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3章娃娃親?震懾群魔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會吧…」雲朽神情不自在,避開寧凡目光,提醒道。 「嗯。本公子寧凡,為韓葯尊之徒,七梅少主,今日代表,主持此次道果拍賣會,首先,我要宣布一下拍賣會的規則。第一…」 寧凡話未說完,藍眉座位...

冰神宮,以雨界特有的藍冰砌成,幽寒堅固。宮外,戍守著五百冰衛,接待來賓。

道果拍賣,在此舉行。參與競拍,至少需辟脈五層修為。

宮中,每隔十步燃著一尊紫火銅燈,長明不滅。

一路進入拍賣場,寧凡嘖嘖稱嘆,這神虛閣的手筆,有些大了。神虛閣,究竟什麼來歷,能讓狂妄的老魔,都忌憚不已…

在寧凡身旁,跟著一人引路,是南宮派來。

此人一襲青衫,為南宮之子,名南威,已半步融靈。他是鬼雀宗內門弟子,今日專程返回七梅,來看道果拍賣。

南威性格放浪,與寧凡見面不過片刻,便交淺言深,一路話癆一般,說個不停。他的熱情,讓寧凡有些不習慣。

「少主可知,這藍冰,可是大有來頭,聽說…」

「少主可知,這紫火為何長明不滅…」

「少主你看,那邊有個美女…」

「少主…你怎麼不說話…」

「聽說南兄是鬼雀宗內門弟子?」寧凡終於開口。

「不錯,這一次為了道果大會,我專程從主宗趕回。對了,此次鬼雀宗中,除了我,還有人來七梅…一個美人…」

「是么。」寧凡干應一聲,對美人倒是興趣寥寥。

「那美人,和少主大有關係,是城主為少主選得未婚妻……」

「呃…」

寧凡一挑眉,無語。老魔給自己選未婚妻了?什麼時候的事,自己怎麼不知道,自己不是有紙鶴了么…

「城主四十年前,加入鬼雀宗,與鬼雀宗主約定,日後收了弟子,便讓弟子,和宗主之女,成親…」南威滔滔不絕。

「呃,四十年前,老魔給我定的娃娃親…」寧凡只感覺頭都大了。

「鬼雀宗主之女,藍眉,姿容絕世,不過此女心高氣傲,見少主五層修為,恐怕會為難少主,少主稍微遷就下她便好…」

南威善意提醒道。他可是從父親哪裡聽說了,寧凡修為低微,卻是三轉煉丹師!足以讓金丹老怪,客氣對待!想來寧凡一露煉丹師身份,也不會是什麼大事。

「還要遷就她么…」寧凡一皺眉,他不喜歡傲慢的女人。

他搖搖頭,卻想明白了另一件事…老魔讓他突破辟脈五層的原因,恐怕就是為了,完成這娃娃親的約定…

入了內殿,光線略顯昏暗,冰神宮內殿分三層,環形座位,中心是一座水晶高台,用於拍賣。拍賣師么,便是自己…

一層之中,坐得皆是辟脈修為,唯有融靈修士,才能上二層。

而三層之上,只坐了三人,俱是金丹!隔著翠玉簾櫳,能屏蔽目光和神念,看不清金丹老怪的容貌。

一層上二層的入口處,正喧喧嚷嚷,發生著什麼事情。

宮內接待的侍女,皆是女修,個個如花似玉,穿著妖嬈。

她們隸屬神虛閣,對辟脈修士,僅僅冷顏指路,唯有對待融靈修士,才會笑臉相迎,而對待金丹老怪,甚至會,投懷送抱…

此刻兩名侍女,正對一名藍衣少女賠禮致歉。此女想上二層,但神虛閣主有令,卻是不能讓她上去。

藍衣少女不過半步融靈,侍女們能對少女道歉,已是客氣。

「抱歉,主人有吩咐,修為未到融靈,不可上第二層。」

「我是半步融靈,加上這令牌,可能上去?我宗長老在上面,我想上去,可否通融一下…」

藍衣少女眸中有些冷傲,她秀眉如畫,一襲藍衫,姿容清絕,素手一招,取出一個黑玉令牌,上面鏤著冥雀圖騰。

附近辟脈修士,一見此令,俱是倒吸一口冷氣,甚至幾個路過的融靈老怪,看到此令,都是目光不定。

鬼雀宗少主令!這藍衣少女,難道竟是鬼雀宗主的女兒?

如此身份,倒是足夠上二層的…

但兩名侍女,看也不看此令牌,神色如初,口氣依舊冷淡,「主人有令,修為未到融靈,不可上二層。」

藍衣少女皺眉,想不到神虛閣竟是不通人情的,幽幽一嘆。而她身後一白衣公子,一搖摺扇,融靈初期氣勢散出,朝兩名侍女覆壓而下。

「區區侍婢,竟敢小瞧我鬼雀宗,哼1

威壓一放,震得兩名侍女芳唇溢血,美眸含怒。白衣公子還欲動手,卻被藍衣少女叫祝

「算了,不上便不上,待拍賣結束,再找長老稟報此事…希望,太虛派動作不要那麼快…白師兄,我們去一層坐著吧。」

「哼!看在小師妹面子上,饒你們一次1

白衣公子言辭傲氣,與藍衣少女,轉身而走。

而他們一轉身,正看到旁觀熱鬧的寧凡一行。

白衣公子,似乎和南威關係不合,冷哼一聲,別過頭。

而藍衣少女,見南威跟在寧凡身後,打量寧凡修為,僅僅辟脈五層,微微奇怪,奇怪南威半步融靈修為,為何對寧凡如此恭敬。

「南師弟,這位是…」藍衣少女淡然問道。

「啊,我來介紹,這位是七梅少主,寧凡,這位,是鬼雀少主,藍眉…」南威言罷,對寧凡擠擠眼睛,那表情似乎再說,這美女是你未婚妻,快上去搭個訕,討個好。

但寧凡,卻自動忽略了南威的表情。

而藍眉,一聽寧凡的身份,秀眉一蹙,冷冷道,「你就是寧凡?」

「哦?你知道我?」寧凡微微訝異,自己修魔才幾天,名聲就傳到鬼雀宗了。

「本來不知道,來了七梅城,便知道了…寧凡,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歡強者…希望你日後到了鬼雀宗,不要糾纏於我。」藍眉的話,語氣淡然,沒有折辱,有的僅僅是平淡冷漠。

「我為何要糾纏於你?」寧凡微微一笑,反問一句,擦身而去,而南威匆匆跟上。

天下女子成千上萬,又不是只有她藍眉一人。

寧凡的平淡,讓藍眉微微訝異:此人心性不錯,但也僅此而已。

心性再好,修為低微,終究和自己沒有交集的。

而藍眉身旁的白衣青年,眼眯成一線,望著寧凡背影,不屑道,「聽說寧凡略施手段,便收服梅衛、劍衛,我還道他是融靈高手,原來,不過是辟脈五層…呵呵,山野傳聞,總有誇張之處,此子,不值一提。小師妹,不用理他,我們去尋位子坐吧。」

「嗯。」

二人正欲離去,卻驀然不可置信。

卻見寧凡與南威,直接越過兩名侍女,登上二樓階梯。兩名侍女,竟未阻攔!

而且,看兩名侍女的表情,對寧凡,更是極為恭敬!

這怎麼可能?兩名侍女仗著神虛閣身份,對堂堂鬼雀宗少主的藍眉都不屑一顧的…

「他憑什麼能上二層!就憑他辟脈五層的修為!哼1白衣青年心中,不知覺的,對寧凡升起一絲嫉妒。他的心胸,未免太過狹窄。

而藍眉,微驚之後,搖搖頭。

他確確實實是辟脈五層修為,能上二層,大概是與神虛閣有關係吧。

「他配不上我,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藍眉淡然自語,神情冷傲。

……

冰神宮內殿二層,寧凡在南威的指引下,若無其事走過天離宗席位,將天離宗吳東南的相貌記下,並悄悄於吳東南身旁,微彈指尖。指甲殼中,一絲紅粉灑落,化作幽香,落在吳東南身上。

這紅粉,是寧凡來冰神宮前,配製出的某種上古秘葯,名為『幻香』,專門用來跟蹤敵人。一縷幻香傳千里,只要吳東南不離開寧凡千里之外,寧凡便能通過某種手段,掌握吳東南蹤跡。

他上二層,正是為了對吳東南,下暗手。此人敢打紙鶴主意,更出身與天離宗,寧凡不打算讓他,活著走出七梅城!

他身旁,南威不解,不解寧凡找吳東南做什麼。他更不解,不解寧凡為何對『未婚妻』藍眉興趣寥寥。

「好了,我去主持拍賣會了,南兄先回吧,告知尉遲、司徒,一切準備就緒…」寧凡語氣極淡,準備,自然指的對吳東南下狠手…但這,沒必要告訴南威的。

寧凡轉身下了二層,獨留南威,滿面不解。對寧凡,他越來越看不透了。

時間流逝,冰神宮大門,轟地一聲合攏。而內殿拍賣場,一千五百尊銅燈,同時亮起紫火,將內殿照得通明。

水晶台上,一個老者乾咳兩聲,金丹初期的氣勢一放,滿場寂靜。

無數修士倒吸一口冷氣,萬萬沒想到,今日主持拍賣會的,竟會是一名金丹老怪!

金丹老怪,放眼整個越國,都是屈指可數的高手!

神虛閣,好大的手筆!

「老夫雲朽,受神虛閣主之命,來此作副拍賣師…」

金丹老者一席話,說得滿座皆驚。

拍賣師,還分正副?副拍賣師是金丹老怪,那正拍賣師,難道還能是元嬰老怪不成!

元嬰!?

一想到這二字,無人不是倒吸冷氣的。那可是強大的修真國,才能有的高手,越國十大高手中,有正有邪,卻無一人,突破元嬰期…

若能在此拍賣會中,目睹一位元嬰前輩的風采,那絕對是三生有幸的。

但他們,註定要失望了,因為隨即登上水晶台的,並不是什麼元嬰高手,而是,寧凡。

「怎麼是個辟脈五層的小輩!?難道讓他主持拍賣會?1

「噓!聽說韓老魔收了個徒兒,莫不是此人?」

「就算他是老魔徒兒,也不夠資格吧1

冰神宮中一片喧嘩,就連三層的三名金丹老怪,也齊齊皺了眉。

神虛閣在搞些什麼…怎麼讓一名辟脈小輩,主持如此重大的大會。

要知道,這次道果大會,整個越國都在關注…神虛閣,不怕偌大的拍賣會,被一個小輩搞砸么。

會場中,南宮於暗處打量寧凡的神情,見寧凡舉止從容,面對金丹老怪亦不氣弱,微笑點頭。而聽聞南威的稟報,稱寧凡似乎要梅衛、劍衛準備什麼事,一瞬,南宮面色動容,神情激動。

「不愧是少主…若你殺了吳東南,我南宮,便率冰衛服從於你1

內殿一層,藍眉不解地望著水晶台。

「竟是寧凡主持拍賣會…這怎麼可能…」

最讓她無法相信的,是水晶台上,那金丹老怪的神情。

名為雲朽的金丹老怪,看待寧凡的目光,太過恭敬!

當寧凡登上水晶台時,雲朽自覺後退數步,居於寧凡身後,意思是屈於寧凡之下…寧凡有什麼魔力,能讓金丹老怪如此恭敬!

這一點,藍眉不明白,無數心思聰穎的老怪也猜測紛紛,皆不明白。

而寧凡,同樣不明白。

他深深看了一眼雲朽,隱隱猜測,這一切都是神虛閣主的命令。

神虛閣主又是誰,對自己,又有何圖謀?

「嗯嗯…寧公子,請主持拍賣會吧…」雲朽神情不自在,避開寧凡目光,提醒道。

「嗯。本公子寧凡,為韓葯尊之徒,七梅少主,今日代表,主持此次道果拍賣會,首先,我要宣布一下拍賣會的規則。第一…」

寧凡話未說完,藍眉座位旁,白衣青年冷笑道,「嗦什麼,還不開始拍賣會,我們來這裡,可不是聽你一個辟脈小輩廢話的1

白衣青年,是融靈修為,他說的話,也算頗有份量。他對寧凡嫉恨,想要羞辱羞辱寧凡。

但他話音剛落,便面色大變,驚駭欲絕。

只見水晶台上,寧凡一個冰冷如劍的眼神飄來,帶著堪比金丹老怪的殺氣!

寧凡對外人,並不會殺氣全開,但僅僅金丹級殺氣,便讓白衣青年面色慘白,心驚膽寒!

「金丹…金丹殺氣…你是金丹前輩1他張口結舌,而無數修士於這一刻霍然起身,怔怔望著水晶台上寧凡。

這16歲的少年,竟是個金丹老怪嗎?

「第一,有敢在本次拍賣會鬧事者,殺無赦1寧凡話語冰冷,而整個拍賣場,頓時鴉雀無聲。

無數魔道老怪,在寧凡殺氣之下,竟不敢動彈!

藍眉俏臉一變,她無法置信,自己瞧不入眼的寧凡,竟極可能是金丹老怪!

暗處,一個黑衣女子,面遮輕紗,卻莫名一笑,「你果然很有意思…辟脈五層,卻有金丹級殺氣…『陰陽鎖』,難道當真在你身上么…罷了,稍後一試,便能試出…」

水晶台上,寧凡收了殺氣,看也不看白衣青年。

而滿座,再無人敢小視於他。

他釋放金丹級殺氣,不僅僅是震懾群魔,維護拍賣會進行,更是為了,給吳東南一個誤導。

這個誤導,將會在之後,奪走吳東南性命!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