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6章玉皇草,拿來餵豬?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性一般,不敢灼燒紙鶴分毫。 那手,不寬厚,卻溫暖。 「走,我找些靈藥,煉成丹藥,給你辟脈,讓你也修鍊。日後我家小紙鶴,說不定可以修成絕世女魔,人見人怕,多好。」寧凡一笑。 「不...

收了殺氣,寧凡笑若平時,但尉遲及四百梅衛,卻個個面色驚動,再不敢小瞧寧凡。

老魔眼露奇光,不可思議看著寧凡。

尉遲,梅衛統領,自己三融靈手下之一,平日傲氣最重,竟被寧凡三言兩語說成啞巴了?

而且剛剛寧凡驚鴻一現的殺氣,簡直是,駭人聽聞!

殺氣僅是威,不能傷人,但寧凡有此殺氣,即便面對碎虛高手,也不會畏懼。他能殺氣定心,心如鐵石!

「這臭小子,難不成上輩子是個殺人魔君?或許是,天弊者…」老魔怪異地望著寧凡,猜想。

寧凡說梅衛是烏合之眾,有三大原因。老魔忽然想知道,梅衛除了殺氣不足,還有什麼缺陷。

「第二,你們修鍊的功法,有錯誤,導致你們卡在瓶頸,無法提升修為。」

「你說我們功法有問題,胡說!我們修鍊的,可是城主傳下的《冰炎決》1

一聽寧凡此言,梅衛個個喘著粗氣,面色漲紅,眼中不憤。

城主賜下的功法,絕不可能出錯的!

他們不信,但老魔,卻信了。

老魔沉吟不語,良久,漠然道,「《冰炎決》,或許真有瑕疵…這功法,是當年一個陌生老頭送的…此功法初時辟脈神速,但辟出二十五脈,晉入五層,便再難辟開下一脈。梅衛大多數人,修為卡在辟脈五層,無法突破下個境界。」

一聽老魔竟肯定了寧凡說法,梅衛齊齊無語。

不是吧,我們修鍊了四十多年的功法,竟然有問題?

但想想,四百個人中,一大半都卡在辟脈五層,好像真有些不對勁。

「或許我有辦法,克服此功法的缺陷,讓你們突破辟脈六層,甚至有朝一日,個個成為融靈高手…」寧凡淡淡一笑,這一笑,卻讓梅衛群情激動。

「少主!你說什麼!你能克服《冰炎決》的缺陷!?你能讓我們修鍊到更高境界!?」

這聲少主,四百梅衛喊得空前整齊、發自內心。

「寧小子,你若有辦法克服《冰炎決》缺陷,老子把梅衛送給你統領1老魔臉上肌肉抽動,語帶一絲懇求。

破天荒!老魔這種狠人,竟會對人相求!

「他們是師尊的手下,我自然是要儘力的。《冰炎決》,此功法我曾聽聞過,以冰擬陰,以炎擬陽,模仿陰陽大道,初時進境極快,後期卻往往因為陰陽失調,被瓶頸所困。稍後我入梅庄,會開一副葯,你們拿去煉丹,每三日一服,一月之後,必可齊齊突破辟脈六層。」

「嘶1

四百梅衛齊齊倒吸冷氣!一個月,不僅能克服功法缺陷,還能突破境界?

要知道,即便功法沒有缺陷,常人從辟脈五層修到辟脈六層,也至少需要數年時間!

少主不是在開玩笑吧?

「一個月後,若我能讓你們突破辟脈六層,你們再臣服於我不遲。畢竟我也沒有十成把握的…」

「請少主儘力而為1

「唰」地一聲,四百梅衛齊齊拜倒。

「這個自然。」

寧凡深深望了老魔一眼,這老魔,倒是好算計。將梅衛扔給自己統領,是怕自己不用心治療梅衛么?

不過,有了梅衛,自己,便有了自己的勢力,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去救回弟弟——寧孤!

「梅衛第三個不足,是什麼?寧小子,你快說說,老子很想聽。」老魔的臉,再次笑成菊、花。

「第三…我說了,你不許生氣。」

「老子不生氣,你說得句句正確,老子高興還來不及。」

「第三,梅衛修鍊的陣法,有一個天大缺陷。」

「你說什麼!你再敢胡說一遍,信不信老子活撕了你1老魔勃然大怒,四十年來,他第一次,動了真怒!

「少主,快快給城主道歉!我等梅衛演練的仙陣,名為兩儀亂梅陣,是主母所創…主母為劍界之…總之,主母不可能有錯…」

梅衛統領尉遲,面色焦急,提醒寧凡道。

「主母所創?原來如此。師尊,你且慢生氣,我說此陣有缺陷,並非胡言。尉遲統領,四十年前,你梅衛以此陣殺敵,往往殺敵不勝,但自保有餘,縱面對金丹高手,也可抵擋一二,可有此事。」

「確實如此。因為兩儀亂梅陣是頂級防禦陣法…」

「錯。此陣屬於『兩儀陣』。兩儀陣的特點,是一生一死。生陣,防禦無匹。死陣,殺人如雲。創出此陣的人,刻意改動了死陣,只留生陣。所以此陣殺敵不強,防禦卻強。主母,多半不願師尊,犯下太多殺孽…所以此陣,有缺陷,這缺陷,使得梅衛攻勢弱了許多…」

寧凡語罷,老魔久久沉默,閉上眼,聲音有些滄桑。

「你說得對,小梅,不喜歡我殺人的…她一直不喜歡…」

這一句,老魔,沒有自稱『老子』。

「梅衛從今日起,歸你管了,不需等一個月。寧小子,我相信能治好他們。他們如何修鍊,交你指點。需要什麼靈藥,你隨意齲如何磨礪殺氣,你可自行決定。還有…若你嫌棄他們的『亂梅陣』攻擊不強,便…便改動吧…尉遲,你領寧小子進梅庄取葯,我要去一個地方…」

老魔揮袖,化作黑虹,朝著七梅城某一禁地離去。

「哎,城主就是情深意重,我等服他,就是因為這原因。」

尉遲感嘆,讓寧凡頗為無語。

老魔這殺人無算的魔頭,也會重情?雖然,的確比其他魔修多了些人情味。

「少主,屬下這便帶你入梅庄,取葯1

尉遲散了梅衛,眼神恭敬。從這一刻,他梅衛歸寧凡統領了。寧凡,他看不透,但他卻於今日,明白了寧凡的不凡。

「傳說天地間,有一種人,被稱作『天弊者』,是太古仙神轉世,天生才智超群。少主,必定是那一類人…跟著少主,我梅衛,終於有了出頭之日!冰衛和劍衛,以後定不敢小瞧我梅衛1

尉遲心中,升起美好憧憬。領寧凡踏過火焰之門,進入梅庄。

梅庄,以火焰為磚砌成。

紙鶴望著梅庄火焰騰燒的大門,有點害怕,小指交纏,不敢進入。而一隻手,抓住了她躲閃的手掌,將她拉入火門。那火焰,彷彿有靈性一般,不敢灼燒紙鶴分毫。

那手,不寬厚,卻溫暖。

「走,我找些靈藥,煉成丹藥,給你辟脈,讓你也修鍊。日後我家小紙鶴,說不定可以修成絕世女魔,人見人怕,多好。」寧凡一笑。

「不要,我不要當女魔,當女仙好不好…」紙鶴拚命搖頭。

「行,怎麼不行。到那一天,我說你是仙,雨界之中,哪個不開眼的,敢說你是魔1

今日收服梅衛,得老魔器重。來日,寧公子魔名,必將席捲雨界!踏天而立,蒼天之下,誰敢得罪!

「少主說得極是。少主母,你能跟少主,真是你的福氣1尉遲一馬屁拍在馬腿上。

「誰…誰說我是少主母1紙鶴小臉羞得通紅通紅,卻甩不開寧凡的手。

「少主你看,梅庄有四千種靈藥,都有數百年年份,需要哪些,能給梅衛用的…你若不認識,便說藥名,我來幫你拳」

「百年桑合草,百年玉蘭冰,百年雪參,百年羅蛇藤…嗯,給師尊解毒的葯都有,但好像差了一味…給梅衛治傷的葯也有,似乎也差了兩種…給小紙鶴辟脈的靈藥,倒是一種不少…咦,這是…」

寧凡的眼光,掃過一莊園的靈藥,卻落在牆角一堆乾草堆上,久久震驚。

「這是什麼葯…」他有些猶豫,問道尉遲。

「哦,就是些雜草,沒有靈性,餵豬用的。」尉遲漫不經心答道。

「餵豬!你用玉…餵豬1

「是啊,這草沒嚼勁,豬都不吃…」尉遲一拍腰間收妖袋,召出一隻巴掌大的紫色小豬,給寧凡看。

「少主,這是屬下的妖寵——天河豬,別看他其貌不揚,但縱是辟脈四層高手,也能一拱拱死。哎,屬下天天喂它吃草,似乎有點營養不良了…」

寧凡沉默,良久,複雜望著尉遲。

「尉遲,有你的!從今日起,不許拿此草餵豬,這草,都送到我府上1

寧凡無法想象,仙帝記憶中名動天地的玉皇草,竟然被尉遲拿來餵豬。

此草看似毫無靈性,但這正是它的不凡之處。試想,凡間雜草,豈能在冰城生長!

玉皇草,號稱仙帝難求,干吃沒有藥效,但若與一物調和,便能煉成逆天神丹——玉皇丹。

此丹可洗經伐髓,改善體質,增進修為,最終修成『超仙體』!

在亂古大帝記憶中,太古之時,僅有兩人修成『超仙體』,每一人都是蓋世人傑!

天庭舊主——玉皇大帝,以及韋聖——韋陀。

修身一性超仙體,何怕無謀進五關。這句詩,說得便是傳說中的仙聖韋陀,孫帝之下第一強者!

號稱仙帝難求的玉皇草,竟然被尉遲,拿來,餵豬!

寧凡冷冷望向尉遲,如此暴殄天物,這尉遲來世說不定會被老天懲罰,變成一頭豬。

被寧凡一瞪,尉遲匆忙移開目光,不解。

「不就是一堆破草嗎,不就是喂個豬嗎,至於這麼等著我嘛…少主難道,愛吃草?愛吃這豬都不吃的草?」

尉遲望向寧凡,果然見寧凡正蹲著身,將髒兮兮的乾草放入口中咀嚼,頓時敬佩不已。

「不愧是少主,豬都不吃的東西,他都吃得下,難怪這麼聰明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