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7章道果,仙雲,靈裝?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劍』都使用了,這可是中品靈寶1 「少主僅僅辟脈一層,怎能接下這一劍…」 但質疑聲還未說完,下一刻,所有人面色大變。 火光劍芒亂射,光華中,一聲轟響后,飛劍倒射而回,而黑龍去勢不...

梅庄靈藥,寧凡要了一大車,命人送回思凡宮。www.Kanshangni當然,玉皇草也被送了回去。

玉皇草,只剩一捆,其他的已被尉遲餵豬。寧凡對尉遲,已然無語。

老魔解藥,差一株千年桃枝,《冰炎決》解藥,差百年冰雷石、火雨花。

「少主,解藥不夠,不如去南城坊市拿。平日城主煉丹,缺了什麼,都是直接去拿,不用給錢的。」尉遲彷彿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坊市?買賣場所,不用給錢?」

「除了『神虛閣』,必須給錢…」尉遲提醒。

「神虛閣?」寧凡一挑眉,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仙帝駁雜的記憶中,出現過一次。

「嗯,神虛閣販賣『道果』、鼎爐、法寶、『靈裝』、『仙雲』,總之,只要付得起『仙玉』,什麼都能買到。其勢力遍布九界,縱是碎虛老怪也不敢惹,似乎是四天之上的勢力。我們七梅城,也有神虛閣,金丹老怪需要之物,都能在此買到的。」

「等等…道果,仙雲?!那不是上古仙物,能買到?!還有,靈裝是什麼…」寧凡一驚。

道果,仙雲,在仙帝記憶中,唯有仙人才能使用,至少碎虛老怪是用不起的。

而靈裝,這種東西,即便仙帝記憶也沒提過。多半是後世修仙界的產物。

寧凡感嘆,時代在變,仙帝記憶也不是萬能的。

「呵呵,少主誤會了。道果和仙雲,名字是這樣,但與上古完全不同了。」

尉遲一聽寧凡提問,一下來了精神。

「仙雲,金丹修士可駕雲飛翔。我們雨之仙界,盛產仙雲。仙雲的速度,比妖獸坐騎、御劍飛行更快1

「道果…這個是我們魔修的專利了。一些罕見魔功,殺人之後,可將死者一世修為,煉作果實,人服之,可修為暴漲。道果極難產生,往往殺戮一百個金丹老怪,才能得到一枚道果。而價錢,也是天價…一枚道果的價格,把我們七梅城賣了都買不起的…」

寧凡聽了道果仙雲的介紹,搖搖頭。果然,此二物與仙帝記憶完全不同,效果也是完全不同。

「靈裝呢?」

「少主應該知道,我等修者,鬥法皆要用到法寶。法寶可攻可守,變化無窮,而靈裝,是另一種意義的法寶…少主請看,屬下這枚扳指,便是一種火行靈裝。不過,屬下雖突破融靈期,仙脈中融合的火靈卻不足,無法認主此靈裝…」

尉遲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枚紅玉扳指,遞給寧凡。話未說完,寧凡卻已將扳指戴在手上。

一瞬間,尉遲面色大變,暗叫不好。

「少主小心1

靈裝認主,可是唯有第二境融靈高手才能做到。認主過程極為危險,並非滴血認主那麼簡單,而是要以五行靈力在靈裝刻下烙櫻

融靈期之下,辟脈修士進行靈裝認主,十之八九會死,剩下的,也必定經脈寸斷。

縱是融靈高手,認主靈裝失敗,也會受到不少反噬。

尉遲見寧凡戴上扳指,已是六神無主。

不好,少主修為尚低,認主必威!

卻見寧凡戴上扳指,神情微動,卻安然無恙。只覺一股無形之火湧現,從扳指浮上指尖,頃刻要將自己焚成飛灰。

「靈裝認主么有意思」

寧凡露出玩味笑容,指尖騰起黑龍之炎,扳指的無形火力,頃刻被黑炎吞噬一空。

而黑炎裹著扳指,徐徐烙下一個龍痕,隨之回歸寧凡體內,銷聲匿跡。

寧凡修為未到融靈,但這黑火,可是老魔融了百種凡火,火靈足夠。

下一瞬,寧凡隱隱感覺,自己與扳指心神相連,而丹田內的黑火,跳躍的更劇烈。

心念一動,指尖再次騰起黑炎,火威比之前至少強了一倍。

「這是,城主的黑魔炎!這不是融靈巔峰的修士才能學的法術么,少主辟脈一層,怎可能會,難道他真實修為,是融靈巔峰?」

「對,定然是如此,否則他為何能認主靈裝!靈裝從古到今,可只有融靈高手才能認主1

一瞬間,尉遲心思百轉,修魔的可沒有笨蛋。他幾乎立刻便認定,少主修為必是融靈。

對尉遲的複雜神色,寧凡視而不見。他收了黑火,撫摸扳指,贊道,

「好一個靈裝!後世小輩,竟創出如此玄妙的法寶1

老氣橫秋的口氣,彷彿自己是亂古大帝本人一般。

靈裝,並非法寶,無需法力催動,被動提升法術威力。當然,有些靈裝還有其他玄妙作用。

這枚紅玉扳指,效果是提升火行法術威力。有此靈裝,寧凡以黑火偷襲,縱是融靈高手,也能擊傷!

飛行之術,有妖獸、仙劍、仙雲,甚至可以踏天而行!

提升修為的,有丹藥、道果!

護身鬥法的,有法寶、靈裝!

這是一個仙帝都陌生的精彩世界!

「尉遲,接我一指1

寧凡一指點出,火化黑龍,梅庄之外,寒氣消散,化為熾烈。

「黑魔炎!不可大意1

尉遲一拍儲物袋,祭起一柄火紅飛劍,斬向黑火,在空中斬出一道火紅靈光。

「什麼,統領在和少主鬥法1

「看,尉遲統領連『赤陽劍』都使用了,這可是中品靈寶1

「少主僅僅辟脈一層,怎能接下這一劍…」

但質疑聲還未說完,下一刻,所有人面色大變。

火光劍芒亂射,光華中,一聲轟響后,飛劍倒射而回,而黑龍去勢不減,捲起黑色火風,焚向尉遲胸口,竟是寧凡小勝一籌。

尉遲目光一驚,毫不猶豫取出金色仙符,拍在胸口,口中念念有詞。

「金剛符,疾1

其身前,形成一道淡金光幕,下一瞬,黑火將金幕點燃,但焚去一般金光后,徐徐消散。

「擋下了…」

尉遲背心直冒冷汗,若金剛符擋不下黑火,自己定然要受傷不輕的。

但他還未鬆口氣,胸口金剛符忽而騰起一縷黑炎,半張金符一焚而盡,方才停歇。

「這可是十塊仙玉買的…」尉遲堂堂兩丈高的鐵塔漢子,苦笑,望向寧凡,更覺無法看透。

「少主,難道真是融靈高手?否則,何以一指傷我」

寧凡卻是無視尉遲的複雜神情,只覺頭一暈,幾乎昏迷,四肢更是乏力。

辟脈一層,法力低微,這一指,他使用的太勉強太勉強!

一咬牙,穩住身形,他的眼中,亦是微驚。

不戴扳指,黑火可傷辟脈之修。戴上扳指,縱是融靈,也能擊傷!

這一指,限於境界法力,現在還無法用來已經足以讓寧凡激動。

靈裝,果然是好東西!

「凡哥哥,你怎麼變這麼厲害了?」紙鶴睜著大眼睛,忽閃忽閃。就算合歡宗的煞姑,都沒有這麼厲害呢。

「今天晚上,便告訴你…」寧凡撫了撫紙鶴臉頰,莫名一笑,卻被紙鶴一羞躲開。

晚上,為何晚上才告訴我

紙鶴胡思亂想,心卻是越跳越快。

「尉遲,坊市買葯之事,交給你了。千年桃枝,百年冰雷石、火雨花,切莫忘了。我身體不適,回宮休息一下。」

言罷,他拉起紙鶴,折路而回,但走出幾步,忽似想起什麼,驀然回頭。

「對了,幫我留意下,我要一種黑草,無靈性,味辛辣略苦,樣子么,嗯就和之前乾草有些像。」

玉皇丹兩味主葯,玉皇草已得,剩下一種,名為盤魔草。寧凡雖不指望尉遲能尋到,但仍提了一提。

「黑色的草?和餵豬的草差不多?嗯,好像見過,司徒家裡,似乎養了一些,去年我去拔了些餵豬,結果害天河豬拉稀了半月…也不知現在還有沒有…少主放心,屬下定完成任務1

尉遲隱隱猜測,寧凡是融靈高手,言語更是恭敬。

而他無心之言,卻讓寧凡一撇嘴,驀然回首,複雜望向尉遲。

盤魔草也有但寧凡,卻高興不起來

「玉皇草,你餵豬,盤魔草,你也餵豬…若生在太古,你暴殄天物,必受天譴的…下一世,讓你當豬算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