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七九:犧牲!魔王中計!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死而無憾。」楊錚攤了攤手道:「我本來就活夠了,活膩了,生活在黑暗之中,真是每一天都在煎熬。」 新魔王忽然道:「你有二等邪靈,是無法自爆氣海的,你怎麼做到的?」 「黑洞結晶給氣海...

楊錚的靈魂光影笑道:「為什麼?什麼為什麼?」

新魔王道:「莫非,你也是陽頂天留在我邪魔道的底?你也效忠於西門無涯?」

楊錚頓時大笑道:「怎麼可能?我父子二代,和西門無涯仇深似海,我也不是陽頂天的底。西門懼,才是那個愚忠西門無涯的底。」

新魔王道:「那麼,是陽頂天對你兒子楊一臣做的一切,徹底感動了你,所以使得你改變了立場?那就怪了,之前我們邪魔道開啟滅世大戰的時候,你沒有轉變立常後來,邪魔道近乎全軍覆沒,陽頂天近乎大獲全勝的時候,你也沒有改變立常一直到陽頂天的覆滅已經成為定局,你反而改變立場,走向了絕路,這真是讓人難以費解埃」

「是啊,真是讓人難以費解啊,我自己都沒弄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楊錚嘆息道:「厲冥,東離都死了,我或許就會成為魔王的第一心腹了,加上我高階聖級強者的修為,銀月族長的假冒身份,完全是呼風喚雨埃之前我想要的僅僅只是奪回雲霄城,現在我擁有的足足是雲霄城的十倍,百倍了啊,我為什麼要叛變立場呢?真是讓人費解埃」

新魔王想要說的話,已經被楊錚全部說出來了。

他真的對楊錚沒有過任何懷疑,因為他完全知道陽頂天給楊錚帶來的恥辱,還有現在的楊錚有多大的修為和權勢,如此遠大的前程不要,竟然要去作死,任何一個腦子清楚的人都不會這樣做的。

新魔王道:「你也不是陽頂天的底,又遭到了陽頂天的恥辱,跟著我又前程遠大,背叛總有一個理由吧。」

楊錚沉默了良久,緩緩道:「魔王陛下,犧牲是最震撼人心的,尤其一個人當著你的面,為了一個不相干的目標,而犧牲自己的性命,是最震撼心靈的。當你要揪出那個底的時候,楊錚找到了我,他告訴我陽頂天對楊一臣有多好,我們楊家不但能拿回雲霄城,還能成為混亂之地的主人。我當時就想到,原來西門懼才是這個底啊,而他跟我說這些的原因,是想要讓我成為他的替死鬼。我沒有說話,就只是冷笑地望著他。」

儘管已經是一道靈魂了,已經無法呼吸了。

但楊錚,還是深深吸一口氣。

「誰知道,西門懼根本就不是要讓我去做替死鬼,而是他自己要去死,並且讓我去主動揭露他,在魔王面前立功。」楊錚道:「當時我驚呆了,問他為什麼要那樣做。他沒有回答,而是把這個底的責任交給了我,讓我在關鍵的時刻,保護陽頂天,拯救人類國度。」

新魔王道:「你,當時答應了嗎?」

「沒有,我怎麼可能答應。」楊錚道:「在沒有得到我的答覆下,他……他就死了。對我沒有任何脅迫,我完全可以將他的託付置之不理,完全可以心安理得享用他的死,給我帶來的巨大好處。」

新魔王道:「難道你是因為內心愧疚,所以才會在最後關頭,背叛我嗎?」

「不,不,不,我這樣的人怎麼會愧疚。」楊錚道:「當時西門懼告訴我一句話說,陽頂天對楊一臣那麼好,而且把混亂之地和雲霄城都賜給了楊一臣,你作為父親的是不是應該交一點錢埃這樣,楊一臣未來的基業,就算是你這個做父親,做爺爺的給他的。這樣,楊家的子孫繼承這片基業,才心安理得吧。」

新魔王道:「你想要追求心安理得?追求一種父輩的榮耀?所以,背叛了我?這倒是一個比較合理的原因。」

「不,依舊不是。」楊錚道:「雖然有那麼一點點這樣的原因,但是我跟著你,完全可以給子孫後代更多的基業。」

新魔王道:「那究竟是什麼原因,我真是納悶了。」

楊錚道:「事實上,在陽頂天出現的前一刻,我都沒有做好決定,等到陽頂天出現的那一刻,我腦子猛地一熱,就作死背叛你了。」

新魔王詫異道:「這,這是理由?」

「對,這就是理由,真的就是腦子一熱。」楊錚道。

「不,不,沒有真正的腦子一熱。」新魔王道:「任何的腦子一熱,都是醞釀了足夠的衝動,歸根結底,還是有實際理由的。」

楊錚聳了聳肩膀,道:「嗯,是有實際理由,但是說出來太肉麻噁心了。」

「什麼,說說看。」新魔王道。

「正義,絕對的正義。」楊錚道,說完他的靈魂光影猛地一陣哆嗦,彷彿被自己的話肉麻到了。

新魔王一陣陣毛骨悚然,然後嫌棄地颳了刮自己的臂膀,大聲譏俘義?正義?你這麼一個貪婪的卑鄙小人,跟我說正義?」

楊錚也跟著大笑,道:「對啊,我說了不說的,太肉麻驚悚了,但是你偏要逼著我說出來。我這樣的卑鄙小人,竟然也在這麼說正義,哈哈哈哈……」

楊錚笑得比魔王還要誇張,還要諷刺。

然後,他的笑聲漸漸安靜了下來,緩緩道:「卑鄙小人,就不可以談正義了嗎?當陽頂天對我的兒子視如己出的時候,給我心靈帶來了衝擊,我依舊邪惡著。當西門懼為了忠誠和正義,而犧牲自己的性命,成全我,把一切託付給我的時候,給我心靈帶來巨大的衝擊,我依舊……由於邪惡著。最後,當陽頂天衝出撕裂空間的第一句話,說的是撕裂空間暫時無礙,但是小西天移民計劃要提前進行,卻給我心靈最後一擊。」

新魔王道:「這句話,很普通埃」

「是啊,這句話很普通埃」楊錚道:「普通得理所應當啊,可是……陽頂天有義務要拯救小西天嗎?為什麼有些人,心理總是想著拯救這個世界,保護這個世界。而有些,卻要毀滅這個世界。那麼,如此一來,我這個卑鄙小人,談正義又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新魔王愕然無語。

楊錚繼續道:「陽頂天本該將所有的邪靈武者全部殺盡,但是為了找出那個底,所以留著一個都沒有殺。寧可放過一千,不肯錯殺一個。愚蠢之極,根本不是英主所為。可是,就是能夠給我這樣的卑鄙小人巨大的慰藉。如果,世界能夠很美好,誰又願意去做卑鄙小人呢?」

魔王沒有再回復他的話,而是緩緩道:「很好,那麼你成功得求仁得仁了。」

「死而無憾。」楊錚攤了攤手道:「我本來就活夠了,活膩了,生活在黑暗之中,真是每一天都在煎熬。」

新魔王忽然道:「你有二等邪靈,是無法自爆氣海的,你怎麼做到的?」

「黑洞結晶給氣海造成的裂縫,邪靈很難恢復的。」楊錚說出這段話的時候,直接用靈魂能量,在空氣中將這些字書寫出來,讓陽頂天看到。

陽頂天見到這些字,頓時一愕。

這就意味著,當他的黑暗玄火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可以殺死邪靈武者的軀體和修為了。

可以用黑暗玄火攻擊氣海,導致氣海自爆!

新魔王頓時一陣扭曲,道:「都這個時候了,還願意幫助正義使者陽頂天啊,可惜太晚了,他沒有機會了。我用他妻子兒女的性命逼迫,他一定會妥協,一定會現身的,所以你的犧牲,註定是白費的。」

「我,儘力了。」楊錚道:「這是西門懼的話,現在也是我的話。」

新魔王道:「很好,那你就安心地去吧。」

「慢著。」楊錚道:「對了,我背叛你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如果我選擇效忠你,儘管會有榮華富貴,但依舊庸碌一生。而如果我選擇背叛你,就會轟轟烈烈,甚至是改變,並且拯救世界。想想看,我這麼一個卑鄙小人,竟然還有拯救世界的機會,想想都覺得爽礙…」

「爽啊,哈哈哈哈1楊錚拚命張狂地大笑。

「轟轟轟轟轟轟……」

楊錚沒有說完。

新魔王的魔魂訣,就瘋狂攻擊楊錚的靈魂。

活生生,將楊錚的靈魂,一點一點撕成能量碎片。

儘管,這團能量依舊存在,包裹在二等邪靈之中。但已經完全散亂,混沌不堪。

作為智慧生命的楊錚,就此……徹底死去。

楊錚,死去!

陽頂天就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著。

然後,新魔王隔著透明能量壁,盯著他的面孔,緩緩道:「陽頂天,我現在就命令幾十名聖級,百名半聖級邪靈武者,衝進人類國度,大開殺戒,抓捕你的妻子兒女。而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如果你內心足夠堅硬的話,就呆在撕裂空間裡面,永遠不要出來吧。」

然後,新魔王的聲音,鑽入每一個邪靈武者的耳朵之內。

「進入人類國度,大開殺戒,抓捕陽頂天所有妻子兒女1

「是1所有邪靈武者,齊聲斷喝。

「嗖嗖嗖嗖嗖……」

然後,雪山城堡的能量之門打開,上百名邪靈武者,如同流星一般衝出,朝著頭顱大殿飛去。

而此時,兩個懲罰者,帶著姬雅和妖陽母子,朝著雪山城堡飛來。

新魔王盯著陽頂天的面孔,冷笑道:「現在你怎麼辦,邪靈武者馬上就要進入人類國度,你們的浩劫來了。」

陽頂天面色一變,然後直接釋放虛空裂火,製造一個黑暗能量門,通往黑暗世界的能量門。

新魔王大笑道:「陽頂天,你現在想去關閉人類國度之門,也未免太晚了吧。不過,你的這種執著態度,我非常欣賞。」

陽頂天沒有理他,朝著虛空裂火的黑暗之門,猛地一跳。

頓時,徹底消失在撕裂空間之內,消失在新魔王的視野中。

魔王冷笑,這陽頂天的執著已經到了愚蠢的程度。

魔后亡姬和帝釋邊,早就去頭顱大殿,爭奪人類國度之門,現在陽頂天通過黑暗世界去頭顱大殿,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對陽頂天沒有意義,對新魔王,卻有巨大的意義。

為何?

因為,陽頂天離開了撕裂空間!

黑暗世界,現在完全算是他魔王的主場了。

陽頂天進入黑暗世界,根本就是自投羅網。

新魔王一陣冷笑,然後也釋放虛空裂火,打開黑暗能量門,猛地跳入黑暗世界之內。

然而……

他剛剛跳入黑暗世界,心中一陣驚呼。

「不好,中計了1然後,他拚命地想要跳出來。

但是,這個黑暗能量門,不是雙向的,可以進入黑暗世界,卻無法出來。

想要出來,必須通過黑暗世界到頭顱大殿,然後飛回小西天,足足有幾萬里之遙。

而此時,陽頂天的身影,再次在撕裂空間內現身。

他剛才只是隱身,並沒有真的跳進黑暗世界。

然後,他打開一道空間門,從撕裂空間中跳出,再次進入不周山領域。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