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二零三:小西天劇變!魔王出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是陽頂天最忠誠的追隨者,我們無法給他們更多,所以只能全部殺掉了。」 魔后亡姬道:「然後,把西洲劃分給妖狐族。讓妖狐族和人類國度互相廝殺,而我們成為最高的仲裁者。」 「對。」魔王虛衍...

此時,距離黑暗裂隙的綻放,已經不足一天了!

小西天時間內!

而在過去的五個月內,魔王虛衍問天,還是完全掌控了小西天!

之前,他就讓自己的邪靈武者,奪舍了所有的半聖,聖級懲罰者。

然後,又奪舍了部分的聖級大祭師。

整個不周山,除了被陽頂天救出的大祭師之外,已經全部淪陷。

當天,陽頂天雖然摧毀了雪山城堡的能量之門,但是已經完全知道能量屬性的虛衍問天,立刻在很短時間內,重新打通了能量之門。

娜魯和妖怒二世,並沒有跟著陽頂天離開,而是留了下來。

那麼,在過去的五個月中。

魔王虛衍問天做了這麼幾件事情。

第一件,讓自己的邪靈武者,奪舍了所有的銀宮武殿強者。

沒錯,是所有!

直接受命于娜魯議長的銀宮武殿強者,二十名聖級,五十名半聖級,全部被魔王摧毀了靈魂,然後被邪靈武者奪舍。

娜魯議長,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

還不僅僅如此!

九大部族之中,也有一批純粹的武者,不干涉任何政事的聖級武者,數量也在二三十名左右。

其中大部分,被魔王虛衍問天,摧毀靈魂,然後由邪靈武者奪舍。

此時,魔王虛衍問天手下的聖級強者。超過了七十名。

從此,整個小西天的聖級強者,除了黑暗流浪者之外。已經幾乎全部淪落魔王虛衍問天鼓掌之中。

在虛衍問天的眼中,這批黑暗流浪者是最容易效忠他的。

因為,只要能夠吞噬黑暗能量,他們願意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魔鬼。

而他虛衍問天,正好擁有虛空裂火,可以帶著黑暗流浪者去享用最強的黑暗能量。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這批黑暗流浪者。彷彿徹底消失了一般。

在整個小西天世界,都找不到他們的蹤影。

而魔王虛衍問天。也並把很多的精心放在黑暗流浪者身上。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開始對整個小西天進行了洗腦和暴力統治。

左手武力,右手理論!

他宣揚的理論有兩樣東西。

第一樣,小西天的末日很快就要來臨了,妖狐族的末日很快就要來臨了。

第二樣。銀龍聖殿,是整個妖狐族的救星!入侵人類國度,佔據人類國度,是唯一的方向!

魔王的手段,粗暴而又直接。

就是將他這兩條理論,一百遍,一千遍,一萬遍地講!

他左手握著七十名聖級邪靈武者,幾百名半聖級武者。

右手。握著妖狐族的末日理論,救世理論。

他控制的妖怒二世和娜魯議長,在聯合議會上。直接成立了末日委員會。

由他銀龍聖殿會長,親自擔任末日委員會的領袖。

在娜魯和妖怒二世的支持下,在手中絕對武力的壓制下,這個末日委員會,在很短時間內就徹底架空了小西天聯合議會和九大部族,成為小西天的最高權力機構。

當然。中途肯定有人反對。而且,反對者還很多。

從九大部族。到聯合議會,都有人反對。

魔王虛衍問天的解決手段,是簡單而又粗暴的。

要麼殺掉,要麼摧毀靈魂,進行奪舍。

在這場短暫的鎮壓中,虛衍問天的邪靈武者,殺了十幾萬名妖狐族。

其中,奪舍了三大族長,十七個中小部族族長。

末日委員會控制了小西天所有大權之後,虛衍問天強行通過了小西天臨時救世律法。

這是一條無比嚴苛的法律,代表著虛衍問天對整個小西天妖狐族,都擁有絕對的生殺大權。

接著,虛衍問天改組銀宮武殿和雪山城堡。

將所有的聖級,半聖級強者,改編成為末日委員會的巡察者。

這支數十名聖級,幾百名半聖級邪靈強者組成的巡察者,擁有絕對的先斬後奏之權。

而小西天臨時救世律法,擁有最高權威,消滅了一切反對者。

短短几個月內,完全將整個小西天殺得血流成河。

一手武力,一手理論。

虛衍問天,表現出了遠超過娜魯和妖怒二世的政治手段,在幾個月內,成為了小西天至高無上的主宰。

這一點,妖怒二世和娜魯都非常之詫異。

原本,二人覺得小西天是最複雜的一個權力世界,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將小西天的聲音徹底統一。

當時的妖部大王足夠強大吧,但是也沒能統一小西天。

就算他沒有暴斃,就算他最後取得了勝利,也不能真正統一整個小西天。

因為九大部族,和上百個中小部族的獨立勢力,根本就是一團亂麻。

按照妖怒二世和陽頂天的計劃,需要幾千年時間,用宗教洗腦和半神妖陽的崛起,才能徹底統一小西天!

妖怒二世的計劃,是幾千年時間,來完成統一大業。

沒有想到,僅僅幾個月,魔王虛衍問天,就完成了這件事情。

而且,殺的人,僅僅不到百萬而已!

最重要的是,這種統一併不是表面的,也不是虛浮的。

而是一種非常紮實。

當時,小西天的前段時間的劇變的坍塌,幾乎讓所有妖狐族都嚇破了膽。

所以,虛衍問天的末日理論,一下子就受到了幾乎所有妖狐族的認同。

在這種末日理論的恐慌下。第一時間接受銀龍聖殿之主虛衍問天的,是絕大部分的妖狐族中下貴族,還有普通民眾。

這群人。是最恐懼,最不安和迷茫的。

之前,他們信仰過武力,然後被永舍忽悠瘸了,變成信仰藝術和文化。

這群中低層的妖狐族,曾經特立獨行,誰也不放在眼裡。追求浮華和藝術。

本以為,這群人是誰也征服不了的。

沒有想到。最先倒戈的,就是占絕大多數的中低層妖狐族。

一開始,他們僅僅只是被征服了。

但是在千萬次洗腦之後,這群人變成了虛衍問天。最狂熱的崇拜者。

虛衍問天還沒有到達半神,但是在這群人中,很快就已經上升到神的地步了。

而中高層妖狐族,儘管貪婪勢利,腐化墮落,但是卻足夠精明。

他們不會去盲從,也不會去信仰,利益是他們唯一的信仰。

所以,當虛衍問天成立末日委員會。架空聯合議會和九大部族的時候,幾乎遭到了所有中高層貴族的反對和抵制。

但是……

這群中高層貴族除了聰明貪婪,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貪生怕死,趨利避害。

在虛衍問天,血腥的鎮壓之下。

一個個中高層貴族,立刻軟掉了膝蓋,跪拜下來。

虛衍問天對小西天的戰略非常清晰。

武力和理論并行。

洗腦一批,拉攏一批。屠殺一批!

然後,一團亂麻的小西天。直接被理得乾乾淨淨了。

不到半年時間,整個小西天就徹底掌握在了虛衍問天的手中。

他派出去的幾千名邪靈武者,奪舍妖狐族后,加入末日委員會這個最大的權力機構。

然後,從下到上,奪取了小西天一切權力,一切武裝力量。

此時,妖怒二世和娜魯議長發現,這個魔王才是真正的政治天才。

他根本不去理清楚小西天無比混亂的權力機構,不妥協,不交易。

直接了當,洗腦和暴力,將原有的權力架構,推倒得乾乾淨淨。然後,用邪靈武者這個絕對的忠誠組織,直接搶走了小西天所有的權力。

所有的中低層妖狐族,瘋狂崇拜,而且得到了虛衍問天恩賜許多資源,成為了受益者和擁護者。

中高層貴族,反對者,立刻殺掉,奪舍。

儘管,這群人中還有很多的反對者,但是已經完全不敢發聲了,能夠保住一命,已經是萬幸了。

然後,娜魯和妖怒二世發現,自己的用途彷彿已經不大了。

……

「唉,小西天的妖狐族,太軟弱愚昧了。」魔王虛衍問天搖頭嘆息道:「我本以為,他們幾千年的文明,弄出了聯合議會,弄出了藝術和文化,肯定比人類國度高出許多。沒有想到,還是如此的愚蠢軟弱,依舊是軟腳羊而已。」

不到半年,就徹底統治了小西天的魔王虛衍問天,真有一種寂寞如雪的味道。

魔后亡姬道:「很快,就要輪到人類國度了,你覺得人類國度會這麼順利嗎?」

魔王虛衍問天道:「要麻煩得多,因為人類國度有無數的民眾,是陽頂天的受益者和擁護者。東洲,中洲很容易就能拿下,甚至滅世之戰的時候,中洲人自己就起來造反了。西洲是沒有辦法了,他們是陽頂天最忠誠的追隨者,我們無法給他們更多,所以只能全部殺掉了。」

魔后亡姬道:「然後,把西洲劃分給妖狐族。讓妖狐族和人類國度互相廝殺,而我們成為最高的仲裁者。」

「對。」魔王虛衍問天道:「所以,這個遊戲沒什麼意思的。對戰混沌之神,才是最有意思的遊戲。成為神,才是一種永恆的勝利。」

魔后亡姬道:「不管您是否成功,我都一直追隨。」

魔王虛衍問天愛憐地撫摸魔后的臉頰。

魔后忽然道:「陛下,要不要我把這一半元始邪靈給您?」

魔王搖頭道:「你沒法給我的,因為你無法將自己的靈魂和邪靈剝離開來。」

然後,兩個人沉默了下來。

魔后亡姬道:「還有不到一天了。我們就要進入人類國度了。您覺得陽頂天會有強力的抵抗嗎?」

魔王虛衍問天道:「會,一定會。此人意志之強,是很難想象的。但是。關於他的命運,一切已經註定了。」

魔后亡姬道:「那,您覺得,他有可能找到娜迦獨孤霜兒嗎?」

魔王虛衍問天頓時沉默了下來,然後道:「我當然希望他找不到,但是任何一個智者,都不一樣自欺欺人。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魔后亡姬道:「那最壞的打算是什麼?陽頂天找到娜迦霜兒,並且結合。共享半神之軀,我們對他完全無可奈何?」

「不1魔王虛衍問天道:「不,局面不會壞到這個地步。就算陽頂天找到了娜迦獨孤霜兒,二人也一定不能交合。」

魔后亡姬道:「不是說。娜迦對伴侶無比的忠誠專一嗎?」

「沒錯,確實如此。」魔王虛衍問天道:「世人就只知道娜迦對伴侶專一忠誠,卻不知道其中之原因。因為,娜迦一旦和伴侶交合之後,就會共享修為,共享生命,共享能量。那麼,她們能夠不專一嗎?因為根本沒有選擇。所以所謂的專一,根本不是因為感情。而是因為現實。」

魔后亡姬頓時錯愕。

魔王虛衍問天嘆息道:「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真正永恆的感情,只有永恆的利益。對於娜迦來說。能量就是唯一的利益。因為感情而永遠的專一,那不是神話,而是童話。」

魔后亡姬面色微微一變,頓時顫聲道:「那我們之間的感情,也不是永遠的專一嗎?」

魔王虛衍問天望過來,道:「還有兩種感情。能夠一直專一下去。第一種,是精神寄託。比如當一個人徹底墜落黑暗地獄的時候,他內心會堅守唯一的光明,來代表自己還活著。這個光明,就是他唯一的精神寄託。而懂得愛,就是我唯一的光明了。我已經墮落到了極致,所以對你的愛,已經成為我唯一的精神寄託。」

魔后亡姬一顫,魔王的話,彷彿不僅僅是在說他,也彷彿是在說她。

接著,魔后亡姬道:「那第二種呢?」

魔王道:「第二種,是自我的意志!守護,是一種意志,讓親人不受傷害。這種愛,不專一,但是也比較永恆,除非他的意志崩塌。這種情況,就是陽頂天1

魔后亡姬點了點頭。

魔王問天的話,雖然現實冷酷到讓人遍體生寒,但卻是真理。

所謂的愛,在男女**衝動之後。要麼是精神寄託,要麼是守護責任。

魔王接著道:「而這兩種,娜迦獨孤霜兒沒有一種。娜迦唯一的本能,就是對能量的貪婪。如果,陽頂天和娜迦霜兒結合,就意味著獨孤霜兒要失去一半的能量,你覺得她會那麼做嗎?娜迦對能量的貪婪,失去十分之一的能量,對她們來說都如同挖掉命根子,更何況一半。」

魔后亡姬點了點頭。

魔王道:「而我奪舍了陽頂天之後就不一樣了,因為在黑暗王座吞噬了足足二百年,我這個身體裡面的能量,已經超過娜迦了。所以,一旦和我娜迦霜兒交合,她反而成為了受益者。」

魔后亡姬道:「所以,陽頂天註定完了,是嗎?」

魔王點頭道:「沒錯,他註定完了。他不可能和娜迦交合,不可能擁有娜迦的半神之軀。他們不可能殺得掉我,也不可能阻止妖狐大軍的入侵。所以,就算他找回了娜迦霜兒,也沒有任何用處,也改變不了任何結果。」

魔后亡姬嘆息道:「這個結果,好現實1

魔王虛衍問天道:「這個世界,本來就無比的現實。不能認清世界原本現實的面目,就如同遮著眼睛走路,要麼摔死,要麼迷盲一生1

魔后亡姬,徹底沉默下來,沒有開口。

「陽頂天認不清楚這個世界的現實,所以他註定會摔死,結局已經註定了……」魔王虛衍問天,彷彿審判一般,一字一句道。

然後,他猛地飛在幾萬米的高空之中,大手一揮!

「毀滅,就要開啟了1

「嗖嗖嗖嗖嗖嗖……」

頓時,無數的身影,如同無數流星一般,騰空而起。

先是幾十名聖級邪靈強者,然後是幾百名半聖級邪靈強者。

接著,是幾千名妖狐族的無限大宗師級強者。

然後,是幾萬名入階妖狐族強者

然後,是幾十萬名妖狐族高級武士。

最後,是幾百萬名妖狐族中級武士。

還有無數的飛行獸!

幾百萬妖狐大軍,將幾百里的天空,完全充斥。

遮天蔽日!

儘管只有幾百萬,但卻完全是武道軍團,根本就不是人類國度的晶石炮彈之類多能抵擋的。他們也不是亡靈,所以也不是無線閃電能夠抵擋的。

這支武道軍團,修為最低最低,也是人類的武尊級。

他們的實力,是人類國度的幾百倍,幾千倍!

陽頂天就算再逆天,也無法抵禦這支強大的武道軍團。

而且,這裡面的最強者,都是邪靈武者。

這裡面的大多數,都已經被魔王虛衍問天所洗腦,變成最狂熱的消滅人類國度推崇者。

在魔王的洗腦下,他們充滿了種族優秀論,完全把人類當成了螻蟻豬狗一般,

當然,一貫以來,妖狐族都是藐視人類的。

當時的妖驪,後來的妖厲二世,無一不是如此。

所以,一旦讓他們進入人類國度,結局就是滅亡!

魔后亡姬道:「我率領大軍,進入人類國度吧。」

「不。」魔王虛衍問天道:「你隨著我,一起去通過黑暗裂隙,進入第一黑暗領域。萬一陽頂天真的找回了娜迦獨孤霜兒,我們就一起去會會。」

魔后亡姬神情一震,點頭道:「好,我對戰陽頂天,你對戰娜迦獨孤霜兒。」未完待續I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