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七六:邪靈盛宴!陽頂天歸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而換成了我之後,輕而易舉就逆轉,然後讓邪魔道的力量強大了百倍,千倍。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要依靠的是智慧! …… 幾個時辰后。 新魔王再次進入地獄囚牢,將兩件...

「轟1

忽然西門懼的身體,忽然化作一團強大的能量,如同炮彈一般,朝著雪山城堡能量門的機關陣,猛地撞擊而去,發起自殺性攻擊。℉,

他的目的很簡單,他知道無法逃出了,就將能量之門的晶石陣撞毀,使得魔王和邪魔道,無法離開不周山區域,也無法進入人類國度。

這已經是他目前,能夠做的唯一事情。

「轟1一道亮芒,一聲巨響,他猛地化作一道能量,狠狠撞擊在能量之門的晶石陣上。

雪山城堡和小西天之間,並不算是完整的位面間隔,但中間依舊有一個無法逾越的能量壁。

銀龍聖殿,是通過無法的晶石陣,將這道能量壁中和掉,使得成為一道能夠通過的能量之門。

而這個晶石陣的機關,負責開啟關閉能量之門。是比較脆弱的,此時西門懼發動自殺性攻擊,完全可以撞毀這個晶石機關。

但是……

明明已經撞擊上了,晶石機關依舊安然無恙。

西門懼,只感覺到自己撞人一個巨大的能量網中。

新魔王問天伸出大手,虛空一握。

頓時,活生生隔空將西門懼抓取過來。

在邪靈的的作用下,原本粉身碎骨的西門懼,身軀漸漸恢復,如同小雞一般被魔王虛衍問天舉起。

「你不是和陽頂天仇深似海嗎?」新魔王問道。

西門懼微微一笑,沒有回答。

新魔王道:「而且,我已經贏定了,你就算之前是陽頂天的底,現在也沒有必要效忠他了啊,你有那麼愚蠢?」

西門懼淡淡道:「我是義父的兒子。沒有義父,我早就餓死了。」

新魔王虛衍問天道:「可是我沒有記錯的話,當時陽頂天和秦少白大戰的之後,你差點出手殺了他。」

西門懼道:「當時雲霄城被楊岩和秦萬仇勢力籠罩,陽頂天留下來必死無疑,我一定要將他趕出。他落在我的手裡雖然傷得難看。但卻不會死。落在楊岩和西北秦城手中,就必死無疑了。結果這個蠢人,活生生要和我拚命,竟然施展出了狂暴的妖獸劍魂,性命丟掉了九成。」

陽頂天如今已經是人類國度之主,但是西門懼嘴裡,依舊用一個蠢人來形容。

新魔王問天的目光忽然變得複雜道:「西門無涯,將陽頂天託付給你了?」

「沒有。」西門懼道:「但是,有些事情並不需要他開口的。我的命是他給的。他的遺志我要遵守的。」

西門懼的口氣很淡,彷彿一切理所應當一般。

新魔王道:「那大勝之後,為何不主動向陽頂天坦白?」

西門懼道:「我這個人,如同一個不祥之物,投誰誰死。雖然修為不高,但是直覺還不錯。我總感覺,魔王問天沒有那麼容易敗吧,所以勝利還言之尚早。當然。就算陽頂天大勝了,我也不想到他面前自揭身份。那也算經歷了許多了,對許多榮華富貴已經沒有念想了。」

新魔王道:「那你就不怕,陽頂天將所有的邪靈武者全部殺掉?」

西門懼搖頭道:「他不會的,他這人又心軟又優柔寡斷,沒有確定哪個底,是不會殺的。就算開始殺。也會將他重點懷疑的幾個目標留下來的。我就是他重點懷疑對象之一。他這個人很蠢的,你也知道。」

新魔王道:「我聽說,在黑暗帝國的時候,那個底神不知鬼不覺地將情報傳給了陽頂天,告訴他帝釋邊是一等邪靈武者?你是怎麼做到的?」

西門懼聳了聳肩膀道:「很簡單埃煉化大陣在製造滅世軍團的時候呢,會用到許多海量的晶石。所以,只要稍稍動一些手腳,在裡面加上一些不需要的晶石,那這些晶石就會便成多餘粉末,流入**江內,因顯示出有秩序的光譜。而這些光譜,就是光明議會早期的一種情報密碼。當時,還是在寧無鳴時期吧,用的這種方式,我和他傳遞情報,就是這種。」

新魔王道:「那你和他傳過幾次情報?」

西門懼道:「我不是一個成功的底,就傳過三次,還有一次是廢情報。當然,我曾經假冒過藏經閣長老,把殺豬劍法第三階給西門焰焰,這也算幫他一次吧。所以,總算沒有碌碌無為。」

新魔王道:「可是,陽頂天也已經要完了,你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西門懼沉默垂下頭道:「可是,我已經儘力了。」

新魔王望著西門懼道:「你是一個可敬的人,那我就不勸降你了。」

新魔王,連著二等邪靈一起,將西門懼的靈魂,活活抽取出來,變成傀儡戰魂,放進魂器之中。

西門懼沒有任何慘叫,就這樣站著,靈魂被抽走之後。

兩隻眼眸,瞬間沒有了任何光芒。

新魔王大手一拍,他的軀體,瞬間灰飛煙滅。

西門懼,橫死!

而在場的二等邪靈者,一片靜寂。

剛才發生的一切,看上去彷彿平平淡淡,卻完全足以震撼人心。

甚至楊錚,面孔抽搐地垂下頭去,太陽穴的肌肉,猛地一跳一跳。

新魔王走到楊錚面前,將他放在他的頭頂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不要因此而自賤殘俗,他為了他的信念。而你,也是為了你的信念,奪回你楊氏的基業,你沒有錯。」

楊錚嘴角猛地一陣顫抖,卻說不出言語來。

新魔王張開大手,猛地一吸。

頓時,妖厲失去靈魂的軀體,猛地飛來。

「此人是妖厲,銀月族長,正義聯盟之主,九大族長中的第二權勢人物,修為在九大部族中排名第一。」新魔王道:「楊錚,你做得很好。這個軀體。賜予你。陽頂天能夠給你兒子很多,我卻可以給你更多。」

頓時,楊錚不敢置信瞪大眼眸,然後猛地跪下道:「謝謝魔王陛下。」

接著,楊錚道:「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銀月族長。」

新魔王道:「你什麼都不用做。一直冷酷,不屑與人交流便可。」

楊錚道:「那我該如何幫魔王陛下掌控九大部族?」

新魔王道:「掌控九大部族,要靠妖怒這個聰明而又狡詐的人,你作為一支利刃就可。」

「是。」楊錚道。

新魔王笑道:「享受你的功勞吧,奪舍這個無比強大的軀體吧。」

然後,魔王在楊錚身上輕輕一拍,頓時將他的身軀粉身碎骨。

用移魂訣將他完整的靈魂,抽取出來。就只有一個被二等邪靈保護的靈魂,什麼氣海。心臟,玄脈都不要了。

然後,直接注入到妖厲二世的體內。

頓時,妖厲二世的軀體,猛地一陣顫抖,顫慄,彷彿觸電了一般。

終於,邪靈包括的靈魂。一寸一寸蔓延到玄脈的每一個角落,氣海的每一個角落。

「如何了?」新魔王道。

楊錚。艱難地抬起手臂,控制得非常生澀。

「啟稟魔王陛下,控制四肢還比較艱難,還完全感受不到氣海和玄脈的能量。」楊錚道。

「不要著急,需要一段緩衝時間。」新魔王道。

然後,他望向在場的二等邪靈者。道:「現在,這個底已經被揪出來了,剩下就是你們的奪舍盛宴了。」

說罷,新魔王的嘴裡,開始念出恐怖的咒語。

瞬間。整個大殿之內,彷彿萬鬼啼哭,亡靈橫行。

然後,新魔王猛地張開大手,猛地一抓。

「嗖嗖嗖嗖嗖……」

大殿中的所有聖級懲罰者,半聖級懲罰者,所有的靈魂,活生生從頭顱中被抽取出來,活生生變成了傀儡戰魂,凝聚到魂器之中。

然後,十幾名聖級懲罰者,幾十名半聖級懲罰者,全部變成了行屍走肉。

而此時,地下囚牢被打開。

許多三等邪靈者,也湧上大殿。

新魔王虛衍問天道:「好了,諸位邪靈武者,接下來就是你們的奪舍盛宴了。」

所有的邪靈武者,無比狂喜,全部跪伏在地,大聲吼道:「魔王萬歲萬歲萬萬歲1

魔王漂浮在空中,張開雙臂,享受邪靈武者們的朝拜。

一個巨大的能量罩,將整個大殿屏蔽。

「去吧……」魔王笑道。

頓時,所有的邪靈武者,瘋狂地撲了上去。

二等邪靈者,享用聖級懲罰者。

三等邪靈者,享用半聖級懲罰者。

「砰砰砰砰……」

一個個邪靈武者的身軀猛地炸開,化成一縷能量靈魂,在大殿中盤旋排隊。

在魔王恐怖巧手的操縱下,一個個鑽入了懲罰者體內。

整個大殿,頓時徹底變成了修羅地獄。

然而……

整個大殿卻被能量罩屏蔽,外面毫無所知。

雪山城堡武士,依舊在忠心耿耿地巡邏,訓練。

然後,整個雪山城堡的懲罰者,都變成了邪靈武者。

新魔王不費吹灰之力,就徹底奪走了整個雪山城堡的力量。得到了十幾名聖級強者,幾十名半聖級強者。

當然,這僅僅只是第一步。

等到這些邪靈武者適應了自己的聖級,半聖級身軀后,就要進攻銀龍聖殿了。

然後是銀宮武殿的聖級強者,黑暗流浪者。

最後是九大部族的聖級強者。

總之到最後,整個小西天的聖級強者,除了少數幾位,全部都要被摧毀靈魂變成行屍走肉,然後被邪靈武者奪舍。

這樣一來,他就擁有了七八十名聖級邪靈者,幾百名半聖邪靈者。

這毫無疑問,是有史以來最最強大的力量。

黑暗王座上的那個機器人魔王真是蠢貨啊,竟然淪落在被抓被俘。

而換成了我之後,輕而易舉就逆轉,然後讓邪魔道的力量強大了百倍,千倍。

所以,在這個世界上,要依靠的是智慧!

……

幾個時辰后。

新魔王再次進入地獄囚牢,將兩件雪山懲罰者的長袍和面具遞給帝釋邊和魔后亡姬道:「你們兩人帶上四個聖級懲罰者,去頭顱大殿,把人類國度之門奪回來。」

「是。」魔后亡姬道。

魔后亡姬和帝釋邊,罩上了懲罰者的長袍和面具,離開了地獄囚牢。

然後飛出了雪山城堡,朝著頭顱大殿飛去,去佔領人類國度之門。

新魔王望著撕裂空間的方向,道:「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我已經布下天羅地網,就等著你來了,我還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呢。」

一旦抓捕了陽頂天,就可以大舉入侵人類國度,將陽頂天所有的手下,妻子,兒女全部抓來。

面對自己的親人,陽頂天一定會妥協的,魔王非常有把握。

……

終於,也不知道過去了幾十個時辰。

陽頂天在撕裂空間的丈量工作終於結束了,終於大致畫出來了一個撕裂空間的立體地圖,準確度已經比較高了。

畫完之後,陽頂天朝著西邊的撕裂空間飛去,要返回不周山!

在那裡,有一張有史以來最可怕的天羅地網。未完待續。。R527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