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1章靈鐵到手,鼎爐環?(第二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而喜悅,時而不解,時而困惑,時而驚訝,彷彿一生的表情,都用在俏臉之上。 而她的美眸,凝視著劍身之上,那一抹引人矚目的星光,心中一絲震驚,越來越濃。 「這是,這是…敢問少主,可知此劍來歷...

當晚,墨家設宴,四家主輪番敬酒,款待少主寧凡。/../

若之前眾人對寧凡還有不服,此刻對他,卻再無不服。

酒桌上,寧凡笑容隨和,談吐不俗,讓吳蘭與墨如水兩個女子,皆是目露異彩,不過葉歡與方諾兩個老頭子,卻對寧凡極不滿。

寧凡的酒量,太差了!兩杯水酒,竟然走路都在搖晃。身為魔修,酒量不好,太丟人了!

果然人無完人么…

月色入戶,酒宴散去,三家家主紛紛告辭,大廳之內,只剩淺飲杯酒的墨如水,以及趴在酒桌不省人事的寧凡。

墨如水紅唇微抿,忽而一笑,「人都走光了,堂堂七梅少主,還賴著屬下家中裝醉么?」

隨著墨如水言落,原本爛醉如泥的寧凡,眼中精光一現,法力一盪,逼出一身酒氣,失笑道,「見笑了。寧某不勝酒力,若不裝醉,恐怕就無法辦正事了。墨仙子,現在可否告訴我,焚魂靈鐵的事情。」

「少主果然想要那焚魂靈鐵?」

「也並非非要不可,我只是想為法寶附靈,若家主為難,附上其他神通亦可。」

寧凡張口,一抹星光飛出,於手中化作一柄晶瑩如水的長劍,正是斬離,遞給墨如水。

「就是此劍,墨仙子幫我斟酌斟酌,此劍附上何種神通,最為合適,對附靈,寧某可是一竅不知。」

墨如水接過斬離劍,起初並沒有在意的。她好歹是『丹寶』級附靈師,煉製金玄靈裝都不是難事。她一眼便看出,此劍不過區區下品初階。

心中微微有些不悅,暗道,若是堂堂『焚魂』靈鐵,附在下品法寶之上,豈不是埋沒『焚魂』之名么?

但一接過此劍,墨如水先是一驚,此劍,好輕!並非此劍沒有重量,而是此劍握在手中,便能人劍合一,猶如自己手臂,自然不覺其重。

「『人劍合一』…煉製此劍之人,手法高明,遠在妾身之上…」

她由衷贊了一句,再不敢小瞧斬離劍,細細打量起斬離。

明如星辰,冷若秋水,薄如蟬翼,凜若飛龍…此劍,明明只是下品初階法寶,但給墨如水的感受,卻無法用『震撼』二字形容。

她時而蹙眉,時而紅唇微張,時而喜悅,時而不解,時而困惑,時而驚訝,彷彿一生的表情,都用在俏臉之上。

而她的美眸,凝視著劍身之上,那一抹引人矚目的星光,心中一絲震驚,越來越濃。

「這是,這是…敢問少主,可知此劍來歷1

「此劍是我煉製,我如何不知…」寧凡拿起筷子,隨意吃著酒桌的殘羹剩菜,絲毫不嫌棄。

他一生窮苦,最困難之時,甚至與豬狗爭食,豈會在意剩菜。

「什麼,此劍竟是少主煉製?1墨如水花容一變,滿面錯愕,萬萬想不到,自己佩服不已的煉器宗師,竟是眼前的少主。

「少主可知,此劍之中,蘊含一絲太古星辰的碎屑…」

「自然知曉。我為師尊之徒,乃太古魔脈,足以駕馭此『太古神兵』1

「原來少主知道。看來昨日那『白日星現』的異象,必是少主引發了…太古神兵,想不到妾身今生,竟有幸見到一件…少主當真要為此劍附靈1

墨如水的神情,竟有些躍躍欲試。能為太古神兵附靈,對附靈師而言,是何等的榮幸!

「不錯,附加何種神通,但憑墨仙子做主。」寧凡微微一笑,給墨如水決定權,是對附靈師的尊重。

「哎…太古神兵,可以晉級的絕世好劍…若從心裡而言,妾身是極願為少主附上『焚魂』神通的。焚魂神通,乃是『虛』級神通,是碎虛老怪才有資格附靈的好東西。用在此劍上,絕不浪費的…以妾身『丹寶』級附靈水平,僅能附上一個神通,若附上其他神通,而不附『焚魂』,又有些浪費…」

墨如水在那裡自言自語,似難以取捨,而寧凡則聽得滿面疑惑,他對附靈之術,了解幾近於無。

聽墨如水之言,似乎一個法寶,可以附加數個神通,但她水平不足,故而只能附一個。

聽墨如水之言,為法寶附靈,需要『靈鐵』。靈鐵是什麼,寧凡不知,但並不妨礙他理解。想來必定是某種特異仙礦,而附靈之時,必不可少。

那『焚魂』靈鐵,既然稱作『虛』級靈鐵,可想而知,是何等珍貴了。

寧凡得仙帝記憶,眼力驚人,他能看出,墨如水神情有為難之色,似乎她有難處,而不能為斬離劍附上『焚魂』神通。

「墨仙子若有難處,便不要附『焚魂』神通吧。」寧凡搖頭失笑,他對附靈神通,實際並不看重,只是附上一個,聊勝於無罷了。

「難處,倒有一些…首先,那焚魂靈鐵,是韓城主之物,妾身斗膽問少主一句,少主自問,可有使用此物權利?」

「嗯,應該有吧,我與師尊,也算是生死交情了…用他一塊靈鐵,他想來會大吵大鬧,但不會真生氣的…」

寧凡笑著搖頭,他能想象,若老魔知道自己用了他的焚魂靈鐵,定是暴跳如雷,大呼『老子吃虧了』。

但老魔也只是嘴上說說,不會真生氣,老魔對自己,很大方。

「是么,少主與城主,看來相處的極為融洽呢…」墨如水大有深意看了寧凡一眼。

據她所知,老魔收過無數弟子,雖然待每個弟子都不錯,但從未對待哪個,有寧凡這麼好。看來二人性情,是十分相投的。

若墨如水知道,寧凡與老魔,並肩滅了天離宗,是無數雨界老怪追查的罪魁禍首,她定不會多此一問的。

天離一戰,寧凡與老魔互相交託生死,他們的交情,說是師徒亦可,說是忘年交亦可。老魔十分隨性,而寧凡,亦是洒脫。

墨如水幽幽一嘆,嘆息的,卻是老魔的慘遇。老魔一生收徒無數,但每次收的徒弟,都會橫死…而唯一一個未死的徒兒,更是成了老魔一生的傷痛…

這樣的老魔,卻收了寧凡為徒,視如己出,想來對寧凡、對老魔,都是難得的緣分吧。

「少主既然有信心動用此鐵,妾身自不會多說什麼。那麼妾身,推薦少主,為此劍附上『焚魂』神通。只是還有一個問題…」

「哦?還有何難處,但說無妨。我雖對附靈所知所限,但其他方面見識還算不俗,或許能幫墨仙子解決麻煩…」

「另一個問題就是…那焚魂靈鐵,被一種奇怪的魔礦給污染了…附靈的效果,可能會大打折扣,這一點,還要提前告知少主。」墨如水眉黛歉然,作為一個附靈師,為客人附上有瑕疵的神通,可是有失信譽的。

「哦?焚魂靈鐵,竟被魔礦污染了?有意思…墨仙子可願帶寧某去看看那焚魂靈鐵,或許,寧某有把握將靈鐵洗凈,也說不定的。」

「若當真如此,妾身必為少主,附上最完美的神通1墨如水欣然起身,美眸之中,帶著一絲狂熱。竟沒有半點耐性,也不顧天色已晚,即刻便鐵。

這讓寧凡頗為無語,有名的附靈師、煉器師,都是煉寶狂人么?

墨家藏寶室中,墨如水不知動了何處機關,地面忽而現出一個幽深隧道,不知通向何處。

寧凡隨著墨如水,一路下了隧道,恐怕下了地底千丈之深。

最深處,有一個三丈見方的密室,以『斷神銀』鑄成。這種仙礦不但質地堅硬,且有屏蔽神念的妙效,極為珍貴,想不到竟被墨如水鑄成一個密室。

密室之中,空無一物,唯獨於中心,放著一個玉桌,桌上擺著一塊半紅半黑的鐵礦。

紅的那一半,帶著微微熾熱,寧凡以神念去感知,竟一個不留神,被那火熱焚去一絲神念。若非寧凡神念撤得及時,必定要受傷的。

這便是焚魂靈鐵么?想不到,竟然可以焚燒神念。若是將這神通,附加在劍上,一劍斬出,豈不是連敵人神念,都能斬斷!

虛級神通,果然不可小視…

而寧凡的目光,再次落在那黑色礦物上,這一次,卻露出極為不解的眼神。

似熟悉,又似陌生,一時半刻,竟無法想起。

墨如水恭敬侍立一旁,不敢打攪寧凡思索。

而寧凡片刻之後,走近玉桌,摸摸黑礦,神情不定。

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翻起驚濤駭浪。

「合歡鐵…《陰陽變》中,記載的一種神鐵…此鐵別無他用,唯一用處,便是打造一種合歡秘寶…鼎爐環!此環的一個用處,是配合雙修功法,自成空間,容納鼎爐…有此物,魔修便能捉上千百女子,隨身攜帶,隨時使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