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一零:終對決!西門無涯!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不繁衍後代,所以為了爭奪更多的能量,必須交合,單打獨鬥的話,很可能會落敗!所以,這才是娜迦對伴侶忠誠的原因,和感情無關。」 然後,魔王笑道:「所以,我覺得你會答應我。」 娜迦霜兒笑道:...

魔王道:「而陽頂天的修為實在是太低太低了。一旦你和他交合,起碼要失去一半的能量,用來改造他的軀體。他不但要共享你的半神之軀,還要共享你強大的修為。他完全如同一個寄生蟲一樣,對嗎?」

這次,娜迦霜兒沒有點頭,沉默應對。

魔王道:「但是,你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因為,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一隻雄性娜迦了,陽頂天是唯一可以讓你發情的人類。所以,他是你唯一的伴侶,根本無法替代,對嗎?」

娜迦霜兒,在空中一動不動,幾百米的身軀彷彿凝固一般。

魔王道:「所以你左右為難,一旦交合,會失去大半的能量。而不交合,又會受到巨大的創傷。現在,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不知道你願意聽嗎?」

娜迦霜兒點頭道:「說來聽聽1

魔王笑著說道:「你應該知道,我體內的修為,已經無限接近於半神。我的氣海內,庫存了不知道多少玄氣,只能沉在氣海的深淵之內。這二百多年,在黑暗王座上,我吞噬了無窮無盡的能量。可以這麼說,要不是因為天賦所限,我的修為加上虛衍的氣海,早已經突破半神了。」

娜迦霜兒冷笑道:「我不是來聽你炫耀的。不管你是卑賤的人類,還是卑賤的章魚,想要突破半神,都是做夢1

魔王道:「我是想要說。我體內的能量儲存,不下於你,娜迦閣下。只不過。大部分都只能沉睡於氣海深淵中,無法利用。」

「然後呢?」娜迦霜兒道。

魔王道:「陽頂天之所以讓你發情,是他體內特殊的能量氣息吧。和他的為人,品格無關對嗎?」

娜迦霜兒想了一會兒道:「我想說和品格個性有關,但確實真的無關。我們娜迦的情感,只憑能量嗅覺。」

魔王道:「這樣一來,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有了。我徹底摧毀陽頂天的靈魂。讓他變成行屍走肉。然後我將他軀體奪舍,並且和你交合。如何?」

這話一出,在場海蛇女皇,靈鷲,徹底色變。

唯有陽頂天。幾乎面無表情!

娜迦霜兒道:「你穿著混沌帝甲,如何奪舍?」

魔王道:「很簡單,去黑暗帝國!我穿混沌帝甲,陽頂天的軀體,一同進入黑暗帝國的煉化大陣和融合大陣之中。這樣一來,就可以完成奪舍,我的靈魂和所有的能量,全部會注入陽頂天的體內。並且混沌帝甲也包裹陽頂天的軀體,讓這無比強大的能量不會溢出。陽頂天的軀體也不會灰飛煙滅。」

娜迦霜兒道:「被混沌帝甲包著,又該如何交合呢?」

魔王道:「可以找到一處地方,玄氣壓強無比無比之大。這樣。可以和他氣海內的壓強產生平衡。然後,我們就在那個地方進行交合1

有沒有這個地方?當然有,舊娜迦帝國的廢墟地心處,幾十萬倍以上的玄氣,完全固化的玄氣結晶,就擁有這個能量壓強。

在那裡打爆混沌帝甲之後。陽頂天軀體卻不會灰飛煙滅。

然後,在那個地方進行交合。

娜迦霜兒既可以度過發情期。而且也不會失去能量,反而能收穫許多能量。

這確實是兩全其美的辦法啊!

魔王笑道:「我的娜迦女王陛下,我的這個辦法,如何?」

娜迦霜兒道:「還確實是兩全其美啊1

魔王道:「那您是否答應呢?」

此時,海蛇女皇的面色,已經變得無比難看了。

儘管,她對陽頂天並沒有什麼多餘的情感。但是起碼,他是娜迦的男人,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的救世主了。

而此時,魔王正在和娜迦光明正大地商量,如何弄死陽頂天的靈魂,霸佔他的軀體。

但陽頂天,已經完全面無表情了。

至於靈鷲,已經完全徹底獃滯了,彷彿失去了反應的能力。

她完全不知道,本來是一個簡簡單單來消滅魔王的事情,為何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魔王虛衍問天道:「娜迦女王陛下,您作何決定呢?」

娜迦霜兒道:「你的這個建議很不錯,但是你覺得我會答應嗎?我會背叛自己的丈夫嗎?你可知道,我們娜迦對伴侶的忠誠和專一,可是永遠的。」

「不,不,不。」魔王虛衍問天道:「你們對能量的貪婪才是永遠的,你們之所以會對伴侶忠誠,那是因為共享修為,共享命運。而且,娜迦一旦交合,戰鬥力完全是一加一大於二的結果!因為在娜迦帝國中,沒有家族,幾乎完全不繁衍後代,所以為了爭奪更多的能量,必須交合,單打獨鬥的話,很可能會落敗!所以,這才是娜迦對伴侶忠誠的原因,和感情無關。」

然後,魔王笑道:「所以,我覺得你會答應我。」

娜迦霜兒笑道:「既然如此,你還問我決定,做什麼?」

魔王笑道:「還是問清楚,比較好1

娜迦霜兒道:「我早說過,我同意交易1

儘管這句話,依舊說得不清不楚。但是,魔王虛衍問天沒有絲毫逼迫的意思。

因為,娜迦和陽頂天之前,已經有一道無法彌合的裂縫了。

然後,娜迦霜兒招手道:「把元始邪靈,拿過來吧1

魔王道:「當然可以,不過我覺得您可以稍稍表達一下您的誠意。」

娜迦霜兒道:「我都已經停止對你的攻擊了,你的混沌帝甲,連百分之一的能量都沒有剩下了。你還要我什麼誠意?」

魔王道:「比如,將中間的能量壁去掉。」

海蛇女皇道:「娜迦主子,不可以。」

陽頂天此時朝靈鷲道:「進入我的指環內。」

靈鷲面色一變。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鑽入陽頂天空間指環之內。

娜迦霜兒直接伸出手,緩緩道:「我答應了自然就算數。把元始邪靈,拿過來0

魔王虛衍問天,稍稍猶豫了片刻,然後他的手,輕輕一松。

「嗖……」

裹有魔后靈魂的元始邪靈。飄飛到娜迦霜兒的手中!

娜迦霜兒目光大盛,整個身體的金光。幾乎爆射出天際。

無比的狂喜,興奮!

然後,她娜迦的面孔,猛地一陣猙獰。

她伸出了利爪。頓時它可怕的爪子,再一次伸長,伸長。

重新生長出來的部分,完全是綠色的能量體。

「吱1就這樣,娜迦的能量利爪,活生生刺入邪靈之內。

就這一點,沒有任何人類可以做到,直接刺入邪靈內部。

然後,娜迦一點一點。將元始邪靈撕開,將裡面魔后亡姬的靈魂,一點一點攪碎。最後,一絲一絲地抽離出來。

整個過程,魔后亡姬的靈魂,再也沒有任何掙扎,沒有任何尖叫慘嚎。

她的所有悲憤,所有凄慘。所有死亡,都已經在剛才徹底耗盡了。

所以。在靈魂被徹底摧毀的過程中,她沒有任何反應。

就這樣,虛無飄零的靈魂,灰飛煙滅。

元始邪靈,被徹底剝離。

然後,非常直接了當,她一把將元始邪靈,猛地吞吃進入嘴裡。

「嗷……嗷……」

元始邪靈進入娜迦體內,瞬間猛地爆出無比璀璨的白光。

娜迦霜兒幾百米的巨大身軀,猛地一直。

然後她金黃色的軀體,迅速地變大。

整個身軀迸出的光芒,超過了雙日,幾乎將整個第一黑暗領域,完全照亮。

然後,她發出無比興奮,瘋狂的尖叫,嘶吼!

這瞬間強大的能量,讓她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就彷彿一個癮很大的黑暗流浪者,一下子吞噬了無數的黑暗能量。

剎那間的飄飄欲仙,足以讓她忘記了一切!

最後,她化作一道流光,猛地飛到了高空之中。

它體內的兩半元始邪靈,合二為一了。

這個有史以來最最強大的能量,在她體內爆發了!

「嗷……嗷……」

這半個元始邪靈,在魔后的體內,也就是僅此而已。

但是進入娜迦的體內之後,迸發出來的能量,完全驚天動地。

她就在空中,瘋狂地釋放,轉眼之間,飛出了幾千里之遙。

就如同在空中亂飛的太陽一般。

娜迦完全忘記了這邊的戰場,將陽頂天和海蛇女皇,直接扔在原地。

頓時,他布下的能量罩,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

而此時,原來的空地上,就剩下陽頂天,海蛇女皇,魔王虛衍問天三人!

魔王朝著陽頂天攤了攤手道:「陽頂天,這一幕你可曾想到過嗎?」

陽頂天自嘲一笑,確實沒有想到。

魔王道:「我早就說過,娜迦對能量的貪婪,才是永恆的。什麼娜迦對伴侶永遠的忠誠專一,只有愚昧之輩才會相信這種話。當你把娜迦作為救世主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你悲慘的結局了。」

陽頂天依舊自嘲一笑。

魔王撇了撇嘴道:「其實,娜迦完成蛻變之後,第一個發情期就會到來。這個時候的她們,**越來越高漲。所以,只要你主動挑逗,然後半推半就,是可以和她交合的。因為,當她被**燒昏了理智和頭腦的時候,就忘記自己要付出一半的能量了。那個時候,你就可以將生米煮成熟飯。而當事後她清醒過來之後,一切已經成為定局,無法挽回。而且那個時候,你已經是她真正的伴侶了,她是真的對你永遠的專一了,因為她別無選擇。」

這個可能性,陽頂天也確實想到過。

魔王撇嘴極是我知道埃你這個人虛偽,是完全不屑做這種事情的。你要等著女人主動爬上你的床,而不願意霸王硬上弓。虛偽。真是害死人埃你,就被害死了!如果,你強行和娜迦交合了,就直接擁有了不敗不滅之身,哪裡有我什麼機會?」

陽頂天道:「我的虛偽和愚蠢,都被你看穿了,還有什麼可說的?」

魔王已經完全不用自己的閃現術了。一步一步走過來,緩緩道:「陽頂天。現在天上地下,還有什麼人可以救你嗎?」

陽頂天道:「大概,沒有了1

魔王道:「那麼非常抱歉了,我要用邪魂訣。將你的靈魂抽出來,徹底摧毀。然後,奪舍你的軀體,佔據你的身份,享用你的女人了。有一句話是不是這樣說的,汝兒女,我養之。汝妻,我睡之1

陽頂天道:「那我的嫡妻西門焰焰,你也要睡嗎?」

這話一出。魔王暫時顯得了停頓。

陽頂天緩緩道:「魔王陛下,我現在應該稱呼你什麼呢?你這個軀體之內的靈魂,已經前所未有的複雜了吧!有地球的那個問天的。也有混沌世界的那個殘廢的問天,還有一個因為墮落而龜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的虛衍,還有一個呢?是誰呢?當你離開黑暗王座,進入一個人的軀體,他是誰呢?」

魔王停下了腳步,道:「陽頂天。你這句話,什麼意思?」

陽頂天道:「之前的魔王問天。一直在黑暗王座上,只是一團無比強大的靈魂能量。後來,你奪舍我失敗了,不得已要親自出馬離開黑暗帝國,所以你必須要一具軀體。當然,這個軀體是有講究的。不是一般的身軀就可以了。他腦域上要留下你獨有的靈魂印記,這樣你就可以毫無障礙地運用這些軀體,使用他的腦域。否則就要像我的師傅東方涅滅一樣,雖然完全佔據了冷青塵師叔的身軀,但是在腦域上還是有強大的排斥性,所以動不動會出現記憶破碎紊亂,長久以來,苦受折磨!還有楊雲沖奪舍了楊錚的軀體,每個三五天,就頭痛欲裂,痛不欲生。關於這一點,永舍問天,一定記憶猶新。」

魔王面孔猛地一陣抽搐,顯然喚起了相關痛苦的記憶,沙啞道:「繼續,說下去1

陽兒謂的靈魂印記,我想應該就是一種相當於靈魂複製的意思。就是,將一個人的意識記憶完全複製下來,安放在另外一個人的腦域深處。平常這些意識記憶,完全蟄伏起來。當有需要的時候,直接佔據這個人的身軀,就可以輕而易舉激活這些複製的意識和記憶,將靈魂和軀體無縫對接。是這樣嗎?魔王陛下?」

魔王點了點頭道:「雖然不全中,但相差無幾。這種軀體,就叫作契約之軀。」

陽頂天道:「能夠做到靈魂複製的,我想整個世界,除了美杜莎女皇,應該沒有人可以做到吧。所以,這個契約之軀的原主人,肯定去過離魂殿1

魔王點頭道:「完全正確。」

陽頂天掰著手指頭道:「誰去過離魂殿呢?祝青主,孤獨異人,獨孤逍,還有一個人,我不知道是誰?這四個人中,誰是你的契約之軀呢?」

魔王道:「你猜猜看1

陽頂天道:「獨孤逍,應該不是吧。因為這種能量複製,可能還是需要完全自願原則的。所以,離魂殿會用某些東西來交換,讓他們心甘情願地奉獻出自己的腦域。比如獨孤異人,得到了強橫無比的雄性修羅軀體。祝青主,得到了噬魂玄氣。而獨孤逍,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魔王道:「當時我也這麼覺得,後來才知道,他抱走了一個女嬰1

陽頂天道:「獨孤異人不是你的契約之軀。祝青主,消失很久了,他可能是。當然,你的契約之軀,還可能是另外一個人,第四個進入離魂殿的神秘之人。」

魔王目光一縮。

陽頂天道:「那麼我猜,你的契約之軀,就是這個神秘的第四人,不是祝青主。」

「猜對了。」魔王道:「繼續猜1

陽頂天道:「魔王陛下,現在你的體內,究竟是哪個靈魂做主呢?地球問天,混沌世界問天?還是契約之軀?」

魔王笑道:「契約之軀,時間一到,他的靈魂就會徹底消亡了,怎麼可能做主呢?「

陽頂天道:「萬一,他非常聰明呢?比如,在時間到來之前,他就讓別人用噬魂玄氣滅了自己,然後將自己徹底冰封起來呢?這樣一來,他完全介於死亡和沒有死亡之間,說不定就逃過了時間期限,靈魂沒有滅亡呢?這叫作置於死地後生。」

這話一出,魔王駭然色變,甚至不由自主,倒退了半步!

陽頂天道:「我們都知道,不管是地球問天,還是混沌世界的問天,靈魂經過無數次的摧殘,分裂,早就已經不完整的!所以它們基本上要輸的。而虛衍的靈魂,因為長期吞噬黑暗能量飄飄欲仙,早就龜縮在腦域的角落瑟瑟發抖。這具身體裡面所有的靈魂,唯有你才是完整的強大的。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場靈魂爭奪戰,我非常看好你的,岳父大人1

瞬間,魔王的雙目,爆射出顫抖的光芒。

陽頂天緩緩道:「我師傅東方涅滅,是被你廢掉修為,囚禁在冰天雪地之下的。要不然,當時怎麼那麼巧,我怎麼就會在冰天雪地遇到您呢?你從雲霄城去陰陽宗,為何要繞這麼大彎子,根本沒有必要經過冰天雪地啊1

魔王的呼吸,在極度混亂后,又漸漸平息下來。

陽頂天道:「而且,當時你見我的第一面,就要把雲霄城主傳給我,就要把焰焰許配給我。很不合理啊,現在我想來,應該是我在昏迷中,說了一句地球的中文吧1

……

註:兄弟們,拜求保底月票,謝謝大家啊!未完待續I7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