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四八:痛苦極致的海心!再見問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這種質問,毫無意義的。 現在,擺在陽頂天面前的只有一個選擇,要不要殺海心? 他現在殺死海心,可謂是輕而易舉埃 當然,海心是必須死的,她已經沒有任何被赦免的可能性了。<...

第一時間,陽頂天進入了隱身狀態。

然後,就見到浴室的門一開,赤條條的海心女王走了出來。

整個天體依舊如同山川起伏,擁有魔鬼一般的曲線,前凸后翹,驚心動魄。

只不過,就算到了新娜迦帝國,她竟然也如此多疑。

陽頂天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幾乎沒有出任何聲音埃

海心女王四處搜尋,輕嗅周圍的一切。

陽頂天甚至看到她脖子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雖然,她依舊是人類的外形,但整個神態卻彷彿是一條充滿警惕的毒蛇。

「陽頂天,我知道是你來了。」忽然海心女王冷聲道:「你會隱身術,但是別忘記了,你身上有讓我情的味道,我知道你來了。」

陽頂天心臟猛地一跳。

沒錯,自己的隱身術只有亡靈可以看到。但是自己的氣息,對於海心來說應該是非常之敏感的。

就在此時,陽頂天心中忽然響起了娜迦霜兒的聲音。

「夫君,不要信他,你現在是半神之軀,已經輕而易舉可以隱匿任何能量氣息了。」

陽頂天心中道:「霜兒,你能看到我?你在哪裡?」

然後,陽頂天就看到了一片汪洋大海。

他,竟然可以直接看到霜兒的視野。

這,這還真是神奇啊,娜迦伴侶之前,不但共享生命,共享能量。心靈相通。連視野都可以共享。

果然,海心女王搜尋了好一會兒后,沒有現任何跡象。

就在此時,房門打開,一個蛇身的侍女遊走進來,道:「女士,怎麼了?」

海心女王道:「娜麗。剛才我的房間內有沒有人進來?」

那個蛇身侍女道:「沒有任何人啊女士,所有的房門都是緊閉的。」

海心女王道:「可是,我明明覺得有人進來。」

那個蛇身侍女道:「那肯定是您的錯覺,和之前的幻覺一樣。您放心,在舊都您的敵人陽頂天是不敢進來的。」

海心女王道:「不,他會隱身術,而且現在恨我入骨,一定會來殺我。」

那個蛇身侍女道:「您住的金字塔內,總共有上百個娜迦在保護您。每一個的修為都遠那個卑賤的人類陽頂天。就算他會隱身,但是只要他出現,我們的精神師立刻會現空間少了些許,立刻就能察覺到他,您是絕對安全的。」

海心女王稍稍鬆了一口氣。

然後,躺在碩大的床上。將美不勝收的天體微微蜷縮起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幾乎每一天都在做相同的噩夢,陽頂天來殺她。

這種夢,每次都有不同的開始。有時甚至是以春夢開始的,但毫無例外,都以噩夢結束。

每一次,她都被殺了。

剛剛進入新娜迦帝國的時候,她是新鮮而且興奮的。

但是,這種興奮過去了之後,害怕就隨之而來。

她就想到,因為母親的緣故。陽頂天放了自己一條生路。結果,自己即將給人類國度帶來徹底的毀滅。

一開始,因為新娜迦帝國的絕對強大,她對陽頂天是充滿絕對不屑的。

二十四階,怎麼樣?有娜迦霜兒,又怎麼樣?

對於娜迦霜兒,伯夷命等人已經徹底研究透徹了。

先且不說陽頂天和娜迦已經翻臉了,就算沒有翻臉,這個娜迦霜兒也毫無可懼的。

她儘管是真正的半神娜迦,但是剛剛完成蛻變不久,死也突破不了四十階。

一個四十階都不到的娜迦,連殺一個近半神的後世代娜迦都勉強。如果她剛來的話,只能是自投羅網。

當然,如果她真的和陽頂天交合了,那就更好笑了。她的修為,就會下降到更低,頂多是三十階出頭,就更加沒有威脅了。

當然,作為後世代娜迦,對於真正的半神娜迦是從內心畏懼的。

但是,現在他們背後站的是美杜莎女王,他們奉的是美杜莎女王的旨意,所以就算要殺娜迦霜兒,也毫無心理壓力。

陽頂天很弱小,娜迦霜兒很弱小!

在新娜迦帝國,起碼有幾十萬後世代娜迦的修為過了娜迦霜兒。

這些海心都知道,但是久而久之,她還是害怕,還是天天做噩夢,不止一次出現幻覺,陽頂天來殺他。

所以這幾個月來,她每天都是草木皆兵,疲倦到了極點。

「或許,只有陽頂天真正死掉之後,我才能恢復安靜,才能睡一個安穩覺。」海心女王嘆息道。

這句話,陽頂天清晰地聽到了。

其實,在見到海心的第一眼,陽頂天就很想露面質問她,為何要那麼做?

從頭到尾,都是海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陽頂天,為害人類國度。

最終,陽頂天還是赦免了她的死罪,她非但不感激,反而將人類國度和陽頂天推入了毀滅的深淵。

這種念頭,僅僅只是一晃而過。

這種質問,毫無意義的。

現在,擺在陽頂天面前的只有一個選擇,要不要殺海心?

他現在殺死海心,可謂是輕而易舉埃

當然,海心是必須死的,她已經沒有任何被赦免的可能性了。

不過現在殺死她,大概會打草驚蛇吧。

現在的海心,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角色。真正要殺的是伯夷命和海蛇裔娜迦長老。

只要殺死了他們,殺死海心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陽頂天盯著海心好一會兒,便要隱身離開。

「夫君,你不要動。不要離開。」娜迦霜兒道:「你在的這個金字塔周圍。有上百個新娜迦,他們就等待你的出現。你若靠近那些精神系娜迦,因為空間摺疊的原因,會立刻被現的。」

陽頂天道:「可是,我要出去探明情形,為刺殺伯夷命做準備。」

「我去便可以了。」娜迦霜兒道:「我的身份,是自由的。」

陽頂天道:「可是。只有我會隱身埃」

娜迦霜兒笑道:「傻夫君,你我共享一切了,你連空間術都保不住了,隱身術自然也保不住了,我也會隱身術了現在。」

陽頂天一愕,心中道:「哇,娜迦的交合還真神奇。那好,那你去探尋情報,尋找殺伯夷命等人的機會。只要海心離開這個金字塔,我立刻出去和你匯合。」

「好。」娜迦霜兒道:「不過夫君,你還是一種很久的思維,除了在動手殺伯夷命的那個時候,我們的匯合根本沒有意義,我們隨時都能心靈相通。共享視野。」

陽頂天一愕。確實如此埃

……

接下來,陽頂天就在海心女王的房間裡面,一動不動。

海心就這麼眼睜睜地躺在床上,不敢睡,因為害怕會做噩夢。

而且,她也不離開。

因為一旦離開金字塔,在外面的話,就很難躲避陽頂天的刺殺。

陽頂天很奇怪,上一次他來新娜迦帝國的時候,海心女王還沒有這麼草木皆兵埃

不過。陽頂天可受了罪過了。

因為,海心女王一天到晚,都躺在床上。

要麼是遐想,要麼就進入浴室洗澡,然後一天吃三四頓。

不敢出門,也沒有任何活動。

本來她可以下棋打時間的,但是因為象棋,圍棋都是陽頂天明的。所以,這些遊戲都會觸及她內心的噩夢,所以連這些棋牌她都不玩。

每天,都是絕對的無所事事。

當然還有更加尷尬的,是她每天的自瀆。

沒錯,她在做這種事情。

但是,在沒有情的狀況下,她是不具備女性特徵的,光溜溜一片的。

所以這種情形的自瀆完全是一種對她痛苦的折磨了,因為永久不能釋放的。

於是,每一次自瀆的結果,都是她痛苦的嘶吼。

……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地過去了。

陽頂天一直被困在海心的房間裡面,而娜迦霜兒卻在外面打探得差不多了。

八天之後,伯夷命和所有的海蛇裔長老,就會在黃金大殿上,進行一次大朝會。

這是一個絕佳動手的機會。

而這次朝會的議題,大致上是關於新娜迦帝國王位的大眩

伯夷命,志在必得。

陽頂天心中嘆息,這種每天和海心困在一間房內的煎熬,終於要結束了。

每一天都要看海心痛苦的自瀆表現,實在讓陽頂天也很痛苦。

……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五天!

距離伯夷命的大朝會,還有三天。

此時,蛇身侍女娜麗來報:「軍事問天,求見海心女士1

然後,海心女王第一次穿上了衣衫。

在這段時間內,她一直是身無寸縷的。

很快,人類問天走入了海心的房間。

陽頂天,終於再一次看到這個地球的同胞,來自北京大學的問天了。

見到問天,海心女王第一時間朝著他嘶聲質問道:「你說陽頂天一定會來殺我,他什麼時候會來?這種痛苦煎熬的日子,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問天道:「快了!蘭綺女王竟然忽然起王位大選,並且以藏經閣為誘餌,所以這次大選,肯定是個陰謀,而且是她和陽頂天策劃好的陰謀。」

海心女王道:「陰謀?面對如此強大的新娜迦帝國,陽頂天難道還能翻天了不成?」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