仙礦,心中漸漸平靜。-既然意外得到這合歡鐵,日後自然要煉製鼎爐環的。

只可惜,至今尚無一個鼎爐

搖搖頭,寧凡收了心思,陰陽火透指而出,沒入仙礦之上。

兩種仙礦融合為一,想要分離,難度不校

萬物之生,由乎陰陽,陰陽火威力尚弱,但在寧凡仙帝級控火經驗下,以陰陽火黑魔炎,燒合歡鐵。以陰陽火的冰寒,冷卻靈鐵。合歡鐵徐徐熔成鐵水,靈鐵則冷寒如初。

當合歡鐵徹底熔化,寧凡一拂袖,將靈鐵捲入手中,同時單掌一揮,催動仙脈的冰靈力,釋放寒冰法力,將合歡鐵冷凝。

一拍儲物袋,將合歡鐵收入,從容將靈鐵交到墨如水手中。

整個過程,不過半個時辰,寧凡舉重若輕的控火術,幾乎將墨如水看呆了。

她袖袍半遮面,袖袍之下,紅唇微張,難以置信。

而僅僅觀摩寧凡控火的過程,墨如水便感覺,自己煉器之道,精進了一大步。

「少主天賦異稟,妾身佩服。」她接過靈鐵,上面那還有半點魔礦污染,嘆為觀止。

「如此,就有勞墨仙子為我附靈了。」

二人回到地面,徑直前往墨家煉器室。整個附靈過程,持續了一日。寧凡從頭看到尾。

對附靈,第一次有了清晰認識。

所謂附靈,便是將靈鐵熔化,提煉出其中『神通之髓』,並以特殊的陣紋,銘刻在法寶之上。

即便是同一種靈鐵,一旦法寶略有不同,陣紋便差之千里。

寧凡本想憑仙帝記憶偷學附靈之術,到頭來,卻唯有無奈放棄這想法。

附靈之道,絕不比陣道容易。自己想要將附靈之術提升到墨如水的水準,起碼要數十年了。

寧凡可沒這麼多時間,研究附靈之術,需要附靈之時,直接去找附靈師吧。

當墨如水將斬離劍交回寧凡手中,其美眸之中的依依不捨,讓寧凡感覺,自己取走斬離劍,彷彿是一種罪惡。

「少主,你一定要善待此劍…」墨如水楚楚可憐看著寧凡,軟語相求。

「會的,會的…」

寧凡的目光,落在斬離劍上,模樣未有太大改變,仍舊是一抹星光圍繞身體盤旋,但劍鋒之上,卻多了一縷熾熱。這熾熱,有一絲焚魂之效,將會隨著斬離劍品階的提升,而提升威力。

虛斬了幾下,寧凡露出滿意的笑容,張口將星光劍影吞入丹田,告辭離去。

斬離劍附靈完成,寧凡修魔以來第一件本名法寶,總算徹底成形。

在前往鬼雀宗前,剩下要做的事情,似乎只剩兩件了。

煉製玉皇丹,以及,將思無邪煉成傀儡!

煉丹室如今被老魔霸佔,一次次炸爐,害得寧凡根本沒地方煉製玉皇丹,無奈,先去解決思無邪之事好了。

如今思無邪被寧凡碎了金丹,廢了修為,關押在七梅冰獄之中,嚴加看管。

鎮守冰獄的,是冰衛魔修,一見寧凡前來,個個肅然起敬。這自然是南宮吩咐的。

「屬下王陵,見過少主1

把守冰獄的侍衛長,名為王陵,是一個辟脈十層的魔修。道果拍賣會時,他負責維護拍賣場治安,曾親眼見寧凡一道殺氣震懾群魔,心中對寧凡是敬佩不已。

「嗯。我要去『九重冰獄』,見那人…」

九重冰獄,為冰獄最底層,關押的便是最重大犯人——天離宗主思無邪。只是寧凡並未泄露此人姓名,除了老魔和黑神軍三統領,無人知冰獄九重關押的,竟是名震越國的最強魔頭。

「嘿嘿,南宮統領吩咐過,少主要見此人,隨時可以。不過少主,你可要悠著點,九重冰獄,天寒地凍,男歡女愛,可別凍著」

王陵對寧凡眨眨眼,露出一副男人才懂的笑容。這笑容,讓寧凡一皺眉,隱隱覺得王陵言辭之中,有些不對,自己跟思無邪一個人妖,有何男歡女愛?

搖搖頭,未放入心頭。

寧凡取過牢門鑰匙,獨自進入冰獄,直奔九重,並未讓王陵跟隨。

第一重冰獄,關押辟脈一層修士。一直下到第八重,已是地下千丈之深,融靈之下,根本受不住此處寒氣。第八重之內,幾個空蕩蕩的冰牢中,躺著幾具殭屍,被鎖鏈束縛。許是犯人,凍死在此無數年了。

第九重,僅有一間冰牢,寧凡打開冰門,正見一個披頭散髮的犯人,被冰鎖捆縛,垂頭似昏迷。

「思無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寧凡冷漠道。

「呵,寧凡,你來此,可為殺我?你敢么」思無邪並未抬頭,陰柔的聲音,帶著冷嘲。

「你四天仙界的本尊,究竟是誰。」

「我說了,你又認得么,區區下界螻蟻」

不知為何,今日思無邪給寧凡的感覺,非同一般。

仙帝記憶中,有一種傀儡之術,可抹去記憶,保留本體靈智,將對方煉成自己傀儡,名為《靈傀術》。

寧凡徐徐走近思無邪,他準備用《靈傀術》,對付思無邪。

只是越走近,便越覺不安,總覺得有什麼東西,一開始便漏算。

不安還在繼續…寧凡悄悄召出斬離劍,藏於袖中,那不安才減少一些。

三尺距離,寧凡止步。這距離,他能從思無邪身上,感到浩瀚壓力。幾乎毫不猶豫,便立刻飛身縱退。

思無邪輕咦一聲,未料到寧凡如此謹慎,猛然抬頭,竟露出聖潔絕美的女子容顏,唇似胭脂,眉目如畫,如一朵青蓮初開,端莊而不可褻玩。只是柔美的眼眸,卻帶著狠厲殺機。

而堪比金丹後期的氣勢,從思無邪體內散逸,其身體被鎖,但神念卻化作無形飛劍,亂花飛影般,一柄柄刺向寧凡識海。

寧凡面色微變,若被神念飛劍斬滅識海,自己轉眼便會變成白痴。這思無邪,好深沉的心機,好狠的手段,竟還藏了這麼一手。

自己明明毀去她金丹,廢了她修為,想不到,她竟還藏著修為,更以女子之身出現,這是怎麼回事…

女子的面容、氣息,及身體,絕不是能裝出來的。

寧凡心思百轉,於一瞬,想到了關鍵。他似有所悟,神情一凜,斬離在手,星光劍影舞作亂梅,試圖斬滅神念飛劍。

這舉動,只換得思無邪溫婉的冷嘲,「太古神兵么,可惜,才僅僅下品初階,憑下品神兵,根本斬不到我的神念呢…啊!不可能…」

她話語氣未歇,卻驀然慘叫一聲,神念之力猝不及防,被斬離劍斬中,更被其上一股焚魂之力,將神念之力焚了個乾淨。

其柔美的容顏,頓時慘白,氣息萎靡,驚駭欲死看著寧凡。

「『焚魂』神通,『虛』級神通,不可能,憑你融靈身份,如何能得到這種神料1

她咬咬牙,試圖施展其他神通對付寧凡,但為時已晚…寧凡不會給她第二次偷襲的機會,不會!

寧凡腳踏冰虹,一步身前,單指連點思無邪胸口,采陰指力滲透,一絲陰魅之力沒入體內,使得思無邪氣息大亂,呵氣如蘭,神情迷離,再難調動分毫法力,更何談偷襲寧凡!

「想不到,堂堂無邪宗主思無邪,竟是個女人…以上古魔功《逆陽決》假扮男兒身,險些瞞過了我…逆陽決能在身體內,塑造一個假金丹,幻化男身,迷惑於我。難怪我絞碎你金丹,你還有法力在身…思無邪,我當真小瞧了你…」

寧凡『嘶』地一聲,撕碎思無邪一身衣物,果真露出一具乳酪般的女子胴體,哪裡是什麼男人,又哪裡是什麼人妖。

而被寧凡撕毀衣物,思無邪羞憤欲死,面如桃夭滴血,跪伏於地的玉腿,一股凜然殺機現於美眸,「你敢辱我,你可知,我四天之上的本尊,是何來歷…礙嗯…這…這是什麼指力…」

她狠話未放完,采陰指的指力效果,卻越來越現出,她跪伏於地的玉腿,不由自主的輕輕摩挲,一絲透明的液體,自股間滲出。

「不許…不許看…我乃…瑤池聖女…你若褻瀆…褻瀆我…我必遣…十萬天兵…滅你全族…嗯…不要看…求你…」

堂堂思無邪,此刻哪還有半點囂張,在采陰指力之下,她所有的殺意,都化作對寧凡的驚恐,心中已只剩女子的本能畏懼。

「你想…對我如何…你不可以…嗯…好難受…這是…什麼魅術…」

思無邪的肌膚,翻起誘人的紅暈,她平生,第一次對一個男人,升起了恐懼。

「瑤池聖女,又如何…」寧凡捏起思無邪下巴,嘴角冷漠,心中卻閃過一絲悲哀。

聖女,聖女…多麼聖潔、不可侵犯的稱謂,但其下界分身,竟是一個魔頭,更害了自己,害了弟弟寧孤。她用這純情的面容,騙過多少人耳目,讓人以為,她是個善良女子…但她明明,心如蛇蠍的…

四天仙界,原來並非一處凈土…或者,普天之下,並無凈土。

「縱是瑤池聖女,寧某亦是有仇必報」他的手,狠狠在思無邪嬌乳一捏,而思無邪,堂堂半步元嬰的高手,竟疼得險些哭出來。

而疼痛之後,便有一股異樣的酥麻,將其心神浸沒…玉腿之間,清泉難止。

思無邪怕了,她發現,眼前的男子,膽大包天,竟是不懼怕四天仙界的狠人,竟敢褻玩自己。

她的心中,既怨恨,又惶恐,身子卻在采陰指力之下,迎合著寧凡的行為,這讓她高傲、聖潔的心,感到無比羞恥。

「放過我我沒有害過你也沒有害過你弟弟」思無邪可憐兮兮的眼神,幾分真,幾分假,寧凡不知。

「放心,我對你的身體沒有興趣比起得到你的身體,我更願意,多一個金丹打手」

一指,點在思無邪臻首,搜魂滅憶,傀儡煉製

半日之後,寧凡呼出一口濁氣,眼前赤身的女子,明眸純真,卻帶著金丹後期的法力,迷茫看著寧凡。在她的酥胸之上,一個梅花印記,烙印其上。

那印記,是《靈傀術》的印記。

「你是誰,我是誰?」女子淺淺一笑,若青蓮綻放,痴痴看著寧凡。

「你叫思思,從今日起,是我寧凡的第一個鼎爐。」

「鼎爐么思思想做你的妻子」女子眼神懇求,她忘了一切,只隱隱記得寧凡,本能對寧凡依賴、服從。那服從,來源於酥胸之上的烙櫻

「不行,你犯過錯,只能做鼎爐。換上衣服,和我出去。待我日後煉出鼎爐環,便是你的新家。」

堂堂瑤池聖女的下界分身,竟成了寧凡收服的第一個鼎爐?

瑤池聖女,思無邪,思思,她的命運,會如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