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7章香火一劍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堂越國第一高手,本尊更是四天大人物,竟被一個少年擒了去…這,怎麼可能1 十幾個天離長老,紛紛意識到不妙,想要逃脫,但為時已晚。 他們個個被大陣所傷,金丹被廢,身受重傷,一個都休想逃脫。...

他的心,不斷與陰陽鎖勾動。

他知道,以自己實力,無論如何,無法讓思無邪正視,更不可能,在其手下活過一招半式

修界法則,弱肉強食,自己雖融靈,卻是弱者。

「你醒了么」他對陰陽鎖問道。

「嗯你的心這麼亂,讓陰陽鎖內暴雨不斷,我如何安睡」陰陽鎖中的神秘女子,抱怨道。

「借我一次力量,可好算我寧凡,欠你人情。」

「姐姐的力量,被陰陽鎖隔絕但姐姐有個法子,幫你」

「什麼條件1寧凡不是傻子,對方不會無端示好。

「有朝一日,救我離開」

「可以1

在其說出此二字之時,一絲絕強的氣勢,漸漸升騰。

斬離劍上,一股幽獨的法力,似柔水,黯然盪開,但最終,卻化為黑炎。

寧凡仍是融靈,但這一劍,卻是神秘女子借給他的力量,只此一次

思無邪什麼來歷,他不想知道此刻他的心,只剩四字。

有仇必報!

「這是姐姐的『香火之力』如今,只剩這一絲,但這一絲,足夠你,施展一劍了。」

「多謝」

一劍,化劍為火,轉陰陽,橫斬離,化仙帝一生殺氣!

而絲絲香火,讓寧凡默默閉上眼。

此劍,在其成仙之前,再無法複製,但,此劍足以驚世

思無邪面色大異,明明寧凡只是融靈,但醞釀的劍勢,連他都畏懼。

「這是」他猶疑不定,但卻明白,絕不能讓寧凡,施展完整一劍!

舞袖招,每一道攻擊,帶著虹光,都足以輕易撕碎寧凡。

這便是越國第一高手寧凡,錯非苦修結丹,否則無法抗衡一二他一人一劍,在袖風中弱不禁風,所有的攻擊,卻都被老魔接下。

一旁還有老魔窺伺。

他見寧凡奪了思無邪飛劍,雖不明細節,卻能看出,寧凡這一劍,是要與思無邪分勝敗。若寧凡單槍匹馬,施展不出這一劍,但自己是寧凡師尊,會袖手旁觀么?開什麼玩笑?

徒兒有難,師尊該幹嘛?幫忙啊,一鼎,一火,兩巴掌,幫忙弄死思無邪才是正事!

一對一,玩公平?開什麼玩笑?寧凡比思無邪整整低了兩個大境界,這公平?

確實,老魔不願與思無邪不死不休,但若在思無邪與寧凡中選擇,他必定選擇寧凡。黑魔派,看重的,便是師徒關係!

「韓元極,你還阻我?」思無邪驚怒道。

「必須的1老魔哈哈大笑。

對魔修而言,什麼是公平?人多就是公平,拳頭大,就是公平!而對老魔而言,從來就沒有公平二字!

「韓元極,你僅是『四溟執事』,當真要以下犯上么1

「哈哈,思無邪,你這個不男不女的怪物,廢話少說,接老子一鼎1

一鼎砸落,思無邪猝不及防,俏臉變色,只能硬擋,怒道。

「還不來幫本宗,阻止此人凝聚劍氣1

此話,是對圍觀金丹所講。

那些天離宗長老,一個個身受重傷,早躲得遠遠的,生怕被捲入戰局。

此刻得到思無邪命令,自然是硬著頭皮沖向寧凡。

但寧凡眼光一寒,劍光一動,十幾個天離長老,根本無法近身一二!

他們有一種直覺,觸及劍光,必死!

「此為,香火」

這一刻,寧凡劍勢已成,劍落!

靠得最近的數個天離長老,直接被一劍削死。

那劍光,帶著一絲飄渺之意,使得寧凡明明是融靈修為,一劍卻有金丹巔峰之威!

不擇手段,也要滅了天離

此為,執念

「師尊,讓我來1

他好似周身,都變成了一道劍光,直衝思無邪。

「不好1思無邪俏臉變色,一拍儲物袋,極品飛劍朝寧凡當胸刺去。

但此劍飛到寧凡一身劍光之時,先是一震,而後立刻碎成無數碎片!

這足以讓越國無數金丹瘋狂的極品飛劍,就這般,碎了!

思無邪心頭,平生第一次畏懼,因為他在寧凡眼中,看到一絲瘋狂!

身影魔狂,眼神癲狂…這一劍,是不顧一切的劍狂!

她俏臉色變,取出一塊玉佩,就要打出法訣。

若她能打出法訣,便可憑此玉,將其恐怖的本尊一絲力量,借下!

此玉,名為界玉,珍稀無比!

「碎1

但傳入耳中的,卻是寧凡一聲冰冷之聲。

界玉,被起毫不留情,一劍斬碎!

劍光近身,快,太快!

思無邪周身被劍光一籠,好似被千萬到細線刺入,立刻經脈精髓,失去知覺。

昏迷前,他怨恨地望著寧凡,萬萬想不到,與老魔交手之時,這小小螻蟻,竟然借來香火,傷到自己…

恨,好恨!

「呵,你們殺我又能如何,我僅僅是本尊一具化身,殺了我,本尊便會知曉,知曉雨界發生變故,定會設法降臨九界…你借來香火,不凡,但你不知你師尊在四天之上,仇人如麻,你斬了我,我本尊便帶你師尊仇人,滅你師尊1

一聽此言,寧凡癲狂的眼神,忽然一顫,一絲清明中,中止了最後一絲劍光,留下思無邪性命。

眼前的思無邪,僅是一具化身?原來如此…他是一具四天之上高手,祭煉出的身外化身?

身外化身,唯有碎虛老怪才能領悟,這思無邪,本尊至少是碎虛修為,甚至更高。

難怪都說天離宗水深,原來是這個原因么…

殺一具化身,卻可能引下老魔仇人,來雨界,來越國,對付老魔…

老魔助自己救寧孤,自己,卻要害死老魔么…

「不能殺…」

他扼制著心中殺機,生生,收了劍光。

而這劍光一散,他立刻香火潰散,並失去全身力量般,反噬不輕,卻固執地將思無邪香肩按祝

思無邪俏臉一變,萬萬料不到,自己隨便一句話,就嚇到了寧凡。

但老魔,卻從寧凡罷手間,看出其內心掙扎。

他知曉寧凡有多恨天離宗,所以,他帶寧凡來了。

拜師禮,最大的一禮,即是…救回寧孤!

但老魔未料到,寧凡為了自己,願意舍下一身恨意。

這個徒兒,沒有收錯,沒有…

「怎麼,不敢殺我了1思無邪仙脈盡碎,法力全失,毫無反抗之力。

「不殺…我不殺你,卻有的是辦法,對付你!你大可期待一二1

寧凡瘋狂忍耐殺機。不能殺思無邪,不能連累老魔…但自己,更不可能放過他!

他劍鋒一偏,移過胸口,抖落劍火,一劍刺入思無邪小腹,劍氣絞碎金丹,毀了思無邪重塑仙脈的可能,旋即還劍入鞘。

左手從雲頭托起昏迷的寧孤,右手變掌,運轉法力,一掌拍在思無邪胸口,將其拍昏。

一掌,思無邪吐血倒飛,而寧凡卻面色古怪,再探手,將昏迷的思無邪扛在肩上…

思無邪的胸口,好軟,比小紙鶴未發育的小胸脯豐滿多了…這人,真是個怪物,不男不女...

他的目光,掃過天離宗僅存的十幾個長老,冷笑。

「思無邪已擒,天離已滅,爾等一個也休想留活口1

天離宗百里之內,早已連一隻蒼蠅都不剩下。

被寧凡一望,十幾個長老,俱是面色煞白。

那香火一劍,自成形,到滅思無邪,不過瞬息。

一個個長老重傷跌落境界,根本無逃脫之力,本還指望無邪宗主嚇退老魔與寧凡,不曾想,連思無邪都栽在寧凡手上。

「堂堂越國第一高手,本尊更是四天大人物,竟被一個少年擒了去…這,怎麼可能1

十幾個天離長老,紛紛意識到不妙,想要逃脫,但為時已晚。

他們個個被大陣所傷,金丹被廢,身受重傷,一個都休想逃脫。

老魔殺機一動,一掌一個,俱把脫逃的長老拍死。而寧凡,雖雙手提人,無手可用,卻也以神念祭出斬離劍,追殺長老,殺人速度絲毫不慢。

斬離斬離,此劍名為斬離,不斬天離,豈不浪費?

十五名逃竄長老,老魔殺了九人,寧凡只殺了六人。這師徒二人,一面殺人,一面收取死人的儲物袋,殺人越貨,一點不落。

而殺死其中一名長老時,寧凡更神色一動,獲得了一個意外收穫。

當一劍劈死一名長老之時,其肉身之中,血肉與消散的法力融合,竟徐徐演化一枚金色果實,有龍眼大小,其上密布玄異紋路。大道波紋在其上流轉,絲絲異香從果實內飄出。

道果…斬殺天離長老,竟斬出一顆道果…

畢竟這些長老跌落修為前,也都是金丹修為。金丹以上老怪死去,都有幾率形成道果的。

神念一卷,將道果卷到身前,寧凡微微一笑…傳聞,殺一百金丹,可得一枚道果,這便是普通幾率。自己的運氣不錯,殺六名金丹,便斬出個道果。

他神念一收,將道果收入儲物袋。而老魔見此,臉騰地綠了,心裡不平衡,難以平衡,如何平衡?

「寧小子,你踩狗屎了嗎?!老子殺9個,毛都沒!你殺6個,就有道果…」

老魔望望天空下、天離宗的廢墟遺址,越想越不平衡。

天離宗雖毀,不過廢墟之中,應該還有很多好東西。自己殺了半天人,就得幾個儲物袋。寧小子又是得斬離劍,又是得道果,還抓個半步元嬰老怪煉成傀儡…哎,不能比,跟這貨沒法比…

「我要去下面淘寶物…」老魔指著山體廢墟,老小孩一樣撇嘴。

「去吧,我又不攔你…你不走,反正我可走了。此處動靜太大,小心一會兒引來碎虛老怪,搜你魂,滅你憶…」寧凡搖搖頭,懶得理老魔,他的心,在復仇之後,空蕩蕩一片…化作冰虹,提著寧孤與思無邪,朝七梅方向返回。

而老魔,留在原地,心中那個掙扎呀…

忙了一圈,好東西都讓寧凡得了,不公平啊,不公平…

不過修真界,哪裡有什麼公平呢?拳頭大就是公平,這不是老魔自己說得么?

百里廢墟,無一生靈,誰看了都要好奇,老魔咽咽口水…萬一真有碎虛老怪來這裡探查,說不定真會一掌拍死自己,搜魂滅憶。那樣,似乎就虧大了。

「算了,老子還是回七梅,繼續第54次菱一次,老子一定要煉製出四轉丹藥…」

老魔一道黑虹,複雜離去。

而最讓他複雜的,是寧凡最後一刻的選擇,那不殺思無邪的掙扎…

他的心,微微顫動。

他一生仇人無數,徒兒不少,但徒兒,一個個都死了…不死的,只剩寧凡,與一個孽徒。

寧凡,是個好徒弟…

天離宗覆滅,此事在三日後,才被數個來探金丹察覺。

越國覆滅一宗,此事,絕不是小事!畢竟覆滅的,更是越國第一魔宗!

甚至最終,雨殿高手都介入,只是,那些高手在發現此地老魔的氣息后,一個個緘口不言起來。

最終,天離宗的事,在越國引發狂瀾巨浪,但雨殿,卻對此事保持沉默。

這是不正常之事…雨殿不介入,必定說明,滅天離之人,是雨殿都忌憚的高手…

越國第一魔宗,易主。

群魔爭雄后,鬼雀宗繼承了天離宗大多數靈脈。

對於天離宗,一個個老怪則諱莫如深、閉口不談,深怕一言不慎,得罪那個覆滅天離的強橫人物。

他們卻不知,那種讓雨殿忌憚的人物,僅僅是一個窮途末路的老魔。

他只是在越國隱居,僅此而已。那一日,他送了弟子一個大禮,天離覆滅…

他讓寧凡認識到了弱小,讓寧凡見識到了強大,盡到了師尊應盡之事…

覆滅天離,隨即被老魔扔到老魔,他開始煉製第54次丹藥…懷著期待,與無奈。

他隱隱知曉,服下此丹,或許並不會恢復修為…

「那孽徒,可會迷途知返…」老魔尋思之時,爐火不穩,險些煉丹失敗。

寧凡回到七梅,閉關數日,只為煉製一種丹藥,為弟弟寧孤解毒。

丹成之後,他與寧孤一道,離開七梅,去了一處與世隔絕的小山村。

他離去,寧孤留下,這是寧孤的請求。

寧孤希望住在這裡,無須殺人,無須刀光血影,只願平平淡淡,與世無爭。

而這些僅是表面原因,寧孤隱居山村,最大的原因,卻是害怕見到寧凡。

他記不起哥哥,每當見到哥哥,自己頭便如炸開,更會讓哥哥痛苦、內疚、自責。

在自己徹底記起寧凡之前,寧孤不打算與寧凡相認。縱然恢復記憶,此生,他也不願修道。

人各有志…寧孤和寧凡終究不同。

「若有一日,我記起你,我會去找你。」寧孤站在村口,目送寧凡。

「會有那麼一天…你想住在哪裡,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我都可以許給你。你想平淡,我許你山明水秀。你想富貴,我許一國城池、人間帝王。你想長生,我便許你功法丹藥,助你成仙…無論你想要什麼,我都能給你…」寧凡柔和一笑,但實際,並不快樂,只有自責。

兄弟,不一定要住在一起,不一定要家境相當,甚至不一定要志同道合。也許人生的軌跡,將二人分離。

但只要知道對方還活著,和自己仰望同一片天空,心頭的牽挂就不會消失。

並非所有人都喜歡一人得道、雞犬升天。

而有了這牽挂,寧凡無論殺多少人,為多少人所嫉恨,他都不會忘記,自己是一個人,不是魔。

「我曾發誓,覆滅天離,我做到了可我,太弱…修道路上,我微不足道,但這條路,我已踏上,無法回頭,便只有,走下去…」

天風之下,群山之巔,寧凡立於雲霧間,悄悄注視山村中的寧孤。

心頭枷鎖,碎去,他抬頭,蒼穹便更加廣闊。他俯首,大地便更加遼遠。

「天為吾妻,地為吾妾當年亂古,或許便是這種心情亂古,若無你,便無我今日他年若有機會,我會助你,將亂古魔名,響徹寰宇登上這修道的極致巔峰1

此乃,修道之心!

下一次,不會再有香火之力。

下一次,只能靠自己。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