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9章黑魔派的傳統!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踏雪決》,第二層,突破! 融靈生死,突破一層功法,金丹生死,突破二層功法。老魔碎丹鼎攻勢,有金丹級別的殺傷力,寧凡冰靈力足夠,《踏雪決》突破二層,並不奇怪。 只是他鎮定自若的舉動,...

「看什麼看,蠢貨!快感悟生死危機!你這遁術突破一層功法,便能掙脫定身1老魔嘶吼道。www.Kanshangni

老魔此刻眼神,讓寧凡想起海寧寧家見過的一幕場景。

母鷹為了讓幼鷹學會飛翔,會將它帶到天空至高處,將其狠心丟下。以生死,逼迫幼鷹學會,飛翔!

原來老魔是想給自己生死危機么…

寧凡心頭一暖,閉上眼,時光仿若流轉地慢了。

他背心冷寒,俱是碎丹鼎給他的生死威脅…

此寒一起,原本無法領悟的《踏雪決》,法力流轉,隱隱已突破第一層…

只需一念,便能掙脫定身,但,寧凡卻仍未逃遁。

還不夠,還要更多危機!我要連二層,一起突破!

碎丹鼎越砸越近,距離寧凡面部,僅有三尺之遠,但寧凡,仍未動一步。

老魔眼中緊張,探手,準備收回碎丹鼎。給生死危機可以,萬一真的鎮死寧凡,他會追悔終生…

但就在他收手之前,寧凡驀然睜開雙目,竟一步踏出,更加靠近碎丹鼎一尺!

他能動,分明已破去定身,分明已習得功法一層,為何不逃?!

旋即,老魔便驚得合不攏嘴。

在碎丹鼎距寧凡天靈三寸之時,寧凡雙腳生寒芒,虛空連踏,化作一道驚艷的冰光,瞬息遁出千丈之外!這冰光遁速,絕不弱於金丹老怪!

《踏雪決》,第二層,突破!

融靈生死,突破一層功法,金丹生死,突破二層功法。老魔碎丹鼎攻勢,有金丹級別的殺傷力,寧凡冰靈力足夠,《踏雪決》突破二層,並不奇怪。

只是他鎮定自若的舉動,在老魔心頭,卻是何等膽大妄為。

生死之下,寧凡竟心如鐵石有心思去提升第二層功法

老魔一招,收了碎丹鼎,望向寧凡的目光,震驚、欣慰、追憶,百感交集。

他和老子,真像,當年老子,也是這樣,生死無懼…

寧凡化作冰光雪影,在夜色中飛遁,熟悉著二層功法的遁光。老魔的黑虹遁術,霸道、凌厲、張揚,而寧凡的踏雪遁術,卻優雅、瀟洒,白衣飄飄,黑氅獵獵,若遺世謫仙…

「這臭小子,從哪裡弄到這麼好看的遁術…」老魔拍拍腦袋,搖搖頭,臉上卻是在笑,滿意的笑。

他叫住了寧凡,收了笑容,神情嚴肅。

「想不到你這麼快突破融靈,老子真是吃了個驚1

「這都是道果的功勞,沒有道果,我沒十年八年,無法融靈。」寧凡隨口把功勞,推給道果。

「道果?敢從天離宗手上搶道果,這也算你的本事!老子就喜歡你這點,該狠就狠。好!老子宣布,從今夜開始,你寧凡,就是黑魔派第972代掌門…」

「……」

「給老子高興一下!放在幾萬年前,黑魔派掌門,就是雨界神皇見了,也要低頭行禮1老魔沒好氣掏出一本黑皮書卷,扔到寧凡臉上。

《黑魔決》。

寧凡搖搖頭,這老魔還真是隨心所欲,莫名其妙收自己弟子,莫名其妙助自己突破,莫名其妙讓自己當黑魔掌門,莫名其妙給自己功法。

他翻開《黑魔決》,此功法比不上《陰陽變》,但比《踏雪決》卻高明太多。沒落的黑魔派,過去應該很有來頭吧…能讓雨界神皇低頭

《踏雪決》,《黑魔決》,一冰一火,自己冰火雙修,似乎也符合陰陽火的需求,符合陰陽鎖的陰陽大道…

「多謝…師尊…」寧凡神色有些不自在,這是他第一次當老魔面,喊師尊。他看得出來,老魔對他真好,只是不明白,這是為何

「嗯。」老魔搖頭晃腦,似乎對寧凡這句『師尊』,極為享受。

他得意地抓起寧凡肩膀,哈哈一笑,「臭小子,你拜我為師,按我們黑魔傳統,老子作為師父,應該送你見面禮的…走,去挑禮物去1

老魔一展黑虹決,化作一道詭異黑虹,刺穿夜色,遠遁千里。

這遁術,太快!老魔修為被廢,施展得極為吃力。但即便如此,這遁術也已遠超金丹範疇,起碼是元嬰級別,或許還不止。

老魔以前,究竟什麼修為?黑魔派,又是什麼底蘊?

修為被廢,還能成為越國十大高手,修為恢復,老魔該是何等強大?

寧凡發現,他低估了老魔。老魔被廢之前,或許,曾是某個大人物

難怪天離宗主,揚言要滅七梅,老魔還跟沒事人一樣。敢情這貨,壓根不怕的!

「我們這是去哪裡?」寧凡問道。

「不是說了,去挑禮物!黑魔派的傳統,弟子拜師,師父要帶弟子,上正道踢宗,搶寶物作見面禮,這是規矩1

全力遁速下,一炷香之後,老魔便飛到齊國的儒元宗上空。此地距離七梅,已有數萬里之遙一炷香,數萬里,恐怖的速度。

夜色沉寂,儒元宗的山門,被一道金丹級陣法護住,唯有零星弟子守山。儒元宗在齊國,算是不小的宗門。一般而言,沒有魔修敢上門生事。

但那只是一般而言,老魔孤身踢宗,本是家常便飯。

『嘿嘿』冷笑一聲,老魔二話不說,祭起碎丹鼎,朝儒元宗門轟然砸落。

一鼎,陣法破碎,兩鼎,山門塌陷,三鼎,整個儒元山都塌了一半,碎石滾落。

「儒蒼生,給老子滾出來1老魔大喝一聲,儒元宗一片大亂,四方火起。

無數儒元弟子,披著單衣提劍出門,見老魔與寧凡,不過兩個融靈高手,竟敢踢宗,紛紛冷笑。

他們,註定不知道老魔可怕。

但掌門寢宮內,正和寵妾調情的一個刀疤老頭,卻在聽了老魔聲音后,面色大變。

他堂堂半步元嬰,天離宗主級別的高手,竟在這一刻,露出恐懼之極的神情。

「黑魔派,又來了!完了,這一次,又要被搶走什麼」

儒元宗,每一代掌門,都對黑魔了解極深。

這黑魔派,每一代繼任魔頭,都是狠角礙一個個太古魔脈,一個個霸道欺人,上一代,老魔師父來儒元宗搶東西,一腳把儒元宗的元嬰老掌門放倒…再上一代,大概幾千年前,老魔師父的師父,一劍把儒元宗劈成兩半,老魔師父的師父的師父…

這一任的老魔,又要怎麼折騰儒元宗?又想搶什麼?

黑魔派,真他娘的,不是人!

每一代儒元宗掌門,在接過掌門令之時,同時會接過一塊黑魔令…唯有掌門知曉一個命令,黑魔派如果上門拿東西,不論要什麼,都得給,即便是掌門小妾,即便是…掌門人頭!

寢宮中,儒蒼生放下嬌喘的愛妾,披衣出門,臉上愁成苦瓜。

「但願這任黑魔,不要搶我的小桃紅…今天才剛剛開苞」他望了一眼床榻上的白嫩女子,聲音帶點哭腔。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