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八二:召喚上古海蛇女皇!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什麼證據,連直覺都算不上。我當時就覺得,魔王問天也太容易打敗了。而且,我總是願意將人想到最壞,但是我真沒有想過虛衍會被奪舍。」 陽頂天上前,撫摸她的肚子,道:「我真的要感激你的多心和質疑,...

經過了幾天幾夜的飛行后,陽頂天終於帶領所有人,飛到了撕裂空間和人類國度交界的地方。

然後,他再一次製造空間門,將這一百多人,全部帶出撕裂空間。

又是整整近半個時辰,終於將所有人和坐騎,撤出了撕裂空間,正式進入了人類國度之內。

陽頂天長長鬆了一口氣,卻來不及感嘆,立刻帶著隊伍南下,朝著雲霄城方向飛去。

但是,剛剛飛出不到百里,立刻三道身影飛快地沖了上來。

是無逅,紫羅蘭,還有靈鷲。

靈鷲第一時間,猛地衝進陽頂天的懷裡。

「夫君,你嚇死我們了,嚇死我們了,這麼多天都沒有回來,我們真的害怕出事了。」靈鷲帶著哭聲道。

然後,靈鷲朝紫羅蘭道:「人魚,你多心了。夫君沒事,你這個人心理陰暗,總是把人想得那麼壞。」

紫羅蘭撇了撇嘴,沒有說什麼。

緊接著,無逅發現娜魯和姬雅竟然都來了。

姬雅懷裡,竟然還抱著一個漂亮得嚇人的小男孩,頓時無逅露出詫異不解的表情。

靈鷲沒有多想,立刻想到這是姬雅和妖陽,然後討好地上前,朝著妖陽張開手道:「來寶寶,讓姨娘抱抱。」

她這個人,最喜歡討好姐妹,拉攏關係。

陽頂天朝人魚女王紫羅蘭道:「你的懷疑是對的,小西天出事了,虛衍被魔王奪舍,虛衍和魔王合二為一。整個不周山領域,除了眼前這些,已經全部被奪舍,變成邪靈武者了。」

這話一出,無逅和紫羅蘭,面色劇變。

魔王問天和虛衍這兩個世界上最強大的人,竟然合二為一了,而且還有逆天的混沌帝甲,她們已經無法想象,蘭陵是怎麼掏出魔爪,並且將這一百多人全部救出的。

紫羅蘭呆了好一會兒,然後忽然道:「我,我真的是隨便說,隨便猜的,別說沒有什麼證據,連直覺都算不上。我當時就覺得,魔王問天也太容易打敗了。而且,我總是願意將人想到最壞,但是我真沒有想過虛衍會被奪舍。」

陽頂天上前,撫摸她的肚子,道:「我真的要感激你的多心和質疑,並且關閉了人類國度之門,否則現在……劫難已經發生了。」

紫羅蘭道:「我覺得暫時關閉人類國度之門,並不是因為魔王,而是因為擔心劇變之下,小西天的妖狐族會提前大規模進入人類國度。」

她著其實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確實挽救了人類國度。

陽頂天問道:「現在,誰在小西天之內?」

紫羅蘭道:「伯盧,最後一次是他進去,將阿文和阿武換出來。而且為了以防萬一,我們讓他離開頭顱大殿,進入小西天了。」

「走吧,回家吧。」無逅道。

然後,一眾人繼續朝著南邊飛去,南下雲霄城!

……

進入雲霄城的時候。

光明議會高層,都已經在雲霄城等候,興奮無比地迎接凱旋歸來的陽頂天。

當然,他們以為陽頂天凱旋了。

聖級遠征軍勝利了,消滅了魔王問天。

光明議會最大的敵人死了,從今以後整個人類國度,就可以進入建設和發展了。

他們還沒有將這個消息公布給整個世界,因為他們覺得,這個消息需要陽頂天親自前往中京,告訴整個人類國度。

因為,這是決戰的勝利,這是最恢宏的勝利。

所以,整個光明議會高層,都在迎接陽頂天。

但是,卻見到了陽頂天無比凝重的面孔,不由得微微一愕。

走到秦萬仇和東方涅滅之前,陽頂天低聲道:「虛衍被問天奪舍,二人修為合二為一,已近乎半神。整個小西天,幾乎全部淪陷。西門懼和楊錚最後捨命,使得我成功逃脫。」

這話一出,光明議會高層所有人臉上的笑容,頓時全部凝固。

狂歡欣喜的氣氛,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所有人進入雲霄城!

……

接下來,整個雲霄城,就彷彿凝固了一般。

天上明明晴空萬里,卻完全如同黑雲壓頂,末日將至一般。

天上雙日,明明燦爛溫暖,所有人卻如同身處冰窖,毫無溫度一般。

魔王和虛衍合體,近乎半神,加上混沌帝甲。

這已經不是天下無敵了,整個光明議會,乃至小西天的妖狐族高手,在他面前已經全部都是螻蟻。

而且,小西天的徹底淪陷,完全只是時間問題。

屆時,上百名的聖級邪靈武者,上千名的半聖級邪靈武者。

幾百萬的妖狐大軍,一旦進入人類國度。

唯一的結果,就是毀滅。

這是一場比滅世之戰,更加可怕的滅絕戰爭。

這是真正的末日!

什麼X晶石,什麼毀滅級飛彈,什麼無線閃電攻擊器,都沒有用的。

面對上千個半聖級邪靈武者,上百個聖級邪靈武者。

這些晶石文明武器,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當時滅世之戰時候,整個邪魔道加起來就一個兩個聖級,四個半聖。

而現在,千百倍之。

徹底毀滅,是唯一的結果。

……

光明議會沒有什麼會議,因為根本不需要了。

所有的一切,就只有陽頂天一個人能夠做出最後決策。

於是,他就坐在魔鷲王阿爪身上,在天上一圈又一圈地飛。

然後看到地上,妖陽寶寶,和陽頂天的一堆兒女在瘋玩,發出咯咯嘎嘎的聲音,彷彿置身於天堂一般。

他最大的孩子陽寧寧,已經是十幾歲的少女了,出落得亭亭玉立。

他最大的兒子陽驪,也已經八九歲了,放在地球上都上二三年級了。

一大堆孩子,有的是他親生的,有些不是他親生的。

但每一個,都是心肝寶貝。

女人們,正在繡衣衫,畫畫,彈琴,還有……打麻將!

這是他的妻子親人。

這些人,都是他拚命要守護的。

然而,時間真的不多了。

還有五個月,只有五個月了。

五個月後,撕裂空間和小西天會再一次交錯而過,黑暗裂隙綻放。

擁有虛空裂火的魔王,就會從小西天進入第一黑暗領域,然後進入人類國度。

然後,無數的妖狐大軍湧入。

世界毀滅,眼前這一切的美好,這些天使,這些女人,都會遭遇到地獄的劫難。

陽頂天和魔王之間,已經沒有任何的惺惺相惜,只有你死我活的敵對。

楊一臣雖然也在一堆孩子中,但是他沒有一起瘋玩,而是站在邊上,小心照顧年紀小的弟弟妹妹。

雖然,他比陽驪還要小一些,但在很早的時候,他就已經懂事了,他更加像是一個兄長。

陽頂天輕輕上前,將他抱起,放在魔鷲王阿爪上。

「義父。」楊一臣的聲音,已經不再像小時候那樣充滿渴望被關注。但是目光的仰慕,卻更加濃烈了。

「一臣,知道爸爸嗎?」陽頂天問道。

楊一臣臉色微微沮喪,點了點頭。

爸爸楊錚,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非常不好,因為幾乎每一天,媽媽小桃紅都會說爸爸楊錚的壞話,那充滿了痛恨和鄙夷的言語,讓楊一臣很難受。

而且對於爸爸,楊一臣也不是毫無記憶。

最深的,甚至是唯一的記憶,就是爸爸楊錚打傷媽媽,然後拋妻棄子,獨自遠去,加入邪魔道。

所以,楊一臣一直告訴自己。

生恩,不如養恩。

自己的父親,自己的信仰,都是義父陽頂天。那個叫楊錚的爸爸,已經死了。

從小到大,雖然沒有父親,但是他不缺乏關愛。他有遺憾,但絕對不孤獨。

「想他嗎?」陽頂天問道。

楊一臣搖搖頭道:「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就是想!就算是再壞的爸爸,孩子也會思念的。

陽頂天道:「你爸爸楊錚,他很了不起。他,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救了我。將我從魔王的天羅地網中,救了出去。如果沒有你爸爸,我就回不來了。」

楊一臣也不知道為什麼,眼淚就涌了出來,他年紀還小,還不會太過於複雜和敏感的表情,就只是想哭,然後問道:「真的嗎?義父!你不是在安慰我嗎?」

「真的,你是一個小男子漢,我不會對你撒謊。」陽頂天道:「一會兒,你把這件事情,親自告訴你媽媽,好嗎?」

「好的。」楊一臣拚命地點頭,眼淚不斷地湧出。

……

接下來,陽頂天要做一個決定,要不要將自己的妻子兒女們,轉移到撕裂空間。

因為,只有那個地方,是魔王進不去的。

但是,那個地方几乎沒有空氣,而且很可能不穩定,充滿了危險。

一旦出現了什麼變故,他們是根本無法離開自救的。

於是,陽頂天將自己的難題告訴了西門焰焰,無逅,武莫織,紫羅蘭。

幾乎沒有考慮,西門焰焰道:「夫君,我不想進撕裂空間,我感覺那彷彿是另外一個世界,有一種再也回不來的感覺。我們有很多的秘密基地,可以挑選一個,我們全家人都住進去。這麼大的人類國度,我不相信魔王會很快找到我們。」

武莫織道:「我也不願意進去。大不了,一起死好了,我們一家人,還是在一起。」

最後,四個人的意見都非常一致,不願意進入撕裂空間。

這就意味著,在下一個黑暗裂隙綻放之前,陽頂天必須拯救這一切局面。

甚至,唯一的辦法就是。

在黑暗裂隙綻放之前,他去第一黑暗領域,黑暗裂隙即將綻放的地方,和魔王決一死戰。

這一次,是真正的決戰。

若贏,陽頂天就守護住了人類國度,守護住了自己的家人。

若輸,一切的一切,全部墜落深淵。

自己一家人,在地獄中相會。

如此一來,事情簡單了。

在五個月之內,陽頂天不管用任何辦法,都要變得無比強大。

唯一的辦法,當然也只有一個,那就是找到娜迦霜兒,得到她的半神天賦。

……

回到雲霄城后的第三天,儘管很多事情都沒有徹底安頓完畢,陽頂天和修羅靈鷲,再一次飛向東南盡頭的海底世界。

再一次前往上古海蛇帝國,去尋找前往娜迦帝國廢墟的路,去尋找娜迦獨孤霜兒。

幾天幾夜之後,陽頂天和修羅靈鷲,再次進入了上古海蛇帝國的魔京城廢墟。

一切和離開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變化。

二人再次進入海蛇帝國的皇宮大殿,聖級遠征軍就是在這裡,擒獲了魔王問天。

陽頂天站在上古海蛇帝國女皇的化石下面仰望。

那毒莎女王真是好像啊,真的是傾國傾城。

儘管是化石,但依舊美麗到了極致,讓人無法呼吸的地步。

而現在,陽頂天就要摧毀這美麗,要砸碎上古海蛇帝國女皇的化石。

然後,讓天靈師靈鷲,召喚出她的靈魂,找到一條去舊娜迦帝國廢墟的路。

找到一條,和娜迦霜兒結合的路。

……

註:拜求票哦。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