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5章藍眉有悔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 吳東南已被種下『幻香』,只消自己點燃此檀香,便可掌握吳東南蹤跡,更可讓吳東南在短時間內,法力盡失!任吳東南準備得再周全,也逃不出七梅城! 第一步,以金丹殺氣,嚇走吳東南。 ...

「第二件拍賣品,中品丹鼎,用以煉製三轉以下丹藥,起拍價,500仙玉。www.Kanshangni」

「第三件拍賣品,白駝丹,三轉丹藥,一瓶二十顆,可提升融靈修為,起拍價,800仙玉…」

「第四件…」

「第五件…」

除了第一件拍賣品驚世駭俗,之後的,卻皆是普通之物,有些不符合拍賣會流程,其中,有什麼深意么?

寧凡搖搖頭,將心中疑惑壓下,或許是自己想多了。

他的目光,時不時瞟向二層的吳東南,每當這時候,吳東南都會避過目光,如坐針氈,不與寧凡接觸。

吳東南心頭,已認定寧凡是金丹老怪,甚至,滿場修士,都被寧凡淵博的見識折服。

吳東南怕了寧凡,一旦拍賣會結束,絕不願在七梅城逗留,他有一種荒謬感覺,寧凡想殺自己!

每當寧凡拍出一物,便會收到一些鑒禮,有丹藥,有下品靈寶,亦有仙玉,皆被寧凡看也不看,收入儲物袋。

寧凡的心,沉浸於一場即將到來的殺戮,拍賣會對他而言,越快結束越好。

「弟弟…哥哥為你,報仇…」寧凡淡淡一笑,不露悲傷,心卻絞痛。弟弟如今,仍在魔宗受苦…殺吳東南,是向天離宗復仇的第一步!

第十二件拍賣品,是一截紫色珊瑚,寧凡鑒定之後,有提升神念之妙效,被吳東南以1000仙玉拍去。

第十九件拍賣品,是一柄中品靈劍,寧凡鑒定之後,此劍蘊含『追影』的神通,被吳東南1500仙玉拍走。

第二十二件拍賣品,是一朵中品仙雲,遁速無雙,被吳東南以2000仙玉拍走。

寧凡誰也不關注,僅關注吳東南。

吳東南此次帶來仙玉不少,恐怕是天離宗提供,看來其對拍下道果勢在必得,而漸漸的,寧凡也對天離宗財力物力,有了清醒認識。

天離宗名義上與鬼雀宗並列越國兩大魔宗,但真實底蘊,遠非鬼雀宗可比。

寧凡手藏在袖中,握著袖中的半截血紅檀香,輕輕摩挲,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天離宗再強,又如何...

吳東南已被種下『幻香』,只消自己點燃此檀香,便可掌握吳東南蹤跡,更可讓吳東南在短時間內,法力盡失!任吳東南準備得再周全,也逃不出七梅城!

第一步,以金丹殺氣,嚇走吳東南。

第二步,以『幻香』,追其蹤跡,在城外截殺!

拍賣會終於進行到尾聲,最後呈上的,是一個翡翠錦盒,錦盒被法力封鎖,但卻有大道波紋從錦盒流出。

錦盒散逸的異香,僅僅吸入一口,便讓人法力精進一絲。

此物,無須寧凡鑒定、介紹,所有人都已目光火熱。

道果!金丹老怪死去之後遺留的修為果實!

「金丹道果,起拍價,兩萬仙玉...」寧凡淡淡的言語剛響起,便被此起彼伏的競拍聲淹沒。

「兩萬五千1

「三萬1

「三萬五千1

「五萬仙玉1

幾乎是片刻功夫,道果價格便被炒到五萬。而叫出五萬仙玉的,是三層之上某個金丹老怪,這價格,已是他畢生積蓄總和。

「六萬仙玉1另一名金丹老怪不甘示弱。

六萬仙玉,足夠建立六座七梅城,甚至足夠建立一個小宗門,喊出這個價格,另一名金丹老怪亦是面色抽搐。

「七萬仙玉1這一次出價的,竟是吳東南,以他融靈後期的修為,絕對拿不出這麼多錢,毫無疑問,是天離宗提供錢財。

此道果,天離宗志在必得!

被吳東南一個融靈小輩先聲奪人,兩名金丹老怪臉色都不好看。

而喊出這個價格,吳東南立刻站起身,朝著三層兩個金丹老怪拱手一禮,神情恭敬,試圖平息兩名金丹的怒火,

「楚前輩,陸前輩,此道果是我『無邪宗主』所要之物,還請兩位前輩,看在無邪宗主面子上,不要跟晚輩爭搶此物。」

一聽『無邪宗主』四字,無數魔頭倒吸冷氣,而兩名金丹,更面色慘白。彷彿這個名字,對他們而言,有著不可磨滅的恐懼。

其中一名金丹,猶疑問道,「傳聞無邪宗主數十年前閉關衝擊元嬰期,難道,已突破元嬰期么…」

「宗主未到元嬰,但已是『假嬰』之境,若是得到這枚道果,不出數年,必能突破元嬰期的。宗主說了,此道果他勢在必得,誰若和他搶,他定不留情...」

吳東南言罷,兩名金丹老怪齊齊驚疑不定。

天離宗宗主,即將突破元嬰期了!從此之後,越國之內,誰還敢得罪天離宗!

「罷了,既是無邪宗主所要之物,我等若是強買了,只怕,殺身之禍也就到了...告辭1

兩名老怪言罷,皆下了三層,苦笑離開冰神宮。留在這裡還有何意義,道果都被買走了...

而見兩名金丹離去,吳東南大鬆一口氣,上了水晶台交了錢,收好道果錦盒,卻是頭也不回,直接離開冰神宮。

道果是最後一件拍賣品,到此,拍賣會結束。

天離宗主,元嬰高手,這短短一句,似有特殊魔力,讓無數準備半路奪寶的魔修,齊齊收起心思。

寧凡眉頭皺得很深,天離宗主名頭竟如此響亮...自己,還是低估了天離宗么...一個名頭,嚇退兩名金丹,天離宗的水,究竟有多深!

但旋即,他對天離宗的一絲忌憚,便被自信所取代。

天離宗又如何,元嬰期又如何,這都無法阻止自己覆滅天離、救出弟弟的決心!

吳東南必死,天離宗,必滅!

他神情冷漠,在吳東南離開冰神宮一刻,竟同樣下了水晶台,朝外走去。

無數魔修想來與寧凡拉關係、探寧凡的底細,卻都被寧凡無視。

藍眉幽幽一嘆,似下定決心,走到寧凡身前,「寧凡,我想和你談談,關於我們的親事...」

「沒時間...」寧凡的語氣冷漠。此刻他殺機已露,目光如劍,讓藍眉蹭蹭倒退兩步,不敢再與寧凡說話。

他徑直離開冰神宮,僅留給藍眉一個可望不可即的背影。而一旁白衣公子,見藍眉一腔熱情被寧凡無視,俊朗的臉猙獰起來。

「小師妹,此人氣焰囂張,要不要師兄給他個血的教訓1

「不用,你不是他對手...」

「他絕不是金丹老怪1

「即便如此,你仍不是他對手...走吧,我們去找林長老,稟報『太虛派』的動靜...」

藍眉心思複雜,朝某個老道士走去。

此刻寧凡給她的感覺,很可怕呢…但,自己的心頭,卻無法磨滅這個可怕身影。

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一段良緣…

而藍眉若知道,寧凡急匆匆離去,是要做一件轟動越國的事情,將會是何等心情。

越國正道,因為一個不速之客的請求,而亂作一團。

越國魔道,卻將因為天離長老的死亡,而掀起驚濤駭浪!

寧凡,要殺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