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8章小紙鶴,雙.修吧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是疲憊。 七副藥材煉毀,不是因為寧凡手法不精,只因他法力不夠,成丹的一刻,壓不住火力,故而往往失敗。 二轉丹藥便失敗這麼多,梅衛三轉解藥、老魔四轉解藥,怕是根本煉製不出來,除非自己先提...

七梅城,司徒府。www.Kanshangni

「三弟,你說什麼,主公將你梅衛,送給寧凡指揮1司徒府中,名為司徒的清瘦男子眉頭一冷。他黑髮妖瞳,卻穿黑佛衣,執黑念珠。

「他要黑色的草?還讓你來跟我索要?哼,好大的架子,讓他自己滾來取1

「二哥,這…」尉遲露出為難神情。

但清瘦男子一拂袖,將尉遲趕了出去。

七梅城,南宮府。

「大人,這就是小人打聽的消息…」南宮府殿中,一名緊身衣女子長跪。

「嘶…這寧凡,給主公取得療毒藥材,我看不透其中玄機七種至陰毒藥,七中至陽補藥,在藥效是截然相反…如此煉丹,真的能給主公制毒么…婁蘭,做的不錯,下去吧…」

名為南宮的,是一個聲音陰柔的中年男子。望著手中寧凡畫像,舔了舔嘴唇。

「此人,會不會劍界派來加害主人的…」

七梅城,神虛閣。

「查清楚了?今日來買『千年桃枝』的,究竟是何人…」神虛閣中,一個妖女貌若二十,面遮黑紗,上穿黑色抹胸,下穿黑裙,那裙有些短,露出白皙的玉腿。

「如主人所料,買『千年桃枝』的,並非韓元極的三神統領。以南宮與韓元極的煉丹水平,用不了千年年份的藥材…購買此藥材的,竟是一個辟脈一層少年,正是那韓元極新收的徒弟。」

「哦?辟脈一層?」

她捧著寧凡的畫像,微微有了些興趣。

「他還買了什麼?」

「回稟主人,他還買了百年冰雷石、火雨花。」

「千年靈藥,是用來煉製『四轉仙丹』的,韓元極所中之毒,正需此物…冰雷石與火雨花,此二物藥性不融,決不可入葯,但傳說上古之時,有讓藥性不融之葯成丹之法…這兩種葯,是給韓元極的梅衛用的…不簡單…此人醫道天賦,雨界超過他的,不超過十人…此人,很有趣呢…」

這個千嬌百媚的妖女,似無一絲修為,但只聽其中一兩味藥名,便將寧凡買葯的動機猜了出來。其淵博學識,絲毫不弱於仙帝記憶的寧凡!

七梅雪城之外,一個黑袍青年,一拍收妖袋,放出一群老鼠,咬牙切齒,

「哼!本君在合歡宗飼養的『鼎爐』,竟被奪了罷了,韓老魔不可得罪,暗中將鼎爐搶回好了只要那小姑娘未破身,無人能看出她的體質」

這一切,寧凡皆是不知。

他一回思凡宮,便帶著一大批靈藥,去了宮中煉藥閣。

老魔被人稱作韓葯尊,在越國也算鼎鼎大名的三轉煉丹師。思凡宮中煉丹用的葯鼎,品質極為不俗,煉藥閣中,更有一脈冰炎地火,用於煉丹。

如今尉遲尚未將所買藥材送來,老魔、梅衛的解藥都不能煉,寧凡決定,先給小紙鶴煉些辟脈丹藥。

畢竟紙鶴修為越高,雙修效果便越好,寧凡心中,漸漸接受了《陰陽變》這雙修功法,並渴望一試效果。

『辟脈丹』是二轉仙丹,許多融靈煉丹師都會煉製。而有仙帝的煉丹記憶,區區二轉仙丹,對寧凡更不在話下。

有地火煉丹,對煉丹師法力消耗幾近於無,但寧凡剛剛辟脈一層法力,仍擔心自己會吃不消。

「《黃庭丹道錄》…河車九轉便成仙,不必窮經又坐禪,一部黃庭明世界,半壺素酒隱山川…亂古大帝的煉丹手法,在於『河車九轉』…」

閉上眼,回憶亂古的煉丹記憶,寧凡指尖運起黑炎,品味著『河車九轉』的絕妙煉丹手法。

「上古之時,天地有兩大煉丹師,一名太上老君,一名黃帝。有兩大煉丹絕學…一名『三清丹凝』,一名『河車九轉』…」

他口中喃喃自語,指尖不停,以黑炎在身前勾圓。勾下一圓,便能煉一轉丹藥…

他閉目,苦思,良久之後,勾出一圓,炎過無影。

他反覆品味,一炷香之後,已能連勾兩圓,炎影隱隱凝而不散。

半個時辰后,他連勾三圓,而片刻之後,於身前勾出道圓影。

下一刻,他忽然氣喘之極,匆忙睜開眼,沉吟不語。

第五道圓,勾勒不出,許是因為寧凡境界太低了…但能勾四圓,他便足以煉製四轉仙丹,單憑煉丹術,越國恐怕無人可比。

「開爐,煉丹1

他一拍鼎蓋,丟入藥材,以微薄法力激起冰炎地火,開始滿長的煉丹。

一個時辰后,十副藥材,煉毀七副,僅煉出三爐丹藥,每爐十顆。

他面色已蒼白,剛恢復的法力,又耗盡了,心神更是疲憊。

七副藥材煉毀,不是因為寧凡手法不精,只因他法力不夠,成丹的一刻,壓不住火力,故而往往失敗。

二轉丹藥便失敗這麼多,梅衛三轉解藥、老魔四轉解藥,怕是根本煉製不出來,除非自己先提高法力…

以玉瓶裝起三十顆辟脈丹,寧凡匆匆返回房。

房外,他卻驀然止步,因為屋內,隱隱可聞水聲。

小丫頭,在洗澡,哼著謠,心情似乎不錯呢。

「我是進,還是不進…如果紙鶴再大些,我倒想和她一起洗了…」寧凡端著藥瓶,轉過身,手摸鼻頭,卻是搖頭一笑。

他非顧及倫常、道德,僅僅是不想給小女孩留下陰影。

他望著漸起的月色,一時,有些思念家鄉。吳國,海寧寧家,距此有萬里之遙。弟弟寧孤,受困天離魔宗,何日自己可踢了魔宗,救出弟弟。

「越中月,月下越,吳越人遠,江山阻絕。天為吾妻,地為吾妾,何處為故園,何人與我共圓缺,四天九界,獨我一人醉。」

他是少年之身,卻懷著仙帝看破紅塵的悲。月下,他飄然若仙。而他所誦的詞句,不過信手拈來,卻引起牆外一到女子的冷哼聲。

「哼,『天為吾妻,地為吾妾』,韓元極的徒弟,好大的口氣…」

這女聲並不嬌柔,帶著颯爽英氣,聲音如劍,讓寧凡耳膜微疼。

而後,便是女子遠去的腳步聲。

寧凡皺眉。思凡宮是老魔禁宮,常人根本進不來。老魔對女人從不染指,什麼女人,竟進了思凡宮,並直呼老魔姓名?

他欲追出院落,查個究竟,但未走出幾步,房中,忽然傳出紙鶴一聲尖叫。

「啊1

他面色大變,顧不上之前奇異女子,匆忙推門入了房。

房中,擺著木盆,水中飄著梅花。之前紙鶴是在沐浴的,此刻卻跳出木盆,光溜溜地站在床榻上,驚恐地望著地面。

「老…老鼠…凡哥哥,救我1

她蘿莉般的花顏,楚楚可憐,讓寧凡哭笑不得。紙鶴好歹也在合歡宗呆了三年,雖無半點修為,總算是見過神仙的,竟怕區區老鼠。

但他這麼一想,忽然隱隱感覺不對。

思凡宮,建在七梅冰城,修魔之地,普通老鼠怎麼活下去?

他凝望地下老鼠,眼光一冷。

此鼠白皮紫瞳,並非凡鼠,而是『追跡鼠』,亂古大帝記憶中,很多修為低下者,都愛用這種老鼠,跟蹤人。

紙鶴沒有修為,不會有人跟蹤,那麼放出此鼠的人,必定是想掌握自己蹤跡了。

老魔不會這麼無聊,他神念一掃,整個七梅城都能感知地一清二楚。

會用此鼠的,多半是修為低下,沒有開闢神念的辟脈修士。

「有辟脈修士,想對付我?找死么…」寧凡冷笑,一指點出,一縷黑炎射在鼠身,將其焚死。

他走到床邊,紙鶴卻「哇」地一聲,哭了,跳到他的懷裡。

「凡哥哥,我好怕…那一年,那一年哥哥的屍體,就是被這種老鼠…一大群,紫色眼睛…生生啃盡的…」

她在寧凡懷中,瑟瑟發抖。她並非怕鼠,僅僅是怕那段回憶。

寧凡皺眉,似從紙鶴話中聽出一些疑點。追跡鼠不吃人肉,亦不群居…紙鶴的哥哥,怎會被一群追跡鼠啃死…一群追跡鼠同時出現,多半是修士飼養了…追跡鼠價格不菲,一般融靈修士,也養不起一群的…為何會有修士,指揮一群追跡鼠,咬死紙鶴哥哥屍首…

或者,放出追跡鼠的,根本不是對付自己,而是,對付紙鶴?但,紙鶴是凡人,這似乎不太可能。

寧凡想不通,仙帝記憶不是萬能的。如果他修為達到融靈期,倒是可以卜算一卦,算算何人對付自己。但目前,似乎做不到。

「呀…凡哥哥,你什麼時候進來的…你,放開我,你這樣抱著我,我變得好奇怪…」

僅僅是隨意一個擁抱,紙鶴的小臉,卻潮紅起來。

而寧凡,瞬間明白了什麼一般,大驚,

「紙鶴,竟是『天生媚骨』!有人,看上了紙鶴,想將其,收為鼎爐1

天生媚骨,修鍊雙修功法一日千里,是許多高手夢寐以求的姬妾。天生媚骨的女子,若守身如玉,則很難看出懷有媚骨,但一旦破身,媚骨便會漸漸出現…一日不歡,一日心亂。十日不歡,無力如綿。百日不歡,必死無疑。

這是紙鶴被捉入合歡宗的原因么?

他心頭一驚,手臂不自覺用力,擁抱紙鶴更緊了。而紙鶴,嬌喘地更厲害,眼神迷離,已經迷了意識,只本能摟住寧凡脖頸,小舌頭舔弄著寧凡耳根,帶著嬌喘,吐氣如蘭。

「凡哥哥…我好難受…」紙鶴迷離道。

「那,來雙修吧1一把推倒紙鶴,寧凡褪去衣衫,壓了上去。本來想等紙鶴長大一些,再…不過看來,是等不了了。

紙鶴除了失身那夜,從未嘗過男女之事的美妙,媚骨體質出現,她陰氣凝於小腹,情慾如潮。此刻直接交歡,陽氣攻陰,兩氣相衝,會害死紙鶴。

必須先泄了她陰氣,再行交歡,才能喚回她迷亂的心。

紙鶴被推倒床榻,擺出一個**的姿態,香舌舔唇,寧凡呼吸漸漸重了。他默念《陰陽變》的口訣,壓下心頭慾念。

雙修功法,最忌諱的,就是修鍊者沉淪慾望,那樣功法便毫無成效。

《陰陽變》中,不僅有媚術、幻術,能勾天下女子,更有定心術,能讓自己擁美在懷,舉止不亂。

呼吸漸漸平靜,寧凡撫了撫紙鶴小臉,而紙鶴似感覺到什麼,轉過臉,渴望地握著寧凡的手指,舔弄。

「凡哥哥…不要丟下紙鶴…」

滑膩的小舌,又濕又軟。

抽回手指,寧凡放在口中,舔了舔紙鶴的香津液,頗有回味。

旋即,壓下身,一口堵住紙鶴小嘴,而紙鶴的香舌,彷彿找到一個宣洩口,朝寧凡口中探來,雙舌相交,寧凡頭腦一昏,幾乎馬上便欲交歡。

他早已在合歡宗破身,但知道今日,他才第一次主動對女人升起慾念。

「得先散了紙鶴陰氣…」

他強忍下慾念,一邊挑動紙鶴香舌,一手捉住白嫩玉兔,令一手,卻沿著紙鶴平坦小腹,向下遊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