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一三:我沒有背叛!娜迦語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止?」 陽頂天道:「然後,和魔王翻臉,繼續戰鬥?」 娜迦霜兒搖頭。道:「不,我會帶著你離開。」 陽頂天道:「也就是說。就放過魔王不殺死。然後,任由他肆虐人類國度,讓他開人類國度...

bx

娜迦霜兒用能量罩拚命包住,但是依舊阻止不了魔王氣海能量的瘋狂溢出。

魔王氣海之內的能量,是極度極度極度驚人的。

爆開之後,就算陽頂天爆退了幾萬米,依舊被炸飛了出去。

而方圓千里之內,玄氣濃度一下子高了幾千倍都不止。

娜迦霜兒如同一個大的守財奴一般,先用一個萬米的能量罩猛地罩下。

然後自己飛鑽入能量罩內,拚命地吞噬著裡面消散出來的玄氣能量。

這個畫面,讓陽頂天想到了酒鬼不小心將罈子砸碎了,酒水流淌了一地,酒鬼一點也不管地上有多臟,立刻趴下去舔亂流的酒。

實際上,魔王驚人比的氣海,早就在爆炸的瞬間,損耗掉了大部分的能量。

娜迦霜兒現在就算將能量罩裡面的玄氣部吞噬,也比不上他在娜迦帝國廢墟地心一次吞噬量的十分之一。

瘋狂貪婪地吞噬,足足好一會兒后,娜迦才發現這種吞噬根本沒什麼用,只是徒增醜態而已。

她猛地化作人形,衝到陽頂天的面前,嘶聲道:「你為什麼要殺他?你為什麼要殺他?你難道沒有聽到我的話嗎?」

陽頂天盯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她,而是朝邊上的靈鷲問道:「海蛇女皇呢?」

靈鷲面色難過道:「它的能量本來已經消散了。我復活得太晚,但依舊勉強可以凝聚一個殘缺淡薄的靈魂能量。但是緊接著,魔王的氣海爆開。她……徹底灰飛煙滅了。」

陽頂天內心一顫。

也就是說,海蛇女皇死了?

毒莎的母親,就這麼死了。

她才剛剛復活沒有多久,就為了陽頂天戰死了?

儘管關係並不是非常的親密,但陽頂天還是撕心裂肺的劇痛。

這麼一個絕世強者,對陽頂天沒有任何虧欠,竟然就這麼死了?

她為什麼會死?

第一。當然是因為陽頂天,她為了幫助陽頂天而死。

第二。是因為娜迦,如果不是因為娜迦見利忘義,順利地打爆魔王的混沌帝甲,然後陽頂天直接用黑暗玄火魂劍擊殺魔王。那什麼都不會發生。海蛇女皇也不會死。

娜迦霜兒,從魔王那裡得到另外一半元始邪靈之後,飄飄欲仙之際,渾然忘記了一切。

不知道是故意,還是自嗨過頭,消失得影蹤。

將陽頂天丟給了魔王。

可以說,如果不是因為海蛇女皇出手,陽頂天已經完了,已經變成行屍走肉了。

如果。不是陽頂天擁有混沌帝品魂劍,如果不是陽頂天擁有黑暗玄火劍魂,他也已經完了。

海蛇女皇。對陽頂天只有恩情,沒有任何虧欠。

但是,她卻死了!

頓時之間,陽頂天幾乎要將所有的怒火仇恨,完發泄在娜迦霜兒的頭上。

如果不是她貪婪和魔王交易,如果不是她在關鍵時刻。消失得影蹤。

海蛇女皇怎麼會死?

這讓他如何向毒莎交代?

毒莎雖然裝作很平淡的樣子,但是可以看得出來。海蛇女皇的出現,讓她很樂。

代表著,她從此有了母親。

都是因為獨孤霜兒這個貪婪的動物,海蛇女皇才會死!

陽頂天望向娜迦的目光,彷彿要擇人而噬一般。

而此時,娜迦也比暴怒地衝過來,質問陽頂天道:「你,為什麼要殺死魔王?」

陽頂天冷冷道:「我不殺他,等著他將我靈魂抽走,讓我變成行屍走肉嗎?偉大的娜迦,獨孤霜兒?」

陽頂天從來都沒有用這種口氣和獨孤霜兒說話,從來都沒有。

娜迦對能量的貪婪,還有暴怒,一下子冷靜下來。

「你是什麼意思?」娜迦霜兒,緩緩道。

陽頂天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如果不殺魔王,我早就成為行屍走肉了。當然,這對你來說,是一個好結果,魔王可以奪舍我,然後和你雙宿雙飛。」

這話一出,娜迦霜兒的下半身嬌軀,猛地變成蛇尾,兇猛抽打地面,猛地跳起來,嘶聲道:「陽頂天,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陽頂天道:「難道不是嗎?魔王提出了交易,你不是甘之若飴嗎?」

娜迦霜兒嘶聲道:「胡說,你胡說!我只是在詐他,讓他交出元始邪靈而已。」

陽頂天道:「然後呢?你吞噬元始邪靈之後,飛得影蹤。難道,不是把我交給魔王,任由他摧毀靈魂,變成行屍走肉好奪舍嗎?」

娜迦霜兒尖聲道:「我只是失去了理智而已,兩個元始邪靈合二為一,能量太大,暫時摧毀了我的理智而已1

陽頂天道:「那你在拿回元始邪靈的時候,完可以立刻翻臉,打爆魔王的混沌帝甲,然後我再將他殺死?你不但沒有這樣做,反而消失得影蹤,等到我將他殺死的時候,你反而來質問我?從那個角度來看,你都和他站在一起了啊1

娜迦霜兒怒道:「我這是為了你1

「為了我?」陽頂天道:「我完沒有看出來啊?」

娜迦霜兒道:「我當然是為了你,他口口聲聲要奪舍你。為什麼就不能你奪走他所有的修為?我們可以將魔王的二等邪靈剝離,然後徹底摧毀他的靈魂,讓他變成行屍走肉。然後,在黑暗帝國中,用煉化大陣和融合大陣,將你和魔王之軀合二為一。這樣,你就得到了混沌帝甲,你就得到了魔王所有的修為1

說到這裡。娜迦霜兒興奮得顫絞焙潁你修為就完不亞於我。我們就去舊娜迦帝國廢墟內交合,成為天上地下。永恆的一隊。我們一起吞噬舊娜迦帝國的能量,我們一起突破半神境界,到時候我們兩個人,就是娜迦帝國,我們將半神文明永遠傳承下去,成為整個混沌世界之主宰。」

陽頂天頓時猛地詫異。

娜迦霜兒的計劃,單純從理論上彷彿是可行的?

這樣一來。剝奪了魔王的二等邪靈后,再摧毀他的靈魂。卻不打爆他的混沌帝甲,讓陽頂天擁有他所有的修為。

陽頂天頭腦一陣昏眩,這是近半神的修為。單純從修為級別上甚至還超過了娜迦霜兒,任何人都會心動。

就連靈鷲也比之心動。他的夫君突破半神,她總可以水漲船高吧。

陽頂天的昏眩,只維持了短短的時間,他很就冷靜下來了。

然後陽頂天緩緩道:「魔王修為級別甚至還要超過你,你如何摧毀他的靈魂?而且,他的二等邪靈是來自於東離,東離卻早就死了,他的一等邪靈也消散在深淵邊境之內。你如何去將二等邪靈從魔王體內剝離?」

娜迦霜兒面孔抽搐一下,倔強道:「時間。只要給我時間,我總可以做到。」

陽頂天道:「那好,就說剛才的局面。吞噬了元始邪靈后,你沒有立刻消失得影蹤。到時候魔王提出要摧毀我的靈魂,進行奪舍,你怎麼做?」

娜迦霜兒道:「我當然會阻止?」

陽頂天道:「然後,和魔王翻臉,繼續戰鬥?」

娜迦霜兒搖頭。道:「不,我會帶著你離開。」

陽頂天道:「也就是說。就放過魔王不殺死。然後,任由他肆虐人類國度,讓他開人類國度之門,讓妖狐大軍徹底淹沒摧毀人類國度。讓魔王抓走我所有的妻子兒女?」

娜迦霜兒沉默不語,表示默認。

陽頂天一字一句道:「那,可是我的妻子,我的兒女。」

娜迦霜兒依舊沉默,只是和陽頂天對視。

陽頂天再次一字一句道:「到時候,被抓走折磨,甚至殺死的。可能還會有你曾經疼愛的大寶,陽驪1

娜迦霜兒,依舊沉默。

「你說話埃」陽頂天冷道:「就算如此,你也要放走魔王嗎?」

娜迦霜兒絕美的面孔微微一抽,美眸閃過意思威嚴不冒犯的怒意,道:「那又如何?這群人,與我何干?」

陽頂天儘管有心理準備,但還是被這句話震得發抖。

然後,不敢置通道:「她們是我的家人,我的兒女啊?」

「是啊,與我何干?」娜迦霜兒道:「我只是和你有關係,難道也要把阿貓阿狗,也一起扯上來嗎?而且,我是要幫助你突破半聖,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這些塵土枝葉,有什麼不可以捨棄的?」

頓時,陽頂天住口了。

他已經完話可說了。

因為,雙方的世界觀,已經完完不一樣了。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道:「獨孤霜兒,這麼說來,你的計劃就是先詐出魔王手中的元始邪靈。然後,再放走他,等到你可以剝離他的二等邪靈時候,等到你修為可以壓制他時候,才來對付他?摧毀他的靈魂,讓我佔有他的近半神修為對嗎?」

「對。」娜迦霜兒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1

陽頂天道:「那假如,你一直都法剝離他的二等邪靈呢?」

娜迦霜兒道:「不可能,等我突破了半神,什麼都可以做到。」

陽頂天道:「距離你突破半神,還有幾十年。你是武力系娜迦,一定會發情的,如果得不到交合。你會產生巨大的傷害,你等得到成為半神的那一天嗎?」

娜迦霜兒冷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陽頂天道:「你現在可以說口口聲聲為了我,才放過魔王!但是,距離你的發情期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當你承受不了巨大傷害的時候,卻依舊沒有找到如何剝離二等邪靈,如何摧毀魔王靈魂的辦法。到時候,你就會遵循魔王的計劃了。挑選容易的來做,摧毀我的靈魂,讓我變成行屍走肉,然後魔王奪舍我,和你交合,雙宿雙飛。這樣,才是兩其美。」

然後,陽頂天一字一句道:「所以,你的計劃根本不是什麼為了我。而是拖延時間,好讓自己可以心安理得,理直氣壯!等待內心對能量的天平,超過對感情的天平而已。」

「我沒有……」娜迦猛地一陣嘶吼,絕美的面孔猛地一變,娜迦猙獰的面孔直接凸顯,然後又轉變回去人類絕美的面孔。

然後,娜迦讓自己平靜下來,道:「夫君,我真的沒有那麼樣想。我停止攻擊魔王,真的是為了你1

陽頂天搖頭道:「不,或許你的思想,當時的思想,現在的思想沒有這麼想。但是你的靈魂深處,卻早已經做了這樣的準備。所以,吞噬了元始邪靈后,你失去了理智,飛得影蹤。本身就是一種尋求解脫,讓現實去決定一切。表面上看,是失去了所有的理智。而實際上,是想要造成既定事實,讓魔王摧毀我靈魂,並且奪舍我,然後你變得別選擇,只能接受1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娜迦霜兒怒吼,嘶聲道:「你血口噴人,你血口噴人……」

暴怒之下的娜迦,猛地變身,成為幾百米巨大的娜迦,然後猛地張開大嘴,就要將陽頂天一口咬斷。

當然,她沒有咬下去,然後又漸漸變回人類獨孤霜兒的模樣。

她先閉上了美眸,讓自己變得冷靜下來。

再次睜開的時候,她絕美的面孔,已經變得一片冰寒,一字一句道:「夫君,我依舊這麼叫你。首先,你不要將莫須有的罪名,蓋在我的頭上。其次,你我之間,你也沒有任何的道德優勢。你別忘記了,你消滅不了魔王,阻止不了魔王的入侵。所以讓我來幫你,我對你沒有虧欠。我能夠來,是基於對你的情感。我愛你,所以才會來幫你,但是我不欠你。所以,不管我做什麼決定,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1

此時,娜迦霜兒說出這些話,彷彿一下子成熟了許多歲一般。

娜迦霜兒道:「我愛你這一點,確實不假。但是,你卻沒有資格因為這一點,指責我,命令我。你有你的立場,我也有我的追求。其次,我知道你把海蛇女皇的死,歸咎到我的頭上。對此我只能說一句,不要把自己的能,成為責怪我的罪證!她是為你而死,不是為我而死!你有責任救她,我沒有1

一字一句,清晰冰冷,邏輯簡潔到了極致!

……

註:我要好好構思接下來的收尾劇情,今天就這一了,抱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