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9章老魔凌亂了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p> 天才弟子,誰不喜歡?特別是黑魔派這種、『師為父,弟為子』的魔門。 不過,一想寧凡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超越自己,心裡卻是有點糾結。 「就算是太古魔脈,這資質,似乎也太妖孽了…」老...

香衾暖枕,一夜無眠,臨近清晨,紙鶴才疲憊地睡去,小臉恬靜。www.Kanshangni

而寧凡,則意猶未盡,卻不忍吵醒紙鶴。

撫了撫紙鶴小臉,為其蓋好衾被,寧凡披衣,輕輕推門而出,於雪院中佇立。

與紙鶴的一夕歡好,寧凡施展合歡妙術,泄了紙鶴陰氣,解了媚骨之危,同時自己體內,一夜開闢兩條魔脈。

只需再辟一脈,便能晉入辟脈二層!

紙鶴的『天生媚骨』,似乎讓《陰陽變》效果拔群。

而經過一夕歡好,紙鶴竟同樣辟出兩脈,成了辟脈一層修士,這讓寧凡驚訝不已。

普通合歡功法,或采陰補陽,或采陽補陰,皆奪人精氣,損人利己。而《陰陽變》,卻可同時提升男女修為。嗯,簡直是造福人類的好東西

他望著手中玉瓶,其中有30枚辟脈丹,一時猶豫。

這本是為紙鶴所煉丹藥,但紙鶴既有『天生媚骨』,服食辟脈丹,效果顯然不如雙修。

紙鶴並非太古魔脈,若服丹藥,至少一月才能辟出一脈。但若雙修,一日便可辟出兩脈…

這丹藥,似乎白煉了…

寧凡盤膝坐在雪地上,漫不經心服下一枚丹藥,迅速煉化藥力。

辟脈丹,一丹辟一脈,算是極其珍貴的,一般而言,一百枚辟脈丹,便可造就一名辟脈巔峰修士。

唯一一個缺陷,便是煉化此丹耗時很長。往往半月甚至數月才能煉化一枚丹藥。

但寧凡一枚丹藥入腹,藥力頃刻化開,並沿著陰陽魔脈迅速流轉,短短一炷香功法,竟已徹底煉化。

這一刻,寧凡周身氣勢散開,震得雪花飛亂。

他睜開眼,感受著體內辟脈二層的修為,有些難以置信。

縱是太古魔脈,也需許久才能煉化辟脈丹。但自己的陰陽魔脈,竟一炷香功夫,便徹底吸收丹力,比起其他太古魔脈,煉化速度快了無數倍…

這便是亂古大帝縱橫上古的秘密么?!合歡,煉丹,天下無敵?!都說魔道進境神速,而亂古大帝這魔中魔,進境簡直妖孽了!

他再次服下一枚辟脈丹,煉化。風雪中,無人察覺寧凡修為節節攀升。

煉化5枚辟脈丹,突破辟脈三層。

煉化12枚辟脈丹,突破辟脈四層。

煉化21枚辟脈丹,突破辟脈五層。

30顆辟脈丹服下,寧凡霍然站起,周身氣勢如虹。

33脈修士!辟脈五層修為!

此刻清晨近午,僅僅一個早晨,寧凡便修到辟脈五層!這與老魔給他的半年期限,快了何止萬倍!

他深深呼吸,探手,黑炎騰指而出,灼灼其華。

此刻施展黑魔炎,已然得心應手。

深吸一口氣,寧凡閉上雙目,平復心情,心如止水。

再睜開眼,望著雪空,卻沉默。

「我要突破融靈,而後,結成金丹…海寧寧家,天離宗,所有仇怨,我都銘記於心!天離宗,遠比七梅城強大,甚至,比鬼雀宗更強…海寧寧家,亦不簡單…但,我得此莫大機緣,好生使用,何懼天離,何懼寧家1

傳承了仙帝記憶,寧凡知道,寧孤和他不同。自己是普通鼎爐,而寧孤,卻是玄煞鼎爐。

玄煞鼎爐,需要將寧孤培養到融靈期,再交合奪陽。

而用得起玄煞鼎爐的女魔,至少也是,金丹修士…

寧凡需要實力,他發過誓,一定要救出寧孤,他不會違背誓言。

慶幸的是,玄煞鼎爐的培養極為複雜,寧凡至少有十年時間可以準備。十年之內,寧孤會安然無恙,這便是最好的消息。

他這話,僅是自言自語,但牆外,卻傳來一道冷冷女子聲。

「天離宗,水很深,你不要招惹為妙…融靈去,只是送死…金丹去,也很兇險…」

旋即又是女子腳步遠去的聲音。

是誰?!

寧凡出了雪院,正見一女子遠去的背影。

此女一襲白衣,香肩如削,烏雲高挽,腰肢盈盈一握。她立在凄凄的風雪中,僅留給寧凡一個背影。

似感知到寧凡追出,她收住腳步,驀然回首。

青絲如瀑,耳鬢別著一朵梅花,美眸若空谷幽蘭,眉目綽約,姿容清冷。

而她一個眼神,卻是悲涼而無助,惹人生憐。

這悲戚僅僅一瞬,下一刻,化作凌厲如劍的目光,讓寧凡不由自主倒退數步,面色微驚。

「你不許跟著我1

那女子走到一株梅樹前,身影忽然散開,消散。

鬼!?妖怪?!

寧凡收住腳步,凝望那株梅樹。

梅樹下,立著一座矮矮墳冢,碑上二字,秀氣不失劍骨。

獨孤…

墳冢旁,有一塊青石,兩丈高,青石上,有三道劍痕。

三道劍痕截然不同,寧凡立在青石旁,沉吟不語,久久沒有離去之意。

墳冢中,旋即傳出不耐煩的女聲,「你怎麼還不走…在我家門口惹人厭,知道么1

「這劍痕,是你斬上去的?」寧凡對著墳冢,反問道。

「是又如何,你又不懂劍…你是韓元極徒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女子似乎對老魔頗有成見。寧凡搖搖頭,該不會這女子,是老魔殺的?

寧凡卻不知道,這女子有成見的,是自己。

女子接連兩夜,聽到寧凡和紙鶴纏纏綿綿,呻吟之聲,吵得她徹夜無法安睡。

在她心中,寧凡是一個無賴,僅此而已,無賴不可能懂劍。

嗯,他不走,許是看我容貌姣好,找我搭訕。我不理他,他自覺無趣,便走了。

女子這麼一想,無論如何,不再說話。墳冢,一時寂靜無聲,只聞風雪。

而寧凡,卻仍舊站在青石前,似沉思,似猶豫。

良久,忽而探出手,摸向第一道劍痕。

他的舉動,出乎女子意料,使得女子嬌斥一聲。

「你不許觸碰劍痕!不許,不許!你不要臉1

這三道劍痕,事關自己的誓言,豈能輕易讓男子觸碰!

「哼!不碰便不碰,不就是『化火為劍』么1

寧凡抽回手掌,面色一冷,轉身離去。心中只覺墳中女子莫名其妙。

人雖美,性子卻太孤僻了,難怪叫獨孤。自己不過摸一摸劍痕,感悟一下劍氣,就被罵成不要臉?

而在寧凡走後,墳中女子,忽然幻化而出,潔如七梅,幽若蘭香,眼眸本清冷,此刻望著寧凡的背影,俏臉冷若寒冰。

暗道,還好自己阻止的快,不然被寧凡摸到劍氣,就麻煩了。

但她一看青石上第一道劍氣,幾乎氣得快要哭了出來。

那劍氣,被寧凡一碰,已消散,了無痕,已經被寧凡收了去。

「可惡!不過幸好我阻止得快,不然讓他抹去三道劍氣,我豈不是要嫁給他…」

一面悲戚,一面又慶幸。四十年的寂寥,在此刻,竟不經意有些失落。

四十年來,第一個懂自己劍意的人,竟然被自己趕走了…

那個無賴,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沒有輕浮之色,難道他不是無賴?

「他還會來么?」

寧凡快步走向思凡宮大殿,並未注意到,他的體內,多了一道劍氣,屬於那少女的劍氣。那劍氣,被寧凡漸漸煉化,掌握。

尉遲將藥材送來,而他則帶著藥材,直接去煉丹房齡然尉遲並未取來盤魔草,但寧凡倒也不在意。

煉丹房外,尉遲等得心焦。因為今日,寧凡煉的丹藥,名為日月丹,專為梅衛治療經脈所用。

「少主是三轉煉丹師?不可能吧…主公也才三轉煉丹師而已…日月丹,這是什麼丹藥…但從藥材看,確實是三轉…少主能煉出來吧…到底能不能啊!?」

「吵個鳥!再吵,給老子滾出去1

不知何時,老魔竟也出現在煉丹房外。

實際上,他此刻心情,和尉遲是一個樣的,迫切想知道,寧凡能不能煉三轉丹藥。昨天寧凡煉製二轉丹藥,老魔就全程觀看。那煉丹手法,有些精妙的地方,老魔自己都看不懂。

「老子才三轉煉丹師,寧小子如果煉出三轉丹藥,豈不是煉丹術和老子一個水平了…老子可還沒教他煉丹術!他自學的?1

老魔正想著,轟得一聲,煉丹房中,傳出炸爐的聲音。

「炸爐了?」老魔推門而入,房內全是黑煙,一拂袖,散去煙塵。

煉丹房內,丹鼎確實炸了,不過丹藥也煉成了。滿地都是銀燦燦的丹藥,估計有百十顆。

而寧凡,則被炸爐的衝擊,給震暈了。

「少主煉丹成功了1尉遲驚喜過望,取出單瓶,在地上撿丹藥,絲毫忘了關心下昏迷的寧凡。

而老魔,此刻的心情著實複雜。看寧凡,又是喜歡,又是感懷。

天才弟子,誰不喜歡?特別是黑魔派這種、『師為父,弟為子』的魔門。

不過,一想寧凡估計要不了多久,就要超越自己,心裡卻是有點糾結。

「就算是太古魔脈,這資質,似乎也太妖孽了…」老魔拎小雞一樣,拎起寧凡,準備送他回去休息。

便在此刻,他目光一瞟,看到地上的丹鼎,竟然是豎著被切成兩半,切面光滑,和劍氣斬得一樣。

於是老魔,徹底愣住了。

「『化火為劍』!獨孤小丫頭的劍氣!寧小子跟獨孤扯上關係了?他得到幾道劍氣了,他和獨孤,做了那個什麼沒有…」

由不得老魔不糾結。老魔一生,只愛過一個女人,而獨孤,就是那女人的唯一妹妹…

「寧小子如果和獨孤扯上關係,就和老子岔輩了…」老魔擔心的,實際是這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