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修真

合體雙修 第1091章 殺戮副殿!

作者:我是墨水

本章內容簡介:的天驕人物。 真是讓人羨慕! 「且慢!我不同意你們再開北斗血界!那雨君有什麼本事,能救殿主!此事,我不信!必須阻止他亂來1 忽有一個帶著鬼面、一襲血袍的老者,從殿外闖入。那人背...

再睜開眼時,寧凡已不在神墓,而是被送到小妖女的總閣主府,已因法力透支,昏迷了數日。

蘇醒后,他又回到神墓一次,反覆研究亂古大帝的情況,更嘗試了諸多辦法。可惜的是,無論怎麼做,都無法喚醒已擁有血肉之軀的亂古大帝。

亂古大帝血肉之軀氣息浩瀚無涯,卻沒有半點生機流動,似生非生,似死非死。起初,寧凡以為自己替亂古延命出了差錯,才導致了這一結果,但向螟子卻不這麼認為。

向螟子是一個準聖,是一個活了無數年的活化石,他的閱歷,不是寧凡可比。在向螟子看來,亂古大帝並非是延命失敗,而是成功之後,不知為何,由其本人意志為主導,收斂了肉身內的所有生機,將之隱藏,絲毫沒有外泄

若亂古大帝願意,他甚至此刻便能睜開雙眼,以絕強之姿重臨修真界,但他卻沒有這麼做,而是選擇了龜息

「前輩的意思是,我師是出於某種目的,處於自身意志掌控的龜息假死當中,隨時可以蘇醒,卻不願在此刻醒來?」寧凡一詫。

「是這樣的。」

「那前輩以為,我師為何不肯蘇醒?」

「我想,亂古大帝應該也有他的考慮吧。若他此刻蘇醒,可以直接擋在你前方,暗族必定不敢再欺你的。以護短著稱的亂古大帝,竟沒有保護自己的門徒,而是選擇了龜息假死此事,絕不會是對於門徒困境的無視。老夫懷疑,亂古大帝是想在某種更為關鍵的時刻,再蘇醒!那個時刻,可能比暗族欺你的性質,更加嚴重!你雖替亂古大帝延命,但根據老夫的觀察,亂古大帝的命格,延長地並不多,所以不排除他是想將這為數不多的壽命,用在關鍵時刻的可能,這種猜測,有一定依據」

寧凡點點頭,認可了向螟子的猜測。

他不知亂古大帝出於什麼目的,才決定繼續龜息假死。這是亂古大帝本人的決定,而非外力作祟,只要知道這一點,寧凡就不會幹涉亂古的決定。

他深信,若自己真的被暗族逼上絕路,在此假死的亂古大帝,絕不會置自己生死於不顧的。

當日亂古蘇醒的心跳聲,整個東天都聽到了,如今東天盛傳,寧凡替亂古延命失敗,沒有人知道,此事並未失敗,而是已經成功

也就是說,亂古的龜息假死,瞞過了所有人,包括暗族,更包括一些暗地裡的存在

「小友千萬不要將亂古大帝已經復活的消息傳出去,老夫不知亂古大帝對於此事有什麼打算,但若是貿然傳出此事,可能會破壞亂古大帝的布局」向螟子凝重道。

「前輩放心,晚輩明白輕重的。且晚輩心中更有一些猜測,讓我師龜息假死的原因,可能與封魔巔有關晚輩覺得,從歷史長河當中湮滅的封魔巔,可能快要再度現世了。我師可能是為了防備此事,才瞞天過海,繼續假死」

「封魔巔現世?小友不是在開玩笑吧,此事真的有可能嗎?」向螟子神情凝重。

在世人眼中,封魔巔早已和古天庭、妖府一起,毀滅在了天地大亂。但寧凡此言,又不像是無的放矢

「晚輩莫不是忘了,之前可是有一個封魔巔遠古大魔,以魔腔直接降臨神墓的。」

「那個大魔,或許只是封魔巔的唯一倖存者,隱世不出無數年後重新復出吧」

「但晚輩這一次進入極丹聖域,卻遇到了另外一個封魔巔准聖,且那個准聖,還與暗族聯手,不知在圖謀什麼。那個准聖,叫做百足。」

「什麼!百足道人居然也活到了今日!一個封魔巔大能現世,是偶然,若是兩個,就不能以偶然視之了!莫非當年一戰,封魔巔並未和古天庭一樣,徹底覆滅?且此魔還和暗族走在一起封魔巔和暗族,想幹什麼1以向螟子的准聖心境,都因寧凡一席話而劇震。

再聯想起亂古大帝的刻意假死向螟子隱隱感覺,這東天,怕是要有什麼大事生了。

他又和寧凡關於此事,談了很多,但二人誰也無法斷定,此事是否真和封魔巔有關。

好在亂古延命一事,勉強算是解決了,寧凡沒有在神虛閣久留,又送給向螟子一個謝禮,便離開了神墓。

向螟子對亂古大帝、小妖女的照顧,以及對寧凡的幫助,寧凡始終記在心頭,別人對他好,他往往會十倍回報。

上一次,他將覆滅丹宗繳獲而來的菩提功德丹,送給了向螟子。

這一次,他又將極丹聖域獲得的極陽水,分出一半,送了出去。

向螟子因為諸多原因,斷了二階准聖的路。寧凡打算以諸多至寶,將向螟子失去的路,重新鋪出。

因為寧凡一席話,向螟子心事重重,憂心於東天的未來,並沒有立刻去看寧凡送的禮物。禮物是一個玉瓶,玉瓶外有重重封印,不破開封印,不會知道玉瓶中有什麼。

寧凡離去后許久,向螟子才長嘆一聲,將擔憂壓下,微笑著把玩起寧凡所贈的玉瓶。

之前寧凡便說此行有不菲收穫,要送他一些禮物。他很好奇,這小傢伙又得到了什麼好東西,拿來送給他。

「可惜自服下菩提功德丹后,我便將藥力積存於體內,於一日日修行當中緩緩煉化,漸有所得。從前看不到的二階准聖瓶頸,也一點點在腦海當中清晰。對於如今的我,幻夢界絕大多數的天材地寶,已經沒有什麼大用了不過,此物多少也是那小傢伙的一番心意,去極丹聖域一趟,居然還惦記著我這個老傢伙,呵呵,這份心意,比任何寶貝都要貴重氨

向螟子微笑著,破開了玉瓶的重重封印,而後神念朝玉瓶一掃。

霎時間,原本雲淡風輕的笑容,瞬間化作了無法扼制的震撼,險些一個手抖,將玉瓶掉在地上。

玉瓶中的的東西,並不是無用之物,而是數量龐大到無法想象的極陽水!

大半個玉瓶,都是液態極陽,這怎麼可能!

此物足以真正鋪就他通往二階准聖的路!對於任何一個準聖都是天大誘惑!

此物太貴重!若傳出,絕對能讓木松這等存在,為之眼紅,甚至不惜翻臉搶奪!

「寧小友,你的禮,未免也太重了」

向螟子苦笑一聲,此禮已經貴重到他捨不得拒絕了。內心深處對於獲得極陽水一事,激動振奮,因為這意味著他當真有一絲希望,進軍二階准聖了。若回絕禮物,反而顯得虛偽。

他更是隱隱感覺,如今的寧凡,開始讓他看不透,此子正一點點,一步步,朝著他這等無上存在接近著。

真是後生可畏啊

更在這一刻,向螟子對於因果一事有了巨大明悟。

因果這種東西,不能總是對寧凡好,寧凡便給他回報,讓他有了成就二階准聖的希望。堅持自己認定的因,而不去躲避,則自己需要的果,總會到來

對於極陽水,寧凡並無佔為己用的打算,他距離准聖還太遙遠,故而對此物看得並不重,只是不喜歡平白無故資敵罷了。

至於木松道人所說的准聖睜眼,同樣被他扔到了腦後,不再重視,畢竟關於睜眼的一些疑惑,他已經通過極丹聖域一行弄清楚,他曾經疑惑的東西,其實就是他與劍祖之間的因果

當日拋入空間亂流的極陽水失而復得,使得寧凡身上的極陽水,再次寬裕起來。

這種好東西,他不打算給只是普通交情的木松之流,要給,便給生死之交一級的存在。

在寧凡心中,對他恩惠極大的向螟子,與生死之交也相差無幾了,分出一半極陽水贈送,沒有任何心疼。

餘下的一半,寧凡打算留給葬月。

如今的葬月,是半步准聖的修為,又因奪舍了一具准聖肉身,可憑藉肉身揮少許准聖力量,已具備真正進軍准聖境界的資格。

葬月一次次為他自損,他記著這些情義。且,葬月如今更成了他諸多女人中的一個,給自己女人東西,自然更加不會心疼的。

當年的葬月,資源不足,無法衝擊准聖境界,但如今有他在,他會為葬月鋪平準聖的道路,提供葬月所需的一切。

離開神墓后,寧凡找到小妖女,二人一道去了神虛閣寶庫,通過小妖女的身份,買走了不少極品道土,讓神虛雙帝大感肉疼。

數日後,寧凡回到千秋宗,並在返回千秋宗的當日,向殺戮殿出一道橫跨星空的傳音飛劍,似在詢問某事。

如今的千秋宗,早已不是什麼小宗門,在趙蝶兒等女的經營下,在土魔、鐵鴉等人的守衛下,不斷吸收著東天依附者,已經成了東天又一個龐大勢力,底蘊絲毫不弱於其他仙尊勢力。

更有無數魔道勢力,不遠萬里,拋棄故土,來投奔千秋宗,或是尋求依附,或是來此地朝聖。

不錯,就是朝聖,如今的千秋宗,儼然已經成了東天一大魔道聖地!

這一次,寧凡回來地很高調,沒有任何隱瞞,整個千秋宗的門徒都因寧凡的歸來大感振奮。

自暗族下戰帖,整個東天都在等著看千秋宗的凄慘下常唯有千秋宗的門徒們深信,只要自家宗主歸來,什麼狗屁暗族,根本不值得畏懼,可以全部打爆!

這是一種有些狂熱、有些盲目的個人崇拜!

可以這麼說,明知寧凡被暗族盯上,還肯留在千秋宗的人,都是寧凡的死忠之士,狂熱信徒,絕無例外!

寧凡在東天崛起得太快,太強勢!從微末,到頂峰!從苦戰第一步,到橫掃第二步!種種經歷,讓無數魔修心馳神往,熱血沸騰,崇拜寧凡到了近乎狂熱的地步。

甚至於,寧凡在東天的戰績,明明比不上森羅,卻已有不少門徒,暗地裡將寧凡當做東天第一魔來膜拜。

在這些人看來,不說實力,單說魄力,又有哪個魔修,敢以一己之力,與暗族這等龐然大物對立呢?

只有寧凡一個!敢以渺撼強權,亂天動地,亦無畏懼!

只這一點,便是稱寧凡為東天第一魔,也不為過!魔不一定要強大,但一定要強勢!若心中顧忌重重,何不改修其他,做什麼魔頭!

且寧凡頭上,還有諸多耀眼光環,使得一切並不狂熱的理智修士,也對寧凡十分看好!

殺戮殿門徒,亂古傳人,與神虛閣准聖是忘年之交這一連串的光環,加在寧凡頭上,使得寧凡光芒萬丈,比很多東天大帝都要耀眼。

「恭迎宗主1

「太好了!宗主終於從極丹聖域回來了1

「我等願意與宗主同行,戰暗族,死沙場,生死相隨1

「寧可站而死,不負此生魔道1

是寧凡歸來時,傳遍整個修真星的山呼海嘯之聲!

那種充滿狂熱崇拜的迎接,感染了寧凡身旁的鴉天狗,它向天長嘯,也加入到了呼喊聲當中。

寧凡沉默的心,這一刻有了暖意。

這場東天求道之旅,始終給他一種飄零流浪之感,但這一刻,這千秋宗,帶給了他家的安心,帶給他一種想要守護千秋宗的情緒。

這是他的千秋宗!

這是他的基業!

這是他一手建立的家!

回到千秋宗后,寧凡每一日都會和殺戮殿聯繫著什麼,同時也和神虛閣向螟子保持聯絡。

葬月、歐陽暖、烏老八都被放了出來,皆在千秋宗內閉關,或療傷,或修鍊,或忙碌其他事。

值得一提的是,葯宗宗主魏無知,直接將整個葯宗修真星,一路遷移,更改星軌,移到了千秋宗不遠,並正式併入千秋宗,成了千秋宗的附屬勢力。如此一來,歐陽暖就算出關,日後也在千秋宗附近修行,不會離開寧凡太遠了。

而有了葯宗源源不斷的丹藥支持,千秋宗的展,無疑可以更快。

一晃,數月過去。

這數月間,暗族得知了寧凡歸來訊息,向千秋宗來第二封戰帖!

這一次,戰帖只有簡簡單單一句!

亂古傳人,招搖鼠輩!既不敢戰,不如早降!

似是嘲笑寧凡回歸東天之後,沒有立刻前往暗族指大6,接受暗族的挑戰。

對於第二封戰帖,寧凡只是冷笑,隨手將屬下送來的戰帖撕成碎片。

暗族的挑戰,他一定會去,此刻不去,並非是因為怯,而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請要做,不得不將迎戰暗族之事延後。

亂古的事情,勉強算是解決了,卻還有其他事情,沒有解決在此之前,寧凡並沒有閑工夫與暗族拼個你死我活。

千秋宗主峰之上,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靈氣逼人的葯園。一連數月,寧凡都呆在葯園之中,一步都未踏出。

這葯園,並非是寧凡搭建,而是一個整體,若細看,會現,這葯園本身,竟是一件先天下品法寶!

神農百草園!

這是寧凡以古國交易陣,跨越時空,從通天教買來的葯園,專門種植屠皇的魂種,當然,亦可種植一些珍稀植株、靈藥,生長度是自然界的百倍,不負先天之名。

因為此寶不是處理品,故而賣得頗貴,即便有貴賓卡的折扣,也花了寧凡一百多金。

不過對於掠奪了整個極丹聖域金銀礦的寧凡而言,一百多金,不值一提。

三座金礦,五座銀礦,被寧凡收在香火界,由其內香火民源源不斷開採出礦石。待礦石積累到一定數量,他會親自布下煉成陣,提純出天道金銀。而在大規模開採之下,每一天開採出的礦石,都足夠提煉五六兩天道金、近百兩天道銀,收入極為不菲,若累積歲月,可想而知,這是一筆何等龐大的收益。

那些香火民,被寧凡改變信仰,他們所信仰的,不再是曾經的主人,而是寧凡,只有寧凡!並隨著寧凡恩威並施,漸漸有了忠誠。

那些香火民當中,有些是從擊殺仙帝、仙王手裡奪來的,有些,則是寧凡俘虜的仙帝門徒後人,不得不從。

有這些人日以繼夜開採金銀礦,寧凡可省去很多麻煩。

神農百草園的道土,無一不是極品道土,少數是從神虛閣里購買而來,多數是從通天教買來的。

極品道土在通天教賣得極貴,一方土,便需要一兩金。鋪滿整個神農百草園的極品道土,共花了寧凡四百多金。

百草園中,有潺潺小溪流淌,灌溉著兩道的植株,若細看,便會現,這裡的溪水,竟無一不是品質極高的道泉,在百草園法則之下形成的特殊溪流!

寧凡將四帝羅漢松、七寶妙樹通通種在了百草園,亦將一些極丹聖域獲得的珍惜靈藥,種在了裡面。不得不說,百草園買得不虧。移栽之後,四帝羅漢松的松針劍,越長越多,七寶妙樹焦枯的枝葉,也一點點重新恢復生機,這都是百草園的功勞。

而在百草園靈氣最濃的中心位置,寧凡沒有種任何雜物,只種下了屠皇的魂種。

一連數月,寧凡都在百草園中護理魂種,神情凝重,小心翼翼地守護。

當一縷嫩芽終於破土而出,寧凡凝重的面色終於有了緩和,放聲笑了出來。

這小小一段嫩芽,透著屠皇的魂魄氣息!

而屠皇原本只剩極少的殘魂,隨著嫩芽的生長,正一絲絲增多,一絲絲修復!

這一刻,寧凡終於徹底信了採薇聖的話。

只要他小心呵護這株嫩芽,終有一日,這嫩芽會長至茁壯終有一日,屠皇的殘魂會生長至完整終有一日,他可與那個名為姬青靈的女人,再次見面!

只要還有再見之期,則攻打聖山也好,闖入冥土也好,都不會是無用之功,而是有意義的行動,是有回報的付出!

又數日,烏老件喜訊,讓寧凡心情更好!

有了寧凡交給他的諸多珍稀修復材料,烏老八隻花了數月,便將寧凡冥土一戰損傷的先天法寶,全部修復!

便是水淹一界瓶,也再度修復!

便是煉神鼎,也被修復!

便是逆海劍,也被擅長修復法寶的烏老八復原!

如此一來,寧凡諸多法寶當中,就只剩滅神盾還有損傷了,此物暫時缺少開天石修復,不是烏老八能修好的。

同一時間,一封來自殺戮殿的傳訊,傳到了寧凡手中,是通過某個特殊法器傳來的。

是數月間,始終與寧凡保持聯絡的姚青雲,來的消息。

寧凡,你要我辦的事情,我已經辦到了。北斗血界,再度開啟,只為你一人!你,真的有辦法救治此代殺帝么,此次開啟北斗血界,代價極大,殿中頗有怨言。若你辦不到此事我會想方設法替你和冥海仙王說情,無論如何都會替你擋下懲罰

收到傳訊后,寧凡笑了。

一連串的喜訊,讓他心情不錯,此刻回復姚青雲的傳音,便也不再壓抑本心,而是有了調笑。

青雲長老放心,我有九成把握替殺帝前輩延命。倒是多日不見,青雲長老可曾寂寞,可需要我稍稍撫慰。

不多時,姚青雲的傳音又至。

那傳音,滿滿都是羞怒的口吻。

閉嘴!我旁邊有人!不要亂說!我才不需要你撫慰!

殺戮殿內,姚青雲老臉一紅,尷尬不已。周圍的殺戮殿長老,皆是目光古怪注視著她。

這一次,姚青雲和寧凡的私情,算是徹徹底底曝光在了殺戮殿眾人眼前,誰都沒有料到,向來對男子不假辭色的青雲長老,居然和堂堂雨君,關係愛昧到了這種程度

說起來,這雨之仙君的紅顏,未免也太多了點神虛閣蕭千慈,葯宗歐陽暖,如今又有了本殿長老姚青雲每一個都是女子中的天驕人物。

真是讓人羨慕!

「且慢!我不同意你們再開北斗血界!那雨君有什麼本事,能救殿主!此事,我不信!必須阻止他亂來1

忽有一個帶著鬼面、一襲血袍的老者,從殿外闖入。那人背著一柄巨劍,目光倨傲無比。在此人闖入的瞬間,包括准帝修為的冥海仙王在內,全部神色一變!

最終,所有人都站起身,向著那名血袍老者,恭敬抱拳。便是冥海仙王,也不例外。

「屬下冥海,見過副殿主副殿主不是在閉關衝擊仙帝九五大劫么,為何突然出關」冥海頂著血袍老者的沉重威壓,皺眉問道。

「哼!若老夫再不出關,你們這些小傢伙,怕是已經將天捅破了!傳老夫之令,將北斗血界再度關閉!至於寧凡,剝奪其殺戮殿弟子的身份!若他膽敢踏入血海星域半步,務必將他驅逐出境,不得有誤1

血袍老者不容拒絕地命令道。

所有聽到這個命令的殺戮殿高層,皆面色劇變,無法接受

殺戮殿內的變故,寧凡並不知曉。

得知殺戮殿方面已做好救治殺帝的準備,寧凡便將神農百草園收入玄陰界,對葬月等人囑咐之後,橫渡星空,前往殺戮殿所在血海星域。

同行者,有鴉天狗、朱二,還有傷勢沒有痊癒的烏老八。

黑魔、傀儡黑小蓮仍舊住在玄陰界。寧凡走到哪裡,她們跟到哪裡,不過平時不會呆在外界。

鴉天狗剛剛認寧凡為主,有些粘人,它對整個東天感到陌生,更害怕有什麼聖人詛咒攻擊它,不敢離開寧凡半步。

這讓寧凡極為無語。極丹聖域的聖人詛咒,貌似只會攻擊大卑族修士,似鴉天狗這個不具備化形能力的異獸,則不在詛咒之列。這也是極丹聖域的歷史上,總有屍魔、丹魔能無視詛咒,安全跑出極丹聖域的原因,鴉天狗純粹是在瞎擔心

朱二之所以也跟著寧凡,是因為月光寶盒的聖人意志已經用光,那寶盒,只剩一個空殼,再無法揮任何神通,對於寧凡而言,失去了利用價值。

這,是冥土一戰所付出的巨大代價

失去了時光逆流的價值,朱二索性飛出寶盒,留在外面,拱衛在寧凡身旁。

他生怕自己失去利用價值以後,會被殘忍狠辣的寧凡當做垃圾清算掉。要知道,他可是得罪過寧凡的,誰知道寧凡會不會秋後算賬!好在就算是器靈之身的他,本身也還有堪比萬古仙尊的實力,若有機緣,則還能恢復到更高更因為他很擅長幻術攻擊,便尋思著留在外界,留在寧凡身邊,立些功勞,以求自保。

因為這些原因,寧凡的屁股後面,最終多了兩個狗腿的跟屁蟲鴉天狗、朱二。一隻狗,一頭豬

而後,自封為寧凡麾下第一忠僕的烏老八,有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感,強烈要求與寧凡同行!

他有一種預感,這一豬一狗,想要威脅他烏龜大人的地位!想要和他爭寵!

「不行!不能慢吞吞地閉關療傷了!必須看緊煞星,不能讓這一豬一狗搶了我的地位!我才是煞星的第一忠僕1

懷著這種想法,一路上,烏老八對待朱二、鴉天狗都是敵視狀態,對於寧凡則更加狗腿,更加恭敬,更加熱情,一副願意隨時為寧凡上刀山、下火海的態度。

「原來如此!我早就該想到是這樣!主子身邊,早就有一個善於溜須拍馬的無恥存在了!難怪我當初的阿諛奉承,通通無法打動主子。哼!這老烏龜不簡單,絕對是老豬我此生遇到的最強對手!比什麼猴子、河童、瘸腿馬難纏無數倍!還有這隻天狗它,也是大敵!不能因為它修為未入萬古,就小瞧它1

朱二看待烏老八、鴉天狗的神情,同樣不怎麼友好,有著深深的危機感。

「汪汪汪」鴉天狗同樣內心警醒,它對主子的忠誠,可是用性命證明過的,沒想到主子身邊還有另外兩個僕人爭寵,這讓它漸漸有了危機意識。

火魂塔的家鄉,它已經回不去了,只能一路跟隨寧凡到死!決不能被人奪走地位!

於是一路上,二人一狗之間,始終充斥著濃烈火藥味。

這讓寧凡大感頭疼,他有些後悔帶這三個極品同行了。烏龜、豬、狗呵呵,他這是要模仿一些凡間佛經中記載的取經小故事,去西天取經么

話說他最近收到的僕從,怎麼畫風全部變了,都是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

嗯,也就太素雷圖的雀古還算正常,否則他的取經小隊伍,還能多個腦抽的麻雀

以烏仙雲全力飛遁,只數個時辰,寧凡便從千秋宗,飛到了血海星域。

一入血海星域邊界,寧凡便皺了眉頭。

在他飛入血海星域的瞬間,有一隊鬼面修士,攔下了烏仙雲。

「副殿有令!罪人寧凡,剝奪殺戮殿弟子身份,逐出殺戮殿,終生不得再入血海星域半步!若敢違令,殺無赦1

這隊鬼面修士無奈道。

他們並不願接受驅逐寧凡的命令,他們想讓寧凡試試救治殺帝大人,但副殿的絕對命令,卻讓他們沒有辦法違抗

內心,也只能對寧凡說一聲抱歉。得罪了雨君前輩

「你奶奶的!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你再對我的主子說一句殺無赦試試!不能忍!我要殺了你們,洗刷主子的恥辱1

不待皺著眉頭的寧凡表態,朱二已經一馬當先,站了出來,豬臉滿是憤怒,惺惺作態地對眾殺戮殿修士怒斥道。

烏老八登時有了罵娘的衝動。

該死!這殺千刀的死肥豬,搶了他的台詞!太大意了!未完待續。8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