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一一:魔王無涯,摧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不不。」魔王西門涯大笑道:「不要給我灌心靈雞湯了,在離魂殿我用自己靈魂交易的那一剎那,我就已經沒有心了。我說過,我早就墜落到黑暗深淵了。什麼情感,什麼家庭,都是虛的,只有強大,只有自我,只有能量,才是...

bx

陽垛個世界,能夠模除了魔王的人,也就是他的契約之軀了,因為你們腦子裡面,有魔王的所有記憶。」

魔王沉默良久后,問道:「是東方涅滅告訴你了嗎?難道他認出我來了嗎?」

陽頂天道:「不,師傅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事實上他就算復活了之後,腦子裡面的記憶已經殘缺了許多。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認出你,或許認出來了,或許沒有!但是總之復活之後,他基本上從來沒有和我談起過你了。」

魔王道:「那你,是如何猜測出來的?」

陽囤一,在雲霄城的時候,西門涯因為修鍊了九品武技,天賦不夠,導致毫寸進,都二十幾歲了,也沒有任何出息。如此下去,就算他和楊佩佩相愛,也絕對不可能在一起。所以他遠走他鄉,不知道是逃避,還是尋求奇遇。接著幾年之後,他就回來了,修為突飛猛進,從一個被人瞧不起的廢物,變成了絕頂強者,成功抱得美人歸,而且成為了雲霄城主1

魔王道:「這又證明得了什麼?只不過是奇遇而已,你的奇遇,難道又比我少了多少?」

陽頂天道:「我的奇遇是很多的,但都是註定的,彷彿有一支上天的手在安排一樣。所以,你所謂的奇遇,大概也是如此。只是一場交易,一次出賣靈魂的交易吧。」

魔王道:「僅僅因為我的突然崛起。就懷疑我?這理由不夠啊1

陽頂天道:「那麼第二條理由,你我第一次見面,你就要讓我做雲霄城主繼承人。把焰焰許配給我。甚至,為了救我,犧牲了自己的生命!當然我承認,這個世界上確實有非常高尚之人,但是到了後面我了解到,你在坐上雲霄城主的時候,你在平叛的時候。手段可是極其殘忍的,完稱得上一個梟雄。而一個梟雄。會為了一個剛剛認識的少年,犧牲生命?這儘管很震撼,但卻不夠真實啊1

魔王道:「還有呢?還有什麼理由?」

陽頂天道:「那天晚上,魔後背著一具棺材經過雲霄城的時候。我專門去地獄囚牢的能量陣去查看西門涯的遺體,真的一模一樣啊!我完看不出不對,焰焰也完看不出,但是她出現了極度短暫的錯愕,然後又立刻否定了自己。當然,這些都不夠理由,還有加重要的理由是,你殺魔后亡姬的時候,毫不眨眼1

魔王道:「我為什麼要眨眼。一個黑暗魔王,殺曾經愛過的女人,為何要眨眼?一定還有別的理由。說說看1

陽頂天沉默良久,道:「西門懼!當你知道邪魔道出現底的時候,你第一時間就知道是西門懼!因為你對他是了解的,只不過你自己不能主動挑出來,因為那樣就會有所暴露。所以,只要有任何一個人出來揭發西門懼。你就立刻處死西門懼!然後,你就非常放心地讓所有的邪靈武者奪舍聖級。半聖級妖狐族。」

魔王目光一縮道:「說下去。」

陽頂天道:「以你多疑的性格,怎麼可能別人說什麼,你就信什麼?因為你腦子裡面早就有了答案,只不過借用楊錚的嘴裡說出來而已。也正是因為你如此篤定自信,所以對楊錚看走了眼,載在了他的頭上。否則以你的縝密狡詐,怎麼可能讓楊錚得手,只不過你先入為主,早早認定了西門懼而已!不僅僅如此,你對楊錚的了解,也完超過了正常範疇,所以你才會堅決地信任他,相信他對我對雲霄城的極度仇恨。不是西門涯,誰會那麼了解西門懼,誰會那麼了解楊錚?」

魔王深深吸一口氣,道:「這個理由,非常充分了。連這樣絲縷的破綻都能識破,陽頂天誰說你不聰明啊,你很聰明埃」

陽頂天道:「任何人,都很聰明。只不過,很多人不願意把人往那麼壞去想,所以顯得後知後覺。」

「好了。」魔王道:「都這個時候了,我也就不說什麼了。沒錯,我就是魔王問天的契約之軀,還是他的暗行者。你的師傅東方涅滅,就是我廢掉武功,囚禁在冰天雪地之下的。年輕時候的我,高估了自己的天賦,修鍊了九品武技,二十幾歲了,修為毫寸進,成為眾人之笑柄。所以,遠走天涯,在垂死之際,被引入了離魂殿。他們用二十年的輝煌換取我的靈魂和生命。我同意了,所以從廢物變成天才強者。」

魔王目光陷入迷惘,道:「在離魂殿進行交易的時候,我一所有。所以覺得,用自己的靈魂換取二十年的輝煌,划算得很埃但是交易之後,我變得強大了,不但擁有了絕色美妻,還有了可愛的女兒,有了雲霄城這一片基業。如果接下來什麼都不發生,我很可能成為天道盟第一強者。這樣的日子,誰捨得結束?我又覺得,這個交易真是虧到家了。」

這個念頭很正常,人都是這樣的,得隴望蜀。

魔王繼續道:「但是當時二十年的期限,就要到了。魔王問天留在我的腦子裡面的靈魂印記,就要徹底蘇醒,佔據我的軀體了。我的靈魂,就要灰飛煙滅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所以,我想出了置於死地後生的辦法,讓同為魔王潛伏者的祝青主,出手攻擊了我。讓我中了噬魂玄氣,這樣我就處於死亡和不死之間,就會逃過靈魂毀滅的期限1

陽頂天道:「很僥倖,你成功了1

魔王道:「對,我成功了!因為,只有死亡,才能逃脫二十年的契約。但是我又不願意真的死亡。於是噬魂玄氣,成為了好的選擇。」

陽頂天道:「然後,你就這樣以近乎死亡的狀態。被冰封了幾年。等待有朝一日,魔后將你的軀體取出,解凍,然後交給魔王問天奪舍。結果,誰知道奪舍之後,裡面竟然還藏著一個西門涯的靈魂。」

魔王道:「對,而且是完整的靈魂。陽頂天。你沒有在腦域世界呆過,你根本不知道裡面有多麼奇妙?人的腦域。就如同一個完整的大千世界,比比之大,比比之繁複。」

陽頂天道:「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我曾經進入過自己的腦域世界。哪裡充滿了神秘,也充滿了限的陷阱。」

魔王冷笑道:「不,你還是不知道,你沒有經過腦域爭奪戰!魔王奪舍我的軀體,並且穿上混沌帝甲之後。我和他的靈魂,就開始了激烈的爭奪戰!他的靈魂是殘缺的,所以我的贏面大。但是,為了我們共同的目標,我們兩個靈魂。暫時休戰!我暫時蟄伏起來,任由魔王去主宰軀體!結果,在黑暗王座上呆的太久了。他的靈魂已經麻木了,竟然落到了你的手裡。」

陽頂天道:「然後,當我們要處死魔王問天的時候,沒有想到虛衍竟然靈魂墮落,被永舍問天奪舍。然後,處心積慮的永舍問天。終於徹底佔據了這具強大的魔王之軀。」

魔王笑道:「對,當虛衍和魔王之軀合二為一的時候。這個腦域內的靈魂。顯得前所未有的複雜。有混沌世界問天的,有地球問天的,還有墮落虛衍的,但是,他們的靈魂要麼是殘缺不的,要麼是墮落蒼白的。只有我的靈魂,在這個軀體裡面,是絕對完整的,強大的!那個永舍問天,以為得到了一切,卻沒有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所以,一天,兩天,三天……幾個月之後,我就徹底佔據了這個軀體的絕對控制權。」

陽頂天道:「那混沌世界的問天,地球世界的問天呢?」

魔王道:「在腦域的角落,蟄伏1

陽頂天道:「也就是說,現在魔王是由你完掌控,那麼我能不能稱呼一句,魔王西……門…………涯呢?」

魔王西門涯,好諷刺的名字!

「完可以,而且我保證,這是關於魔王后的稱呼。」魔王緩緩道:「是我,笑到了后!他們瘋狂爭奪這個魔王之軀,終落入我的手中1

陽垛就彷彿三國爭霸,後天下落入司馬氏手中。

魔王笑道:「三國演義,我知道的,地球問天的記憶中,可以倒背如流。」

陽頂天朝著他拜下,道:「拜見岳父大人1

「好說,好說。」魔王道:「儘管你我為翁婿,但是抱歉,你這個軀體,是混沌之神挑中的,我已經看中很多很多年了。不然當時也不會把女兒許配給你,所以我還是要摧毀你的靈魂,佔據你的軀體的。」

陽頂天道:「然後,霸佔我的妻子,包括西門焰焰?」

魔王猛地一陣抽搐,終究沒有說話。

陽頂天道:「西門涯,你做的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就為了所謂的強大,連女兒,連妻子都不要了嗎?你的靈魂,你的心呢?」

「不不不。」魔王西門涯大笑道:「不要給我灌心靈雞湯了,在離魂殿我用自己靈魂交易的那一剎那,我就已經沒有心了。我說過,我早就墜落到黑暗深淵了。什麼情感,什麼家庭,都是虛的,只有強大,只有自我,只有能量,才是永恆的。連娜迦都知道這一點,我總不能連一個動物,都不如吧1

然後,魔王西門涯彷彿喝醉酒一般,貪婪地嗅了一口這種迷醉的氣息,道:「陽頂天,我從一個被人恥笑的廢物,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成為的魔王。而且馬上還要和娜迦交合,晉陞為半神。未來,甚至可以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成為的神祇,難道這不是一個奇嗎?我連這樣的奇都能做到,真的有一種飄飄欲仙的寂寞感啊1

「好了,好了……」魔王再次一步一步向前,道:「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1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掏盡英雄1

魔王一步一句詩,都是來自地球的,看來地球的北大問天,文學儲備非常豐富。

「問天不行,虛飄零不行,永舍不行,妖怒二世不行,妖岐不行,虛衍也不行,東方涅滅不行,祝青主不行,獨孤逍不行,秦萬仇不行……」魔王西門涯走到了陽頂天的面前,輕輕掐住他的脖子,高高舉起,道:「陽頂天,我很想說你們三國演義裡面的那句話,論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1

「哈哈哈哈……」魔王西門涯道:「我真的很想說,天下英雄,唯你陽頂天和我西門涯耳。但是,你陽頂天還是不行!當然,就算你陽頂天是劉備,那魔王問天也就是個曹操。那我西門涯,就委屈委屈,做一次司馬懿吧1

陽頂天被掐住脖子,沙啞道:「三國演義,你果然看得很熟埃」

魔王西門涯道:「沒辦法,太聊孤寂了,就在問天的記憶中找看。」

陽頂天道:「我們地球有一句話,叫作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1

「我還不算老啊,我正當壯年埃」魔王西門涯大笑道:「等晉陞半神之軀后,剝了這身混沌帝甲,我還可以連御十女埃放心,你的女人跟著我,比跟著你幸福1

陽頂天再次問道:「那焰焰呢?」

魔王面孔再次抽搐,緩緩一字一句道:「陽頂天,當我把焰焰許配給你的時候,心如刀割1

「好了,好了1魔王道:「時間到了,上路吧,上路吧……你這個軀體,我要了,絕世雙的娜迦軀體,我享用了,半神之軀我也笑納了,上路吧1

頓時,魔王面孔猛地一陣扭曲,雙眸爆出凶厲的光芒。

他的魔爪,猛地放在陽頂天的頭頂。

整個空間,瞬間鬼哭狼嚎。

天地之間,陰風陣陣,黑雲壓頂。

魔王的手,猛地溢出恐怖的綠色光芒,猛地鑽入陽頂天的腦子裡面。

邪魂訣!

魔王西門涯,要活生生將陽頂天的靈魂抽出,讓他變成行屍走肉!

「礙…」

「嗷……」

整個天地,都彷彿扭曲。

數的厲鬼,彷彿從天上飄落,從地下鑽出!

陽頂天的面孔,被撕扯得扭曲。

腦內的靈魂,一寸寸要被剝離!

……

註:下一章預告:魔王之死!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