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6章太古神兵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星辰』鍛造的神兵,有一個特性,那便是法寶本身,可以晉階! 一般而言,一件法寶成型之後,品階便限定死,終生無法晉階。而為了將固有的法寶,提升威力,四天九界,多了一個全新副職——附靈師。 ...

虛級大陣,一陣出,千山滅,江海平,血光遮天,百里大地,生生碎裂。

幾乎一個瞬間,天離山便摧枯拉朽的崩潰,百里樓台,一息粉碎。草木凋謝,灰飛煙滅!

血光中,辟脈期天離弟子,幾乎一個照面,便被大勢一震,化作血霧暴散。而融靈高手,亦僅撐過數息,便仙脈寸斷,被大勢絞碎。

唯金丹高手,能強撐不死,但個個金丹碎裂,修為跌落,只剩融靈!且終身再無法結成金丹!

這大陣,並非真正的虛級之威,因為仙玉不足,否則,便是元嬰、化神修士,也必被大勢絞碎,這些老怪,豈會僅僅碎裂金丹。

此陣威力,歸根究底,應在嬰級巔峰的程度。

毫髮無傷的,整個天離宗,僅有一人。

『無邪宗主』,思無邪!

後山之中,他腳踏星光,凌天而立,目光冷漠。

天離宗,滅且被區區黑魔派滅,對他而言,是羞辱!

韓元極韓老魔,思無邪認識,她亦不懼老魔,她知道,老魔修為跌落。

「韓元極!我不問原因,今日,你們可以死了1

「嘿嘿!老子沒活夠,不想死1

老魔一步踏出,沉聲一喝,震碎思無邪威壓,冷笑不已。

揮袖,祭碎丹鼎,黑鼎迎風而長,八火龍縱橫,老魔鬚髮亂飛,魔威遮天,一指,黑鼎火龍,俱朝思無邪鎮壓而下,天空雲霧,俱被火龍蒸干。

一鼎,帶著金丹退避的威勢,天離廢墟之上,僅存的十餘名重傷金丹,紛紛抬頭,忌憚不已!

碎丹鼎!黑魔炎!

憑此物,老魔曾陰死一個金丹後期,並取代那人,成為『越國十大高手』。

但除此,低調的老魔,幾乎不顯山、不露水,讓人暗暗猜測其實力,是否是碰巧弄死那金丹的。

融靈後期但憑地脈妖火,老魔足以一戰越國老祖。

老魔身後,寧凡面色略顯蒼白,托著弟弟寧孤,皺眉。

老魔實力,毋庸置疑,但思無邪,卻也古怪之極。

第一,他看不出思無邪性別,分不清此人究竟是男是女!

第二,自己面對思無邪,陰陽鎖竟微微顫動。

那顫動,似興奮,似歡欣,似乎思無邪身上,有某種東西,讓陰陽鎖垂涎,想要得到。

第三,思無邪的氣勢!

這氣勢,給寧凡一個錯覺,思無邪,不弱老魔!

此人莫非和老魔一樣,是個大人物,但修為被廢?

不對,似乎不一樣。

不出寧凡所料,思無邪見老魔祭出碎丹鼎、黑魔炎,秀眉一蹙,卻不懼。

他長袖一抖,香風陣陣,袖中一點寒光射出,在巨鼎上一點,發出雷霆轟響。

寒光與巨鼎對撞,兩件法寶,竟不分伯仲。

長袖招,虹霓舞,法力激蕩。

二人一時,難分勝敗。那一點寒光,被思無邪變出無數劍訣,而老魔,則控火抵禦,法訣不斷,一個個法術,皆是嬰級之上。

山崩石落,天現異象,整個越國,都隱隱感到此地波動。

嬰級法術,極耗法力,老魔與思無邪皆非凡人,但老魔,法力融靈,低了思無邪一個大境界。

這二人,出現在雨界,越國以寧凡的心智,微微古怪。

老魔在此,像是隱居,思無邪,又是為了什麼?

這種人,會為了一個區區長老,明知老魔不好惹,還放言橫掃七梅?

他應該另有圖謀這越國,有什麼,讓他想要得到吧。這種人,不需名利,不求稱霸,應該,是為了寶貝

寧凡能想到這些,已然不俗。至於思無邪的具體圖謀,則不是他可過問的。

二人鬥法,寧凡無法介入,甚至,一旁的金丹,同樣不敢介入。但遠遠看去,憑仙帝級眼力,卻將思無邪的一點寒光,看了個清楚明白。

那哪裡是什麼寒光,分明是一柄雷銀色的小劍…

讓他驚訝的,不是小劍本身,而是那劍中,一點雷銀星光…

「這是,『太古星辰』的碎屑!這不是上古神魔鍛造神兵,才能使用的神料嗎1

寧凡會驚訝,並不奇怪。能使用『太古星辰』鍛造的神兵,有一個特性,那便是法寶本身,可以晉階!

一般而言,一件法寶成型之後,品階便限定死,終生無法晉階。而為了將固有的法寶,提升威力,四天九界,多了一個全新副職——附靈師。

法寶品階雖不能提升,卻可以通過附加神通,而提升威力。如老魔的碎丹鼎,便附加了『定身』神通,而自己之前殺吳東南繳獲的追影劍,便附加了『追影』神通。

法寶不能後天晉階,是常識,但有一種神料,卻能打破這種常識。

太古星辰!

古神魔以太古星辰鍛造神兵,神兵可不斷祭煉,不斷晉階,最後成為鎮壓十方世界的神器。

譬如自己丹田之內的陰陽鎖,其中便摻雜有『太古星辰』。

而更有傳聞,太古之時,有一孫帝,執掌十億世界,以一整片太古星辰的星域,煉成一寶,無人可敵!

想不到,思無邪竟有太古星辰這種逆天之物,更煉出一柄寒光飛劍,也難怪陰陽鎖會顫動了,畢竟二者,都有太古氣息。

處於下界的雨之仙界,絕不可能有太古星辰這神料。看起來,思無邪的來歷,亦頗不小,極可能,也來自上界——四天世界。

寧凡腦海中回憶著太古星辰的特質,從中搜索對付太古神兵的方法。

太古神兵,寶成之日,星河碎裂…

太古神兵,可碎星斬月…

太古神兵,非神魔不能徹底駕馭…

他目露精光,最後一點,似乎便是太古神兵的弱點!

唯有神魔,才能使用太古神兵。但,何謂神魔?神魔,即是太古魔脈的繼承者。老魔是,自己也是,但眼前的思無邪,寧凡仔細看過,卻發現,不是!

古怪,非神魔體,為何弄來太古神兵

古怪,不理解,但一個想法,卻在寧凡心頭升起。

「若我以身奪劍,有六成把握,奪走此劍…」他眼神露出猶豫之色,六成把握,逆奪此劍。四成,死在劍下…

不能只仰仗老魔

救寧孤,滅天離,是我的抉擇

打不贏思無邪,就玩陰的

在寧凡猶豫之時,老魔與思無邪的鬥法,漸漸分出高下。

仗著寒光飛劍,思無邪踏空不動,彈指御劍,舉重若輕。而隨著時間推移,老魔的劣勢開始顯露。

他與思無邪戰力相當,但二人法力,卻是懸殊。思無邪半步元嬰法力,起碼是老魔融靈後期的數十倍。拚鬥法寶,最耗法力,一炷香功夫,老魔法力已開始不支,氣息也開始紊亂。

「寧孤已救,該跑路了…」老魔皺眉。

「想走!不留些什麼嗎1思無邪嘴上這般說,心中卻是暗暗鬆了口氣。他亦不願與老魔不死不休。

二人皆是大人物,在此地,以各自心照不宣的方式重逢,區區一個下界宗門,不值得拚死

但寧凡,不願走

寧孤的仇,如何算!

他寧凡,已布下大陣,滅了天離無數弟子,雙手染血。

但這血,不夠。

他目光抬起,望著思無邪劍影寒芒,決然!

將寧孤置於雲上,他腳踏冰光,化作冰虹,挺身而出,以血肉之軀,迎上那寒芒劍影。

「六成是生,四成是死,但我身懷陰陽鎖絕不會死1

一點寒芒,一劍斬過寧凡的身軀,血光漫天。

老魔面色大變,而思無邪,微微一怔之後,譏諷一笑。

「想奪我化神神兵么,可惜,你還不夠」

「是么1血光散去,寧凡渾身浴血,雙手不避劍鋒,死死抓出劍體。

一霎,思無邪俏臉一白,再難鎮定。他感到,自己與飛劍感應,正漸漸消失。

此身非本尊,無法隨心所欲控制神兵,但,也不應被寧凡區區融靈逆奪寶劍!

再看寧凡,渾身浴血后,手掌攢握寒光飛劍。

飛劍刺入其胸,再入半寸,便能破其心、斬其命。

但他回憶著亂古以及,以血液,瘋狂在劍身之上,畫下符櫻

陰陽魔脈一動,原本無主飛劍,立刻脫離思無邪控制,認主!

太古星辰之寶,可謂神兵,非神魔不能駕馭!

區區思無邪,任你有何古怪,此刻**凡胎,有何資格,駕馭此劍!

「從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劍,我為你命名,『斬離』!意思,便是斬盡天離1

寧凡單手一握,一點星光,化三尺青鋒,劍光如水,如露如電!

斬離這不是劍,而是寧凡的決心!

「思無邪,我最後問一句,封命尺,可有解決之法」

「沒有1思無邪目光陰沉,此劍雖為神兵,但運用太古星辰極少,根本不重要。但他卻怒,怒寧凡這小老鼠,弱小之人,卻一再觸怒自己。

「是么為何我如此弱小,如此,不堪」

斬離一橫,一股熾烈如火的劍意,從寧凡身上湧現,眼露殺機。

ahref=起點中文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