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4章妖女!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價格此子,竟和閣主有一樣見識 三層之上,那名遲疑的金丹老怪,久久沉思后,掀開簾櫳,一步踏空,降落在水晶台上,神情麻木,望著寧凡,冷淡道, 「寧道友,你說此銅價值一萬,有何依據…若小...

「拍賣會規則,第一,敢在大會鬧事者,殺1

「第二,拍賣之物,由我鑒定,亦由我定價,可以不信,不容質疑,否則,殺1

「第三,價高者得,以修為擾亂公正者,殺1

寧凡每一聲,都帶著金丹殺氣,冰神宮一層,無數魔頭俱心驚膽寒。

乖乖,這真是個少年么,難不成,是個老魔頭變得?

寧凡的風采,落在藍眉眼中,越發不可思議。她忽而發現,自己始終錯估了這個少年。

就在不久前,她親口拒絕與寧凡成親,這可能是她一生,最錯誤的決定。

她貝齒咬著芳唇,心思複雜起來。而她身旁的白衣青年,剛剛在寧凡殺氣下出醜,更加嫉恨起寧凡,咬牙切齒道。

「哼,此子怎可能是金丹…定是故弄玄虛,師妹,你等著,拍賣會結束,我必給他個教訓,以報羞辱之仇1

「你不是他對手…」藍眉幽幽一嘆,她的心中,不知覺烙印上寧凡身影,但可惜,這段緣分似乎錯過了,因為她的眼光,當真有些差呢。

冰神宮二層,之前悠哉悠哉的吳東南,見拍賣師竟是七梅少主——奪取紙鶴的少年郎,又見寧凡金丹殺氣,面色大變。

此子是老魔徒弟,豈不是說,七梅城現在有兩個金丹高手!

「嘶!兩個金丹…看來想趁老魔閉關,強搶『天生媚骨』的計劃,要變變了…罷了,一旦拍到道果,馬上返回天離,請金丹長老為我出頭索要紙鶴,以策萬全1

吳東南決定,拍賣結束后馬上離開七梅,並不知,這是寧凡可以設計的結果。

七梅城外,劍衛、梅衛早已埋伏,吳東南一旦出城…哼!

冰神宮三層,三名金丹放出神念,打量寧凡,大惑不解。

寧凡到底是隱藏修為的金丹老怪,還是辟脈螻蟻?罷了,且看此人如何主持拍賣會。

滿場寂靜,再無喧嘩,寧凡身後,雲朽微微點頭,不知在想什麼。他一拍手,兩名貌美如花的侍女,各捧一柄生鏽銅劍,及一個朽木劍鞘,放在寧凡身前的拍賣桌上。

劍,不過下品靈寶,劍鞘,亦不過普通木頭雕成,手法拙劣。

辟脈修士看不出門道,二層的融靈高手,亦不知此劍如何。唯有三層的三個金丹,良久之後,才看出個大概,俱是倒吸一口冷氣。

「上古『天庭』的兵器1

他們認出了此劍來歷,卻旋即搖頭。天庭,是太久遠的稱謂。四天九界中,無數老怪在打探天庭下落,此劍雖與天庭有關,但並不能提供天庭線索,價值不大的,頂多能賣一百仙玉。

眾人望著寧凡,等待他如何鑒定此劍。

但見寧凡單指一抹劍身,目光微動,再觸劍鞘,亦是神色一動。沉吟片刻后,語出驚人道。

「此劍為上古天庭兵器,價值一百仙玉,但多了銅,可值一萬。」

聲音一落,全場寂靜,先是一驚,驚訝天庭威名,下一刻,無數議論傳來。

「一萬仙玉!這都夠買下七梅城了…什麼銅,能值一萬仙玉。寧公子,不會看走眼了吧。」

「縱然是天庭兵器,又有何用…天庭早不復存。」

而三層之上,兩名金丹老怪皺起眉頭,頻頻搖頭。

一萬仙玉…這可是上品靈寶的價格,此劍不應值這麼多錢的。

但另一名金丹老怪,一聽『銅』二字,卻再也坐不住了。

而聽到寧凡報價,水晶台上,雲朽老臉明顯驚了一下。

這劍,他是知道來歷的,是神虛閣主親自講述,閣主定價,差不多也是一萬。且閣主曾斷言,此銅除她本人,九界沒有幾人知曉的。

但寧凡,卻估出與閣主一樣的價格此子,竟和閣主有一樣見識

三層之上,那名遲疑的金丹老怪,久久沉思后,掀開簾櫳,一步踏空,降落在水晶台上,神情麻木,望著寧凡,冷淡道,

「寧道友,你說此銅價值一萬,有何依據…若小兄弟能為老夫解惑,老夫願意奉上『鑒禮』1

這金丹老怪一現身,不少人都認出他的身份。

而聽說老者要給寧凡鑒禮,無數魔頭齊齊動容。

修界之中,高級拍賣師鑒寶,都是要收禮的。但這老者可是出了名的摳門,怎捨得給人鑒禮?

此老怪,鬚髮皆白,面如殭屍,金冠金袍,腰懸『古岳金錘』,乃是古岳派宗主,號稱『越國第一煉器』,『越國十大高手』,秦子魚!此人天資不俗,但生性摳門…

嘶,想不到連這老怪,都來參加道果拍賣了。這秦子魚向來眼高於頂,無利不起早,他既開口…

難不成此劍真有玄機,銅真值一萬?難不成,寧凡的估價,竟是正確!

寧凡與秦子魚對面,卻舉止鎮定從容,笑道,「我可以解釋此銅來歷,不過,我想知道,閣下會給我什麼『鑒禮』…」

「那搶戲蛩需了…」秦子魚的殭屍臉毫無表情。

寧凡淡淡點頭,「此劍煉器手法低劣,但這銅,卻有些來頭,並非真銅,而是上古神魔之血,染出的血…『血』辨識方法,罕有人知,其中一種方法,是『遇火成冰』…」

寧凡一席話,滿座皆驚!

這銅,竟是血?足以煉製極品靈寶的血?若真如此,一萬仙玉,也不貴了。

而秦子魚,聽了寧凡之語,一愣,他第一次聽說血的鑒定方法。指尖滲出一縷火焰,在劍身一燒,果然見銅開始結冰。

這一幕,使得秦子魚八成確信,此物就是血!還有兩成不確信,誰知寧凡會不會說假話。

他眼露精光,殭屍臉擠出個醜陋笑容,「好,好!此物多半就是血了。老夫尋了此物三十年,總算找到,有此物,我必能煉出極品靈寶,突破元嬰期!此寶一萬仙玉,老夫要了1

他目光冷冷掃過全場,語帶威脅。彷彿此刻有誰和他爭,就會以命相搏一般。三層的其他兩個金丹,見狀搖搖頭,他們又不是煉器師,為了血得罪秦子魚,不值…

無人競拍,秦子魚心頭大喜,即刻交付一萬仙玉,收起銅劍,轉身就走。

「寧道友眼光卓絕,老夫佩服。告辭1

「我的鑒禮呢?」寧凡面色不變,心頭冷笑,這秦子魚,似乎不打算給自己鑒禮了。

畢竟魔道修士言而無信,乃是常事。

「哈哈,看老夫記性。此劍鞘老夫用不上,送給小兄弟吧,聊作『鑒禮』1秦子魚一拍腦門,乾笑兩聲。

冰神宮中,噓聲漸起。秦子魚果真小氣,將破損劍鞘給寧凡做禮物。這才值幾塊仙玉。

噓聲中,秦子魚面子也掛不住了,想了想,咬咬牙,取出一個白色儲物袋,送給寧凡。

這儲物袋是下品靈寶,可賣一百仙玉,作為鑒禮,仍有些輕了,但秦子魚仍舊有些肉疼。

而寧凡,故意皺了下眉頭,似不情願地接過儲物袋,系在腰上,同時將劍鞘收入儲物袋。

搖搖頭,感嘆道,「拍賣師收個鑒禮,還真不容易…」

「是啊是啊,誰掙錢都不容易…嘿嘿,告辭,告辭…」秦子魚拍下血,便沒有仙玉競拍道果了,再無心逗留,直接離開冰神宮,返回古岳派。

他卻不知,自己當作廢物送給寧凡的劍鞘,實際價值,遠超血的。

他對寧凡小氣,寧凡自然也不會對他實言相告。

那劍鞘上帶的一縷劍意,隔著萬古,仍未湮滅…試想,此劍不過下品靈寶,卻有人用它斬了上古神魔,方才誕生血…持劍者的劍意,霸道驚天!

秦子魚因為摳門,買櫝還珠,在寧凡心頭,已成了笑柄。

「接下來,拍賣第二件寶物…」寧凡神情冷漠,心頭卻是暗喜,當拍賣師給人鑒寶,收點鑒禮,似乎是不錯生意,即便所有人都和秦子魚一樣摳門…

只消多拍賣幾件東西,自己一身裝備,估計就齊了。

秦子魚走後,大殿中,再無人懷疑寧凡眼光。

而大殿某個無人注意的角落,一個面遮輕紗的黑裙少女,妖嬈一笑,望向寧凡的目光,似確定了什麼一般,

「嘻嘻,你能認出『血』,陰陽鎖,多半就在你身上呢…亂古傳承,不知比我『神虛』傳承,又如何…不過,你剛才演戲的表情,很有趣呢…」

妖女秀髮鬆鬆挽起,抹胸之下,酥胸盈盈一握。她頑皮一笑,顛倒眾生。她抬起小手,朝著寧凡方向一抓,似要將其握在手中。

只不知最後,是寧凡落入她掌心,還是她,落入寧凡魔掌了。

此刻,七梅城萬里之外的太虛派,一個不速之客來到。

而堂堂太虛老祖,金丹級老怪,見了此人,竟俯首稱禮。

「我要找的人,找到了么」

「聽說吳國的海寧寧家,曾收養一個僕役但卻失蹤了」太虛老祖聲音漸漸低不可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