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22章元嬰女妖,軟語討饒(第三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抱,微微掙扎,卻被寧凡抱的更緊。 「不要動,不要反抗,若你認輸,我可放你一馬」寧凡冷冷道,懷中縮著個大美人,他不可能不動心,但此刻他只求憑采陰指讓女子服輸,倒也顧不得那麼多。 「若我不...

「若我勝她一招半式,還請師父遵守諾言,帶我去天離宗…」寧凡決然踏天一步,負劍身後,無懼望著腳下蘭若寺。-

「放心,老子從不食言…雲若薇,你就陪這臭小子,戰一場吧。無須留情的,他與你大哥雲天決,可沒半點關係的若他敗,則讓他死在這裡好了…」老魔冷冷道,似又變回冷血無情。

「你們黑魔派,總是這麼隨性而為呢…罷了,若他死了,可不怪我…」

蘭若寺中,一道香風衝天而起,香風中心,粉霧瀰漫,其中是個淡衫明眸的美人。

她佇立夜空,月色之下,嫻靜美好,宛如一個白玉美人。青絲在夜風中吹拂,安寧美好,一雙明眸,如星辰似明月,瓊鼻粉腮,清雅曼妙。

纖腰盈盈一握,赤著秀足,玉腿修長,潔若月兔。皓腕系著手鏈,掛幾個銀鈴,夜風一吹,銀鈴響動,煞是好聽。

最奇特的,是她的衣衫,素青似染,松枝為簪,柳葉為佩雲若薇,名字含『草』,身上配飾,亦是草木,而其妖身,恐怕亦是草木成精了。

她美眸淡淡掃向寧凡,一股淡淡殺機,飄渺難尋,似素女幽嘆。

這殺機雖淡,但縱是融靈後期修士,恐怕也要被女子殺氣鎮住,而無法動彈分毫。

被殺氣一衝,寧凡仿若嗅到女子青草般的體香,心神一盪,但旋即壓下心思,不動聲色,只裝做被女子威壓鎮祝

寧凡修為雖低,但仗著仙帝記憶,一生殺意,四天九界,有哪一人能憑威壓,讓寧凡折腰?

雲若薇做不到,就算碎虛老怪,亦難以做到。

寧凡還能動彈,但這一點,他不會告訴女子。女子妄圖以威壓鎮住寧凡,而寧凡,正好可順水推舟,待女子接近自己后,趁勢施展絕頂魅術——采陰一指!

只要能夠點中女子,寧凡有把握,一瞬制住女子。

女子蓮步輕移,於夜空中,凌虛微步,徐徐走近寧凡。

「真的很像大哥呢,這份鎮定,亦是極像若他是大哥之子,我便是他姑姑呵,我在亂想什麼」

立在寧凡身前,女子抬起青蔥玉指,輕輕點在寧凡天靈。只消法力一吐,寧凡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你現在退去,我可以不殺你的…」女子幽幽一嘆,略略失神,隱隱的不願殺死寧凡。

而在女子失神一刻,寧凡目中精光一閃,猛然抬手,以迅雷掩耳之速,一指點在女子皓腕上。

觸碰到女子柔若無骨的肌膚,寧凡心神不變,轉而勾動陰陽鎖之力,逆運魔脈,轉陽為陰,點出一絲陰力,透入女妖柔嫩肌膚。

而女子的容顏,於這一瞬,凜然生怒,怒中有羞,羞中更有一路淡淡的驚恐。

寧凡竟能動彈,竟未被自己威壓鎮住,這怎麼可能從未聽說過融靈小輩,擋住元嬰老怪威壓呢

而更糟糕的,是女子意識到,自己的手腕,正被寧凡觸碰。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被男子觸碰一瞬,她面色紅暈,只覺一股酥麻電流,流轉心扉,讓她冷顏一紅,羞不自禁。

殺人如麻的女魔,羞起來,竟宛如鄰家少女。

而旋即,女子發現,糟糕的事情,遠遠沒有中止。寧凡的手指,彷彿帶著特殊魔力,一絲陰力沒入自己經脈,竟讓自己嬌軀乏力,渾身嬌軟,一聲嬌喘,旋即竟無法調動絲毫法力了

怎麼會,我的法力這是,魅術!他,他想對我做什麼

此刻女子,渾然忘了自己是元嬰老怪,而寧凡,只是一介融靈小輩。她只是有些驚恐,這是女子的本能.

女子稍稍鎮定芳心,她感到,這讓她迷亂的陰力,雖然厲害,但自己還是能將其逼出體外的,只消安然撐過一時三刻,便讓輕薄自己的寧凡,好看!

但最糟糕的事情,旋即出現了。寧凡順勢一攬,將女子半摟懷中,一手攬腰,另一手卻捏在女子粉頸之上,根本未給女子逼出陰力的時間。

而寧凡的手肘,不經意地,更微微碰到女子嬌軟的酥胸,讓女子嬌軀,更加麻軟

可惡,這究竟是什麼魅術,竟然我讓我這麼難熬好難受,好難受好熱

女子依偎在寧凡懷抱,微微掙扎,卻被寧凡抱的更緊。

「不要動,不要反抗,若你認輸,我可放你一馬」寧凡冷冷道,懷中縮著個大美人,他不可能不動心,但此刻他只求憑采陰指讓女子服輸,倒也顧不得那麼多。

「若我不認輸你會對我如何你可惡,無恥放開我不要碰」女子的眼神,開始迷離,她的身子,竟如此敏感,敏感到被寧凡無意一碰,就心神失守。

采陰指為仙帝魅術,本就霸道。若寧凡有元嬰修為,甚至可以一指,讓元嬰女子,對自己俯首稱臣,寬衣解懷,任其驅策

加上此女身子異常敏感,被寧凡觸碰,被寧凡摟抱,被寧凡男子氣息侵襲,她已恍然失神。明明想要催動法力,逼出采陰指的陰力,但身體被寧凡折磨,越來越不聽使喚了…

莫說逼出陰力,就算抬起素手,推開寧凡的懷抱,都做不到。

「你好大膽子竟敢…你可不可以…放開我…這是…什麼魅術…礙求求你」女子胸脯起伏急促,酥胸觸碰寧凡手臂,竟是如此美好感覺。

她羞憤欲死,卻無法壓下這感覺可恨的登徒子他來踢宗,我難得善心,放他離去,但他竟敢,竟敢如此輕薄自己

「求求你放開我」女子閉上眼眸,淚珠冰涼地滴在寧凡手背。

為何,為何軟到在他懷中,為何無法使力…

可笑么,荒謬么,自己堂堂元嬰修為,竟被一個融靈男子,肆意揉捏,而自己,更是對他,軟語相求…

她心頭嗔怪寧凡無禮,但身子卻越來越奇怪,讓她隱隱覺得,若不趕快掙脫寧凡懷抱,逼出采陰指指力,自己會徹底沉淪情.欲,為寧凡所控…

好可怕的指力,好可怕的魅術…

我恨你,我恨你,如此輕薄我,我若脫逃,定要殺你殺你嗯,好難熬好空虛

「黑魔傳統,給我一件寶物,我就此離去,不再踢宗。」寧凡哪裡不知懷中女子異變,已是騎虎難下。

他的話,幾乎是貼著女子耳垂說出,讓女子芳心更加慌亂,一絲殺意,也被情.欲淹沒

罷了,罷了我求饒

女子將臻首靠在寧凡肩上,迷離道,

「你放開我我認輸…就依你黑魔派傳統給你寶物蘭若寺中你要什麼都好…都給你嗯…都給你…」

她只求脫離寧凡魔爪,區區寶物,區區與老魔仇怨,似乎都不重要了…

「既如此,冒犯了…」

寧凡毫不猶豫鬆開女子,若再不鬆開,他自己都要把持不住了。女子每一聲嬌喘,都是魅惑

他迅速退到老魔身邊,神情警惕,提防女子恢復法力后,盛怒之下,掌斃自己。

若是男修,莫說元嬰修為,縱是金丹,寧凡也無法取勝。

若是其他元嬰女子,沒有此女敏感體質,縱然寧凡以魅術偷襲,也未必能讓女子折服。

偏偏此女體質異於常人,偏偏采陰指霸道異常,偏偏寧凡不懼元嬰威壓,偏偏寧凡膽識驚人,敢以身涉險,偷襲女妖。

他勝過女妖,有太多巧合,手段更是卑鄙,但勝便是勝,這就是魔修。

敗了,便毫無意義。金丹魔修,若是玩陰手,未必不能坑死元嬰。

掙脫寧凡懷抱,雲若薇匆匆拉開距離,心有餘悸。

沒有寧凡使怪,她迅速逼出那一抹陰力,氣息才漸漸恢復正常。

滿懷幽怨地望向寧凡,神情太過複雜

要殺他么似乎,下不去手可!連我『蘭若姥姥』,都敢輕薄!

這寧凡,真是不學好,也不知從哪裡學的魅術,這麼霸道,想當淫.賊么…黑魔派中,可從未有哪任『黑魔』,當過採花賊呢…

雲若薇目光複雜,而老魔,則是目光震驚了。

他已無限高估寧凡,卻仍未想到,寧凡對女子的殺傷力,這麼大

「乖乖,剛才寧小子使得,是什麼魅術,連老妖婆都給放倒了不愧是老子弟子1

這麼一想,老魔收了驚容,神色愈發得意。

這老妖婆,當年被男子看一眼姿容,都要殺人的,更對寧凡如此心慈手軟,更軟語想求

寧小子,你這是要逆天礙融靈期,做掉元嬰女妖,不管用了什麼卑鄙手段,都是好樣的!

廣寒巾,十萬仙玉。這二物,雲若薇交給寧凡之後,便逃也似的奔回蘭若寺,生怕再看寧凡一眼。

廣寒巾,上品靈寶,遮於面上,即便是化神老怪,也認不出自己面容。

寧凡擺擺頭,將這女子的身影從心中掃去,鄭重望向老魔。

「我勝了,你說過,要帶我去天離宗…」寧凡冒著得罪女子的風險,原本為的,就是這簡單目的。

「好,好!去天離!不過想不到,老妖婆連自己的面紗都送給了你戴上這面紗,天離宗,無人可認出你容貌走吧,去天離1

一道黑虹,劃破長空,直奔回越國天離宗。沿途遇到幾個宗門,老魔隨意踢掉,搶走無數法寶仙玉。

而在二人離去后,蘭若寺中,一個女子仰首,望著天空將散未散的月色,秀眉緊蹙。

「臭男人」她輕輕罵道,十指絞在一起,皓腕搖動,傳出悅耳的鈴鐺聲。

越國,離恨山,天離宗,今日正是宗門大比的第九天。

清晨拂曉,離恨山巔,綿延百里,俱是瓊樓玉宇,仙霧氤氳,雲霞映日。

而一道黑虹,在旭日東升之時,悄無聲息,降落在天離宗山腳。

「巧了,正趕上天離宗宗比,這樣渾水摸魚也容易些記住,等下進了天離宗,莫隆!崩夏ФV齙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