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三零:西門寧寧真相大白!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陽頂天一愕,西門寧寧不是後世代娜迦嗎?是永遠不可能突破半神的。 「不,西門寧寧應該不是後世代娜迦。*或*」娜迦霜比唬她是由娜迦生出來的,而我和大多數半神娜迦一樣,是海蛇或者人魚生出來的...

活轉醒過來的娜迦,金黃色的瞳孔一層層地凝聚,看起來真實神秘而又絢麗埃strongstrong

當然,就此時她的眼眸,和人類是沒有半點關係的,更加像是龍的眼睛,瞳孔就彷彿燃燒的火焰一般,斑斕絢爛。

然後,她的身形漸漸凝聚,最後變成了人類的模樣。

雪白的嬌軀,曲線依舊魔鬼,全身上下充滿了如夢如幻的美麗。

良久之後,她開口道:「你不是要和我決裂,不是時時刻刻都想著離開,將我徹底流放在著廢墟空間裡面的嗎?那在我重傷的時候,你為何不走,還要救我?」

這話傲嬌得讓陽頂天不想任何回答。

「怎麼,現在連回答我都不屑了嗎?」娜迦霜兒道。

陽頂天徹底無語。

之前的娜迦,也是不講理的,但卻是不屑講理,直接冷酷無情。怎麼現在的不講理,變成了傲嬌不講理了。

陽頂天咬了咬嘴唇,還是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娜迦霜兒雙手抱膝,盤坐在晶石地面上,將絕美無雙的面孔埋在膝蓋上。

兩個人都陷入安靜,然後霜兒的眼淚,一顆一顆從大眼睛裡面滑落。

一開始,還是一顆一顆地流,然後⊥索性淚水洶湧而出。

陽頂天在邊上,徹底木化。

娜迦還會哭?這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強大的種族,她還會哭?

真是讓人無法置信。

自從徹底完全蛻變一來,娜迦霜兒一直都是冷酷無情,都是強大功利的,從未表現過任何的虛弱。

哭這種事情,更是和娜迦絕緣的。

陽頂天站在一邊,一下子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

「我知道西門寧寧的事情。」霜兒忽然道:「她也是一隻娜迦。而且她的母親是美杜莎女王。」

陽頂天沒有說話。

娜迦霜兒道:「而且,西門寧寧對你完全只有付出,沒有任何索取,她溫柔而又智慧,我與她相比,不可同日而語。」

陽頂天沒有肯定他的話。也沒有否定他的話。

娜迦霜以,不僅僅我可以讓你擁有半神軀體,她也可以。」

陽頂天一愕,西門寧寧不是後世代娜迦嗎?是永遠不可能突破半神的。

「不,西門寧寧應該不是後世代娜迦。*或*」娜迦霜比唬她是由娜迦生出來的,而我和大多數半神娜迦一樣,是海蛇或者人魚生出來的。所以我和她應該是不一樣的,但她不是後世代娜迦。」

陽洱的修為。差你很遠。」

娜迦霜兒道:「那是因為,她的能量很大程度來源於她的母親。而她的母親,無比之強大,所以她的能量就變得弱校有朝一日,一旦她的母親決定將所有能量繼承給她,她瞬間就會變得強大。」

陽頂天一愕,娜迦不但伴侶之間共享能量,而且還與後代共享能量?

娜迦霜兒點頭道:「沒錯。所以在舊娜迦帝國,幾乎沒有一隻娜迦。會繁衍後代。她們時刻準備繁衍,但不會真的去繁衍,因為她們是長生不死的。」

然後,兩個人又陷入了沉默。

娜迦霜兒,再次開口道:「我知道,你對我非常失望憤怒。因為我對能量的貪婪。因為海蛇女王的死,因為我放過魔王等等。」

陽頂天沒有否定她的話。

娜迦霜兒道:「我也不想解釋什麼,你之前一直想要離開,想要回人類國度,將我禁錮在這個廢墟空間內。現在你可以這樣做了。你走吧……」

陽頂天一愕。

娜迦霜兒道:「你回人類國度,去尋找離魂殿吧。你可以和西門寧寧交合,擁有半神之軀。她和我不一樣,她不用修鍊,一旦美杜莎決定讓她繼承一切的時候,她就會瞬間擁有美杜莎的一切能量,會成為新的美杜莎女王。總之,會比我強大得多。」

陽頂天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終究又沒說,直接起身,準備離去。

「怎麼,現在連對我解釋都不屑了嗎?」娜迦霜兒道。

陽頂天深吸一口氣道:「我已經打敗了魔王,我根本就沒有想要突破半神,我對變得強大已經毫無興趣。」

娜迦霜兒道:「那你告訴我,你接下來準備做什麼?」

陽頂天道:「消滅幽冥帝國的鬼帝問天,然後尋找離魂殿,解救東方冰凌。最後,尋找世間大涅滅的真相,阻止世界的毀滅。」

這些事情,都是天大的。但,陽頂天用一種很平淡的口氣說出來。

然後,陽頂天認真道:「這些事情,都未必需要突破半神的,甚至未必需要戰鬥的。」

娜迦霜兒望著陽頂天,良久道:「夫君,你很聰明,很智慧。但是,因為你太善良,所以對這個世界的殘忍,殘酷還沒有足夠的了解,所以你會顯得幼稚。」

陽頂天很冷靜地聽她的話,並沒有反駁。

娜迦霜比唬這是你成功走到現在的最重要原因,也是你之所以偉大的原因。我並沒有資格否定你這一點,但是夫君請你相信我,這一切,沒有那麼容易結束的。」

陽頂天道:「你說沒有那麼容易結束,是指什麼?」

娜迦霜兒道:「輪迴,毀滅,大戰1

陽頂天道:「請你細說。」

娜迦霜兒道:「大涅滅以後的武道文明,每隔二百年就有一次滅世大戰,都會死亡上億。就彷彿把整個世界重新洗了一遍,然後再一次的重啟。而這一次的滅世大戰,因為你的存在,使得它幾乎還沒有完全開始,就已經結束了。人類國度,根本就沒有受到重創。所以,邪魔道幕後的黑手,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

陽頂天聽得很認真。他有一個優點,就是謙虛,聽得進別人的話。

娜迦霜兒繼續道:「夫君,邪魔道的幕後黑手,是誰?」

陽頂天道:「離魂殿,美杜莎女王。」

「對。是離魂殿。」娜迦霜兒道:「從問天,到西門無涯,都是被離魂殿所操縱。現在,他們全部滅亡了,而二百年一次的輪迴大毀滅,並沒有發生。你覺得,離魂殿會善罷甘休嗎?」

陽頂天道:「有道理,你繼續說。」

娜迦霜兒道:「我不是想要說西門寧寧的壞話,但是為何西門寧寧一開始就會出現在雲霄城。會以西門無涯的義女出現?」

從西門無涯身份揭露之後,陽頂天當然知道,西門寧寧的角色不簡單。但是,他不想去想,不想去觸及。

娜迦霜兒道:「夫君,西門寧寧才是邪魔道在人類國度的最高領袖,她的地位超過了魔王,因為她是美杜莎女王的女兒。她直接代表離魂殿的意志。」

這話一出,陽頂天內心震顫。娜迦霜兒。直接道出了最大真相。

他從來不願意去想這一點,但是他知道霜兒說的是對的。

娜迦霜兒繼續道:「這個世界上,大約只有西門無涯隱隱知道西門寧寧的身份。連魔王,魔后都不知道,更別說吳幽冥等人。你應該很奇怪,為何西門寧寧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愛上你,因為這是注應該和你說過,她遇到任何男人都會抵觸,反感,唯獨遇到你。會有一種無比舒服,心動的感覺。她願意把一切都給你,卻又不能真正和你歡好。」

沒錯,西門寧寧說過這一點。當時,陽頂天真的非常奇怪,為何西門寧寧會對自己這麼好,而且毫無理由的好。

娜迦霜兒道:「本來,魔王敗滅之後,你會面對西門寧寧這個最終敵人的。但是……她畢竟是精神系娜迦,一旦動情,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不像我們武力娜迦,這麼貪婪和功利。」

說到這裡,娜迦霜兒完全是自嘲的口氣。

接著,娜迦霜筆彼為了幫你,連深海玄毒都願意給你,這已經挑釁了美杜莎女王的第一次底線。然後在和秦少白的大戰中,她更是直接變身,大開殺戒。這,就完全突破了美杜莎的底線。所以,她的任務還沒有結束,就會召回了離魂殿禁閉起來。因為,她對愛情太奮不顧身了,按照她的立場,終有一日要和你為敵的,會成為邪魔道的最後黑手。但是她不可能做到,她不像我,會背叛自己的精神和愛情。」

說到這裡,霜兒的口氣更加自嘲。

陽頂天終於徹底明白了。

其實,如果他願意去想,這些事情他都能想得到。但是,他就是不願意去觸及。

西門寧寧在他的內心,是完美無瑕的,他不願意有任何的玷污。

如今在娜迦霜兒的剖析之下,一切真相大白。

西門寧寧,是邪魔道在人類國度的最高領袖,是魔王的直接領導者。

但是,她依舊是純潔無暇,完美無缺。

陽頂天內心變得非常柔軟,也很高興。

因為,西門寧寧,依舊是無暇的。

她本來會成為這場大戲的終極角色,然而就是不想背叛自己的愛情,所以早早隱退,被禁閉在一個無人知道的空間之內。

忽然,陽丟兒,有很多事情,我都沒有對你說過,你竟然都知道,你會讀心術?但你是武力娜迦,不是精神系娜迦埃」

娜迦霜兒將面孔轉向一邊,道:「因為,你是我的愛侶,我能讀出你的心聲。我們娜迦對愛情永遠專一忠誠,不僅僅是因為能量共享,也不會和愛情無關。」

「好了,你走吧……去找西門寧寧吧1

娜迦霜兒泣聲道。

……

註:兄弟們,拜求兩張票票,謝謝埃。。。會有一種無比舒服,心動的感覺。她願意把一切都給你,卻又不能真正和你歡好。」

沒錯,西門寧寧說過這一點。當時,陽頂天真的非常奇怪,為何西門寧寧會對自己這麼好,而且毫無理由的好。

娜迦霜兒道:「本來,魔王敗滅之後,你會面對西門寧寧這個最終敵人的。但是……她畢竟是精神系娜迦,一旦動情,就什麼都不管不顧的,不像我們武力娜迦,這麼貪婪和功利。」

說到這裡,娜迦霜兒完全是自嘲的口氣。

接著,娜迦霜筆彼為了幫你,連深海玄毒都願意給你,這已經挑釁了美杜莎女王的第一次底線。然後在和秦少白的大戰中,她更是直接變身,大開殺戒。這,就完全突破了美杜莎的底線。所以,她的任務還沒有結束,就會召回了離魂殿禁閉起來。因為,她對愛情太奮不顧身了,按照她的立場,終有一日要和你為敵的,會成為邪魔道的最後黑手。但是她不可能做到,她不像我,會背叛自己的精神和愛情。」

說到這裡,霜兒的口氣更加自嘲。

陽頂天終於徹底明白了。

其實,如果他願意去想,這些事情他都能想得到。但是,他就是不願意去觸及。

西門寧寧在他的內心,是完美無瑕的,他不願意有任何的玷污。

如今在娜迦霜兒的剖析之下,一切真相大白。

西門寧寧,是邪魔道在人類國度的最高領袖,是魔王的直接領導者。

但是,她依舊是純潔無暇,完美無缺。

陽頂天內心變得非常柔軟,也很高興。

因為,西門寧寧,依舊是無暇的。

她本來會成為這場大戲的終極角色,然而就是不想背叛自己的愛情,所以早早隱退,被禁閉在一個無人知道的空間之內。

忽然,陽丟兒,有很多事情,我都沒有對你說過,你竟然都知道,你會讀心術?但你是武力娜迦,不是精神系娜迦埃」

娜迦霜兒將面孔轉向一邊,道:「因為,你是我的愛侶,我能讀出你的心聲。我們娜迦對愛情永遠專一忠誠,不僅僅是因為能量共享,也不會和愛情無關。」

「好了,你走吧……去找西門寧寧吧1

娜迦霜兒泣聲道。

……

註:兄弟們,拜求兩張票票,謝謝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