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8章《踏雪決》,冰之寒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並不算高級功法,但放在越國,恐怕已是一流之物。 修鍊此功法,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經脈必須融合冰靈力。這一點,因為一場幕天席地雙修,寧凡恰好具備。 夜色中,他每每趁紙鶴睡下,便推門而...

突破融靈之後,寧凡閉關十餘日,方才徹底穩固境界。

這十餘日,亦是日日與紙鶴雙修。興許是因為寧凡突破融靈,自己與紙鶴交歡,除了增加陰陽鎖上血線,對提升修為幾乎毫無幫助。而紙鶴,倒是修為增長飛快,短短數日,已通過雙修,晉入辟脈六層。單論修為,已算辟脈中的高手了…

寧凡頗感無奈,雙修雙修,自己修為高出紙鶴太多,會出現這種情形,也是無奈。

如今陰陽鎖,青玉的鎖身,已密布二十多道血線…寧凡隱隱感覺,一旦陰陽鎖集滿99條血線,便是自己修成《陰陽變》第一層之時,那時,便能通過陰陽鎖,開啟一些法寶神通。

仙帝傳承之寶,想來神通定不會弱的。

只是與紙鶴雙修,寧凡真的沒好處么?美人在懷,暖玉生香,縱然修為不漲,似乎都是艷福不淺…

正常修士,從融靈初期修鍊到中期,需要二十年。

但若紙鶴有融靈修為,通過雙修,寧凡有把握在一年之內,晉入融靈中期!

這已是極其駭人的速度。辟脈容易,融靈卻極其艱難,而融靈之後的金丹期,更是千難萬難。

鬼雀宗有十萬辟脈弟子,卻僅有三十五名融靈長老,更僅有宗主一名金丹修士,修真等級越往上,越是困難重重。

修為無法提升,寧凡決定勤修法術。

論攻擊,自己一式劍氣,化劍為火,藉助陰陽火之威,滅殺融靈中期綽綽有餘。

論劍招,自己融合了仙帝記憶,一身劍術,已是出神入化。

寧凡取出拍賣會得到的神秘劍鞘,嘗試感悟其上劍意,但卻難以體悟。

並非對劍道領悟不過,而是那劍意,排斥寧凡男子之身。

此劍劍意,似乎僅有女子能夠驅使。

但這劍鞘也不是全無用處,每當寧凡以化劍為火的劍意對抗劍鞘劍意,便能磨練劍意,對提升劍氣修為,還是極不錯的。

最終,寧凡決定修鍊的法術,是《踏雪決》,一種冰屬性法術。不僅可以提升冰屬性法力,更能夠借冰靈力,施展『踏雪無痕』的極致遁術!

此法術在仙帝記憶中,並不算高級功法,但放在越國,恐怕已是一流之物。

修鍊此功法,有一個先決條件,那就是經脈必須融合冰靈力。這一點,因為一場幕天席地雙修,寧凡恰好具備。

夜色中,他每每趁紙鶴睡下,便推門而出,於風花雪月里,冒著嚴寒修鍊《踏雪決》。

這是個痛苦的過程,想要融合冰靈力,必須以身體去耐寒,不得用法力禦寒。

他在風雪的夜空疾馳,每半個時辰,都會被凍得嘴唇青紫,中止修鍊。但往往休息片刻,他便繼續修鍊。寧凡能吃苦,他的心,在當初痛不欲生之後,已堅如磐石。

天離宗元嬰期宗主自己一定要親手,覆滅天離!

夜色中,他飛遁越來越快,化作飄若驚鴻的道道殘影,一個縱身,往往飛躍百丈之遠。

只是,《踏雪決》始終無法修鍊到第一層…並非冰寒不夠,而是寧凡缺了一點什麼…缺了點,生死之寒…踏雪踏雪,踏的並非雪寒,而是敵人窮追不捨的冰寒。越是生死關頭,此術遁逃越快…

只可惜,誰能給自己一場生死危機呢…無生死,自己想要成為亂世魔梟,難…

無人知道,寧公子已突破融靈,亦無人知道,他夜夜苦修,忍耐徹骨之寒。

思凡宮,老魔第五十三次炸爐后,悻悻推門而出,抬頭望著夜色中穿梭於風雪的寧凡,眼露讚許之色。

他一生狂傲,極少讚許人,但寧凡,讓他看重。

「當年,老子修鍊『黑虹決』時,也是這樣,趁小梅睡下,前往岩漿之地苦修…韓元極,韓老魔,世人以為,老子轟動天下的魔名,來得這般容易么…小梅,我收到一個好徒弟,太古陰陽魔脈,和你一類的魔脈…」

他的眼,忽而模糊,心劇烈絞痛…

小梅,你』死』之後,我再未碰過半個女人…小梅,你』死』之後,我收斂一身殺機…小梅,寧小子和你魔脈相同,或許有朝一日,能幫我,將你』復活』…

我對他好,真心好,因為,老子在乎你!老子想再見到你一次

月色下,老魔的身影顯得蕭索、落寞,猛然間,他做了什麼決定,一步踏空,化作黑虹,追向寧凡,五指成爪,如擒龍,直取寧凡背心。

突然其來的攻擊,讓寧凡驚詫,但感覺到老魔出手並無殺意,也就放心下來。

或許,老魔是想考驗他。

橫劍,取出一柄下品長劍,寧凡運起化劍為火,一劍斬向老魔手掌。

這一劍,無論時機,還是反應速度,或是角度,劍意,都完美到無可挑剔,讓老魔眼中浮現訝異之色,但旋即,便放聲冷笑,

「獨孤小丫頭最強的『畫心一劍』,老子都不怕,你這化劍為火,擋不住老子1

長劍斬在老魔手掌,發出金鐵相擊的碰撞聲,絲毫未斬破老魔肉身防禦。

而老魔一爪吐力,長劍粉碎!

寧凡微微訝異,老魔的手,到底有多硬?

壓下心思,寧凡取出追影劍——自吳東南手中繳獲的名劍。長劍舞成亂梅,劍尖火光點點,帶著『追影』神通,鎖定老魔釋放劍氣。

寧凡將劍氣凝於劍尖,一點星光,一點火芒,一點破圓。攻勢凝於一點,縱是老魔,也不敢再用手爪擒劍。

「臭小子,你還真他娘是個劍道天才,『劍凝一線』,這可是一些金丹劍修才掌握的劍術…罷了,老子也不留手了,碎丹鼎,給老子,落1

一尊小鼎被老魔祭出,六角八棱三足,於風雪中,迎風而長,化作百丈巨大,一鼎朝寧凡鎮下。

一鼎之下,縱是尋常金丹老怪,也要含恨而亡,寧凡神情一變,接不下!無法接下!

而此鼎之上,附加有『定身』神通,黑光掩映下,寧凡被黑光定身,只能眼睜睜看黑鼎迎頭墜落,面色一驚。

要麼以劍氣接下此鼎,要麼,掙脫定身!

以自己劍氣,決接不下老魔一鼎,但想掙脫定身,又該如何掙脫…踏雪決?

他目光抬起,迎上老魔目光,卻見老魔眼中,竟對自己流露出擔憂神色。

「看什麼看,蠢貨!快感悟生死危機!你這遁術突破一層功法,便能掙脫定身1老魔嘶吼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