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3章天離,人心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等我,別亂跑!你殺了人家吳長老,這事還沒完,小心點好,盡量不要暴露身份。否則死在天離宗,老子可不幫你報仇…」 這叮囑,明顯是關心,不過從老魔嘴中說出,倒有點像威脅。叮囑罷,老魔掐了個隱身訣,身...

17歲,寧凡立在了天離之巔,山風吹拂,眉宇深鎖。

瓊樓玉宇,畫閣朱戶,雲霞掩映,日升紫氣。空中時有仙人踏雲而來,飄然出塵。有仙鶴流連山間,有鳳雛鳥於澗溪鳴叫,有老樵登山而歌。

這裡,真的是天離宗么?寧凡眉宇緊皺,這與他想象之中的越國第一魔宗,相差太遠。

「不覺得奇怪么?明明是魔宗,從外看來,儼然卻是正道仙門。」老魔冷笑道。

「嗯,有些好奇。」寧凡點頭。

「真正的魔,從外表是看不出來的。修道者,目力甚至可以洞察天地,但唯獨,難以看破人心的偽裝。真正的魔頭,不會跟人宣揚自己的惡行。魔,就要會欺騙,否則無法存活於世…人心叵測,這四字,錯非親身體悟,你永無法明白。」

老魔與寧凡,立在天離之巔,這或許是老魔第一次對寧凡交心。

「人心叵測么…」寧凡品味這老魔的話,沉吟。

「四十年前,我看走了眼但來到雨界,返回越國,卻有被鬼雀子收留人心,難說,但,我應沒看錯你,你與我很像只是你的心,還有枷鎖。」

天離宗百里仙宗,宗門上空千丈高,懸浮著一座四方的紫玉高台。高台之上,立有四座天門,中央被劃分出七十二座會場,宗比便在此舉行,熙熙攘攘都是修士,有宗比弟子,也有觀眾。

山路之上,來來往往俱是修士。

老魔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簡,遞給寧凡,指向懸空玉台。

「寧小子,你已開闢神念,知道玉簡怎麼用么?把你弟弟的相貌,烙印在玉簡上…稍後,老子一個人潛入天離宗密地,搜尋你弟弟下落。你便在那玉台上,等我…天離宗禁地,有不少『煉屍』守衛,你去了,是累贅…若老子救出你弟弟,便回玉台,與你匯合,若事不可行,再從長計議。」

融靈修士,能開闢神念,那是一種精神力量。神念有諸多妙用,其中一種,便是將腦海記憶,烙印刻畫,給人閱讀。而玉簡,便是承載記憶之物。

寧凡接過玉簡,放於額前,腦海回憶著海寧寧家、回憶與弟弟寧孤的一幕幕過往,以神念,將寧孤身影,烙印在玉簡上。

嘴角難得勾起溫馨笑容。他無父無母,曾經唯一的牽挂,便是弟弟寧孤。

那一年,自己6歲,帶著5歲的寧孤給人做工,一天掙幾個銅錢,捨不得花,耐著天寒,餓著肚子,給寧孤買了糖葫蘆。

那一年,自己10歲,寧孤9歲。寧孤被醉漢打傷,寧凡一怒之下,與醉漢拚命,如一條悍不畏死的瘋狗。

那一年…

回憶一路坎坷,但無論多苦,寧凡都覺得溫馨,若自己救出寧孤,只要有自己在,天上地下,再無人可傷他!

「寧小子,快點1老魔不耐,打斷寧凡回憶,將烙印一半的玉簡搶到手中。

「呆在玉台等我,別亂跑!你殺了人家吳長老,這事還沒完,小心點好,盡量不要暴露身份。否則死在天離宗,老子可不幫你報仇…」

這叮囑,明顯是關心,不過從老魔嘴中說出,倒有點像威脅。叮囑罷,老魔掐了個隱身訣,身形消失,不知去向,大概是進入天離宗了吧。

寧凡一笑,老魔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取出廣寒巾,蒙住面,絲巾之上,帶著一抹女子唇香,讓寧凡恍然失神。

以廣寒巾遮面,天離宗無人能識破自己身份,自己定會安全。

他一個縱身,踏天飛起,白衣黑氅,仙骨傲然。一旁乘涼的辟脈修士,一見寧凡竟踏天而起,眼都看直了。

「這個融靈前輩是誰,好面生,好年輕…我越國,何時出了如此驚艷人物…」

路人紛紛唏噓不已,羨慕地望向寧凡。一千辟脈修士,才能出一名融靈,自己等人,何日能如寧凡一般,成為踏天破空的融靈高手。

融靈之下皆凡人,碎虛之下皆螻蟻!

寧凡腳踏冰光,幾個縱身,便降落在懸空玉台之上。玉台四天門,皆有知客弟子守候,專為接待融靈高手。

見寧凡踏天而來,自是融靈,一名嬌滴滴的女弟子,立刻香風陣陣迎接,盈盈一福,

「前輩好生面生,似乎不是我天離之人,想來是外宗前輩了…小女子秦蓉,願為前輩引路,解說宗比…甚至,前輩若對小女子有『特殊要求』,也不是不可以…」

女子辟脈三層,聲音嬌軟,帶著絲絲魅意,眼如秋波,水靈靈看著寧凡,眼光勾人。

此目光,運上媚功,縱是辟脈十層,恐怕都會被魅惑,但寧凡目光不動,亦未『特殊要求』。

特殊要求,多半是床第之歡。此女非完璧,更是魔女,寧凡看不上。

「你帶我逛逛宗比,其他服侍,大可不必。」寧凡壓低嗓音,聲音沙啞,老氣橫秋。

女子哪敢怠慢,陪笑道,「是…那秦蓉,便帶前輩看看宗比…此次懸空玉台,共有七十二會場,每一會場有兩百弟子鬥法…今日是宗比第九天…」

「嗯。」寧凡不過裝裝樣子,在此等待老魔,對什麼天離宗比,倒是漠不關心。

他目光隨意掃過會場,目光微凝,七十二會場加起來,起碼有百名融靈高手,至少有數千名辟脈十層…天離宗的底蘊,竟如此強大…

高手數量,遠超鬼雀,單單一個天離宗,便足以橫掃越國…天離宗的水,很深。

搖搖頭,天離宗水再深,他也不懼天離的。哪一宗一派,水又不深呢?

自己擁有亂古傳承,誰能說,越國沒有另一個寧凡,獲得了另一個傳承?

他走過一個個會場,面色不懂,但走到第十五會場時,驀然收住腳步,眼露震驚。

那道身影,不會認錯!

會場中,一個黑袍少年,持一柄冰尺,連敗十餘名辟脈十層高手,威勢不凡。

每當戰敗對手,這黑袍少年根本不給對方認輸機會,往往一尺斬落,將對方頭顱砸碎,腦漿四溢,殺人無情。

讓寧凡震驚的,不是黑袍少年的狠辣,而是少年的容貌。何其熟悉,又何其陌生…

寧孤…他怎麼在這裡!

他不是被天離囚禁了嗎…怎麼反成了天離弟子,在此比試?

而那冰尺,給寧凡一種極其邪異的感覺

有古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