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1章欲擒故縱,這是陽謀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府,裝潢地極為奢華,金玉鋪地,珊瑚雕欄。外院是一處花園,千丈開闊,也不知司徒使了何種手段,此地四季如春,花開頃刻。 唯一古怪的是,花園之中,處處可見無碑墳冢。仿若這滿園春色,皆是為祭奠這些墳冢...

寧凡帶著尉遲、一百梅衛,來到司徒府。

大門緊閉,門外戍守著五百劍衛,個個穿大紅劍袍,肩頭著七劍圖案。

似早知寧凡要來,一見寧凡,五百劍衛訓練有素,列出一個魚麗劍陣。

洶湧劍意,鋪面而來,讓寧凡本能後退兩步,方才穩住身形。而一眾梅衛,則更為狼狽,不少人都被劍意一衝,跌倒在地。

下馬威!這劍衛統領司徒,想給自己下馬威!

「屬下見過尉遲統領,司徒統領吩咐了,若尉遲統領前來,可獨自入府,但若是帶著『無關外人』,卻是絕不能放入1

回話的,是一名殺氣騰騰的負劍男子,辟脈十層。他看也不看寧凡,『無關之人』,指的自然是寧凡。

少主又如何?他們劍衛,只認城主韓元極,只服韓元極!

「我乃七梅少主,有要事要見司徒統領。」

對面冷漠的負劍男子,寧凡絲毫不懼,一步踏出,熾熱如火的劍意,將五百劍衛的劍意震得飛散。

「融靈級劍意!?這是,辟脈五層修為!?」

負劍男子面色大變,眼前的寧凡,根本與傳聞中的完全不同!既不是辟脈一層的修為,也不是弱不禁風的菜鳥!

融靈級劍意,如此劍意,負劍男子只在司徒統領一人身上感受過!

負劍男子明明是辟脈十層修為,距離融靈只差一線,但面對寧凡,卻隱隱有種感覺,寧凡只需一念,那熾熱如火的劍意,便會化作一柄黑色劍芒,將自己斬殺。

這一刻,負劍男子心頭只有一種感覺,那便是絕不能阻攔寧凡!

「尉遲,我們進去吧,想來司徒統領正在等我們。」

寧凡看也不看負劍男子,領著尉遲及百名梅衛徑直進入司徒府,而寧凡入府後,負劍男子方才鬆了口氣,苦笑。

「不愧是城主收的弟子…」

司徒府,裝潢地極為奢華,金玉鋪地,珊瑚雕欄。外院是一處花園,千丈開闊,也不知司徒使了何種手段,此地四季如春,花開頃刻。

唯一古怪的是,花園之中,處處可見無碑墳冢。仿若這滿園春色,皆是為祭奠這些墳冢。

墳冢中,傳出絲絲劍意,讓寧凡一挑眉。

「此處墳冢,不凡…」

眾梅衛聽寧凡之言,皆搖搖頭,不明白。一些墳堆罷了,能有何不凡。而尉遲聽了寧凡之語,卻是面色微變,暗贊寧凡眼力不俗。

這些墳丘,確實不凡的。

尉遲準備給寧凡解釋這些墳堆的來歷,但在他開口前,眾人背後,突然傳來一道冷峭的聲音。

「不凡?哼!憑你,也能看出此墳冢不凡嗎!?」

眾梅衛一見說話者,皆躬身行禮。

寧凡回頭,看那說話者,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瘦削中年人。長發披散,卻穿著黑色僧衣。一雙眼眸,似渾濁、似清明,極為不凡。雙眉如劍,斜飛入鬢,眼如鷹隼,自然而然帶著一股冷厲殺伐之氣。

「我不管你如何哄得主公開心,給你三息,滾出司徒府1

中年人言語霸道,沒有個寧凡絲毫轉圜餘地。

此人,正是劍衛之主,司徒!

「二哥,他怎麼說也是少主…」尉遲幫腔。

「閉嘴1司徒冷言道。

三息之後,若寧凡不滾出司徒府,他真的會殺人,他做得出來!

寧凡打量著司徒,此人根骨如劍,性格定是寧折不彎,想讓這種人服自己,單憑實力,恐怕困難。對付這種人,得欲擒故縱。

他一打量司徒修為,融靈中期,距離後期只差一線,卻似乎已困在此處多年。再一看滿園孤墳,頓時計上心來。

「此處有墳丘一百零五座,葬有一百零五柄名劍…只可惜…」寧凡說到此,忽然收了話語,轉身卻朝司徒府外走。

他這一番話,莫名其妙,尉遲等人皆不明所以,但司徒聽了,卻面色一變。

「只可惜什麼1

寧凡一番話,卻是說得司徒大驚。因為此處墳丘,的確如寧凡所言,不是葬人,而是葬劍。

他葬劍於此,為的是在此領悟劍意。

憑此手段,四十年來,他劍道突飛猛進,僅四十年,便從融靈初期,一路晉入融靈中期。但無論如何,無法修到融靈後期。

究竟差了什麼,司徒始終想不明白,但寧凡這一番話,意有所指,似乎看出此處葬劍的弊端。

難道他知道我困於瓶頸的原因?

他不信,不信寧凡區區辟脈五層,有此見地。但他執著於劍道,卻渴望知道,自己劍道有何缺陷。

該不該挽留寧凡?

司徒不傻,他看得出來,寧凡是欲擒故縱,而且,施展的是陽謀,只要司徒喊住寧凡,便再難將其趕出司徒府。

此子修為低微,但心機,卻是不錯。

在他猶豫不決之際,寧凡驀然收住腳步,暗贊司徒心性堅定。

面對突破瓶頸的誘惑,還能如此鎮定,此人與尉遲不同,是個有望成為強者的人。

極於劍,極於心!

但任你心性再堅定,我也要讓你臣服。

寧凡嘴角莫名一笑,頭也不回道,「你可知何為融靈…」

「融靈,不是修真七境第二境修為么…融靈,融靈…」

這一刻,司徒閉上眼,反覆念叨『融靈』二字,似乎明白了什麼,卻又難以抓住那絲感悟。

「若不領悟『融靈』二字,你的劍,始終徒有其表…」

「你說我的劍,徒有其表1司徒冷哼一聲,千丈之內,劍氣縱橫,草木摧折!

在這劍氣之下,梅衛俱面色蒼白,縱是尉遲,都感覺呼吸困難。而寧凡處於劍氣中心,卻雲淡風輕,若無其事。

司徒的劍氣,但凡觸碰到寧凡,便如泥牛入海,不知所蹤。

他收了張狂的神情,看待寧凡的眼光,開始凝重。

在此劍氣之下,縱是融靈初期高手,也要威服…此子,為何絲毫不懼。

難道寧凡的劍意,比他的劍意,更強?

「小子,施展你的劍意,讓我看看,你的劍意,究竟有多強。」

「給你看,我有什麼好處?」

「若你的劍意能讓我滿意,我便率領劍衛,參加『道果大會』,並向你保證,冰衛和其他七梅四族,不會阻礙於你。」司徒冷聲道。

他不傻,他知道寧凡為何來司徒府,亦明白寧凡設下這陽謀,欲擒故縱,究竟是為何。

中他一計,又如何?且看看此子,劍意如何。

寧凡深深看了司徒一眼,此人性格冷漠,心機沉穩,取捨有度,是個人才。

「我的劍意,你要小心抵擋,之前劍意失控,我可是一不小心,將師尊的丹鼎給劈成兩半…」

寧凡言語毫不做作,而這話落在司徒耳中,頓時面色一變。

老魔的丹鼎?那可是中品靈寶,受自己一劍都不見得會破,這寧凡,當真以劍氣斬碎丹鼎?

下一刻,寧凡的熾熱劍氣,化作黑炎劍影,撲面而來,而司徒,再不懷疑寧凡言語有假。

他面色一變,悚然心驚,施展渾身劍氣,去抵擋寧凡一道黑劍劍芒。

「化劍為火1

這一道劍影,在他眼中,若驚雷炸裂!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