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合體雙修 第1203章 毒計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惑了心神,對方好厲害的魅術! 那麼問題來了。 這兩個被擒拿的准聖女人,為何主動誘惑自己… 她們又是如何在被關押的情況下,使用修為,釋放魅術的… 對方不懷好意是肯定的,讓...

軟泥怪鄭重其事地將寧凡拉到一邊,張開隔音結界,才將十三脊椎的來龍去脈,講給寧凡一個人聽。

她這麼小心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十三脊椎涉及的真界秘聞太多,並不適合讓太多幻夢界生靈知曉。

傳說,在無數虛無的幻夢世界以外,存在著三處真實世界:塵界、逆塵界、山海界。

塵界是太蒼劫靈的領土。

逆塵界常年處於仙國戰亂之中,就連曾經的紫斗仙域,也做不到完全統一整個逆塵界…

山海界是遠古聖宗的道場,界內的道魂族,皆歸遠古聖宗統屬,是三大真界勢力最強的一方。蟻主的故事,就發生在三大真界的山海界。

古以前,世間並不存在光蟻族這一道魂族群,直到有一隻幸運的螞蟻,偶得遠古聖宗逆聖點化,因感念其恩,自此追隨左右,為這名聖人立功無數,並最終,借一身功德,脫胎成聖。,

功德成聖的聖人,實力大都羸弱,但也有例外,這隻螞蟻便是這種異數。她僅僅涅槃了七十四次,便修出了十紀輪迴的高深修為,如此進境,一度令整個真界為之驚嘆。因為按照此女的修鍊進度,只要行事不出差錯,是極有可能在千次涅槃以前,突破始聖,踏入涅聖的!

這隻螞蟻本來極有可能成為功德聖人逆天改命的勵志典範!

可命運和她開了天大的玩笑,不知如何,她居然惹到了一個元嬰小輩,一個自稱「古元嬰第一人」的狂妄之徒…

而後,她被這元嬰小輩生生鎮壓了十紀輪迴!這隻螞蟻,正是蟻主,是光蟻族、聖蟻宗的創建者;那元嬰小輩,則是全知老人…

此事在真界,造就了全知老人的赫赫凶名,當然,寧凡這一界的幻夢界修士,是不大可能知道全知老人凶名的,因為全知老人鎮壓蟻主,已經是紫斗仙域破滅、紫斗幻夢界與世隔絕之後的事情了…

軟泥怪將全知老人的故事講得繪聲繪色,尤其是全知老人鎮壓蟻主的一戰,更被她描繪成了破滅輪迴紀元的驚世對決…她試圖從寧凡臉上看到一絲絲的震驚,可惜…並沒有!

寧凡居然一臉平靜地聽完了她的故事!

不,說是一臉平靜也不準確,寧凡還是有一絲絲驚訝的,但那驚訝未免也太少了,只微微動容了少許便又收了神色…

這不正常,太不正常!

正常人聽說元嬰修士干翻聖人,不是該震驚到冒汗嗎!

「英雄哥哥,聽說元嬰鎮壓聖人,你不感到震撼嗎,不意外嗎?」軟泥怪無語道。

「是有點震撼。」

「你騙人…」

「…」好吧,寧凡確實不太震撼。

他見過亂古大帝,也見過全知老人,全知老人帶給他的壓迫感,絕不亞於亂古大帝。他早知亂古大帝殺過聖人,且還不止一個,如此一來,對於全知老人鎮壓聖人的事,他雖然有些驚訝,卻也不至於太過震驚。

他見過蠻荒始祖——荒聖道蠻山。

他被紫斗仙皇傳道過好多次。

他戰過冥土,更曾與冥土中的荒聖採薇聖並肩作戰。

他是蠻族的蠻神,一旦踏入真界,擁有號令蠻族聖人的資格!

他是世間為數不多的神靈,更是一代父神。倘若是神靈時代,父神的身份,直接就可比擬荒聖…

無形之中,寧凡的見識、閱歷都已極高,能讓他感到震撼的事情,已經太少、太少了…

「後來呢?」寧凡平靜問道。

軟泥怪沒有欣賞到寧凡驚訝表情,微微有些失望,不過轉念一想,她家英雄哥哥心性如此沉穩,她不是應該高興嗎、膜拜嗎,於是乎,眨眼間,她變得更加崇拜寧凡了,眼中閃著更多的小星星,解道,

「後來主人將蟻主肉身分割為十份,分別鎮壓於十處輪迴…我也不太懂這些第三步鎮壓手段啦,只多少知道一點,我們所處的這處輪迴,被鎮壓的肉身部分,是蟻主的部分脊骨、部分血肉。光祖地淵正是這部分脊骨、血肉構造而成的血肉世界,每一層地淵,都是一根不同的脊椎骨,前十二層地淵,是十二根不同脊椎,我等此刻所處的十三脊椎,可以算是地淵第十三層。可笑紫斗幻夢界的光族祖先們,還以為光祖地淵是什麼洞天福地,一度在這裡建國,更創立了光族一脈…後來大概是知道了實情,他們就嚇得不敢住在這裡了,舉族遷離了此地…那些光蟻族強者就更可笑了,他們其實只是主人的玩具,可他們壓根不知道此事,甚至不知道主人的真實實力,更不知主人鎮壓過他們封為神明的蟻主…」

不對…

好像有什麼地方不太對…

「你是說,全知前輩是在紫斗仙域滅亡以後,才鎮壓的蟻主?」寧凡忽而皺眉,問道。

「對呀。」

「可你剛剛又說,光族的祖是先發現了這處光祖地淵,之後才建立了光族?」

「對呀,有什麼問題嗎。」

「問題大了。據我所知,光族是這處幻夢界的十大秘族之一,早在紫斗仙域未滅亡以前,就存在這一族了。你所說的兩件事情,時間對不上1

時間確實對不上!

紫斗仙域滅亡,而後全知老人鎮壓蟻主,之後光族祖先在蟻主殘軀之上建立了光族…此事,與紫斗仙域本就存在光族的事實,不符!

這是時間邏輯上的矛盾!

「原來…英雄哥哥是在不解這件事埃這有什麼好不理解的呢,時間邏輯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一種錯覺呀1

「錯覺?什麼意思?」

「英雄哥哥睡覺時,可曾做過夢?」

「做過。」

「夢中的事情,是否往往顛三倒四,與常理不合?」

「是。」

「你此刻是否身處幻夢界?」

「是。」

「那不就結了,幻夢界也只是一場夢啊,於虛幻夢中,尋找真實邏輯,這是錯誤的尋找方向。」

「於虛幻之中,尋找真實嗎…」寧凡眉頭皺得更深了,只覺得軟泥怪說的東西,包含了幻夢界的真實面貌,卻無法真正堪破。

「其實我也不太懂啦,我都是聽主人說的。主人時常會給我們講些稀奇古怪的理論,他曾說,時間與空間,只是用來理解世界的手段,但卻並不是世界的真實面貌。這世界,可以大成宇宙,也可以小成芥子;這一世輪迴,可以漫長到千秋萬代,也可以短暫到只是黃粱一夢。在我等目力難見的微觀世界,有微生物瞬息生滅,我等觀其生滅只一瞬,殊不知,在它本身看來,他度過的生命可能也是千秋萬代…我等自以為修道之後,可以長生不死,千秋萬代,但在那些更高層次的修士看來,我等的漫長生命,或許也只是微觀世界的一瞬生滅…是不是很難懂!嘻嘻,其實我也不是真懂…」

「我等的千秋萬代,只是他人眼中一瞬生滅嗎…」

寧凡露出茫然之色,他悟了一點,但更多的卻還是無法真正領悟。

這一刻,寧凡真真實實感受到了一種差距,如此近在咫尺、足以觸摸的差距。那是他和全知老人的差距,竟令寧凡,感到了久違的挫敗感!全知老人的道悟境界,真的太高深了,無論是前一次對他的指點,還是這一次從小泥巴口中聽到的隻言片語,都讓寧凡感到高山仰止。

全知全知,此人敢以此為名,當真有其本事,並非狂妄埃

「全知前輩看到的世界,我果然…還看不到…」寧凡遺憾道。

寧凡這一霎的挫敗口氣,竟被軟泥怪聽出了一絲落寞,這一聲嘆息,是修道者對於道無涯的感嘆。

軟泥怪一瞬間玻璃心了有木有!

她一瞬間好心疼她的英雄哥哥怎麼辦!嚶嚶嚶!

她本來還想請寧凡幫個小忙,但到了此時,卻無論如何也無法開口了…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矣。」寧凡忽然呵呵一笑,一掃心中鬱氣。

人生是有限的,但知識卻是無限的,用有限的人生追求無限的知識,是必然失敗的!

這才是寧凡的本性!

他終究只挫敗了一瞬,他終究不是一個真正一心向道的人。他修道,本就不是為了比別人聰明,更不是為了了解世界的真實面貌。世界真實與否,於他而言,根本不重要!道為何,亦不重要!他於道之一字其實別無所求,道只是他手中工具,藉以守護身後的溫暖。

寧凡不知,世人亦不知,正是這份將道視若無睹的心性,反而比任何人…都要近乎於道。

寧凡沒有從軟泥怪口中,過多打探天地大秘,他,不感興趣!

他只對軟泥怪熬的肉湯感興趣,此刻誤打誤撞救回了軟泥怪,他自然不會浪費再度喝湯的機會。

簌簌簌!

寧凡忽而一拍儲物袋,繼而數之不盡的蟻種雨點般砸落到地面,堆成一個小山。

這是他滅殺屍奴王,得到的蟻種,足足有一千四百多個!

屍奴王是小屍奴的集合體,滅了屍奴王,一次性就爆出了上萬個蟻種!可惜的是,當時情況太亂,寧凡根本無法收取全部蟻種,只收取了少部分…

怪只怪他弄出的爆炸太過恐怖,太過突然,情急之下,他還得帶雷澤老祖這個拖油瓶逃命,能收取一千四百個蟻種已是僥倖,其他來不及收取的蟻種,都已毀在了那場爆炸之中,殊為可惜…

話又說回來了,若不是他搞出了那場爆炸,他也不大可能滅掉屍奴王,一次性得到這麼多蟻種的。

「哇,好多蟻種!英雄哥哥好厲害,居然弄到了這麼多1軟泥怪對寧凡的崇拜,持續上升中!

「嗯,方便的話,給我再熬些湯吧。」

弄清楚此地是蟻主的脊椎世界后,寧凡倒也不急於離去了。此地拿來修鍊法力純度,似乎也很不錯,他跟軟泥怪跑出來,本不就是為了此事么?至於光蟻族會不會再來追殺…寧凡懶得管那麼多了!

敵人追至,大不了再打一場便是!

「方便,當然方便。英雄哥哥是鳳沼的救命恩人,鳳沼願意給英雄哥哥熬一輩子湯…」羞!她竟然說了這麼嬌羞的話!她,她該不會已經愛上英雄哥哥了吧,如果英雄哥哥讓她以身相許報答,她是從了呢,還是從了呢…

「真乖。」寧凡寵溺地拍了拍軟泥怪的泥巴腦袋,如拍寵物。

對,寧凡看這坨小泥巴,真的只是看寵物。

他自修成萬物溝通,對於世間萬物的善意、惡意感知尤其敏銳,此刻軟泥怪分明對他全無惡意,他才敢拍對方腦袋的,真心有了將對方收為寵物的想法。若是之前軟泥怪對他心存算計之時,他是絕對不會如此身體觸碰的。

不過軟泥怪不那麼想啊!

她被英雄哥哥摸頭殺了!

啊啊啊!

她的泥巴心臟快要跳出泥巴嗓子了!心裡頭好像有一百萬頭小鹿在亂撞啊怎麼辦!

她好開心,一個摸頭殺就開心得不得了!

可她轉而又有些擔心了。

「英雄哥哥,這些蟻種湯要全部熬了嗎?你一口氣喝這麼多蟻種湯,不會補得太過了吧…」

她這是又想起寧凡之前大補過頭,去找鼎爐們宣洩的事情了…

「呃…沒事,全熬了便是。」想起自己之前差點被補得暴體,寧凡也是有點尷尬。不過那是因為他事先沒有任何準備,倘若他準備充分,補得再過他也不怕,他有的是鼎爐。

且,剛捉了兩個准聖鼎爐,不是正好可以拿來宣洩藥力嗎?要不要這麼做呢?准聖鼎爐的話,宣洩藥力的效果應該很不錯的,同時還能令他修為大漲…

只是…

貿然採補准聖鼎爐的話,會不會有風險…

寧凡皺了皺眉,他之前拿魅術偷襲紅蓮,紅蓮可是掙脫過,魅術,並不是萬能的。他以魅術採補兩名准聖女修的過程中,倘若二女掙脫魅術,突發變故,絕對兇險萬分…專心於採補的他,是最為鬆懈的,倘若真的被二女算計偷襲,必定萬劫不復…

或者,他應該準備完全之後,再採補這兩個女准聖,以免採補過程發生變故?

算了,想那麼多幹嘛,先喝湯修鍊法力純度吧。

寧凡在十三脊椎——也就是地淵十三層喝湯修鍊。

地淵十二層,光蟻族族殿之中,陰母大祭司卻在發怒,將剛剛逃至族地的鷹揚尊者罵了個狗血淋頭!

能不怒嗎!

都是這個蠢貨,一口咬定寧凡是遠古大修,害得整個光蟻族一度遲疑恐懼,錯失了圍剿寧凡的最佳機會!

當寧凡幹掉屍奴王時,陰母大祭司終於估計到了寧凡的真實實力,絕對不到遠古大修,甚至不如屍奴王!

可一切都晚了!寧凡居然一個傳送術,逃出了爆炸範圍,不知逃到了哪裡…且,她的天意紅名之術,居然無法鎖定寧凡了,似乎被寧凡以某種手段屏蔽感知了…她再想追殺寧凡,卻不知該去哪裡追殺了!

倘若不是鷹揚亂傳謠言,堂堂光蟻族聖蟻宗,怎麼會給寧凡這麼多機會,幹掉如此多的高手!怎麼可能被對方跑掉!

「大祭司,你要相信屬下啊!那魔頭真的是遠古大修!他一擊就擒下了花火殿下!一個爆炸就炸死了屍奴王!您老人家當時是不在場,沒看到那毀天滅地的爆炸聲勢,否則你絕對會深信此事,並和屬下做出同樣的明智決斷,選擇撤退的1被寧凡嚇破膽的鷹揚尊者,居然還在辯駁,咬定寧凡是遠古大修!陰母大祭司一遍遍告訴他,寧凡不是遠古大修,可他不信!不信!

陰母氣笑了,她感覺自己所有解釋都是雞同鴨講,眼見鷹揚尊者還在宣揚寧凡的可怕,雍容華貴的臉上,終於浮現殺機,「你給妾身閉嘴!妾身再說一次,那小子不是遠古大修!他甚至不像是一個真正的准聖,他的法力雖多,但很有問題!你再敢擅傳謠言,擾亂人心,縱然你是我族准聖,妾身也必定給你一個制裁1

「哎!大祭司啊,您老人家什麼都好,就是太過固執,太相信你那天意紅名感知了。天意真的不會出錯嗎,拿天意來感知,也是會有誤判的。屬下只相信眼見為實!屬下的雙眼,見證了屍奴王被斃掉的那一幕,更見證了那魔頭一招擒拿準聖的暴行,那魔頭太厲害了,真的太厲害了…」

「妾身叫你閉嘴,沒聽到是嗎1

陰母懶得再和鷹揚尊者廢話了!

她忽然一拂袖,寬大的錦袖袖口頓時生出一股陰風,朝鷹揚尊者迎面吹去。

鷹揚尊者本還想繼續給自己辯駁,一見陰母祭司出手,頓時面色大變,哪裡還敢開口廢話,奪路便逃。

但,逃不掉!

那陰風一經接觸,頓時生出無數陰冷透明的符文,符文透出無窮吸力,任鷹揚尊者如何反抗,竟也無法掙脫那股吸力!最終,一階准聖修為的鷹揚尊者被陰母祭司一道陰風,強行收入到了袖中世界,面壁思過去了。

「好好冷靜一下!你只是被那小子的表象嚇到了,等你清醒過來,會發現妾身才是對的1

陰母大祭司好似是在自語,又好似是在和袖中世界的鷹揚尊者交談。

見大祭司抬手就抓走了一名准聖,大殿中的其他光蟻族高手,大都敬畏地低下了頭,不敢直視大祭司的目光。

這就是絕對實力帶來的震懾!

眾人之中,唯有一名帝服打扮的女子,抬頭直視陰母,俏臉一片凝重:可惡…這女人已經強到這一步了嗎…一招就制住了鷹揚,我要如何與她競爭蟻后之位,如何報當年之仇…

此女,是光蟻族四名蟻後繼任者之一,廢帝花曌。

「哼!一招制服准聖,好大不了嗎!妾身也會,但這又能如何,妾身在二階准聖之中,仍舊只是末流!那小子也是一樣的道理,他手段雖然詭異難防,但真實實力卻未必多高。不要再信鷹揚的胡言亂語了!當務之急,是如何找出那小子的下落!然後,殺了此子,救回花火1

蟻后大選在即,同為蟻后競爭者,陰母大祭司其實是不想救回花火的。

可此事事關整個光蟻族的顏面,她不得不救!唯有殺了寧凡,救回花火,才能稍稍洗刷聖蟻宗蒙受的屈辱!聖蟻宗的榮耀,高於一切!

只是,要去哪裡追殺寧凡呢…

天意紅名的感知被屏蔽了,那小子,現在何處呢,會不會已經逃出地淵了,若真是如此…

陰母大祭司正自沉吟,忽然殿外傳來急報!

一個光蟻族甲士踉踉蹌蹌跑進來,「大祭司!諸位大人!大事不好了!禁地出事了!十三脊椎的禁地出事了!坐鎮十三脊椎的紅蓮大人,被人抓走了!她正以魂聲秘術和我等聯絡,向我等求救,希望我等殺入十三脊椎,將她解救1

「什麼!紅蓮好端端坐鎮十三脊椎,怎麼會被人擒拿,難道,難道…」陰母大祭司花容震怒,想到了唯一一個可能!

寧凡!

肯定是這小子!

這小子居然沒有跑出地淵,而是不知如何闖入到了十三脊椎,更將十三脊椎的守將紅蓮抓走了!

居然又抓了第二個蟻後繼任者!這是要將聖蟻宗的顏面扔在地上狠踩嗎!此子該殺,該殺!

「傳妾身之令,所有仙帝之上強者,隨妾身殺入十三脊椎,剷除此獠1陰母恨聲道。

「辦、辦不到啊!大祭司定是氣忘了,蟻后大選一旦開啟,除非結束,否則我等光蟻族之人,根本無法進入十三層以下的禁地,血脈之門根本無法通行…也就是說…我等就算明知那魔頭此刻闖入了十三脊椎,也追不進去礙」其他光蟻族強者聞言,頓時各個露出為難之色。

誰不想殺寧凡!

誰不想幹掉這小子,洗刷聖蟻宗的屈辱!

可問題是,他們進不去十三脊椎啊!

身為光蟻族的最高禁地,十三脊椎是想進就能進的嗎!平時出入條件就近乎嚴苛了,尤其是眼下光蟻族蟻后大選的特殊時期,十三脊椎不容任何本族之人通行,唯有外族才能自由出入…

「這小子居然如此狡詐!算準了特殊時期,我等無法越過血脈之門追殺進十三脊椎,才特意躲進那裡!可惡,可惡1陰母氣得臉都白了。

「這魔頭敢挑釁我聖蟻宗威嚴,卻不敢堂堂正正和我等交戰,只會東躲西藏!何其卑鄙!何其無恥1一名光頭光蟻族准聖憤憤罵道。

「你們想得太簡單了!若是此魔只是進入十三脊椎躲藏還好,就怕他是進去偷『寶貝』的…那『寶貝』可是我族興盛的根基,倘若被外人所盜,後果不堪設想礙」另一名駝背准聖反而憂慮起來了。

他此言一出,眾人皆時面色大變。陰母大祭司也顧不得殺寧凡泄恨了,她也有些擔心十三脊椎的閃失了,但還是搖頭道,「不可能!此子不可能知道我族的存在!也不可能知道盜取不滅魂的方法!便是知曉方法,他也沒有那個本事盜走…那可是聖人不滅魂,就算只是一縷散魂,也不可能被第二步修士得手…」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在事情發生前,誰又能想到這小子能擒花火殿下、紅蓮將軍,滅殺屍奴王呢…」駝背准聖慎重道。

「好了!你有何妙計?但說無妨!要知道,值此特殊時期,我等光蟻族人可是無法進入十三脊椎的…」

「妙計沒有,毒計倒是有一個,我等雖然進不去十三脊椎,但花火殿下和紅蓮將軍,不是還在十三脊椎嗎。」駝背准聖忽然嘿嘿怪笑。

「什麼意思?她們已經被敵人擒下了,還能有什麼作為…」

「嘿嘿…被擒下又如何!只要她二人肯稍作犧牲,滅掉此魔,又有何難1

「你是說…」

「一個魔頭,幸運地擒下了兩名准聖鼎爐,他會做什麼事情呢?呵呵,就算他沒有這方面的興緻,也沒關係啊,屬下久聞花曌殿下精通魂音魅術,此魔若不上鉤,便誘他上鉤,又有何難…」

阿嚏…

正在十三脊椎喝湯的寧凡,沒由來打了個噴嚏,而後…繼續喝湯。

他不知道有人正在設法算計他,也並不關心。

他不知道光蟻族正處於特殊時期,無法追殺進十三脊椎,所以他一面喝湯,一面還在提防可能來臨的其他光蟻族強者。

上一次,他喝了七十碗蟻種湯,便承受不住藥力,險些被補得暴體,這一次顯然不會如此。

每喝一碗蟻種湯,他都會以特殊的魅術手段化掉丹田下方不斷湧上來的燥熱。如此一來,蟻種湯的副作用大大減少,他一連喝了二百碗蟻種湯,才有些受不了體內的補勁。

還是得宣洩一下,當然,這一次他事先有了準備,不至於一次宣洩三天那麼恐怖了…

「我去去就回,解決一下問題…」

寧凡對軟泥怪吩咐了一句,便打算遁入玄陰界了。軟泥怪一陣嬌羞,她當然明白寧凡是去解決什麼問題。可惜她已經不是大美人身體了,變成了一坨臭泥巴,不然她也想給寧凡幫幫忙。

黑魔面無表情的小臉,則變得有些不高興了,軟泥怪的出現,帶給她一絲危機感,她不在乎寧凡又多少女人,但她在乎寧凡有多少寵物!於是她忍下內心的羞恥,直白道,「主人,你需要解決問題,可以帶上我1

「嗯。」

於是…

寧凡毫無節操地,帶著三無少女黑魔,回到玄陰界洞府。有黑魔的話,倒是不急於找其他鼎爐。

可是…

然而…

他還沒有解開黑魔的腰帶,一縷魅惑的魂音忽然從玄陰界另一個方向傳來!

那裡…是寧凡關押花火、紅蓮的懺罪宮!

「怎麼回事!那兩個女人,怎麼會主動釋放魅術誘惑我過去1

寧凡皺了眉頭。

他何等魅術造詣,居然險些被這魂音魅術惑了心神,對方好厲害的魅術!

那麼問題來了。

這兩個被擒拿的准聖女人,為何主動誘惑自己…

她們又是如何在被關押的情況下,使用修為,釋放魅術的…

對方不懷好意是肯定的,讓寧凡驚訝的,是二女居然能在被封印修為的情況下,暗使手段對付自己,准聖果然不容小覷,即便是淪為階下囚的女人,也不能大意礙

「主人,快點…」黑魔小臉不高興了,她以人形服侍寧凡,是十分羞恥的,當然希望寧凡能速戰速決,可惜過往的經歷無數次證明,寧凡只會持久戰,不會速戰,真讓她頭疼…

「別著急,有人想拿魅術對付我…」寧凡只簡單說了兩句話,黑魔就滿臉殺氣了。

是誰居然敢對她的主人出手!

該殺!

「我本不想這麼快對這二女出手,但對方既然主動找死,便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你在這裡等我,我去去就回。」

寧凡沒有和黑魔多做解釋,只冷笑一聲,一閃而逝。

黑魔走出寧凡的洞府,整理了一下凌亂的衣衫,對著寧凡飛走的方向,輕輕搖頭,「主人騙人,你才不會去去就回,你肯定要很久很久…」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