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一一七五:千鈞一髮!卧底顯身!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5-07-19 20:07  |  字數:7981字

bx

虛衍問天,稍稍猶豫了片刻。

「你們背過身去。」虛衍問天下令。

「是!」聖級懲罰者,立刻轉身。

虛衍問天,輕而易舉,制住妖怒二世,娜魯和妖厲二世的玄脈和氣海,完法動。

妖厲二世,被鎖住身的時候,瞬間目光爆射出完不敢置信的光芒。

他,他如此強大,在虛衍面前竟然沒有絲毫還手之力了?怎麼可能?

虛衍問天嘴角淡淡一笑,然後,他的身軀如同閃電一般,瞬間出去了百里之遙。

嗖嗖嗖……

完如同移形換影一般,猛然就出現在了火舞的面前。

然後微笑道:「火舞,這麼急著去幹嘛呢?」

火舞距離他,遠遠超過了二百里,然而僅僅是一瞬間,虛衍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頓時,火舞面色煞白,毫血色,緩緩道:「我應該稱呼你什麼呢?」

虛衍問天緩緩道:「你是何時識破的?」

火舞道:「我如果說,就是現在,你相信嗎?」

「不信。」虛衍問天道。

火舞道:「剛才你進入雪山城堡的地下囚牢見到我的時候,我心臟猛地≈一悸,立刻感覺到你身上的那股可怕氣息,類似影魔的可怕氣息。你知道,我是研究能量學的,我的實驗室裡面,就有好幾隻被殺死的影魔,影魔的黑霧我還存了好幾罐。當然,僅僅如此我是不會徹底懷疑的,因為你剛殺了魔王問天,他身上混沌帝甲爆開,有影魔的能量氣息非常正常。」

虛衍問天道:「還有呢?」

火舞道:「你說話的語氣,完變了。」

「沒有變。」虛衍問天道:「我的主體。仍舊是虛衍,怎麼可能會變?」

「不,你的語調,變了。」火舞道:「你平常說話的時候,第三個字會是輕音。但是,如果一句話超過十個字。後一個字會降調。」

虛衍問天一愕,顫聲道:「真的?我自己為何沒有發現?」

火舞道:「你自己說話,怎麼會注意到,只有和你朝夕相處的人,才會注意。而剛才說話,雖然依舊學著不語族的發音,但是頓挫感和魔王問天卻有些類似了。」

虛衍問天道:「果然厲害啊。」

火舞道:「我的修為很弱,我的主業是研究能量極其相關學科,我的管理銀龍聖殿的事務。所以對每個人都要深入的了解。當然,就算這兩個原因,我依舊不敢相信你已經變化。所以,我才會拚命地北上飛去。因為如果你沒有變,根本就不會在乎我朝著撕裂空間飛,也根本不會追上來。所以等到你真的追上來,我才完確定。」

虛衍問天道:「那麼現在,我身後的娜魯議長。妖厲族長,應該都識破了對嗎?」

火舞道:「你移形換影得那麼。只有混沌帝甲可以做得到,所以我想是的。實際上,你除了能夠掌控雪山城堡之外,你也瞞不過銀龍聖殿裡面的部分大祭師,尤其是不語族,他們對同類的氣息太敏感了。」

虛衍問天道:「多謝提醒!」

火舞道:「那麼。我現在該問一句為什麼嗎?你是不語族,應該完欲求,擁有比高尚的情操,為何會墮落?」

虛衍問天頓時笑道:「哦,不。不,不!火舞,你以為站在你面前的是虛衍?好吧,起碼虛衍的靈魂還在我的腦海裡面。但是,你應該叫我魔王問天!虛衍貪婪,吞噬了虛空裂火。但是裡面,卻是有毒的。」

這話一出,火舞駭然色變。

虛衍問天尖聲笑道:「當你們處死永舍問天的時候,他深深知道自己必死疑了。所以,在千鈞一髮的時候,用自殺斷尾的方式,拋棄氣海和玄脈,僅僅將靈魂注入到虛空裂火之內。這就相當於,用攝魂術將靈魂吸到魂器之內。但是你也知道,虛空裂火雖然還不錯,但絕對不是一個良好的魂器,當然幸虧有二等邪靈的保護,邪魂不至於一下子揮散得乾乾淨淨。然後,虛衍抵擋不住誘惑,將這朵虛空裂火吞到了肚子裡面。然後,他這具聖級巔峰的軀體,就被奪走了。」

火舞祭師內心震顫,她一直以為是虛衍墮落了,所以奪取了魔王問天的混沌帝甲,卻沒有想到竟然是虛衍被奪走了軀體?

「不可能。」火舞嘶聲道:「不可能,不可能!虛衍不但是一個強大的武者,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師,永舍問天只是一個區區半聖修為,論精神力也遠遠遠遠不如虛衍?怎麼可能奪舍?虛衍的靈魂可以輕而易舉地壓制永舍問天的靈魂,何況是受損的靈魂。」

「對,對,對。」魔王道:「你說得沒錯,虛衍的靈魂確實比永舍問天強大了許多倍。所以儘管吞噬了虛空裂火,但依舊可以輕而易舉鎮壓永舍問天的靈魂。但可惜,他法徹底摧毀,因為永舍問天的靈魂和二等邪靈纏繞在一起,縮在虛衍腦域的一個角落內。當然,如果不發生什麼變故的話,那永舍問天的靈魂只能永遠龜縮,根本不可能奪舍了。然而,事情還是有了變化。」

火舞道:「什麼變化?」

魔王道:「你可知道,彌竹並不是第一個沉迷於黑暗裂隙能量的?」

這話一出,火舞駭然色變,然後顫抖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虛衍會長從來沒有碰過那東西了。」

魔王道:「沒錯,他已經不碰兩千年了,但是在兩千多年前,他可是一個癮君子啊。他的意志非常堅定啊。竟然能夠生生戒掉黑暗能量的癮。當然,如果沒有聽到娜魯的死訊,彌竹也能戒掉。但是你知道嗎?當陽頂天提出,讓虛衍