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3章仙帝傳承,寧凡蛻變!(已修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超那些碎虛老怪! 伴隨著腦海刺痛,一連串記憶印入寧凡腦海。 「吾為亂古大帝,拜於孫帝門下聽講,領悟陰陽大道,吾一生無子,化道之際,鑄此仙寶,傳吾三念,付與後人!孫帝曾言,『天道第一環之...

合歡宗,一百零七名女子,被韓老魔一人屠荊-

之前死於黑火的,。後來死得那些,皆慘不忍睹。

韓老魔殺人,彷彿是一種行為藝術。他沒有侵犯一個女子,那不是他的風格,而且這些魔女,個個對貞操不看重,侵犯了說不定還讓對方快意。

「對仇人,就要用他最畏懼的方式,殺了他1

這是韓老魔給寧凡上得第一課。

剝皮,腰斬,車裂,凌遲,縊首,烹煮,插針,活埋,鴆毒,棍刑,鋸割,斷椎,灌鉛,刷洗,彈琵琶,抽腸…

但凡韓老魔能想到的殺人術,皆使了出來。等清晨來臨,離夢山上,早成一片狼藉,有碎肉殘肢,甚至有屎有尿。

小紙鶴早在韓老魔殺第一人時,便暈了過去,但寧凡,卻咬著牙,硬生生從頭看到尾。血腥與惡臭,使寧凡足足吐了三次,終於適應了虐殺場面。

寧凡不得不看,他不傻,他能猜到,若是他無法忍受這場殺人,若是他如紙鶴一般暈過去,韓老魔,會毫不猶豫殺了他!

鬼雀宗,韓元極,這是一個真正的魔頭。

「小子,當真不錯!老子當年拜師的時候,我師父也是這般,可老子足足吐了六次…」

韓老魔望著寧凡,眼露精光。

此子性情堅忍,是個修魔的好苗子。

韓老魔不知道,寧凡原本是最見不得血的。他不願看血,卻不得不看,否則便死。

「走,老子帶你回鬼雀宗,正式拜入我宗1

老魔一手拎著紙鶴,一手提著寧凡,雙腳騰空,踏天而去。

從前到后,寧凡沒有和老魔說一句多餘的話。如今的他,人為刀俎,只求活命,言多必失。

老魔飛遁速度極快,一天一夜后,從越國西域,生生飛到越國北域,橫跨數千里距離。

中間數次從正道宗門上空飛過,但凡有人敢攔,老魔都是一鼎震死。

北域,有一座冰鑄的城池,名為七梅城。整座城池,都被一股異樣的寒氣籠罩,彷彿連魂魄都能凍結。

七梅城,共數千修士,其中甚至有三名融靈高手。感知到老魔破空的動靜,三名高手齊齊踏天登雲,一見老魔,均是神情恭敬。

「參見城主1

「免禮,都給老子滾吧1韓老魔趕走三人,卻深深看著寧凡。

寧凡在戒備七梅城,在戒備三名高手,這很好,進入陌生之地,看到陌生之人,戒備之心是必不可少的。

「老子是七梅城主,是鬼雀宗的四尊之一,『韓葯尊』!距離鬼雀宗收徒大典,還有半年,老子給你半年時間,給我把修為提升到辟脈第五層,否則,死1

老魔望著雲海下的七梅城,原本張揚霸道的眼中,卻不經意閃過一絲悲哀。這悲哀,出現在他這個殺人魔身上,很怪異。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魔。」寧凡沒有打探韓老魔秘密的心思,那是自尋死路。

…………………………………………………………………………………………………….

寧凡,十六歲,海寧寧家僕役之後,遭人背叛,賣入魔門,與弟失散,得玉鎖,拜魔尊,入七梅城。

月色中,冰風裡,寧凡回憶往事,握著玉鎖的手掌,更緊了。他被擒來七梅城,已經三天。

窗台上,擺放著一卷書,《七梅筆錄》,這本書,似乎是七梅城曾經一名女魔所寫,並非修鍊功法,僅僅是對修真、修魔的介紹。

當韓老魔將此書交給寧凡的時候,那眼神就好像要吃人一樣。

「老子把這書交到你手上,半年之內,此書有損壞,老子要你償命1

書中,附有開闢經脈之術。修仙,需要攝取天地靈力,而攝取靈力,需要經脈。

這經脈,不能是凡人的經脈,而需要是仙脈。

仙脈分陰陽。正道修真,辟的仙脈叫陽脈。邪道修魔,辟的仙脈叫陰脈。

修真第一境,辟脈期,無須特殊功法,甚至不少凡人,都聽說過辟脈法訣。

但能辟脈成功的,萬中無一。但凡成功的,皆是天之寵兒,有望步入仙道!

寧凡閉上眼,心神沉浸,他感受到體內一股熱流,在丹田附近流動,沿著一條奇異路線。那路線,是他體內的陰脈。

但隱隱的,寧凡卻感受到,陰脈之旁,還隱藏著一條虛幻陽脈。只有自己能感受到,旁人根本無法覺察的。

這種情形,在《七梅筆錄》中,被稱作,太古魔脈!傳言上古之時,有一仙帝,正魔皆修,被漫天仙人尊為,孫帝!無數仙魔,曾拜在孫帝門下,聽講道經!

太古魔脈的辟脈方法,早已失傳。傳言許多上古失傳的厲害神通,都需要太古魔脈才能施展。

辟出一條經脈!便是辟脈一層!

辟出四條經脈,便是辟脈二層。依此類推,韓老魔讓他半年達到辟脈五層,便需要辟出二十五條經脈。

海寧寧家,是一個修真家族,但寧凡從小到大,僅僅僕役身份,根本沒有錢財修仙的!更何談辟出太古魔脈!

寧凡隱隱明白,自己的太古魔脈,之所以辟出,都是拜玉鎖所賜。

「紙鶴,也不知她如何了…」寧凡握著手中玉鎖,感嘆。自己僥倖活命,並獲得玉鎖這神秘寶物,皆是紙鶴賜給自己的。

她是一個好女孩。

良久,寧凡收了雜思,望著玉鎖,卻沉默。他體質柔弱,但性格堅忍,心智更是聰穎,經歷一場大難后,城府漸漸深沉。

他意識到一個問題。這玉鎖能助人開闢太古魔脈,若是別人知道他身懷此寶,定會惹來殺身之禍!!

「我該把這玉鎖,藏在哪裡…」

寧凡正沉思,忽而玉鎖發出淡淡紅光,並從中傳出一個嬌軟的女子聲音。

「醒了,終於醒了…郎君,不必困擾,不如將這玉鎖,藏在丹田,如何?」

這聲音悄然逝去,玉鎖忽然化作一道紅光,射入寧凡丹田。而一瞬間,他只覺下身火熱,氣如牛喘,一身慾火無法發泄。

「你是誰,這玉鎖,是什麼東西1

寧凡面色一沉,他能感到,自己丹田之中多了玉鎖,卻無法取出。而他的身體,隨著玉鎖進入,越來越火熱。

「咯咯,此鎖為陰陽鎖,為玄陰界寶。你得到此鎖,若能認主,獲得傳承,莫說半年達到辟脈五層,即便半年突破融靈期,也是小事一樁。區區鬼雀宗,雀神子的下界宗門,傷不得你。」

「為何我的身體會火熱?」

「為何?姐姐不是說了么,陰陽鎖要認主了呢~這陰陽鎖是至魔之寶,你收入丹田,便是認主。認主魔寶,修為不夠,便會走火入魔。你走的,是淫、魔,只需找個女子交歡,便能擺脫入魔。否則,會死哦~」

言罷,那神秘女子發出幾聲歡快的嬌笑,旋即再無聲息。

寧凡叫苦不迭,他跌倒在床榻上,慾火難熬。莫說他不願交合,即便是願,在七梅城這魔道橫行的地方,哪有女子,會與自己同床共枕。

「玄陰界寶,陰陽鎖,天為妻,地為妾,蒼生為鼎爐,陰陽大道,合體雙修。鎖亡天之陰,鎮命之陽,奪天之欲,化生道魔。可交歡,不可沉欲,一拜孫帝,長生不死。」

腦海中,回蕩著莫名之聲,讓寧凡體內更加燥熱難耐。

面色漲紅,皮膚滾燙,離死不遠。

恍惚間,寧凡只覺自己懷中,竄入一個冰涼嬌軟的身軀。

而一身慾念,仿若都找到一個宣洩點。

一夜,春宵帳暖。

清晨,寧凡徐徐睜開雙眼,望著身旁的嬌軀,面沉如水。

身旁,紙鶴嬌小的身子,滿是自己蹂躪的痕,錦被上,還有一攤血跡,若雪中七梅。

她的小臉,猶帶淚痕,梨花帶雨,楚楚動人。她嘴唇乾澀、破裂,胸口小兔,還有青紫血淤。

下身,更是一片狼藉。

「寧凡啊寧凡,你都幹了什麼,她,還是孩子礙」寧凡苦笑。

「大哥哥,不要死,紙鶴來救你…」

呢喃中,紙鶴說著夢話,無意識翻身,牽動了身上傷痕,疼得微微皺眉。

這場夢,註定不會香甜的。

寧凡掙紮起身,憐惜地看著紙鶴,帶著愧疚,伸出手掌,想要抹去女子淚痕。

但一霎那,腦海一陣劇痛,讓他痛的幾乎昏去。

「為何又會頭疼,這次又是走了什麼魔1他心中悲憤,怒問陰陽鎖中的神秘女子!

「郎君,你莫急。陰陽鎖已與你認主,不會再走火入魔。這一次頭疼,是好事呢…陰陽鎖是仙帝之物,其中有仙帝傳承,認主便可獲得。當年姐姐懵懂無知,想與陰陽鎖認主,卻因準備不周,為心魔所噬,困在鎖中。你卻幸運,有姐姐幫助,讓你平白獲得仙帝記憶…」

「仙帝記憶!仙帝是什麼1寧凡面色一驚,在他生活的雨界,最高修為也不過碎虛老怪,但即便是這種老怪,也沒有誰敢自稱仙帝。

什麼樣的人,可為仙帝!仙帝的記憶傳承,豈不是遠超那些碎虛老怪!

伴隨著腦海刺痛,一連串記憶印入寧凡腦海。

「吾為亂古大帝,拜於孫帝門下聽講,領悟陰陽大道,吾一生無子,化道之際,鑄此仙寶,傳吾三念,付與後人!孫帝曾言,『天道第一環之外,術道不可輕傳』,故本帝所傳念術,俱在第一環中。」

「吾第一念,記載生平所學,你得之,天道第一環中,如你博學之人,罕有1

腦海被記憶之針刺入,痛徹魂靈,即便尋常融靈高手,都未必能忍此痛,但寧凡經歷大變,心如魔海,硬是咬牙忍了過去。而所得傳承,讓他覺得,受到的痛楚,皆不值一提了。

這些記憶涵蓋的內容,讓寧凡悚然心驚。

醫卜星相,百家經學,煉丹煉器,詩詞歌賦,正魔皆有,包涵的內容,若傳出去,雨界將驚天動地!

不待準備,第二念傳承,隨之而來。這一次的痛,彷彿是鐵刷洗刷腦海,縱是金丹高手,也未必忍得過去。

寧凡口鼻溢血,這血,激發了他心中狠性。得仙帝傳承,便能凌立天地,便能逆天改命,千古一遇的機會,他決不願錯過!

「痛,又如何1他大吼一聲,硬是忍了過去。

「吾第二念,記載九境修鍊體悟,你得知,修真九境,如魚得水,再無瓶頸可言1

這些記憶,記載的是上古修鍊術,與現行的修鍊體系迥然不同。上古有修真九境,而現今僅有修真七境。得此傳承,寧凡修為不增,但一身感悟,比碎虛老怪更深!修鍊到碎虛以前,更沒有絲毫瓶頸!

他抹去口鼻血跡,目露精光,忍受的痛,值,太值了!

猝不及防一般,第三批記憶,終於來到,寧凡慘呼一聲,幾乎昏迷過去。

這一次的記憶傳承,猶如千刀萬剮,彷彿將他靈魂都絞碎,他面色蒼白如紙,性命垂危,但一瞟身旁少女身姿,看到少女臉上痛苦的痕,自己的痛苦,似乎微不足道了。

「肉身再痛,豈能比上心痛1他回憶其那一夜受到的屈辱,咬牙,不屈。

待第三念傳承完畢,他痛得一根指頭都抬不起。

「吾第三念,名《陰陽變》,此術為合歡秘術,男女雙修,提升修為,游龍御鳳,易如反掌。」

這一念之中,包涵的,卻是與陰陽鎖配套的法術,隨之而來的,更有無數床第間的技巧。這在某些正人君子眼中,不值一提,但對寧凡而言,卻是提升修為的最快途徑。

三念傳承完畢,陰陽鎖中的仙帝殘念,徐徐消散,仿若根本不存在過。

寧凡渾身脫力,倒在紙鶴嬌軀之上,動彈不得,細細整理著腦海中的仙帝傳承。

得此傳承,他修為仍是辟脈一層,但一身見識,縱是雨之仙界的碎虛高手,也比不上!

他的眼神,漸漸平靜,獲得如此機緣,決不可讓他人知道。至少,不能讓韓老魔知道,他可不保證,韓老魔知道后,會不會殺了他。

此刻的寧凡,看待鎖中女子,已不再神秘。

「你是碎虛巔峰的女修?不過你似乎受傷了,若是傷勢痊癒,修為應該不止這些。」寧凡淡淡道。

「你怎麼知道!難道,你成功獲得仙帝傳承了1鎖中女子,傳出不可思議的驚呼。

這一刻,寧凡給她的感覺,再不似一介小輩,反倒似一個活了數百萬年的老怪。

此事,當真古怪。

仙帝傳承,究竟是天道第幾環的傳承,竟如此神妙?將一個凡人般的存在,眼界提升到碎虛高手的水平?

難道,是傳說中的,天道第三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