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五九:又見西門寧寧,情深!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子了嗎?」 陽頂天一愕,然後低聲道:「寧寧姐,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呀?」寧寧道:「因為,你和娜迦霜兒結合了,覺得對不起我,覺得背叛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了對嗎?」 陽頂天點...

對於和西門寧寧的重逢,陽頂天想了無數遍。網

有好的,有壞的,各種各樣的重逢都有!

然而,等到真正重逢到來的時候,和幻想中的完全都不一樣。

……

陽頂天小心翼翼將自己的娜迦女寶寶放在紫羅蘭的懷裡,然後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飛出了黑暗帝國。

在穿梭黑暗物質的過程中,陽頂天一遍又一遍地幻想,此時西門寧寧應該是什麼模樣?

娜迦都是絕美無雙的,美杜莎娜迦尤其是。所以之前的西門寧寧,應該是易容過的吧。

那麼西門寧寧,又該是何等美麗的模樣?

不過不知道為何?在陽頂天心目中,西門寧寧原來的模樣就是最美的。

儘管,他之前見到的西門寧寧,在臉蛋姿色上只能算得上是中上秀氣,談不上絕色美麗。

但是,陽頂天最愛的,就是她那溫柔而又秀氣的面孔。

「嗖……」

陽頂天猛地衝出了黑暗帝國,來到了地面之上。

在前面的不遠處,頓時見到了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俏麗背影。

真是又熟悉,又陌生。

多少年沒見了?足足十年了。所以,顯得陌生了。

但是,這個身影在自己的腦海和夢境中,又無數次出現過,所以又是熟悉的。

「寧寧姐。」陽頂天喊道。

那個俏麗的身影轉過身來。和之前一模一樣,和十年前一模一樣的面孔。

依舊是雲霄城那個恬靜的獸語者。與世無爭的模樣。

「小天……」西門寧寧的聲音有些顫抖。臉上露出溫柔而又歉疚的笑容。

陽頂天上前,輕輕將她柔軟的嬌軀擁入懷裡。

然後,兩個人靜靜無聲,互相聞著對方身上的味道。

良久之後,陽頂天捧著西門寧寧的面孔,問道:「寧寧姐。都這個時候。你就把真面孔給我看看唄。」

西門寧寧道:「這就是我的真面孔埃」

陽頂天一愕道:「美杜莎娜迦,不應該都是在美麗的金字塔尖嗎?」

寧寧嗔道:「你這是在說我丑嗎?」

陽頂天趕緊搖頭道:「沒有,只是覺得奇怪。不過,你這個樣子在我心中是最美的。我反而害怕你和你母親一樣,美麗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寧寧道:「因為,你已經有了一個美麗得睜不開眼睛的娜迦妻子了嗎?」

陽頂天一愕,然後低聲道:「寧寧姐,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呀?」寧寧道:「因為,你和娜迦霜兒結合了,覺得對不起我,覺得背叛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了對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

「才不是。」西門寧寧柔聲道:「首先,我知道你和獨孤霜兒的結合。是迫不得已。其次……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就完全足夠了。我們精神系娜迦,對交合這種不在意的,更喜歡精神上的相愛。」

「柏拉圖戀愛?」陽頂天道。

「這是你們地球的名詞嗎?」寧寧道:「倒是很好聽的樣子。」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寧寧姐,你什麼時候知道我是來自地球的?」

寧寧道:「你想問的是我是不是第一眼見到你就知道你來自地球?」

陽頂天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的。」寧寧道:「我和你說過,我從生下來到長大,對男人的氣息很反感,隔著好幾丈就不舒服,所以我一個人隱居在雲霄城的山谷里。但是你一出現,你身上的氣息,就讓我非常非常心動。你知道,我們娜迦族的愛戀,就在一瞬間就決定了。而且我們根本不看臉,是不看身份和修為的,就是憑味道。感覺到那股味道,就徹底愛上。」

陽頂天道:「我當時還覺得奇怪,為何你第一眼見到我,就對我那麼好。」

「因為我還沒有見到你,就心動了。」寧寧柔聲道:「但是我知道,一個能夠讓我心,絕對不是普通的,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命運中的使者。」

「你命運中的使者嗎?」陽頂天問道。

「不,混沌之神的命運使者。」西門寧寧道。

陽頂天明白了寧寧的話,然後問道:「在和秦少白大戰的那一天,你為了救我,是不是顯出原型了?」

娜迦霜兒點了點頭道:「你也知道,儘管我是精神系娜迦。但是因為母親尚在,所以大部分能量都在她那裡。我除了精神力外並不強大,在人類形態的時候,修為很低的。所以,不得不現出原型,但是現形的時候,我的全身都被綠色濃霧籠罩,他們沒有看出我是娜迦。」

陽頂天道:「然後,你就消失了,是因為美杜莎女皇,把你軟禁了嗎?」

西門寧寧點了點頭道:「我一而再的破忌,顯出原型更是大忌,母親忍無可忍,將我召回軟禁。」

陽頂天道:「那,那你給我的深海玄毒,根本不是去很遠的地方取來的,而是你自己體內的,對嗎?」

西門寧寧點了點頭道:「但是,我要去很遠的地方,想辦法將體內的深海玄毒逼出來。」

陽頂天道:「而且,當時你雙腿無法動彈,也根本不是因為沾了深海玄毒,而是因為逼出玄毒的後遺症,對嗎?」

西門寧寧又點了點頭。

「傻瓜。」陽頂天忍不住又將西門寧寧抱祝

精神娜迦對感情真是無比的瘋魔,深海玄毒是娜迦的最後保命之物,她為了幫陽頂天殺千年夜梟,竟然逼出了自己的深海玄毒交給陽頂天。

然而就在此時。陽頂天內心忽然感覺到一陣酸澀和難過。

這不是他自己的感覺,而是娜迦霜兒的感覺。

因為。他和霜兒是共享一切的。霜兒對陽頂天和妻子們的感情並不是很在意。但是她對西門寧寧很在意,因為西門寧寧也是娜迦。

「你告訴霜兒,我和你只是精神上的愛戀,我不會搶走你的。」西門寧寧忽然道。

陽頂天一愕,道:「你,你也能讀出我心思?」

「當然了。很早就能。」西門寧寧道。

頓時。陽頂天心亂如麻了。

現在陽頂天和娜迦霜兒心靈相通,而西門寧寧又可以讀出陽都。這樣一來,三個人的精神關係就亂成一團了。

兩個人又靜靜相擁了一會兒。

終於,還是陽頂天打破了靜寂。因為還是要問出口。

「寧寧,你母親讓你來,有什麼事?」陽頂天問道。

西門寧寧道:「僅僅只是傳話,因為你我的特殊關係,她覺得讓我過來傳話,或許對你有用。」

陽頂天道:「傳什麼話?」

西門寧寧道:「絕大部分人類必須死,每個二百年一次的毀滅輪迴,必須進行。」

這話一出,陽頂天內心一顫。然後他澀聲道:「寧寧,你也是這個想法嗎?」

西門寧寧柔聲道:「不,我沒有想法。我只在乎你,在乎焰焰,還有你的家人。其他,我並不在乎。還有,不管你怎麼做,我都會支持你。你想要讓我做什麼,我也都會答應。」

陽頂天頓時無比感動。

西門寧寧道:「但是小天,我改變不了母親的心意的。」

「我知道。」陽垛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情了。」

接著,陽頂天問道:「這次,她會假借別人之手嗎?」

西門寧寧搖頭道:「不會的,這次她會親自出手。而且,她非常憤怒,她覺得你破壞了她的節奏和計劃。」

美杜莎女王要親自出手了。

這,應該是最最壞的消息了。

至少,陽頂天完全無法想象,自己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美杜莎女王。

陽頂天道:「那美杜莎女王,想要讓我做什麼?」

西門寧寧道:「她說,你自己做錯的事情,你自己去彌補。所以,要麼你自己去新娜迦帝國,把後世代娜迦大軍放出來,消滅大部分的人類。要麼,她親自出手,消滅大部分的人類。前面那種辦法,你還可以控制。一旦等到她動手,就完全無法控制了。」

陽頂天閉上眼睛,搖頭道:「不可能的,我絕對不可能會那樣做的。」

「我知道。」西門寧寧柔聲道。

陽頂天道:「那,美杜莎女王,什麼時候會動手?」

西門寧寧道:「她已經動手了,等到你確定的回應之後,就會看到。」

陽頂天道:「那我的回應,她應該已經看到了,對嗎?」

西門寧寧點頭道:「我們這裡發生的一切,我們說的一切,她都知道。」

陽頂天心中痛苦絞成一團。

美杜莎給出的選擇很清晰,要麼陽頂天自己動手,要麼美杜莎親自動手。

總之,大部分的人類都要死。

陽頂天選擇自己動手的話,就少死一些。

美杜莎動手,就多死一些。

陽頂天咬牙切齒,道:「為什麼啊?為什麼啊?人類沒有招惹她啊,為什麼一定要他們死?」

西門寧寧無比愧疚道:「對不起,對不起小天,我不知道,對不起1

陽頂天溫柔地抱住她,道:「這和你無關,儘管她是你的母親,但和你無關。」

接著,陽頂天問道:「寧寧,你知道你母親在哪裡嗎?」

西門寧寧搖搖頭道:「我不知道的,事實上,我也沒有見過她。」

陽頂天頓時大為詫異,西門寧寧是美杜莎的女兒,她竟然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

西門寧寧道:「事實上,我蘇醒過來還不到一百年。之前的我,一直是一個混沌狀態的意識。我醒過來的時候,就是現在這個模樣。知道很多事情。有強大的精神力,只要自己的使命。就是潛伏在西門無涯的身邊。作為離魂殿在人類國度的最高使者和監視者。我醒過來的時候,就是漂浮在大海之上,西北大陸的延毒海峽上。」

陽頂天真的是徹底驚詫了。

他原本以為,西門寧寧肯定年歲很大了。

他甚至腦補,當時美杜莎女王之所以在最後關頭放過了人魚帝國沒有殺光,而且逃出娜迦帝國。沒有跟隨其他娜迦一起犧牲自己鑄造新娜迦帝國禁錮空間。是因為肚子裡面已經有了孩子。

那樣的話,西門寧寧起碼一萬多歲了。

可是現在,西門寧寧說她蘇醒過來僅僅幾十年而已。

讀到陽頂天心中的疑問,西門寧寧道:「小天。你想得也沒錯。我確實很可能已經一萬多歲了,但是我們娜迦不是以時間衡量大小的,是以能量衡量的。我母親儘管懷了我,但是她可以決定在任何時候生下我。而且,你也知道,半神娜迦夫婦,是從來不會孕育後代的。一直到他們決定犧牲的時候,才想辦法孕育出了新娜迦帝國裡面的後世代娜迦,而且還限制了她們的能量。」

確實如此。娜迦是以能量衡量成長刻度,而不是歲月。

西門寧寧沉默了一會兒道:「夫君,你拒絕了我母親,這是最後的回答,對嗎?」

陽頂天點了點頭。

他根本不需要猶豫,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親手去殺死自己保護的人類。

如果,讓美杜莎親自動手會死更多人,那也是命。

總之,他陽頂天會盡最大的努力,去拯救更多的人。當他徹底放棄,妥協,投降,然後親手去殺死大量的人類。

做不到!

「對,我拒絕美杜莎女王的提議,不管什麼後果,不管她會做什麼。」陽頂天道。

西門寧寧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其他方面我幫不到你。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和你同生共死。如果你死了,我就喝下那種毒液,把自己變成化石。」

陽頂天眼睛一酸,阻止的話沒有說出口。因為,這是霜兒在保護自己,在告訴美杜莎女王,不能殺陽頂天,否則她跟著一起死。

「寧寧姐,你留下來好嗎?陪著我一起。」陽頂天道。

西門寧寧搖搖頭道:「小天,如果你是第一個選擇,我會留下來陪你。你不忍心做的事情,我去幫你做。但是,你拒絕了我母親的提議,那麼我留下來沒有好處的,因為那樣的話,不管你做什麼事情,你怎麼應對,我母親都會知道,她是可以看到我的視野的。」

陽頂天道:「現在,她看到我們這邊嗎?」

西門寧寧搖頭道:「看不到的,目前這個世界上,只有幾個固定的能量點可以聯繫到離魂殿。當然,通過離魂殿傀儡,她也能夠看到一切。所以,不管你要做什麼,都不要讓問天和獨孤逍參與了,因為會被我母親知道的。」

西門寧寧說的每一句話,美杜莎都能知道。但她還是說了出來,算是將美杜莎的秘密出賣給陽頂天。

陽頂天道:「那,美杜莎女王可以控制問天或者獨孤逍的意志嗎?」

西門寧寧搖頭道:「做不到的,她只能在離魂殿傀儡腦域內寫下一段精神程序,然後機械地完成。而目前,問天和獨孤逍腦子裡面的精神程序,應該早就結束了。」

如此,陽頂天才放鬆下來。

西門寧寧輕輕離開陽頂天的懷抱,道:「小天,時間不多了,我要走了。」

陽頂天道:「那你母親,會怎麼做?怎麼殺死大部分人類?」

西門寧寧搖頭道:「我不知道的,我感覺到,她很快很快就要出手了。時間真的不夠了,我走了……」

說罷,西門寧寧直接騎著一隻靈魂獸,便要飛走。

「寧寧,我該到哪裡去找你?你是回離魂殿嗎?」陽頂天大聲問道。

「不是,我也不知道離魂殿在哪裡。」西門寧寧道:「我只是找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又或者在半路上,她就會將我禁錮起來,然後軟禁在離魂殿在人類國度的一個能量點上。總之,我離開你越遠越好。因為,距離得近了,我可以讀到你的心聲,這樣你就無法對她保密了。」

說罷,西門寧寧非常焦急得越飛越遠。

陽頂天大聲道:「寧寧,總有一天,我會來接你的,我會讓你和我們生活在一起的。」

西門寧寧朝他溫柔一笑道:「小天,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然後,西門寧寧騎著靈魂獸,飛快地消失在陽頂天的視野之中。

陽頂天送著她的背影消失,然後等待著美杜莎的出手。

所有的棋子都用完了,美杜莎女王終於親自上陣了。

……

註:近五千字大章,今天還是一更,抱歉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