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七一:娜迦皇帝,殺美杜莎!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運行軌跡,從東離草原出發北上,一路輾轉前進,不知道穿過了多少空間,后一直到達目的地離魂殿! 在陽頂天的允許下,娜迦之皇直接讀取了陽頂天的這段記憶。 然後嘆息道:「了不起,了不起啊,竟...

bx

「慢著夫君,你回來一趟。」娜迦霜兒忽然說道。

陽頂天不由得一愕,但還是點了點頭。

反正,雖然這個飛船帝京的蒼穹大殿距離離魂殿是近的,應該只有幾千里了。但想必是完法通過的,想要去離魂殿需要走另外一條路。

他用的速度,飛離了這個黑暗空間,衝出厚厚的黑暗物質,返回到海底,然後衝出海面,返回到幾千里之外的黑暗帝國中。

來到了黑暗帝國的大殿。

「怎麼了?霜兒?」陽頂天道。

娜迦霜兒道:「夫君,你打算現在去就離魂殿?」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道:「其實,我們的選擇餘地不大。」

娜迦霜兒道:「其實,這次我們的目的僅僅只是找到離魂殿,找到美杜莎而已。而這個目標已經完成了,不是嗎?」

這倒是的,這次陽頂天出去中西洲海域,甚至完是因為不敢相信離魂殿的地點會在那裡。

結果,也算在那裡,也不算在那裡。

中西洲海域的海底深處,是飛船帝京的大殿中心,而離魂殿卻應該在船頭的駕駛艙,不在混沌世界範圍內,而是探出了太空。

但不管怎麼樣,應該可以確定,已經找到所謂的離魂殿了。

接著娜迦霜兒道:「我們找到了美杜莎在哪裡,但是我們目前,是沒有殺掉他的辦法的。沒有殺掉他的實力的。」

陽頂天點頭確認這一點。

娜迦霜兒接著道:「而且看上去,美杜莎彷彿也沒有辦法離開那個所謂的離魂殿,也沒有辦法來到人類國度殺我們。所以。這就給了我們充分的時間,可以讓我們變得強大起來,直到將她殺死。她此時,正千方百計地希望我們前去送死。」

「我知道。」陽東是如果我們不去的話,她也不會逼著我三會把部分能量給西門寧寧,然後控制她的意志,讓她變成一個屠戮。去大開殺戒。將倖存的人類,部殺死。」

娜迦霜兒承認了這種說法。她想要說,不要在意倖存人類的死活,但是她沒有說出口了。

陽頂天繼續道:「而且,就算我們龜縮在黑暗帝國內。美杜莎一旦別選擇的時候。或許會控制她的那個通天帝京,對我們的黑暗帝國,進行毀滅性攻擊。她所在的那個通天帝京,加先進強大。甚至,已經不需要吸取大陸之能量了。你能保證,它沒有摧毀我們黑暗帝國的能量嗎?」

娜迦霜兒想了一會兒,再次點了點頭道:「應該有,只不過代價太過於高昂,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美杜莎不會那樣做。」

陽東是,只要我們龜縮在黑暗帝國,越來越強大。到足夠可以威脅她的安危時候,就是那個萬不得已的時候了,她一定會出手的。」

娜迦霜兒,承認了陽頂天的這個說法。

陽丟兒,現在的美杜莎是不是算虛弱的時刻?」

娜迦霜兒點頭道:「她的精神力,應該僅僅只恢復了兩三成左右。」

陽頂天道:「如果我們帝國裡面。拚命地吞噬能量。需要多久時間,才可以強大到擊敗並殺死美杜莎的級別。」

娜迦霜兒道:「很久很久很久。」

她。索性就沒有說世間了。

陽頂天道:「可是,美杜莎不會給我們這個很久的時間的。所以,現在就是殺死這個美杜莎的好時刻了。」

娜迦霜兒沉默言。

陽丟兒,我們有一句話,叫作功夫在於詩外1

娜迦霜兒道:「夫君,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要通過其他方式,去殺死美杜莎女王。而不是通過武道,你有什麼思維?」

陽囤一個思維,再次進入禁忌大陸幻境。然後就不再離開,一直找到摧毀先進通天帝京的辦法。」

娜迦霜兒想了一會兒道:「夫君,你這個想法應該是會成功的。因為,幻境裡面肯定會出現摧毀之法。但是……如此先進的飛船帝京,一旦被摧毀的話,我懷疑這幾片大陸都保不住了。」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

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強大的。

陽頂天道:「那麼,就在禁忌大陸幻境中,一直等待下去。等待美杜莎那艘飛船帝京的建造完成,很顯然美杜莎肯定不是它的高指揮者,她或許只是一個闖入者,是整個飛船帝京唯一的智慧生命,所以擁有一定的控制權。但是,他一定會有一個非常元始的指令,可以讓我獲得整艘飛船帝京的高控制權,然後控制整艘飛船的能量,瞬間擊殺美杜莎。」

娜迦霜兒眼睛一亮,道:「夫君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存在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雖然在第八紀元幻境中,我們現實中一天的幾年,是幻境中幾年。但是這個第八文明紀元,或許傳承了幾十萬年,幾百萬年。而這艘飛船帝京的出現,代表著第八紀元人類準備逃離混沌世界了。這就說明,它已經是整個文明的末期。所以,你在幻境中要呆很長很長世間,換算成現實時間,也可能是幾百年都不止。」

陽頂天一愕,沒錯,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甚至是絕對存在的。

接著,陽頂天道:「那麼或許有一種辦法,先直接飛躍第八紀元到盡頭,然後再次穿梭漫長的黑暗虛,這代表著時光的流失。直接前往第九紀元,接著再返回到第八紀元中,那樣正好是第八紀元的末期了。」

娜迦霜兒道:「夫君。你這個理論,同樣是可行的。但是,你早就知道。在黑暗虛空的穿梭,代表著數時光的流逝。你逆向飛行黑暗虛空,一旦速度超過了黑暗虛空本身的穿梭速度,就會從幻境中清醒過來,就會出現在透露大陸之內。」

陽頂天再一次沉默了。

沒錯,娜迦霜兒說的再次是正確的。

想了一會兒,陽頂天道:「那我還有一種構思。」

娜迦霜兒道:「夫君。請說。」

陽頂天道:「你知道,我曾經得到過一個娜迦王族的妖核。它的靈魂。曾經在我腦子裡面一段世間,後來又注入到我的魂劍之中。但是從頭到尾,因為極度的傲慢,它幾乎沒有和我交流過。只有到致命關頭的時候。它才會主動控制魂劍出手。第一次,是在絕望迷城的秘境內,再一次是在黑暗帝國中,你馬上就要被問天困住,它控制魂劍釋放了萬劍歸宗,拯救了你。」

娜迦霜兒道:「沒錯,您覺得這個娜迦王族妖核的存在,不是偶然?」

陽頂天點頭道:「對,在上古娜迦帝國中。美杜莎叛逃之外,其他所有的娜迦都選擇了犧牲自己,構建娜迦帝國這個禁錮空間。我想。娜迦帝國肯定追殺過美杜莎,后不得已放棄。但肯定不會徹底放棄。所以,娜迦帝國的王族就留下了一個妖核,然後把靈魂和精神,注入在這個妖核裡面。這樣,它既沒有叛變苟活。又沒有徹底放棄追殺美杜莎。」

娜迦霜兒眼睛一亮,這種可能性。是完存在的。

陽頂天繼續道:「如果我猜測得準確,那麼這個娜迦王族的靈魂,所以有殺掉美杜莎的辦法。」

接著,陽頂天拿出了魂劍,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已經幫它找到了美杜莎了,接下來如何殺掉,或許就要看它的手段了。」

娜迦霜兒道:「夫君,你我心靈相通。但是,你和魂劍目前確實單向的。你能夠用意識控制魂劍,但是它卻未必知道你的思緒。所以,找到美杜莎的消息,你還是需要告訴它的。」

陽垛很簡單,寫一個簡單的捲軸,然後用意識控制魂劍,領悟這個捲軸便是了。」

沒錯,確實如此。

這種捲軸,傳輸的不僅僅是武道,還有簡單的信息。這種信息捲軸,甚至連能量符文都不需要。

那麼,陽頂天能不能和娜迦王族劍魂直接交流呢?當然可以,但起碼先要喚醒它,而它目前看來彷彿沒有任何要和陽頂天交流的想法。

所以,就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告訴它。

……

事不宜遲,接下來陽頂天立刻和娜迦霜兒,進入深層冥想世界內。

用的速度,寫了一個捲軸,將找到美杜莎一事告知。其中,陽頂天甚至想要將美杜莎的方位,寫在捲軸裡面。

後來發現,用捲軸代碼寫美杜莎的具體方位,耗的代碼實在太驚人了,只能作罷。將美杜莎的大致方位告知。

寫完畢后,陽頂天立刻從幻境中清醒過來,而捲軸已經寫完畢。

然後,陽頂天用意識控制魂劍,立刻領悟這道捲軸。

……

就只見到,捲軸一寸寸灰飛煙滅,完是閱后即焚。

等捲軸后一角也徹底焚毀的時候。

「轟隆顱…」

陽頂天只感覺到腦海裡面,一聲巨響。

然後,一股窮盡的威壓,席捲而來。

陽頂天還好,娜迦霜兒已經本能地蟄伏拜下。

「轟……」

然後,一個比比巨大的娜迦影像,出現在陽頂天的腦海之內。

足足幾萬米以上的巨大,渾身都是金黃色的,尤其是它的眼眸,還有兩隻角,是金黃耀眼之極。

娜迦中,誰強大,誰的血脈高貴?

靠近墮落神龍的,就強大,高貴。

從眼睛瞳孔和兩隻角,便可看出娜迦的血統。

而陽頂天此時腦域內見到的這隻娜迦,已經是強大高貴之極了。

看上去。它已經和一條龍沒有任何兩樣了,基本看不出是娜迦了。當然,不管再怎麼樣。它還是一個娜迦,不是神龍。

「人類,你果然找到了叛徒美杜莎的蹤跡?」這個娜迦王族,發出了渾厚沙啞的聲音。

這個聲音,根本不是用雌雄才說明的,它已經超過了人類的形態了。

緊接著,娜迦霜兒已經跪拜在地。叩首道:「娜迦獨孤霜兒,拜見我皇陛下。」

陽頂天一愕。這個娜迦王族,果然不僅僅只是一個王族,而是娜迦帝國之皇。

娜迦之皇目光彷彿朝娜迦霜兒方向望去,微微皺了皺眉頭道:「你竟然已經破階了。是誰讓你生出來的?」

很顯然,對於娜迦霜兒的存在,娜迦之皇是不太高興的。因為,它們覺得自己已經是落後的產物,一心一意要製造出娜迦,而且完是精神系的娜迦。

現在,又出來一個能量系的半神娜迦。儘管,它曾經出手相救過,卻並不太喜歡她的存在。

娜迦霜兒蟄伏在地。沒有說話。

娜迦之皇目光重和陽頂天對視道:「人類,你說清楚,美杜莎究竟在哪裡?」

陽囤八紀元人類國度建造的一艘飛船內。這艘飛船被黑暗物質包裹,大部分在混沌世界內,但是駕駛艙和船頭,卻在混沌世界之外,探出了太空。」

娜迦之皇恍然道:「原來如此,難怪美杜莎可以逃脫我們娜迦帝國的追捕。竟已經是出了混沌世界。」

接著,娜迦之皇道:「現在。你在腦子裡面開始重現美杜莎的具體方位,和行進路線。」

陽頂天道:「是,儘管這個路線非常的準確,但是周圍的環境,卻非常的寫意不真實。」

「妨1娜迦之皇道。

陽頂天立刻在腦子裡面,回憶離魂殿能量信號的運行軌跡,從東離草原出發北上,一路輾轉前進,不知道穿過了多少空間,后一直到達目的地離魂殿!

在陽頂天的允許下,娜迦之皇直接讀取了陽頂天的這段記憶。

然後嘆息道:「了不起,了不起啊,竟然會去了這裡。難怪當時帝國的搜索和追捕,毫所獲。她的逃亡方向,和我們的追捕正好相反。」

陽頂天道:「皇帝陛下,請問您有辦法殺死美杜莎嗎?此時1

娜迦之皇道:「你應該知道,我僅僅只是將靈魂寄托在妖核之內。不管是能量還是精神,都非常之弱小,不足本體的千分之一。所以,你像依靠我的能量去殺死美杜莎,是完不可能的。」

陽頂天道:「您還可以借用這支魂劍的力量,還有我和娜迦霜兒的能量。」

娜迦之皇道:「毫疑問,作為娜迦之皇,對我帝國的臣民,是有專門的大審判術的。可以剋制娜迦,包括美杜莎。但是現在能量太,太過於弱小了,還是起不到作用。」

陽頂天頓時心中沮喪道:「皇帝陛下,難道真的沒有一點點辦法嗎?」

娜迦之皇道:「除非,你有我們娜迦帝國的化石之液。我將這種化石液,蘊藏在大審判術中,如此只要進入些許到美杜莎體內,她自身變回成為化石。」

陽頂天驚詫,道:「美杜莎是專門讓別人變成化石的,她自己也會變成化石嗎?」

娜迦之皇道:「當然如此,她能夠讓人變成化石,是一種精神能量的衍變。而這種化石液,卻是對娜迦族體的能量相剋。雖然都是化石,但和美杜莎化石術完沒有關係。」

陽頂天喜出望外道:「皇帝陛下,我還真的有1

說罷,陽頂天掏出了那隻盒子,裡面有一個跳動的綠色液體,彷彿是活的一般。

娜迦之皇不敢置信望著這綠色的液體,道:「你這是從哪裡得到的?娜迦帝國都滅亡了,竟然還有這種化石液?」

陽頂天道:「我是從美杜莎一個傀儡旗下的拍賣會得到的,甚至他們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來歷。」

娜迦之皇疑惑道:「還真是怪了。」

陽頂天道:「皇帝陛下,我該怎麼做,讓這個化石液融入您的大審判術中?」

娜迦之皇道:「這化石液,不是一種液體,而是一種能量。等下,我教你寫一道吞噬捲軸,然後讓你的魂劍吞噬掉化石液能量。不過,這化石液能量對娜迦族的能量是致命的。一旦你的魂劍吞噬了它,你魂劍中的妖核就灰飛煙滅了,裡面關於我娜迦王族的玄氣能量,也灰飛煙滅了。「

「那對您的靈魂,會不會有所損害?」陽頂天問道。

「那倒是不會。」娜迦之皇道:「化石術,只是將身體和能量禁錮化石,靈魂依舊是自由的。」

那就好。

娜迦之皇道:「你目前魂劍的氣海,已經足夠強大,可以將我的妖核剝離出來了。」

接下來,在娜迦之皇的控制下。

混沌帝品魂劍的劍柄處,一點點能量滲透出來。

后,凝結成為一個完整的娜迦王族妖核。

陽頂天將它重放入空間指環內。

接著,娜迦之皇道:「你等待幾個時辰,我寫一個捲軸,然後通過娜迦獨孤霜兒的精神,將這個捲軸寫出來。」

「是1陽頂天道。

不到一個時辰,娜迦之皇就已經完成了這個捲軸,然後通過娜迦霜兒之手,將吞噬化石液能量捲軸寫出來。

陽頂天用意識控制魂劍,領悟了這個捲軸,將化石液能量完吞噬掉。

其實,娜迦之皇自己就可以控制魂劍這樣做。他如此行為,只是證明它意奪走魂劍的高控制權而已。

完成這一切后,娜迦王族道:「好了,出發,去殺美杜莎1

……

註:五千字大章,謝謝大家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