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一一七五:千鈞一髮!底顯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的玄脈脈和氣海。 所有的懲罰者,不管是一個,還是三四個,都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短短几分鐘,所有的聖級,半聖級懲罰者,部被囚禁在了城堡大殿之中。 所有懲罰者,坐得整整齊齊,彷彿在...

bx

虛衍問天,稍稍猶豫了片刻。

「你們背過身去。」虛衍問天下令。

「是1聖級懲罰者,立刻轉身。

虛衍問天,輕而易舉,制住妖怒二世,娜魯和妖厲二世的玄脈和氣海,完法動。

妖厲二世,被鎖住身的時候,瞬間目光爆射出完不敢置信的光芒。

他,他如此強大,在虛衍面前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了?怎麼可能?

虛衍問天嘴角淡淡一笑,然後,他的身軀如同閃電一般,瞬間出去了百里之遙。

嗖嗖嗖……

完如同移形換影一般,猛然就出現在了火舞的面前。

然後微笑道:「火舞,這麼急著去幹嘛呢?」

火舞距離他,遠遠超過了二百里,然而僅僅是一瞬間,虛衍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頓時,火舞面色煞白,毫血色,緩緩道:「我應該稱呼你什麼呢?」

虛衍問天緩緩道:「你是何時識破的?」

火舞道:「我如果說,就是現在,你相信嗎?」

「不信。」虛衍問天道。

火舞道:「剛才你進入雪山城堡的地下囚牢見到我的時候,我心臟猛地一悸,立刻感覺到你身上的那股可怕氣息,類似影魔的可怕氣息。你知道,我是研究能量學的,我的實驗室裡面,就有好幾隻被殺死的影魔,影魔的黑霧我還存了好幾罐。當然,僅僅如此我是不會徹底懷疑的,因為你剛殺了魔王問天,他身上混沌帝甲爆開,有影魔的能量氣息非常正常。」

虛衍問天道:「還有呢?」

火舞道:「你說話的語氣,完變了。」

「沒有變。」虛衍問天道:「我的主體。仍舊是虛衍,怎麼可能會變?」

「不,你的語調,變了。」火舞道:「你平常說話的時候,第三個字會是輕音。但是,如果一句話超過十個字。后一個字會降調。」

虛衍問天一愕,顫聲道:「真的?我自己為何沒有發現?」

火舞道:「你自己說話,怎麼會注意到,只有和你朝夕相處的人,才會注意。而剛才說話,雖然依舊學著不語族的發音,但是頓挫感和魔王問天卻有些類似了。」

虛衍問天道:「果然厲害埃」

火舞道:「我的修為很弱,我的主業是研究能量極其相關學科,我的管理銀龍聖殿的事務。所以對每個人都要深入的了解。當然,就算這兩個原因,我依舊不敢相信你已經變化。所以,我才會拚命地北上飛去。因為如果你沒有變,根本就不會在乎我朝著撕裂空間飛,也根本不會追上來。所以等到你真的追上來,我才完確定。」

虛衍問天道:「那麼現在,我身後的娜魯議長。妖厲族長,應該都識破了對嗎?」

火舞道:「你移形換影得那麼。只有混沌帝甲可以做得到,所以我想是的。實際上,你除了能夠掌控雪山城堡之外,你也瞞不過銀龍聖殿裡面的部分大祭師,尤其是不語族,他們對同類的氣息太敏感了。」

虛衍問天道:「多謝提醒1

火舞道:「那麼。我現在該問一句為什麼嗎?你是不語族,應該完欲求,擁有比高尚的情操,為何會墮落?」

虛衍問天頓時笑道:「哦,不。不,不!火舞,你以為站在你面前的是虛衍?好吧,起碼虛衍的靈魂還在我的腦海裡面。但是,你應該叫我魔王問天!虛衍貪婪,吞噬了虛空裂火。但是裡面,卻是有毒的。」

這話一出,火舞駭然色變。

虛衍問天尖聲笑道:「當你們處死永舍問天的時候,他深深知道自己必死疑了。所以,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用自殺斷尾的方式,拋棄氣海和玄脈,僅僅將靈魂注入到虛空裂火之內。這就相當於,用攝魂術將靈魂吸到魂器之內。但是你也知道,虛空裂火雖然還不錯,但絕對不是一個良好的魂器,當然幸虧有二等邪靈的保護,邪魂不至於一下子揮散得乾乾淨淨。然後,虛衍抵擋不住誘惑,將這朵虛空裂火吞到了肚子裡面。然後,他這具聖級巔峰的軀體,就被奪走了。」

火舞祭師內心震顫,她一直以為是虛衍墮落了,所以奪取了魔王問天的混沌帝甲,卻沒有想到竟然是虛衍被奪走了軀體?

「不可能。」火舞嘶聲道:「不可能,不可能!虛衍不但是一個強大的武者,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師,永舍問天只是一個區區半聖修為,論精神力也遠遠遠遠不如虛衍?怎麼可能奪舍?虛衍的靈魂可以輕而易舉地壓制永舍問天的靈魂,何況是受損的靈魂。」

「對,對,對。」魔王道:「你說得沒錯,虛衍的靈魂確實比永舍問天強大了許多倍。所以儘管吞噬了虛空裂火,但依舊可以輕而易舉鎮壓永舍問天的靈魂。但可惜,他法徹底摧毀,因為永舍問天的靈魂和二等邪靈纏繞在一起,縮在虛衍腦域的一個角落內。當然,如果不發生什麼變故的話,那永舍問天的靈魂只能永遠龜縮,根本不可能奪舍了。然而,事情還是有了變化。」

火舞道:「什麼變化?」

魔王道:「你可知道,彌竹並不是第一個沉迷於黑暗裂隙能量的?」

這話一出,火舞駭然色變,然後顫抖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虛衍會長從來沒有碰過那東西了。」

魔王道:「沒錯,他已經不碰兩千年了,但是在兩千多年前,他可是一個癮君子埃他的意志非常堅定埃竟然能夠生生戒掉黑暗能量的癮。當然,如果沒有聽到娜魯的死訊,彌竹也能戒掉。但是你知道嗎?當陽頂天提出,讓虛衍得那朵虛空裂火的時候,他應該拒絕的。但是鬼使神差地,他沒有拒絕。這就是他墮落的根源。」

火舞頓時覺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虛衍會長。竟然也是黑暗裂隙的上癮者?

魔王道:「要不然,你以為他為何不管銀龍聖殿任何事情,也不離開銀龍聖殿半步?他是在和自己的做鬥爭,要戒除所有,包括權欲。所以,他才徹底地放權。當永舍問天的靈魂。進入他的腦域之後,瞬間就被他壓制在角落,法動。但是接下來,永舍問天什麼都沒有做,只是不斷地再勸虛衍,來吧,去深淵邊境,吞噬一次吧,上癮一次吧。那完塞過天堂。」

此時。火舞的眼睛已經紅了。

魔王道:「虛衍,抵抗了一天,兩天,三天,四天……但是,虛空裂火在氣海內,瘋狂燃燒,使得他對黑暗能量的渴望越來越深。加上永舍問天靈魂,瘋狂地吶喊。讓他一刻都不能安寧,因為法冥想,加法和做鬥爭。於是,他終於承受不住,用虛空裂火,讓自己去了黑暗世界。在深淵邊境。他足足吞噬了三個時辰,那完是靈魂出竅的感覺埃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火舞已經泣不成聲了。

魔王道:「你知道。在這一個多月內,他去深淵邊境吞噬了多少次嗎?九次,總共九次。間隔的時間,越來越短,越來越短。然後,一個高尚強大的靈魂,墮落了。一旦靈魂墮落了,就不再強大了,就變得虛弱了。尤其當他過癮的時候,那種票票欲仙的感覺,使得他整個腦域都是放鬆的,沒有任何防禦了。然後在這個時候,永舍問天一點一點,一點一點地佔據了。然後,量變引起質變,讓永舍問天佔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可以對虛衍的靈魂,進行壓制了。不僅僅如此,他還一點一點,把虛衍的黑暗,部勾了出來。你知道嗎?其中有一項,就是你啊,虛衍他喜歡你,他想要佔有你。」

火舞已經趴在仙鶴上,哭得淚人一般。

在她心中唯一深刻印象的男人,徹底崩塌了。她的精神偶像,徹底毀滅了。

虛衍問天道:「火舞女士,你知道這個世界上哪些人的容易奪舍嗎?兩種人,貪婪者和高尚者。越高尚,越純粹,就越容易被污染。為什麼?因為絕對的高尚,就等於絕對的貪婪。那種徹底的欲求,本身就是大的貪婪,因為他們享受這種精神上凌駕於所有物種的驕傲感,他們享受於低頭看螻蟻終身的超脫感?就如同地球上的神仙,彷彿欲求,然而他們真的欲求嗎?不是,只是他們追求的東西,要高得多得多,明白嗎?」

終於,火舞停止了哭泣,抬頭道:「那現在虛衍呢?他的靈魂已經死了嗎?」

「不,沒有。」魔王道:「我還要利用他的記憶,性格,舉止,風度等等。所以他的靈魂,可不能被摧毀,真被壓制在一個角落呢。礙…」

忽然,魔王一陣痛呼,然後抱住腦袋道:「抱歉啊,我的兩個靈魂分身,分開得太久,現在重融合在一起,很痛苦的。」

火舞道:「那麼,能告訴我接下來的計劃嗎?」

魔王道:「我當然不怕告訴你,但是說起來太長了。總結一句話,就是囚禁陽頂天,逼迫他交出大空間術,然後奪舍他的軀體,和娜迦交合,擁有半神之軀。可是,你現在竟然要去破壞我的計劃,我肯定是不允許的,所以抱歉了1

火舞閉上美眸,道:「動手吧。」

魔王搖頭道:「不,我才不會那麼不惜香憐玉呢,等我可以拋棄這個混沌帝甲的時候,我很願意享用你的。不過,那可能要等到我奪舍了陽頂天之後了。」

然後,魔王虛衍問天,輕輕一揮。

火舞祭師,直接癱倒,人事不省!

魔王,直接抱著火舞的身軀,猛地閃現回到不周山上。

然後,他抓取一團冰雪,直接融化成水。

將火舞身軀,放進這團水中。

然後,又猛地將這團水凝固,冰凍到了極點。

就這樣。火舞被暫時封凍在寒冰之中。

后,魔王虛衍問天,回到妖怒二世等人面前。

「懲罰者們,你們返回雪山城堡。」虛衍問天命令道。

「是。」聖級懲罰者沒有任何質疑,直接飛回雪山城堡。

然後,魔王直接虛空控制妖怒二世三人。還有二等邪靈幾十人,朝著地獄囚牢飛去。

……

很,來到地獄囚牢面前。

魔王取出了一個完整的地獄囚牢鑰匙,道:「什麼一把鑰匙分為四份,只是一個假象而已,這個地獄囚牢畢竟是屬於銀龍聖殿的。」

魔王打開了地獄囚牢,進入深處。

當他再次出現在魔王亡姬面前的時候,依舊呆坐在地上,一動不動。整個精神彷彿徹底崩潰了一般。

因為被能量囚牢隔絕,所以她嗅不到魔王身上的氣息。

魔王打開魔后的囚牢,然後走了過去。

魔后亡姬先是猛地一顫,不敢置信地抬起面孔,整個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魔王張開雙臂道:「我不是黑暗王座上的那個,也不完是永舍問天,也不是虛衍。但是……我是魔王這一點,是沒錯的。我是你的愛人這一點。也是沒錯的。因為很特殊的原因,使得魔王分身的合體提前了。而且還出現了一點意外……」

魔王的話還沒有說完。

魔后亡姬立刻猛地撲到他的懷裡,大聲痛哭。

後面的二等邪靈者見到這一幕,頓時完驚呆了。

而帝釋邊和靈子,見到這一幕,也徹底驚呆了。

這,這究竟怎麼回事?

怎麼會這樣?

哭泣了良久后。魔后亡姬道:「陛下,現在是我們反攻的時候了,對嗎?是我們將人類國度,斬盡殺絕的時候了,對嗎?」

魔后亡姬的言語中。完充滿了衝天之仇恨。

魔王問天點頭道:「沒錯,但是在那之前,我們需要將陽頂天騙過來,抓住1

然後,他轉身,目光望向妖怒二世,娜魯議長和妖厲二世,緩緩道:「你們三人,幾乎可以代表整個小西天。我想帶領妖狐族,徹底侵入人類國度,佔據人類國度,奴役人類國度?你們是打算效忠,還是打算反對?」

說完,魔王手輕輕一揮,直接解開了三人的玄脈禁錮。

妖怒二世雙膝跪下,深深叩首。

娜魯議長沉默了片刻,然後道:「妖狐族,能夠部保?」

魔王點了點頭道:「對。」

娜魯議長又道:「我的女兒逅,能活?」

魔王猶豫片刻,還是點了點頭道:「對。」

娜魯議長還沒有表態,邊上的妖厲二世忽然厲聲吼道:「做夢,做夢!你到底是誰?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你是卑賤的人類問天?你竟然想要讓高貴的妖狐族效忠於你,你完是做夢。」

妖怒二世頓時嘶聲道:「厲兄,你住嘴。」

「你才給我住嘴。」妖厲二世怒聲吼道:「你這個窩囊卑鄙東西,我真是恥於和你威武。大丈夫死則死矣,我寧可站著生,也不跪著死。你這個卑賤的人類問天。」

魔王緩緩道:「那意思就是說,你拒絕效忠我,要反抗我,對嗎?」

「當然。」妖厲二世緩緩道:「我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但是對於死亡,我毫畏懼,勇敢的死亡,我甘之若飴。」

「死亡?」魔王搖搖頭道:「妖厲閣下,有些時候,有些事情,遠比死亡,加可怕。」

說罷,魔王聲音猛地劇變。

然後,他的手心,出現了一道黑洞一般的可怕光影。

他的嘴裡,念著恐怖的咒語。

整個空間,頓時鬼哭狼嚎。

然後,虛衍問天的魔爪,虛空在妖厲二世的頭頂上,猛地吸齲

「礙…」妖厲二世發出驚駭的嘶吼。

他想要抵抗,想要戰鬥,卻一動也不能動。

在比的驚駭和惶恐之中,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正在剝離自己的軀體。

他不怕死,但是卻害怕成為行屍走肉埃

所以。從來不知道畏懼為何物的妖厲二世,發出了驚駭欲絕的聲音。

然後,在數厲鬼的嚎哭中。

妖厲二世的靈魂,活生生被魔王問天,直接抽齲

然後,將這個傀儡戰魂。彷彿到自己的腰墜魂器之中。

縱橫敵,英雄一生的妖厲二世,從此變成了行屍走肉。

魔王問天目光緩緩望過在場二等邪靈者,緩緩道:「諸位,這可是一具聖級巔峰的身軀。而且,外面的雪山城堡中,還有足足十幾個聖級懲罰者。不僅僅如此,銀龍聖殿中,還有二十幾名聖級強者。銀宮武殿中。也有二十名聖級強者。還有黑暗流浪者,還有二十幾名聖級強者。至於半聖級強者,不計其數。我可以用邪魂訣,將他們的靈魂部抽取,變成行屍走肉。然後,你們的靈魂,去駕馭這數的聖級強者,半聖級強者。」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邪靈武者,徹底色變。

這樣一來。邪魔道非但沒有滅亡,反而空前的強大。

而妖怒二世和娜魯,也徹底色變。

如果這樣的話,那整個小西天,就完落入了邪魔道的手中了。

「礙…」魔王嘆息道:「我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埃當我還是永舍問天的時候。我時刻不夢想著這一刻,可惜當時我的修為太低了,現在我終於夢寐以求了。」

閉眸陶醉了片刻之後,魔王緩緩道:「但是在這之前,我們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揪出一個底。我知道在邪靈武者中,有一個陽頂天的底。在這個底揪出之前,我們的奪舍不能進行。現在,誰能告訴我,這個底是誰?」

這話一出,頓時二等邪靈者面面相窺。

魔王嘆息道:「唉,可惜我不是強大的精神術士,這樣如何,我放你們回去。你們二等邪靈者,互相調查,互相擔保。兩個時辰后,給我一個答案。要麼交出底,要麼保證所有的二等邪靈者都是清白。當然,未來一旦發現底在你們當眾,所有的二等邪靈者,部處死1

這話一出,在場二等邪靈者,部色變。

然後,魔王帶著二等邪靈者們,重回到了雪山城堡的地下囚牢之中。

秦懷玉等人見之,不由得驚詫,不是說二等邪靈者,要轉移到地獄囚牢嗎?

虛衍會長道:「忘記了,地獄囚牢鑰匙分四個部分,有一個不問在陽頂天宗主手中,地獄囚牢打不開的。」

秦懷玉儘管心中疑竇,還還是點了點頭。

然後,而二等邪靈者,再一次被關押到雪山城堡的地下囚牢之中。

虛衍問天朝秦懷玉道:「秦公子,我們上去吧,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你一下。」

秦懷玉一愕,然後點頭道:「是。」

然後,秦懷玉的隊伍,跟著虛衍問天,回到了雪山城堡大殿之中。

而二等邪靈者,進入囚牢之中,開始互相低聲交談,互相擔保,互相質疑。

還沒有回到大殿,秦懷玉問道:「虛衍會長閣下,有何吩咐。」

魔王輕輕揮手。

瞬間,秦懷玉所有的隊伍成員,部聲息躺下。

魔王虛衍問天袖子一甩,頓時將這些人摔進一個黑暗囚室之中。

然後,他如同閃電一般,飄入雪山城堡。

如同鬼影一般,出現在每一個雪山懲罰者面前,瞬間制住他所有的玄脈脈和氣海。

所有的懲罰者,不管是一個,還是三四個,都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短短几分鐘,所有的聖級,半聖級懲罰者,部被囚禁在了城堡大殿之中。

所有懲罰者,坐得整整齊齊,彷彿在聆聽教訓一般。

……

兩個小時后,所有的二等邪靈者,已經交談完畢,然後離開了地下囚牢,返回到雪山城堡中。

魔王道:「你們看到了,這些懲罰者,部是聖級,半聖級以上,部是為你們準備的。只要揪出那個底,你們就可以奪舍了。」

所有的二等邪靈者,一片靜寂。儘管內心比興奮,但是他們確實不知道,誰是底。

剛才的交談中,也根本沒有發現什麼底啊?是不是搞錯了?

魔王道:「你們可以說出你們懷疑的任何對象,我就在旁邊的屋子裡面,任何人都可以進來和我告密。」

然後,魔王直接走進旁邊的小屋中,等著人去告密。

二等邪靈者面面相窺,卻沒有人出列,因為確實找不到什麼懷疑者埃

忽然,有一個人出列,朝小屋走去。

是楊錚,當然也可以說是楊雲沖,他走進小屋中,道:「魔王陛下,我懷疑一個人是底,但我說的一切,部都是猜測,沒有任何證據。」

魔王聲音和藹道:「你說。」

「是西門懼。」楊錚道:「雲霄城主西門涯的義子。」

魔王笑道:「哦,這是為何?我沒有記錯的話,西門懼和陽頂天仇深似海埃」

楊錚道:「這正是他們關係的掩飾,魔王陛下,其實誰是底這一點,連陽頂天自己都不清楚,他就是想要找出這個底,才沒有殺我們的,您知道他是寧放過,不錯殺。此人非常的虛偽,優柔寡斷的。」

魔王虛衍問天點了點頭,然後道:「但是,這沒有道理的。西門懼和陽頂天的仇恨,在邪魔道出現之前,就已經開始了。」

楊錚道:「沒錯,我分析過很久,也想過很久。西門懼其實根本就沒有叛變,他一直效忠於西門涯。只不過,他發現當時陽頂天的局面非常不利。他不像西門烈那麼耿直,所以他就假裝投靠了楊岩和秦少白,目的是為了保護陽頂天而已。而且在陽頂天奪得雲霄城主之後,他每一次都是投靠陽丁J芤桓觶他立刻投靠陽頂天的下一個敵人。幾乎他投靠的所有敵人,都被陽頂天打敗了。這難道,沒有什麼奧妙嗎?」

頓時,楊錚臉上的表情,詭異莫測。

魔王虛衍問天,嘴角露出笑容,點了點頭道:「有道理。但是,如果我沒有記錯,陽頂天對你的兒子恩重如山,把雲霄城都賜給你的兒子了,你難道不感激他嗎?」

楊錚面孔猛地一陣抽搐,咬牙切齒,想要說什麼,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說。

「你不用說,我懂。」魔王虛衍問天拍了拍楊錚的肩膀,道:「他這樣做,非但不是對你有恩,反而是對你的大羞辱。」

楊錚眼睛繼續抽搐,低下頭去。

魔王虛衍問天道:「放心,以後混亂之地,到雲霄城,還有北地,部是你的。」

頓時,楊錚法呼吸了,身軀完顫抖了。

「好了,你出去吧。」魔王問天揮手道。

楊錚道:「那,那您會做出什麼措施嗎?」

魔王道:「會,一定會。」

楊錚道:「可是,我沒有證據的。」

魔王微笑道:「不要緊的,你開口了就是忠心。」

楊錚一愕,然後躬身行禮,走了出去。

而他出去的瞬間,目光本能地朝西門懼望去一眼。

西門懼忽然開始大口呼吸,然後身軀猛地一陣顫抖。

然後,魔王緩緩走了出來。

……

註:七千字大章,今天還有一的。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